《隐秘的角落》两年了,秦昊终于又变坏了

0
315

2020 年《隐秘的角落》大火,家庭剧自此增加了一份悬疑感。

现在,剧中演员们又出现在一个新的家庭里,镜头上也蒙着一种隐而未发的阴郁与纠结——《亲爱的小孩》。

本文有剧透。

1

和平时一样,高中语文老师方一诺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认真卸妆。

但和曾经的自己不一样,她现在已经是位即将临盆的孕妇。

看着镜中熟悉的脸庞和陌生的身体,方一诺脸上有笑容,也有一丝迷茫。

这种情绪被带着面条进门的丈夫肖路打断,孕妇就是会突然特别馋某样东西,肖路刚刚便是去给妻子买面吃。

饭桌上,方一诺一扫阴霾,一边和肖路开玩笑,一边畅想三口之家的快乐。

但怀孕的疲惫并没有让这份快乐持续太久,方一诺就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给妻子盖上毛毯的肖路,也在旁边躺下。

等待新生命到来的日子十分平静,直到方一诺在课堂上羊水破了,带娃大战的序幕正式拉开。

可羊水破了并不等于会立刻生产,肖路在医院陪床许久,也没等到小生命有什么动静,只得暂时回家等消息。

第二天,宿醉的肖路被电话叫醒,匆忙开车赶去医院的他还被母亲嘱咐——一定要把胎盘拿回来给弟弟补身体。

肖路则毫不客气地怼回去,我才不会让你把我孩子的胎盘炖了吃!

产房外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而对于产房内的方一诺,每一秒都是撕心裂肺的折磨。

就在方一诺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听到女儿哭声后,被推出产房的她,却没有看见丈夫肖路。

这一生为数不多的关键时刻,丈夫却缺席了?

原来,此时的肖路正拿着女儿的胎盘赶到楼下,让母亲把这 ” 新鲜 ” 的补品放进早就准备好的冰桶里。

折返回产房门口的肖路等了很久,才被通知,方一诺早就回到病房了。

病房里,两家长辈都第一时间赶来,气氛看似融洽,但话里有话的氛围又多少显得有些尴尬,尤其是肖路没出现在产房门口这件事,正让方一诺心里犯别扭。

可这对年轻夫妇无法预知,在即将到来的月子生活里,从不靠谱的月嫂到剑拔弩张的双方父母,都将成为搅乱一切的始作俑者。

最可怕的是,在婚姻被压垮的多年后,还有更大的危机等待两个家庭。

2

《亲爱的小孩》是一部听起来温馨,实际上却很残忍的家庭伦理大戏,这种氛围从一开始就被昏暗的色彩铺垫好了。

本是新生命降临的好事情,可孕妇却愁云惨淡,丈夫也看起来有心事,丈母娘觉得女婿不靠谱,婆婆只记挂着儿媳生产后的胎盘,表面祥和的背后早已是一盘散沙。

至于那位 ” 亲爱的小孩 ” ——新生儿禾禾,此刻仍在故事里扮演着无足轻重的牺牲品角色。

几年后,已经离婚的方一诺和肖路,正在享受着新家庭带来的温暖与惬意,一个噩耗却让生活瞬间静止——禾禾身患白血病。

大夫从医学角度出发,建议他们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儿的脐带血去救禾禾。

离异夫妇再生一个孩子?

各自成家的两人不仅要说服自己,更得说服现在的家人,可好不容易获得勉强同意的二人又陷入新的问题,人工授精失败,二人只能通过自然受孕来完成 ” 任务 “。

如此荒唐却又迫在眉睫的选择,似乎成了方一诺和肖路身上的罪,可父母想让孩子活下去,能算是一种罪吗?

为了给后续的纠结埋下伏笔,《亲爱的小孩》一开画就塑造了两个生动鲜活的家庭。

有洁癖、有主张、有想法的方一诺,以及溺爱又顺从她的父母。

这样的家庭默许方一诺因为爱情的冲动一头扎入婚姻,却时刻都能窥探到不合适、不匹配与不舒服。

怯懦、妈宝又害怕承担责任的肖路,以及对孩子掏心掏肺的强势母亲。

这样的家庭逼迫肖路变得胆小迟疑,既不能自己承担责任,也没办法调解妻子和母亲的矛盾。

《亲爱的小孩》以禾禾患病为节点,被分成了两个部分。

前半部分用畸变的家庭分工与随之而来的各种矛盾,击中当代人婚姻家庭的痛点,后半部分则抛出一种拷问人性的质询,究竟生存的权力与道德的尺度哪个更重要?

至于答案,方一诺和肖路其实早已给出了自己的评价标准。

3

《亲爱的小孩》改编自王小帅的电影《左右》,这部拿下柏林电影节最佳剧本的作品因为尺度大、话题狠,曾在 2007 年掀起不小讨论。

影版聚集了刘威葳、张嘉译、成泰燊、余男等演技派,但它却因为对个体情感与激情戏的过度描摹,并没有获得更高评价。

这一次,故事来到导演、编剧胡坤手中,作为《隐秘的角落》的剧本策划、《东京审判》的编剧,他最擅长的是制造悬疑,以及从孩子的角度审视成年人世界。

于是,《亲爱的小孩》始终笼罩在一种阴暗的基调下,所有幸福都藏着不可思议的绝望与反转。

与影版相隔十五年,《亲爱的小孩》仍旧请来了当下备受肯定的演技派:《隐秘的角落》主演秦昊、《无名之辈》主演任素汐、聂远以及老戏骨李勤勤、岳红、影版主演刘威葳、” 恐怖妈妈 ” 刘琳,新人配角是综艺热门卡司谢可寅、黄米依等。

从细节上看,作为核心人物的秦昊与任素汐,确实撑起了内心矛盾、充满挣扎的男女主角。

从方一诺审视自己身体的镜头,到肖路对妻子撒谎的微表情,二人的语气、动作无不预示这段婚姻的悲剧。

同时,剧中环境陈设与配乐都恰到好处显示出阴暗与颓丧,也为后续追求生的希望留下了反转。

引发争议的是,婆婆、月嫂、丈夫的不靠谱,似乎破坏了矛盾双方的叙事平衡,也让上来就 ” 吃胎盘 ” 的剧情显得震慑力过猛,尽管迎合了社会话题,还是有洒狗血之嫌。

但是,当所有人站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结果时,似乎一切矛盾又被体面地掩藏起来,因为不管背后的道德挑战多么严峻,故事都在此刻回到了起点——亲爱的小孩,爸妈希望你今天没哭。

因为,这也是父母能与自己和解的唯一理由。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