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羽绒服上千元,却拿鸭绒代替鹅绒?哥伦比亚、加拿大鹅相继被罚

0
502

天气渐冷,羽绒服生意又将再次火爆。然而近日的两则消息,可能会让部分购买中高端羽绒服的消费者寒心。

10 月 20 日公开的一则处罚信息显示,哥伦比亚运动服装商贸(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哥伦比亚上海 “)因羽绒服虚假宣传被罚 1 万元。处罚原因包括一款羽绒服标注为灰鹅绒,而实际为灰鸭绒。

这也是继加拿大鹅被罚后,又一家中高端羽绒服品牌因鸭绒代替鹅绒收到罚单。

用鸭绒代替鹅绒被罚

行政处罚信息显示,自 2019 年 10 月 17 日起,哥伦比亚运动服装商贸 ( 上海 ) 有限公司在天猫商城 ” 哥伦比亚旗舰店 ” 内销售一款 ” 羽绒服 ( PL5083 ) “,网页中商品信息标注这款羽绒服面料为 92% 聚酯纤维和 8% 氨纶,而实际为 93% 锦纶和 7% 氨纶。上述公司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信息不真实,对商品作引人误解的宣传。上述公司已对消费者作了退货及补偿,因此,违法所得无法计算。

另查明,自 2019 年 11 月 4 日起,上述公司在天猫商城 ” 哥伦比亚旗舰店 ” 内销售一款 ” 羽绒服 ( WR0181 ) “,网页中宝贝详情标注这款羽绒服填充物为灰鹅绒,而实际应为灰鸭绒。上述公司向消费者提供的有关商品信息不真实,对商品作引人误解的宣传。上述公司已对消费者作了退货及补偿,因此,违法所得无法计算。

上海市徐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根据相关规定,责令哥伦比亚运动服装商贸 ( 上海 ) 有限公司改正违法行为,决定对其进行警告并罚款人民币 1 万元。做出处罚时间是今年 10 月 11 日。

每经小编在哥伦比亚官方旗舰店发现,其销量最高的羽绒服,目前售价几乎在千元以上。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哥伦比亚运动服装商贸 ( 上海 ) 有限公司 2013 年 3 月 18 日成立,注册资本 2000 万美元。

这并不是该公司首次被罚,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2018 年 12 月,该公司因发布广告使用或者变相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国歌、国徽,军旗、军歌、军徽,被责令改正,并罚款 20 万。

在微博评论中,不少网友表示,虚假宣传成本太低,” 就一件羽绒服的钱。”

据了解,上述哥伦比亚上海公司为美国著名户外品牌哥伦比亚在华子公司,经营范围主要包括服装、鞋帽类及其保修用品、针纺织品、旅行及运动包袋等。旗下羽绒服产品价格在千元左右。哥伦比亚上海自 2014 年成立以来,主要负责该品牌的中国业务。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底,哥伦比亚上海在中国开设了 86 家零售店,并通过多个平台在中国通过品牌特定的电子商务网站进行销售,与约 50 家批发商经销、约 750 家零售店铺有分销关系,发展快速。

加拿大鹅刚被罚 45 万元

今年年中,有 ” 羽绒服界爱马仕 ” 的加拿大鹅(Canada Goose)也摊上事。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今年 6 月,加拿大鹅关联公司希计(上海)商贸有限公司新增行政处罚,处罚事由为利用广告对商品或服务作虚假宣传,欺骗和误导消费者,处罚款 45 万元,责令公开更正并停止发布。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当事人希计(上海)商贸有限公司主要从事 “CANADA GOOSE” 品牌羽绒服销售。2018 年 9 月起,当事人在天猫平台开设 “CANADA GOOSE 官方旗舰店 “,委托上海博道商务有限公司进行日常运营、维护及商品发布。同月起,网站发布 ” 我们的所有羽绒混合材料均含有 Hutterite 羽绒,这是优良且最保暖的加拿大羽绒 ” 的文字内容。

调查发现,Hutterite 羽绒是指采自加拿大北部 Hutterite 群落养殖区的鸭、鹅的绒毛。而经调查人员向中国羽绒协会及上海服装行业协会了解,羽绒的保暖性能和羽绒的蓬松度、绒子含量两个指标直接相关,这两个指标受鹅、鸭的生长周期影响,生长周期越长,羽绒成熟度越高,保暖性越强;体型大、发育成熟禽鸟的羽绒质量最佳。

因此,在禽鸟品种相同的情况下,羽绒的品质和禽鸟的成熟度有关,和产地、气候无关。当事人强调 “Hutterite” 产地来彰显羽绒的保暖性无事实依据,与实际情况不符,同时会对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产生实质性影响。该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四条第一款,构成虚假广告行为。

此外,调查还发现,在当事人销售的 190 款羽绒服装中,鹅绒产品约占 16.8%,鸭绒产品约占 83.2%。也就是说,其销售的大部分羽绒服并非使用保温性能更出色的高蓬松度鹅绒,而是使用了蓬松度较低的鸭绒,因此,当事人以偏概全地称其产品所使用的羽绒 ” 优良且最保暖 ” 与事实不符。

行政处罚决定书表示,2020 年,加拿大鹅天猫旗舰店网页点击量达 1.81 亿次,销售额达人民币 1.67 亿元,涉案广告有一定社会影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市场监管部门决定对当事人依法处以罚款人民币 45 万元,责令其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并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

加拿大鹅的羽绒服曾在中国消费者中掀起一股热潮,今年年初,上海的加拿大鹅被疯狂抢购,旗舰店排队时长在 1 个小时至 3 个小时之间不等,售价近 10000 元的羽绒服几乎卖断货。

每经小编在加拿大鹅官方旗舰店发现,其销量最高的羽绒服,价格均在万元左右。

根据加拿大鹅披露的 2022 财年第一财季(2021 年 3 月 27 日至 6 月 27 日)业绩数据,报告期内,加拿大鹅在亚太、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均实现了三位数的增长,北美和加拿大也同比大涨 70%,最快从疫情中恢复的中国市场则成为主要增长引擎,直营零售销售额同比猛涨 188%。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羽绒服生产基地和消费市场。中商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2019 年我国羽绒服市场规模突破 1200 亿元,预计 2021 年中国羽绒服的市场规模有望超过 1600 亿元,未来中国羽绒服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较大的市场潜力,吸引了众多企业的目光,加拿大鹅在中国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不仅有盟可睐、始祖鸟等高端品牌的竞争,还有波司登、艾莱依等本土品牌 ” 穷追不舍 “。日前,欧睿国际统计数据显示,2020 年波司登羽绒服规模全球第一,销售额、销售量同时位列第一。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央视财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