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唯一的后悔药”:冻卵?

0
1067

双脚踩在椅镫上,Jennifer Lannon 躺在曼哈顿中城的一家冻卵医院的检查椅上。她问道:” 能看到多少个卵子?” Joshua Klein 博士告诉她:” 最终可能会得到 20 个左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确保你以后的生育能力,你的状况非常好。”

Jennifer 26 岁,就职于一家互联网医疗数据管理公司,她比一般来冻卵的女性年轻了十多岁。在她看来,时钟正在滴答作响。

她反复说道:” 生育能力在 22 岁就开始下降了。” 这是她今年在参加一次医疗会议上获得的信息。” 我的目标是在未来合适的时间点备孕时,能拥有状态最好的卵子。”

其实,中国的女性对于冻卵技术也并不陌生。

2015 年,演员徐静蕾就接受《Vista 看天下》杂志的专访,公开了自己两年前赴美冷冻 9 颗卵子的全记录,当时 41 岁的她说:” 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

这颗 ” 后悔药 ” 曾引起社会热议,许多中国女性也开始询问冻卵技术的过程和费用。

但由于中国法律政策的限制,一些有条件的女性只能选择前往海外进行冻卵手术,以延长自己的生育年龄。

一位名为满满的女性便是其中之一,2016 年,满满前往美国进行冻卵,她冻卵的过程被英国媒体 BBC 全程记录。虽然满满并不是单身,但她认为自己现阶段的工作状态无法使她养育小孩,冻卵给了她未来的选择。

技术突破,选择冻卵女性激增

卵子冷冻,也称为成熟卵母细胞冷冻保存,是一种用于保护女性生殖潜力的方法。在这个过程中,女性的卵子被提取,冷冻和储存。冷冻的卵子可以解冻,在实验室中与精子结合并植入子宫(体外受精)。1986 年,第一例人类从冷冻卵母细胞中出生被大家所知。

近十年来,冻卵技术取得了很大进展,在冷冻过程中卵子的整体复苏率得到了提高。早期,冻卵使用的是冷冻胚胎的 ” 慢速冷冻 “,由于卵子本身富含水分,使用此方法会在冷冻的过程中容易产生 ” 冰晶 ” 而损伤细胞 ,造成卵子解冻后的复苏率变低。

现在被广泛使用的 ” 玻璃化冷冻法 ” 则大大推动了冻卵技术的发展进程。卵子在冷冻前,先上一个冷冻保护剂,接着再快速放进 -196 ℃的液态氮里进行休眠。不仅减少了冰晶的生成,还更有效地增加了冻卵后的复苏成功率。

2012 年,美国生殖医学会不再将冻卵视为实验项目,这项让配子(生殖细胞)存活率、潜在受精率和活产率都提高的技术,使得女性拥有了更加自主选择生活方式的空间。

选择冻卵的女性会经历以下几个过程:

身体检查及卵子数量评估:医疗机构会进行血液检查和盆腔超声检查,确定卵母细胞的潜在产量。

促排卵:女性将促排药物带回家进行促排,等到成熟时(十日左右)前往医疗机构观察卵泡成熟度。

取卵手术:医疗机构会注射激素药物刺激卵巢,卵巢中的卵母细胞和周围的液体在刺激后被吸出。手术会在全麻的过程中进行,基本没有痛感,时长一般不超过 30 分钟。

冻卵:医疗机构会在显微镜下观察卵子的成熟度,并将成熟的卵冷冻保存。

复苏冻卵:当女性准备使用冻卵怀孕时,冷冻保存的卵子需要先放入温热的溶液中并进行检测。那些在冷冻过程中存活下来的卵子受到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受精,受精卵将在培养器中生长,直到胚胎准备好再转移到子宫内,在受精后 3 天~5 天实现怀孕。

三年前,在 30 岁时进行冻卵手术的 Valerie Landis,开始在博客 Eggsperience 上分享自己的经验,同时建立了 Eggology 俱乐部,让关注者通过每周直播了解最新的冻卵技术发展。

当开始这一分享时,Valerie Landis 的受众大多超过 37 岁。Valerie 说:” 而现在,我听到了有年轻女孩的父母说,他们会将冻卵作为女儿未来的礼物。还有 25 岁的孩子打电话告诉我,他们的父母愿意买单。”

根据 ” 美国辅助生殖技术协会 “(Society for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 的之前预测,2018 年在美国进行冻卵的女性可能达到了 7.6 万名。回顾将近 10 年前,2009 年美国的冻卵女性人数为 475 名,2015 年则增长到 6207 名。

大多数女性是因为事业心强才冻卵?并不是的

有一种普遍存在的误解,是认为每个冻卵的女性都会专注于自己的职业生涯。事实上,大多数女性会这样做的主要驱使因素是:她们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一起建立家庭的男人。

根据纽约大学的调查,88%的受访者表示她们还没有开始组建家庭的原因是没有伴侣。

同时,英国莱斯特大学的研究发现,87%的女性在选择进行冻卵时并没有恋爱。这一理论也在耶鲁大学 7 月份发表的一项研究里出现,缺乏稳定的伴侣是女性选择冻卵的主要动机。

领导这项研究的医学人类学家 Marcia Inhorn 写道:” 冻卵给许多人带来了希望。”

同样,在研究中,有超过 20% 的受访者表示,职业发展(比如工作地点的不灵活)也导致了她们 ” 生育困境 ” 的出现。对于事业心强的女性,冻卵让她们有更多的时间去打拼,事业再上一层楼。

家住北京、在外企担任推广经理的 Z 女士,在 2017 年一月于美国洛杉矶进行了冻卵手术。41 岁的她说道:” 我一直对于是否小孩子不是特别确定,我不是那种笃定说我一定要当母亲的人,这么做只不过是要给自己的人生多一个选择。”

15% 的受访女性认为,目前无法负担生育小孩的开销是促使她们选择冻卵的原因。同时,另外 15% 的女性认为生育小孩目前是一件复杂庞大的任务,这样的想法促使了她们选择了冻卵。

Femtech 创业公司成为投资热点

如此快速增长的需求,使得女性生殖产业正成为新一波的市场投资热点。融资资讯平台 PitchBook 指出,2017 年美国的辅助生殖领域的投资额超过 1.78 亿美元。此外,《亲子商业志》也报导过,全球辅助生殖市场的规模将在 2020 年突破 210 亿美元。

近几年,Femtech(女性科技)创业公司不断涌现,并主要聚焦于生理周期管理、节育、怀孕和护理、妇女的性健康以及生殖系统保健、冻卵等方面,同时辅以相关的应用程序进行结果跟踪。

图片来源:UpHonest Capital

Femtech 创业公司也引起了 Y Combinator 等孵化器的关注。YC 投资了数家关注女性健康的创业公司,包括 iSono Health、Flex 和 Nurx。

YC 的合伙人 Kat Manalac 曾对于这些公司持保守态度,她在一次采访时说道:” 我怕的是风投机构对她们的产品不感兴趣。” 但意外的是,Flex 和 Nurx 是这一批计划中最成功的两个企业。

哪些 Femtech 公司值得关注?

Clue:生育周期管理

一家名为 Clue 的德国创业公司研发了一个女性经期跟踪应用平台,其平台不仅帮助记录经期等相关的护理经验,更汇集了关于生育、疾病、饮食与运动等关于女性健康各方面的知识。

该应用程序对于妇科症状的解释引用了欧美最新的医学文献。在 Clue 的程序里,用户还可以输入她们的体温来获取避孕药使用的提醒和跟踪服务。

Clue 的应用程序

目前,Clue 已经帮助超过 190 个国家的女性准确预测月经时间、怀孕窗口期和经前综合征,用户可以单独与他人共享自己的健康数据。

2016 年 11 月,Clue 获得由诺基亚成长基金(NGP)领投,Union Square Venture 和 Mosaic Ventures 以及 Brigitte Mohn 等多家公司参投的 2000 万美元 B 轮融资,诺基亚成长基金的 Walter Masalin 表示:” 数据是他们投资的一个关键因素,Clue 是移动医疗保健‘转型’的一部分。”

BillionToOne:孕期检查服务

BillionToOne 为孕妇提供低价、高效、安全的产前婴儿基因缺陷检测技术和服务,准确率达 99.9%。全世界每年有 300 多万婴儿生来即患有因基因缺陷导致的疾病,且大部分患病婴儿来自发展中国家。

目前世界上普遍使用的为准妈妈做胎儿基因缺陷测试的技术是羊膜腔穿刺(Aminocentesis)。但因该技术存在缺陷,有 0.5%~1% 的概率会导致孕妇流产, 所以该技术一般只对那些胎儿患病率较高的孕妇使用。

BillionToOne 的技术可以完美规避羊膜腔穿刺技术的缺陷,通过提取母体的血液对胎儿基因进行检测,可以更高效预判出众多先天性疾病。相比传统的羊膜腔穿刺技术(2000 美元),BillionToOne 技术的价格优势明显,一次血液检查仅需 100 美元。

公司从中获取的毛利很可观,美国市场毛利率高达 75%,印度市场甚至高达 95%。

2017 年 7 月,BillionToOne 获 Y Combinator 12 万美元种子轮投资。同年 8 月,硅谷知名早期投资人郭威参与投资。之后 Fifty Years Ventures 向 BillionToOne 投资 50 万美元。

Natural Cycles:节育

来自欧洲的 Natural Cycles 是一家利用算法数据来提供一种有效的、自然的节育生育方法公司。其研发的应用程序可让女性掌握更多关于身体情况的知识,并真正了解女性的生理周期如何运作。

根据官网介绍,Natural Cycles 在日常使用过程中的有效率能达到 93%。这也意味着使用 Natural Cycles 时,平均每 100 名女性中有 7 名会在一年内怀孕。

作为 Natural Cycles 的创始人,Elina 和 Raoul 是一对夫妇。Elina 是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的前成员,曾属于发现希格斯玻色子粒子的团队一员——这是粒子物理学最重要的发现之一,后来获得了诺贝尔奖。

Raoul 也拥有粒子物理学的背景,并且一直渴望成为一名企业家,希望利用自己的物理知识为社会作贡献。

Natural Cycles 的创始人 Elina 和 Raoul

2016 年 7 月,Natural Cycles 获得 600 万美元 A 轮融资,领投方是瑞典媒体公司 Bonnier Media 旗下风险投资部门 Bonnier Media Growth。2017 年 11 月,Natural Cycles 完成 3000 万美元 B 轮融资。此轮融资由 EQT Ventures 领投,此前的投资方 Sunstone、E-ventures 和 Bonnier 参投。

Elina 和 Raoul 认为,Natural Cycles 背后的算法不仅可以帮助他们科学避孕,而且还可以在适当的时候让他们顺利怀孕。Elina 说:” 我们正在开创一个女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了解和控制自己身体的时代。我们希望赋予妇女权力,以控制她们的生育能力,无论是预防还是计划怀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