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膀子自拍大叔,你的名字是?

0
73

” 在现代,每个人都能在十五分钟内成名 “,被用烂的话往往富含真理。

21 世纪的某一天,一个男人光着膀子躺在床上,他突然心血来潮举起手机按下快门,向这个世界输送了两张照片。

高端的表情包,往往采用最质朴的呈现方式第一张笑靥如花,犹如地中海七月的阳光。

蓬松的头发,淡黄的墙纸,俏皮的双下巴昭示着岁月的馈赠,与世无争的大手往后一撑,若隐若现的腋毛低调宣示着中华男子气概,他一笑你便感觉春风拂面。

《蒙娜丽叔的微笑》140mm 200mm

第二张冷若冰霜,仿若莫斯科郊外的北风萧萧,雪花飘飘。

一样的背景一样的姿势,却变换了一副睥睨众生不苟言笑的表情,让我想起了催我交稿的主编的脸。

《你在凝视叔的时候,叔也在凝视你》140mm 200mm

有些高度近视的朋友说他的唇色像薄涂了纪梵希小羊皮 105,还有人推测他的自拍手机一定是苹果,因为只有苹果前置才能把人还原得如此真实。

令大叔没想到的是,那时他轻轻摁下的快门,日后在简中互联网卷起了一阵风暴,这是流量时代的蝴蝶效应。

有的叔说不出哪里好,但就是谁也替代不了起初这两张照片被人们当作自拍死亡视角的前车之鉴,也被当做中年男人身材管理的反面教材。

但被制作成表情包之后,这两张自拍开始被广泛传播,指数级增长的速度,让大叔迅速成为了新晋表情包顶流,摆烂先锋以及猥琐代名词。

仍记得大叔第一次措不及防闯入我的生命中,是在一个辗转反侧的凌晨一点半。搞笑女院办表妹向我宣布她的春天已经悄然降临,并向我弹射了两张 ” 新男友 ” 的照片。她说:” 余生不长,要爱上一个能让你笑的男人。”

” 他连鼻孔都仿佛在说着爱我。”

而我看到屏幕里的大叔,差点以为自己在照镜子。至此之后,一眼万年,睁开眼睛是他,闭上眼睛是他,眼里心里都是他。以致于第二天上班看到办公室里的三天没洗头的国男院办都觉得眉清目秀了不少。

不爱他的人说他油腻,说他猥琐,说只要看了他一眼,便需要用一生去治愈。当我把大叔的自拍发给我妈后,一直催我结婚的妈妈都开始劝我:” 孩子,咱这辈子不嫁人也行的。”

还说她纯洁的聊天对话框脏了。

图源于小红书 @甜约翰但爱他的人为他写诗,为他静止,为他把爱绘满墙面:

” 慵懒轻蔑

看似摆烂实则不屑于世间的繁华

太多麻木需要打破 ”

图源于小红书 @林秋天也叫 FOREST慵懒随意的两张自拍让大叔成为了躺平时代的范本。

当我把这两张自拍给狗友小安看的时候,她说这份看穿世事的淡然,像极了发福后的窃 · 格瓦拉,但当场就有反卷斗士反驳说这是膨胀后的葛优躺。

而我则仿佛看到了,凌晨两点衣衫不整躺在床上对着手机里跳舞的老婆笑嘻嘻时,不小心打开了前置相机的自己。

图源于微博 @人间烟花气 bot他的出现像一条鲶鱼搅动着互联网这片死水,人们起初轻视他、饥笑他,后来开始模仿他,到最后成为他。

他的自拍,无论是姿势还是神态,都是极品,甚至让不少人产生了变色龙效应。

随着大叔模仿赛的愈演愈烈,画风逐渐离谱。

前不久刚与素颜和解的网友,开始与脂溢性脱发、与双下巴、与三天没刮的胡子、与一个冬春积攒的腋毛和解,仿佛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值得在乎的人了。

但我对这些模仿的评价都是:” 技巧可以借鉴,但天赋无法模仿 “。

” 神之所以成为神是因为做到人做不到的事。”

通读张爱玲,对男人有一定研究造诣的院办表妹说:”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张自拍,至少两张。一张嬉笑,犹如墙上的一抹蚊子血;一张严肃,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大叔虽只有寥寥两张自拍,却恰到好处,少一张单调,多一张冗余。一喜一厉、一笑一肃两极情绪之间的起承转合,足以演尽一段马克 · 吐温短篇里的悲欢离合。

除此之外,还有人用这两张表情包实践着冯古内特式的黑色幽默。

这世间所有的情景似乎都可以用这两种情绪来回答,比如当你是一个中国足球的球迷时:

当然,看见这两张自拍的第一眼,我就意识到我该和我那幽默的爱人比翼双飞换上它作为情侣头像,为此我正在寻找一位爱人。” 叔,你知道你被做成表情包了么?”

如今,这两张自拍犹如互联网幽灵,如果你试着按图索骥,会发现无论在多么离谱的词条下都能发现它们的存在。

” 意大利威尼斯惨遭洪水侵袭 ” 旁边配图是大叔喜笑颜开地说着 ” 哥的胸肌给你靠 “。

“nissan 前董事长上演世纪大逃亡 “,旁边配图还是大叔喜笑颜开地说着 ” 哥的胸肌给你靠 “。

它们甚至还在女生唯美动漫头像里榜上有名,在男生单人古风头像里位列仙班,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别人只关心大叔的表情包好不好用,而我关心大叔到底是谁?但关于大叔的身份,江湖上众说纷纭,各成一派。

有人从他的气质推测出他是沙井吧的龙鸣。沙井是深圳宝安区一个工厂聚集的打工胜地,人杰地灵的沙井吧则是沙井打工人的网络村头。

随后,马上就有人站出来指认大叔的真实身份深圳的三和大神。甚至还有人回忆起了曾在某家电子厂进门右手的第三个工位上看见过他在打螺丝,编得有鼻子有眼。

不过,在最广泛的流传版本里,大叔是一个拾金昧下的无良市民,他捡到了一部手机,并在欣喜玩弄这部从天而降的手机时,留下了两张流芳百世的自拍。随后手机的主人通过手机找回功能得到了这几张照片。

这说法越传越真,越传越广,但当我去询问他们怎么知道时,他们却说是道听途说的,ok,fine。

在探寻大叔身份过程中,最有可能接近答案的一次是一位网友说这位大叔是她七年级的英语老师。她甚至告诉了我学校的名称和这位老师的名字,以及她现在在上网课准备偷偷学习惊艳所有人这样的惊人细节。

所幸这位老师还算功成名就,循着校名 + 人名的关键词搜索,很快就找着了她口中所说的这位老师。

当看到这位老师的照片时,我脑子里立马 ” 卧槽 ” 三连。脸型、发型、眉眼,甚至连右脸法令纹上的那颗痦子都几乎一模一样。我把两张对比图片分别发给几位狗友后,她们也都认为这两人不能说毫无关系,简直判若一人。

但毕竟不能空眼鉴真伪,所以我试图拨通了这所学校的电话想和这位老师进行一番深入的交流,遗憾的是截稿前拨打的电话都显示用户正忙,或许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我明白有些故事注定没有结局,有些寻找注定没有结果,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大叔就像在汪洋里寻找一滴水。

他是谁?他在床上到底拍了多少张写真?他为什么要拍下这些自拍?这些自拍是怎么被放出来的?他知道自己被做成表情包了么?这些问题的答案也许只有那部手机知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互联网的狂风暴雨并没有淋湿大叔的现实,让他的生活发生命运般的转变。

此刻,2022 年 5 月的一天下午,我为大院的猫叔林雪也在茫茫网络中留下了一张自拍,这会成为一段故事的开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