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华都救不了的节目,谁看谁来气

0
340

九月将至,开学临近!

肩负华语音乐发展重任的《好声音》也迎来再一次 ” 开学 “。

作为国产选秀综艺的元老之一,节目从 2012 年开播至今已经十年。

当 ” 这个夏天 ” 熟悉的声音响起,不论结果,它都已经创造国产选秀音综的奇迹——

《中国好声音 2022》

”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好声音 2022》最大亮点无疑就是在观众极高的呼声中,刘德华又双叒叕唱歌了!

准时准点,期待拉满,然而今年《好声音》观众口碑还是结结实实地扑了!首播收视十分可观,因为海报、宣传、C 位,统统都是刘德华。

这消息一出,理所当然关注度爆炸,各年龄层粉丝都闻声而至,要看《好声音》这棵 ” 老树 ” 如何借天王之力重发新芽。

然而,情理之中,意料之内,华仔首播连现场都没到。”0 片酬 ” 的是艺德,3D 投影远程播放是真格,刘德华就这么四舍五入地 ” 参加 “《好声音》了。

毕竟华仔早在几年前的采访中就已经表示过,不会做导师,因为觉得自己能力不足不敢去。

所以这次他的身份是” 见证人 “,全场大合唱式的见证,怎么能说这是 ” 遛粉儿 ” 呢?明眼观众都觉得有些浪费感情,但又实在无力反驳,毕竟能听到天王唱两首就已经难得。

但刘德华本华在决赛是否会在现场出现还保留悬念,既然华仔不是导师,那没事儿了。

能让刘德华热场,就来看看 ” 大转椅 ” 后的四位正牌导师都是谁吧!廖昌永、李克勤、梁静茹、李荣浩强势加盟。

此外,还有黄霄云和希林娜依高两位青春导师作为助教。

导师开场秀一如既往,四位导师互唱对方作品,情怀有余但惊喜不足。梁静茹将李荣浩的《我知道是你》《耳朵》进行了融合;李荣浩则改编了梁静茹的《慢冷》

廖昌永舞台首秀是李克勤的经典作品《月半小夜曲》,而李克勤则演唱了 ” 廖院长 ” 的《海恋》。最后,所有导师隔空与刘德华合唱《上海滩》

其实,除了梁静茹外,其他三位都有节目经验。李荣浩是老玩家了,如今担起哈林 cue 流程的重担。

李克勤不但是去年的冠军导师,在刚结束不久的《声生不息》当中留下了不少经典舞台,一直处在 ” 恒温 ” 状态。

廖昌永,反差萌的学院派大佬,表面是从声乐角度为节员的专业水准把关的严谨导师,实际要为了抢人使尽浑身解数。而给大家《勇气》的梁静茹,是节目开播以来的第四位女导师。

近些年她虽然鲜少参加综艺,但在节目中表现却是驾轻就熟,尤其在抢人方面,更丝毫不输其他三位。

今年的赛制下,两位从《好声音》走出的助教则拥有 ” 救人 ” 权利。当学员没有导师转身的情况下,两位助教可以选择拍下按钮,挽留该学员。

得到挽留的学员就又获得一次机会,可以选择向四位导师队伍中的一转学员发起挑战,争取获得导师们的认可。

这种赛制在初选过程中就增加了选手间 PK 的次数,当然导师队伍满员接下来被转身的学员自动与队伍已有学员 PK 的规则并没有改变。因此,如今的好声音在前期的淘汰率还是相当高的,每位导师 6 个名额可以说组建得格外迅速。

仅两期节目,梁静茹战队就已经满员了,左右为难的戏码比往年来得仿佛更早了一些。

开播 10 年,如今的《好声音》只剩下越来越乱的赛制,越来越低的人气,越来越多的广告以及越来越胖的华少。剪辑师依旧在观众们的底线上反复横跳,全部 cut” 腰眼儿 ” 上——选手 ” 歌到嘴边就咽下 “,立刻古法压榨 ” 胡某花 “,节目全程见缝就插 ” 某某希有气儿 “,是生怕观众不来气。

其实,《好声音》除了前三季堪称经典,后面的几年都呈现出各种问题。尽管观众已经养成每年夏天期待新一季节目的习惯,但这依旧让节目难以摆脱来自各方的压力。

因此,我们见证了节目的种种改版,但从豆瓣热度和评分都看得出,改版后的节目依然难逃水准和口碑下滑的命运。

作为蓝台代表作,华语乐坛的 ” 生力军 “,《好声音》这块招牌屹立不倒是必要的。由于期待值逐年下降,节目组不得不从各个角度创新尝试以辅助节目翻新和再生。

其中,2018 年《好声音》就凭借四位导师极强的个人魅力让节目再度重回热榜,即使豆瓣评分仅有 6.0,但 6.1 万的观看量创下了历史新高。

这一年好声音打了次漂亮的翻身仗,其中很多导师和学员的名场面如今仍被津津乐道。而在之后的 2020 年好声音当中,冠军学员单依纯更是一炮而红,成为好声音近年冠军学员里为数不多资源不错的 ” 新星 “。

如今的《好声音》成为一个 ” 符号 “,它是草根圆梦的代名词,它是讽刺小品和喜剧电影中含沙射影的娱乐现象,它也是电视选秀综艺为数不多的阵地。发展至此,节目存在的社会意义在某些程度上早已大于节目内容本身。

如果说,《好声音》的初心在于挖掘素人,肩负起华语乐坛代代传承的重任。那么如今再看,节目重心也愈加分散,原创作品和团体参赛的模式让节目的内核变得分散。

学员的看点远远小于导师之间的火花,真正意义上的 ” 素人 ” 也因为互联网时代的传播与发展而消失殆尽。

这些年,参赛选手年龄层早已跨越 70、80、90、00。不变的是我们依旧期待更多 ” 扫地僧 ” 能让大家眼前一亮,依旧渴望真正的 ” 好声音 “。

但随着新兴选秀节目的兴起,《好声音》的影响力不能同日而语。

于是,我们看到很多二战三战学员逐渐崭露头角。音乐学院学生,自媒体网红,相关从业者的参与比重也是逐年增多。

也因此《好声音》早就不是普通人的梦想舞台,更像是 ” 圈内小咖 ” 的出道捷径。

如此这般,换汤不换药,几年下来再有情怀再恋旧的观众,也多多少少有些腻了。每年支撑观众看进去的,就是导师斗嘴和为数不多的 ” 真实素人 “。

但是真能像周深一样技惊四座创造声音奇迹的,现在再也找不到第二个

或许是周深的成功不可复制,又或许是《好声音》已跟不上短视频自媒体自成一派的后疫情时代。作为曾经现象级的国民综艺,《好声音》如何继续焕发生机是一个未解难题。

即便困难重重,华语乐坛永远期待新鲜血液的注入,而这也正是《中国好声音》每个夏天都能如期而至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