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毁了…

0
352

演员要有信念感。

——章子怡

《开端》结束了。

可以说点真心话了。

热播时其实不太好说。夸,会被骂买通稿。批评,又有人会说,我们为黑而黑。

现在尘埃落定,不会影响播放,可以撒开来聊聊。

剧还不错。

配角都有戏,人物立体。难得!

情节也吸引人。

确实烂了尾。

太平庸的皆大欢喜,面面俱到,啥都完满了,反而没有余韵了。罪魁祸首的出现太突兀,草灰蛇线,却没有给出非常惊艳的解答。

大家理所当然会失望。

但相比于国产剧,这种制作、剧本与表演,已经算不错的了。

非要说 BUG,那就是个别演员实在拉垮。

是的。

我说的就是刘涛。

刘涛,正午阳光御用女演员。

多部大剧女主角,表演经验丰富,身家惊人,照理应成为这个剧的演技担当。

但很不幸,一个新人,居然都能在表演上秒杀她。

她在剧中的表现,真的一言难尽。

你不知道,是这部剧暴露了刘涛的真实演技,

还是她多年没进步。

总之令人失望无比。

首先扮相丑。

顶着特大一蓬假发,撂在脑门上。

这不仅没有表现杜劲松的干练。

负面效果倒是十足。

令人感觉廉价、做作、不自然、 不清爽。

与严肃、沉稳、心系人民安危的公安局副局长形象相去甚远。

人又瘦又干又瘪,化着妆,气质也不对。

也许有刘涛粉丝说,这是服化道的过错。

真的不是。

专业演员,不会这么糊弄一个角色。

同样是饰演女警官,我们来看看颜丙燕是怎么演国安队长的。

刘涛在形象上假,颜丙燕就真。

刘涛演自己,颜丙燕演角色。

首先,为了形象上非常有说服力,颜丙燕增肥 20 斤。

同时练习举铁。

并请了一个搏击教练,练习专业搏击。

” 我身高才 1.63 米,如果再瘦,饰演国安队长的可信度就太低了,所以我想练腱子肉,不能细胳膊细腿。”

为什么要这么拼?

因为这个角色是剽悍的、有力量感的。

她必须看起来壮实,至少,不能单薄无力。

” 要让观众相信她能撂倒一个大男人。”

为了让形象真实,她能发胖,能博击,能扮丑,能素颜,完全豁出去。

也正因为豁得出去,她放下自己,全身心地还原了人物。

另外,气质也要对。

颜丙燕何等厉害!

一身正气,正义凛然。

一个眼神,就让你相信了她所饰演的人。

大家感受一下颜丙燕的目光。

这才叫目光如炬好吗!

这才叫 ” 令罪犯瑟瑟发抖 ” 的杀气好吗!

当台词、表情、动作、对手戏全部加上,表演得多牛逼。

也因此,段迎九被饰演得令人过目不忘。

许多人说:” 绝,连头发都会演戏。”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反过来看刘涛,眼神有杀气????

有英勇超群手腕过人之感?

没有。

令人感觉到,这更像是一个怨恨的家庭主妇。

她饰演的,是分管刑侦的公安副局长。

在网上,有在公检法部门工作的网友说,能坐到这个位置上的,都不是常人。

如果是女性,那一定是人中之凤。

魄力、能力、智力,每一项都必须出类拔萃,令所有铁血汉子无比服气。

否则怎么能带人!

怎么服人!

刑侦部门,一点都玩不了虚的,真刀实枪,与恶势力斗智斗勇,一不小心,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岂是绣花枕头能装逼的地儿!

但刘涛这气质,哪个硬汉能放心跟着她 ” 打仗 “?!

硬汉不信,观众就信啊?

观众就这么好欺负?!

你说啥就是啥?

我们是配不上用心的制作、匠心的表演、专业的服化道是咩?

扮相无法服人。

表演更不用说。

全程板着脸,一个表情从头演到尾,看着特阴沉,特老谋深算。

但其实没有任何主意。

出警,是刘奕君。

侦查,是刘奕君。

抽丝剥茧洞若观火,是刘奕君。

呈现人民警察的担当与英勇的,也是刘奕君。

她只会做两件事:

一是看监控。

二是叫人去药检。

” 准备药检!”

” 送去药检。”

” 药检结果如何?”

” 药检!”

这已然成了刘涛的 BGM。

可大姐,你是管刑侦的,不是管药检的。

这样的角色硬怼在剧里,不仅违和,而且拉垮。

许多人甚至因为这个工具人而弃剧。

角色不重要,就演不出彩吗?

不是的。

我们看看江枫,一个小刑警,主线不在他身上,他的戏份也不重。

但演员演得非常可信。

将一个年轻警察的热血、义气和小毛躁,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所以,杜劲松一角的失败,不能推给编剧。

还是得好好问问刘涛,除了刻板僵硬程式化的演法,咱们还有别的招儿吗?

毕竟不是新人,得拿出真本事了。

一旦没本事,对戏都会露怯。

不信,你看——

当稳重、笃定又精干十足的刘奕君与她对戏时,你看看刘涛,眼神都是虚的。

不搭感扑面而来。

怎么说呢?

就像面对一个久经沙场的战士,面对一个啥也不懂的娘娘腔领导,满心思都是:

” 你在教我做事?!”

刘涛这些年的演技,真的进步太少了。甚至可以说,没有进步。

演什么都是一个表情。

看监控是这样。

听到说循环时,也是这样。

战友被炸死时,还是这样。

是。

这个角色必须沉稳。

但。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就必须演得跟个塑料人一样吗?

不是的。

我们再来看看吴越的演法。

在《反黑风暴》里,她也饰演公安副局长兼市局扫黑办主任。

同样坐在那里,

同样不作声,

同样的短发、警服。

但人家吴越的眼睛里,就全是戏。

就一个眼神,吴越就完胜了刘涛。

同样的侧目,来看看对比。

吴越不怒而威。

刘涛却不知在发什么呆。

再来看看两个女领导饰演痛苦时的不同方式。

吴越是这样的。

大家注意看眼睛。

将百转千回的震惊无奈痛苦,演绎得入木三分。

刘涛呢?

得知刘奕君牺牲,是这样的。

这是啥啊!

这撮嘴挤眼的,未免也太轻桃了。连剧中一个男 N 号的表演,都比她更有说服力。

江枫得知老大牺牲,在震惊之后,表情是这样的。

那眼神里的痛苦,你一下子就会被击中。

就会相信角色,

相信角色的情感,

也相信角色所诠释出的剧情。

刘涛不是。

她面对悲痛时,表情狂舞,但你就一个感觉:

你在演!

在装!

在用力!

观众怎么可能不跳戏?!

你都不知道,她是在演警察局长。

还是在模仿巩俐演的郎平。

什么是表演?

对于一个普通观众来说,表演就是你让我相信了这个人的一切。

无论外在,还是内在。

内在怎么演?

不是开心就哈哈哈,痛苦就哇哇哇,严肃就板着脸,听到人死了就挤眉弄眼。

而是真正进入人物的命运,像他一样生活,一样思考、反应和选择。

是 100% 地成为那个人。

记得刘易斯演戏时,为了表演患先天脑麻痹的人,练习到能用左脚夹起一根针再放下;

为体验《因父之名》中主人公身陷囹圄的感觉,他把自己禁闭在一个牢房般的环境中长达数月;

为了出演拳击手,他在拳击冠军手下受训长达一年半;

为了饰演杀人不眨眼的屠夫,除了练就令人胆寒的基本功,在片场,每个人都被要求用角色的名字称呼他,如果拍摄打斗场面,他提前几天就会酝酿愤怒,目光凶狠地盯视所有人。

刘易斯说:” 我无法想象人们在排练时讨论投入多少的问题,对我来说,永远都只有百分之百。”

不要敷衍观众。

不要以为演戏是零门槛的。

更不要以为,表演是捞快钱的手段。

它是专业。

更是学问。

每一个站在摄影机前的人,都要对得起 ” 演员 ” 这个词。

在表演上,刘涛一直没有交出过非常好的答卷。

好评最高的《琅琊榜》,她的表现,在其中也是拉垮的。

但剧本的扎实,令大家忽略了她的力不从心。

霓凰珺主的成功,吃的是剧本的红利。

不是演技的红利。

灵气?算了吧。

突破与惊喜?不存在。

霓凰的无奈、隐忍,没有呈现出来。甚至霓凰的英气,也没有表现出来。

像是一个披着大氅的贵小姐,虽然拿着剑,说着大话,但一看就弱不经风,手无缚鸡之力,严重缺乏飒爽英姿之感。

而《欢乐颂》,表演也是模式化。

平时的时候板着脸。

疯狂的时候呀呀呀。

但你对比” 锅姨 “,人家也演 ” 疯女人 “,但演得深刻、生动又抓人。

一层接一层的情绪。

笑中带苦,苦中含笑,疯狂时有绝望,绝望中有哀伤 ……

都在刘丹老师的表演中了。

所以安迪的走红,也是归功于正午阳光的制作与剧本的精良。

她最讨喜的角色,其实是年轻时出演的阿朱。

那个不需要太多演技。

柔美的、悲情的、充满牺牲感的角色,一旦祭出,就成了一半。

因为太吸引好感了。

观众会将对角色的惋惜与心疼,都投射在角色上。

于是阿朱成了她的经典之一。

但如果说有多少与众不同的诠释,多少独到的解读?也是不存在的。

可能有人会说,那又有什么关系。人家刘涛就是红。

对。

是红。

红,是作为明星而红。

不是作为演员而红。

她成为中年顶流。很大程度上,是因人设,不是因作品。

贤妻。

情商高。

会照顾人。

这种人设,只在综艺里头,才能吃得开。

在真正需要专业技能的地方,就会破功。

比如,她主演的《大宋宫词》扑了。

《星辰大海》被群嘲。

《开端》里,她成为整个剧的第一 BUG。

连在综艺里主持,仅仅几句话,都被嘲弄得一塌糊涂。

她在专业技能上的短板,越来越突出。

长此以往,刘涛如果想要拿到好的角色,

除非是她自己投资,

或自己参股的公司的项目,而且能承担剧扑风险,

想凭本事拿到好剧本,难了。

娱乐圈如此残酷。

一个人一旦开始难,不是一天比一天难。

是像沙塔坍塌一样,一旦开始,就会哗啦啦崩盘,回天乏力,束手无策。想要重新开始,也没有路了。

希望刘涛珍惜羽毛。

也希望所有演员敬畏表演,不要自毁前程。

当前大环境下,观众审美觉醒,影视越来越重真本事,淘汰速度越来越快。

留给你们的机会,屈指可数。

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