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笑,「真人 QQ 秀」就是明天的可穿戴时尚

0
107

2 月的伦敦时装周,有那么一幕让普通人感到荒诞,但加密精英波澜不惊:

秀场上,一位真人模特穿着五颜六色的几何印花裙走来,裙摆蓬蓬,看起来面料丝滑剪裁优雅。

但这是一条不打算投入生产的裙子,你只能打开时尚品牌 Roksanda 的官网,掏出 25 至 5000 英镑不等买下它的 NFT,用以收藏或在元宇宙里穿穿。

图自 Roksanda

几天后的米兰时装周,中国设计师品牌 Annakiki 发布秋冬系列「后人类编码」,同步在线上推出了 5 款 NFT 虚拟服装。

这些赛博朋克未来感十足的虚拟长裙,很快通过社交网络,「穿」在了吉克隽逸、孟佳、万妮达等明星和时尚博主的身上。不明就里的粉丝在评论区提问:这个是真的衣服吗?

图自微博 @Annakiki

当游戏玩家习惯为新款皮肤一掷千金,越来越多时尚潮人(甚至他们的狗狗),正将看得见摸不着的真人皮肤「穿」在身上。

潮人的虚拟衣橱:少浪费、无性别、无尺寸,还可以收藏

如果没穿过虚拟服装,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时尚潮人。

早在 2018 年,挪威服装零售商 Carlings 就发布了首个数字时装系列 Neo-EX,价格在 10 美元到 30 美元不等,推出后很快就售罄了。

图自 Carlings

2019 年,荷兰数字时尚公司 The Fabricant 推出全球第一件区块链服装 Iridescence。

它有着逼真质感和彩虹般的光泽,甚至能做出随风飘扬的动态效果。这条虚拟长裙最终以高达 9500 美元价格拍卖,引起全球媒体一片哗然。

-editor-image-source- 图自 The Fabricant

看似先锋前卫,它们的「穿」法却像极了今天海马体天真蓝的修图师日常——上传你的照片,创作团队会在几天内进行 3D 渲染,帮你把衣服量身 P 好,成片交付就可以拿去发社交网络了。

真金白银买一件虚拟服装,却只能以 PS 的方式在朋友圈穿,是时尚潮人人傻钱多、心甘情愿被割韭菜?

图自 DRESSX

实际上,服装生产是全球制造污染最严重的行业之一。在数字时尚支持者看来,「真人皮肤」可以减少浪费,实现环保减碳,尤其适合那些「衣服寿命止于拍照」的年轻一代,也很适合用于品牌跟网红 KOL 合作,不用再寄送大量样衣。

DRESSX 发布的《数字时尚可持续 2021 报告》显示,生产 1 件数字服装,碳排放能比生产实体服装减少 97%,还可以节省 3300 升水(差不多是一个人 3.5 年的喝水量)。

除了环保,虚拟服装还被寄予了无性别、无尺寸、想象无限的美好愿景。

只要你喜欢,男性也可以穿上妩媚撩人的长摆裙。不论高矮胖瘦,3D 渲染的虚拟服装都可以完美贴合你的身材。

这里也没有现实的限制,设计师可以更放飞离谱,用世界上不存在的材料,设计出让人震惊的纹理和花色,甚至让牛顿和爱因斯坦都瞠目结舌的设计。

DRESSX 算得上是目前最为「平民」的一家数字时尚零售商。

平台聚集了超过 100 名设计师,服装包括有外套、裙子、配饰等多种类别,单件价格在 30 美元到 1000 美元不等。

为了方便购买,DRESSX 甚至推出了同名 app。你可以在通过 AR 滤镜看看粗略的试衣效果,再下单让设计师精致 P 图。如果不介意穿模只图个好玩,也可以就像日常玩抖音一样,直接拍照录影发到社交平台。

图自 Safiya Nygaard

YouTube 博主 Safiya Nygaard 曾做过一次试验。

她在社交网络连着穿了一周的虚拟服装,从哥特风长袍、袖子超长的外套、浮夸靴子到紫色气球漂浮在四周的奇怪马甲 …… 大部分粉丝都看不出来是 P 图,即使能分辨出来,也仍然留下「很酷」的积极评论。

图自 Safiya Nygaard

Nygaard 个人体验认为,这种虚拟时装的 P 图水平还是不稳定,有时会留下明显粗糙痕迹。而整体下来最尴尬的环节是,你必须提前想象「真人皮肤」穿在身上的模样,摆出合适的姿势拍摄,再上传提交。

图自 Safiya Nygaard

虽然有可持续和包容的叙事,虚拟服装也被一些品牌称为「任何人的高定服装」,但 P 图穿上身和 AR 滤镜试穿仍然只能提供有限的社交价值。

在元宇宙轰轰烈烈的今天,不少数字时尚品牌开始主动进入 NFT 领域,希望为虚拟服装增加收藏价值。

他们甚至计划日后跟更多平台互通,让一件「真人皮肤」得以被你穿、被你的虚拟形象穿、甚至能像传家宝一样恒久远永流传。

图自 The Dematerialised

在 The Fabricant 看来,数字空间是一片更具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地方,「不只是试穿 3D 服装,这是一个可以尝试新思想、新文化、新身体、新观点和新生活的世界。」

奢侈大牌下场,激进派 VS 保守派

说了这么久,都是谁在买「真人皮肤」?

据数字时尚零售商 DRESSX 和 Tribute Brand 透露,目前虚拟服装的购买人群主要是 Z 世代和千禧一代(15 至 35 岁)。

他们愿意尝试新鲜事物,也喜欢通过时尚来表达自己,部分消费者甚至跟 Roblox 和《堡垒之夜》的游戏玩家画像重叠。

Tribute Brand

在疫情导致实体服装销量下降的背景下,虚拟服装看起来像是一块新生的、诱人的小肥肉。

将球鞋文化带入 NFT 领域、前不久被耐克收购的 RTFTK,有过 7 分钟卖出 300 万美元「假鞋」的记录。DRESSX 每月销售额都在翻倍,一年内完成了两轮投资共 500 万美元。数字时尚品牌 Replicant 成立不过半年,交付了 1000+ 订单,其中光是 NFT 部分销售额就达到 575 万美元。

奢侈品牌跟游戏、社交平台的合作,一直都比较积极,在元宇宙大风刮起之后更是如此。然而在「真人皮肤」这块领域,传统时尚品牌的动作并不多见,更多是在进行市场营销、希望跟年轻的消费者沟通。

PUMA x The Fabricant

去年 3 月,Gucci 推出仅售 78 元的虚拟球鞋,被称为「年轻人的第一双 Gucci」。

买了之后,你可以穿上它拍照或录制视频,分享到社交网络,不仅可以在 Gucci app 里面使用,还可以用于社交平台 VR Chat 和游戏平台 Roblox。

Gucci 虚拟运动鞋

去年 10 月,Dolce & Gabbana 推出 9 款 NFT,最终拍卖价达到 600 万美元。其中 5 件 NFT 有对应的实体高定服装,另外 4 件仅有数字版本,都可以提供数字穿戴以及线下的一些 VIP 体验。

图自 D&G

今年 1 月,H&M 跟 DRESSX 合作在官网发起了一次时尚比赛,奖品是 3 个虚拟服装 NFT。获奖者获得 NFT 的同时,可以提交照片收到精致 P 图,甚至还带有动画效果。

HM 虚拟服装 NFT

在 DRESSX 联合创始人 Daria Shapovalova 看来,数字时尚会像今天的口红和香水一样,成为人们了解奢侈品、购买奢侈品的切入点。

而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认为,到 2030 年,奢侈品在虚拟空间的销售市场规模可能超过 500 亿美元。

但对于元宇宙、NFT 和虚拟时尚的探索,两大奢侈品集团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

开云集团旗下的 Gucci、巴黎世家、D&G 都进行了更为激进主动的尝试,而路威酩轩集团(LVMH)的 CEO Bernard Arnault 则更为谨慎。

虽然 Arnault 赞同虚拟世界可能为品牌未来发展带来新的可能性,也看见了 NFT 的利润产生,但仍然表示「在这个阶段,我们对以 10 欧元的价格出售虚拟运动鞋不感兴趣。」

实际上,数字时尚是不是真正环保,这个议题也经常被提出质疑——尤其当它跟 NFT 挂钩,底层的区块链技术明明就是一头能耗猛兽。

新技术的背后,是一堆风扇猛转的服务器

抛开其他来说,虚拟服装的设计方式,对目前传统时尚服装是具有参考意义的。

以 Hugo Boss 为例,目前这个品牌超过 50% 的系列都是通过 3D 数字化的形式来设计的。

如果能使用 3D 技术完成服装打样修改的环节,让一件衣服的原型从 4、5 个减少到 1、2 个,甚至在投入制造之前以虚拟形式展示,再按需生产,这样将可以大大减少滞销服装的数量。

The Fabricant 的创始人 Kerry Murphy 认为,数字化转型的浪潮正在席卷全球,3D 和数字时尚未来将会成为行业的标准。

观察其他经历过数字化转型的设计行业,就很容易预测到这一点。从流程的角度来看,建筑和汽车行业是很好的例子。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来看,音乐行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来早了的「可穿戴时尚」

出于好奇,B 站 UP 主 @拉宏桑 曾做过一期虚拟服装试穿视频。几套前卫过头的衣服,在评论区被形容为「智商税」「塑料袋」「1000+ 买了 5 张 P 图我不李姐」。

而穿了一年虚拟服装的时尚博主 @thisoutfitdoesnotexist,基本每一次发布新造型,都要在评论区回答一遍路人的疑问:这不是真实存在的,这叫数字时尚!

博主跟狗子的合影。狗狗身上的粉红色抹胸裙,来自虚拟服装宠物系列 Pepa Paris,售价 499 美元

虽然有时尚潮人追捧,但对大部分人来讲,虚拟服装仍然是一个看着有点帅 but 谁买谁傻的新东西。

谈及虚拟服装的未来时,Murphy 曾表示当虚拟衣服可以批量生产,以后甚至不需要这么多制造出来的衣服了。除了在社交媒体,未来我们在虚拟世界的交互方式会和现实世界越来越像。

将来我们可以给衣服下载各种元素,大家戴上 AR 眼镜会发现我们的打扮不一样了。

数字时尚的未来应当是通用的。真人可以通过 AR 的形式穿上,游戏角色和虚拟形象可以通过 3D 文件导入穿戴,它同时还具有 NFT 的所有权明确、可交易性和稀缺性。这样的想象,足够符合元宇宙虚实结合的各种使用场景。

然而在目前来讲,数字时尚就像是提前抵达了一个想象力爆棚的派对,却发现派对现场还在布置中。

当 RTFKT 开始以 AR 滤镜形式让人们试穿虚拟球鞋、虚拟外套时,有人说,他似乎看见了可穿戴 NFT 的未来。但发展至今,不管是 AR 硬件的研发,还是 AR 技术本身都还有很大进步空间。

接受 Vogue Business 采访时,Snap 首席执行官 Evan Spiegel 表示,目前鞋子、手表和太阳镜的试穿效果足够逼真,在 Snapchat 上大获成功,但服装仍然是公司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

试穿一件 T 恤,确保布料看起来非常逼真,并以正确的方式披在你的肩膀上——从技术角度来看,这要复杂得多。我们在这方面取得了不错的进展,但还不完美。全套服装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RTFKT 外套 AR 效果

看得见摸不着的虚拟服装,永远无法替代真实衣服的触感和保暖功能。但如果基础设施到位,它完全有潜力跟游戏皮肤一样,让你一掷千金追着换新款。

(题图来自微博 @Annak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