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人工授精偷换精子等同性侵!她寻找生父的过程,改变了法律!

0
1944

1985 年,Eve 出生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一个人口只有 5000 的小镇,打小开始,她就感觉自己有些特别,因为,周围的小伙伴有意无意地总会提起一个糟心的事:

” 你跟你爸长得一点也不像 ……”

7 岁的时候,Eve 的父亲就突发心脏病去世了。

父亲走了,但自己和父亲长得完全不像这事,像一个心结始终压在年幼的 Eve 心里。青春期的 Eve 活泼好动,更有些叛逆,16 岁的时候,一心想找出答案的她,开始偷偷翻看母亲的电脑,查看她过去的那些邮件 ….

结果,她发现了电子邮箱里,有很多母亲和加州低温生物银行的往来信件。

加州低温生物银行,就是通常冷冻人类精子和卵子的地方。

那一刻,Eve 已经猜到八九不离十了——

自己是母亲人工受精生出来 ….

18 岁的时候,Eve 向当年出生的医院提交了申请,要求查看捐精者——自己生父的信息。结果出来了,根据医院的记录,一个名为 “106 号捐精者 ” 的男子,正是 Eve 的生物学父亲。

Eve 喜出望外,她迫不及待地想跟生父取得联系,经过医院 1 年多的努力,终于找到了 Eve 的生父 Steve。

医院告诉 Steve,他有一个后代,已经是老大爷的 Steve 也开心得不得了,很快和 Eve 取得了联系,父女俩就此愉快地相认了。找到生父,Eve 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彻底圆满了,之后的岁月里,她一直和生父保持联系,从毕业,工作,到恋爱 ….

后来,Steve 还以父亲的身份参加了 Eve 的婚礼,亲手把女儿的手交到未来女婿的手里 ….

再后来,Eve 有了娃,一儿一女也都管 Steve 叫外公。就这样,在找到 Steve 之后的整整 13 年里,Eve 一直把 Steve 当成生父,并对此深信不疑。

然而,Eve 做梦也想不到,儿子一个久治不愈的病,打破了她一直以来的美好幻想,更揭开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

Eve 的儿子渐渐长大,一直有肠胃方面的问题,总是动不动就腹泻,每次腹泻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难以痊愈。

在和主治医生讨论过后,Eve 决定给儿子做个全面细致的检查,以确定他是否在基因方面有什么遗传问题。

Eve 找到了一家基因检测机构查找问题,出来的结果让她大吃一惊:原来,Eve 和儿子都患有先天性乳糜泻(celiac disease),这是一种具有遗传性的发生于小肠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会引起慢性腹泻,今后的生活中,只能尽量避免吃麸类食物 ….

得知这一检查结果后,Eve 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儿子的主治医生,

因为此刻的她,心里已经差不多有底了:

据 Eve 所知,那位医院记载的给 Eve 母亲受孕捐精的 “106 号捐精者 “,也就是她一直认为是自己生父的 Steve,根本没有乳糜泻方面的先天缺陷!

那么,Eve 和儿子的乳糜泻基因缺陷,是从哪儿来的呢?!

难道 ….Steve 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亲生父亲另有其人?!

在搞定了儿子的治疗方案之后,Eve 开始腾出手来,仔细调查这背后的真相。

Eve 通过那家基因检测机构,继续追查自己祖先的 DNA 片段,希望能找出这背后的关联。

很快,Eve 通过检测机构的基因族谱树程序,找到了自己的一个有血缘关系的近亲 ” 兄弟 “,这位 ” 兄弟 ” 和 Eve 联系上之后显得很诧异,他斩钉截铁地说,自己并不是捐精生出来的,就是自然出生的。

于是,Eve 又开始问这位有血缘关系的 ” 兄弟 “:

” 既然你自己是自然出生的,那么你家的男性长辈里,或许就有我的生父,你有什么叔叔或者伯伯吗?”

对方回答,只有一个叔叔,名字叫做 Kim McMorries。

听到这个名字,Eve 立刻呆立当场,因为,这个叫 McMorries 的人,正是当年给母亲做 ” 人工授精 ” 手术的主治医生!

这个惊人的结果,Eve 在第一时间告诉了母亲,母亲表示当年完全不知情,母女俩一合计,事情的真相已经很明显了:

主治医生 McMorries 偷偷把 Steve 的精子换成了自己的精子,用自己的精子给 Eve 的母亲授了精,最终生出了他自己的女儿—— Eve….

这个真相令 Eve 怒火中烧,在她看来,这不仅一夜之间毁掉了自己和 Steve 之间的父女情谊,也让 Eve 的人生更感挫败:

” 人工授精生下来的孩子原本就会因为这事在成长中感到孤独,而当我得知自己的生父竟然是人工授精手术的主治医生时,这让我更加感到无助 …..”

当 Eve 亲口告诉 Steve,自己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那一刻,她更是感到,曾经圆满的人生瞬间坍塌了 ….

发现了这背后隐藏了几十年的猫腻,下一步就该追究当事人的责任了,Eve 发邮件去质问自己真正的生父 McMorries,然而,这位医生却打起了太极。在多封邮件里,他不断变换说法,说来说去,大意就是自己不记得当年的具体情况,更不清楚自己的精子是怎么和捐精者的 ” 混 ” 到了一起。

Eve 的愤怒无以复加,她决心要替母亲,替自己讨回公道:

” 这是一个 54 亿美元的庞大的产业,难道就没有自我监管机制吗?任由这样的事件发生!”

Eve 火速找到一个律师朋友,想让他帮忙起诉 McMorries,得到的答复令她大吃一惊:

律师朋友表示,McMorries 的行为构不成犯罪,因为,在当时的美国法律体系里,包括德州在内的 48 个州,人工授精医生在没有征得病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植入自己的精子,都是 …. 不违法的!

这太荒谬了!Eve 拍案而起,她认为,这件事影响的已经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血缘和身世了,她要做出改变,让整个美国为这样荒谬的法律体系做出改变:” 我起诉自己的生父,不是为了惩罚他,而是为了让这个法律体系做出改变 ….. 应该以我的这场身世悲剧为戒,改善相关法律,在未来保护更多可能的受害人 ….”

就这样,Eve 开始漫长的维权之路,她每一周都驱车前往奥斯丁,讲述自己的故事,争取德州议员们的支持,

每一周,Eve 都要把自己的伤口撕开,向大家展示一遍,每一次讲完,她都会忍不住落泪。

这样的煎熬整整持续了 4 个月 …..

4 个月下来,悲痛之余,也有益处:每周讲述一遍自己的悲剧,Eve 逐渐敢于直面自己的痛苦,内心也开始逐渐平静强大了起来。

今年 1 月,Eve 和州立法会的议员一起,和生父 McMorries 的代理人搞了一次会面,这一次会面,让立法会的议员们彻底认清了这位 ” 人工授精欺诈 ” 医生 McMorries 的嘴脸,也坚定了他们修订法律的决心。

这场会面里,代理人带来了 Eve 的生父,McMorries 医生大言不惭地表示:

” 我不知道你为啥这么愤怒,事实上,我把你生得这么聪明美貌,你还有啥不满的?”

这句话令 Eve 愤怒到了极致:

” 这等同于他们认为,我的基因学身份根本不重要,我不该来做这些(改变法律),我的生命究竟从何而来,仿佛根本不重要 ….”

在州议会的 ” 犯罪公正诉求 ” 会上,Eve 又一次声泪俱下地讲述了母亲和自己的遭遇。与会议员们纷纷发表看法,大家的看法几乎一致:

” 很明确地,这是一种违法行为。我们会上报议院,争取尽快修订相关法律条文 …”

经过近一年的努力,Eve 终于得到了她为之奋战的结果:有关 ” 人工授精欺诈 ” 入罪的法律条文正式签署,

今年 6 月初,立法会 1259 条议案通过,正式以法律的形式确定:” 人工授精欺诈 ” 是一种犯罪,其性质等同于严重性侵犯!目前,全美有 18 个和 ” 人工授精欺诈 ” 有关的案子正在重启相关调查,更多像 Eve 生父一样的医生,将为他们曾经的龌龊行为付出代价!

而对于 McMorries 的起诉,目前仍在进行中,Eve 并不想和这位用欺诈的手段成为自己生父的人相认,正如她本人的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我从来都不想成为他的’遗产’,但现在,我想让他(McMorries)成为我的’遗产’(改变法律)…..”

看起来,经过矢志不渝的努力,Eve 做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