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与都美竹之战:吴亦凡的妈妈扮演了什么角色?

0
450

网易娱乐专稿 7 月 23 日报道(文 / 李思)30 岁的吴亦凡还会被都美竹嘲讽是 ” 妈宝男 “?这一点也不奇怪。

” 我习惯了没有爸爸 “,吴亦凡说家里没有爸爸的照片、没有和他联系过、没有说过话。30 年的人生里,自己只有妈妈吴秀芹,一切只要妈妈喜欢就好。

1、从甘肃回到广州

画面拉回到 1990 年 11 月 6 日,吴亦凡在广州出生了,只有几个月大的他被送去甘肃白银,与姥姥姥爷一起生活,直到上小学才被接回广州。

久违的相聚没有给吴亦凡带来什么幸福感,才刚拥有几个新朋友就到了 2000 年,在他 10 岁时,妈妈吴秀芹因感情破裂选择了离婚,儿子跟着自己并改姓吴,母子俩开始了相依为命的日子。

离异后的吴秀芹意识到今后自己只有儿子了,她想要给吴亦凡创造更好的成长环境,于是决定移民加拿大,还花费大量的积蓄在温哥华置办了一套别墅。

把所有的感情都倾注在儿子身上,这个年轻漂亮的妈妈拒绝了所有异性的示好,暗下决心不能让任何人来影响儿子的成长,因此孤儿寡母的单亲家庭结构 ” 稳固 ” 了很多年。

2、和妈妈移民温哥华

初到温哥华,10 岁的吴亦凡就先领教了妈妈的习惯性焦虑。由于担心儿子无法顺利入学,吴秀芹会不间断地说,” 你背英语单词啊,要不然你过不了,然后怎么怎么样…… ”

在考试之前,吴亦凡被这样折磨了一年。

尽管已经顺利入学,频繁更换生活环境还是给吴亦凡带来了痛苦。

” 我真的不想再去学校没人理我了 “,年幼的吴亦凡交不到朋友没人说话,每天午饭时间就只能自己抱着便当吃,这令他甚至变得自闭。直到 2016 年,吴亦凡在采访中再回忆起这段经历,也仍然能在他轻松的口吻下感受到那份无奈,” 我习惯了孤独,一点也不害怕自己一个人吃饭,没人陪我吃我就自己吃呗,也只能自己吃 “。

2003 年,13 岁的吴亦凡身高超过了妈妈,一贯强势的吴秀芹对儿子有了反向依赖的情绪。她会在遇到一些事情时说:” 这个事情是应该你们男人做的 “,吴亦凡就会乖乖去完成,这让吴秀芹骄傲得不得了。

开心之余,吴秀芹的烦心事也不少。为了全心照顾儿子,吴秀芹在温哥华的开销几乎全是在吃老本,高额的投资移民费用加上置办房产,所剩不多的余额支撑着母子俩的日常,难以言明的经济压力堆在了吴秀芹的心里,也悄悄被吴亦凡知道了。

与此同时,过分关注儿子也让吴秀芹的心态失衡,大到掌控儿子的人生道路,小到几点睡觉都足以让她心中警铃大作,开始对吴亦凡使用 “” 你必须要怎么样 ” 的句式传递想法。

有一次,坐在电脑前激战正酣,沉迷于游戏中的吴亦凡完全没有发现妈妈已经回家了,吴秀芹看到没有按时休息的儿子,冲上前二话没说直接上手关闭电脑。屏幕一黑,半大的小伙子选择用沉默来接受越来越爱发脾气的妈妈。

3、远赴韩国当练习生

2005 年,吴亦凡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梦想。被吴秀芹带回广州念书,在体校就读初三,他担任篮球队长在篮球场发光发热,带领队伍参加少年 NBA 中国初中篮球联赛,获得华南地区冠军。

吴亦凡说:” 我有了一点模糊的自我价值观和一些渴望追求的东西 “,他想要打职业篮球,想进 NBA。

一年时间到,吴秀芹结束了在广州的全部生意,一心想要让吴亦凡在加拿大成为医生或律师的她,断然接受不了危险的运动员身份,强行把吴亦凡扯上了再次飞往温哥华的飞机,” 没办法,还是得跟我妈妈回去,没有选择的余地 “。母子矛盾在一次又一次的对抗选择下愈演愈烈。

” 单亲家庭比较现实的就是,其实母子关系比较容易走到了一个极端的情况,因为没有第三个人和解。” 一边是去餐馆、KTV 打工赚钱体谅妈妈,一边是压抑叛逆想要逃离的内心,吴秀芹丝毫没有发现儿子内心的煎熬。

在吴亦凡眼中,他和妈妈的关系正在走向破裂,与吴秀芹的两人家庭摇摇欲坠。2007 年,吴亦凡陪同学去参加韩国 SM 公司的选拔活动,继承了吴秀芹超高颜值的他意外被选中。他一想到 ” 包吃包住 ” 的条件可以减缓妈妈的经济压力就心动了,更何况离开或许可以减缓母子间的矛盾。

坚持独自去韩国当练习生是吴亦凡在前 17 年中做出的最大叛逆,面对追到机场泪流满面的吴秀芹,他很抱歉:” 妈妈我觉得真的对不起你,你养育我这么大,我让你这么伤心 “,然后哭着签下了与 SM 公司的合约,踏上了飞往韩国的飞机。

在吴亦凡离开温哥华的这几年,吴秀芹卖掉了原先居住的别墅,换成了城里的公寓。被迫接受了儿子的选择,她只能改为支持,强忍下日复一日的想念和担心。

吴秀芹多次想要去看儿子都被拒之门外,公司规定每年只能见一次家人。漫长的练习生时间让母子俩都很煎熬,吴亦凡不敢接妈妈电话,怕电话一接通会崩溃,20 岁的男孩子总是想妈妈想到流泪。

4、出道后解约回国成顶流

时间一晃来到了 2012 年,吴亦凡以 EXO 成员身份出道,并迅速走红,还没来得及让吴秀芹多自豪一会儿,他就经历了雪藏事件,再到 2014 年起诉经纪公司。直到解约回到中国发展,事业极速扩张的吴亦凡才将妈妈从温哥华接了回来。

吴秀芹成为了吴亦凡在国内最早的经纪人,照顾儿子的生活起居和工作,母子俩时隔 7 年在北京团聚,妈妈成了吴亦凡唯一可信任的人。

时光仿佛倒流,吴秀芹再次回归到儿子的视野中,一手操办了他的所有,把持着经济大权。磕磕绊绊地帮助儿子组建了专业经纪团队后,吴秀芹依然是掌握最高话语权的人。她担任了北京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吴亦凡工作室所属公司)的监事,还曾在香港成立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也是吴亦凡多家业务公司的实际出资方。

吴亦凡的团队被称为吴三月,因为通常都撑不过三个月。吴秀芹的强势了得到管虎的证实,” 吴亦凡在他妈面前特别乖,只要他妈妈不在,他就像变了一个人。”

成为艺人后,吴亦凡需要频繁地在各个城市辗转,看着英俊的儿子,吴秀芹的依恋丝毫没有减弱,总是向儿子索抱以满足自己的情感寄托。2017 年,吴亦凡也把自己对妈妈的感情放在了音乐上,和好友一起创作了《Lullaby》(摇篮曲)送给吴秀芹,说这是他心中永远的女神。

5、私生活频频翻车

事业上已经是中国现象级的顶流爱豆了,血气方刚的吴亦凡转而在私生活上 ” 大放光彩 “。

吴秀芹是一个十分传统的女性,对儿子可谓是倾其所有细心呵护,吴亦凡对其的依赖延续到了择偶标准上。” 我妈妈的要求很高,一般的女孩可能很难过她那关,结婚的话我还是会听我妈的 “。

于是清一色的绯闻女友都是 ” 天使女孩 “,长相清纯乖巧、干干净净。

2016 年,小 G 娜去吴亦凡所在的酒店想见他,被一句惊慌失措的 ” 我妈了来了,真来了 ” 拒之门外。吴亦凡不敢当着吴秀芹的面乱来,还是那个乖乖崽,用妈妈当万能挡箭牌也是非常好使的。

2021 年,在面对都美竹的曝光时,吴秀芹又一次站出来为儿子应对难题,通过自己的账户给小女生转账数十万。

可惜这次吴亦凡面对的风波太大,吴秀芹也没能帮儿子挡下来……

6、反思今日之祸

林西娅、小 G 娜、秦牛正威、小怡同学、都美竹甚至更多,数十位漂亮女生和 ” 天子骄子 ” 吴亦凡都扯上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故事。自归国之后,吴亦凡的星途在资本和饭圈的双重加持下顺到不可思议,无论是时尚、影视还是代言资源都足以让圈内人惊叹一句 ” 羡慕 “。

长期单独和吴秀芹生活在一起,既是儿子也是依靠,这让吴亦凡了解女人,更擅长捕捉女人的情绪,知道说什么话能让她们开心。

出众的外貌、明星的光环、阔绰的手笔,偏偏还有张会哄人的嘴,吴亦凡给每个绯闻女孩都营造了 ” 真爱氛围 “,大家都觉得自己是那个 ” 唯一 “。

在吴秀芹的强势掌控之下,吴亦凡仍然保持着自己年少 ” 小叛逆 ” 和 ” 小压抑 “。由于工作需要,他总是在不同的城市之间奔波,在妈妈之外的地方多了一些喘息的空间。年少的孤独仿佛全都投射在了后来的 ” 恋爱 ” 里,与不同的女孩周旋往来。

细看吴亦凡和那些女孩的对话,不停地强调 ” 乖 “、” 体谅 “、要求对方来找自己,充满了霸道气息。在妈妈面前永远是乖巧懂事的儿子,可在别人面前不行,吴亦凡要的是服从懂事。

叛逆和压抑,在吴秀芹看不见的地方肆意生长。又或许她看见了,只是选择纵容。

纵观吴亦凡的整个成长过程,这位单亲妈妈的 ” 全心奉献 ” 到底为儿子的今天埋下了什么样的伏笔?又是否后悔过?看看这一个又一个解约的代言,也许只有吴秀芹自己知道答案……

作为一个处在而立之年的男人,30 岁的吴亦凡仍然在交往中强调自己很幼稚,这种幼稚一方面体现在粉丝眼中 ” 憨憨 “、” 中二 “、” 高冷 ” 的人设,一方面又让他在和女生的聊天中不断提及 ” 乖不乖 “、” 有没有傻傻的交付全部 “。而面对都美竹或其他女生的爆料,他选择欺骗和隐瞒。即便如此,在都美竹站出来指责吴亦凡的同时,仍然表示 ” 我觉得他很傻,甚至有的时候傻得可爱 “。

他给自己塑造的 ” 幼稚又纯情 ” 的形象,一度让粉丝甚至路人相信,也许多年下来连他自己也产生了自我认同。但随着昨晚北京警方发布情况通报,一些想要被掩盖的真相逐渐明朗,这个 ” 纯情大男孩 ” 的人设已经不好用了。躲在团队和妈妈的背后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吴亦凡唯有拿出成年人的姿态和担当,或许还能在难堪中为他保留一丝体面。

借用吴亦凡粉丝的一句话:希望你丢掉明星光环,活出一个大写的人的世界。

参考资料:

1、《人物》专访《吴亦凡 · 回家|封面故事》、《吴亦凡 · 回家|回到中国》—— 2016.4.12

2、《非常静距离》吴亦凡专场—— 2016.3.3

3、美国 DJ Vlad 采访吴亦凡——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