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无码片,太离谱了

0
397

最近,一个热搜把香玉看乐了。

热播剧《八角亭谜雾》居然 P 掉了段奕宏的烟。

点开一看——

嚯,还以为段奕宏在抛飞吻。

动图更绝。

只见他做着抽烟的手势,周围也有烟气飘过。

但手里根本没有烟。

真不得不佩服后期人员。

能把烟 P 得毫无痕迹,活生生地让老段展现了一段无实物表演。

一部「悬疑剧」却被整成了「搞笑剧」。

国产剧灵异事件,又多了一样。

老段,到底做错了什么。

老段没错。

错的是烟。

电视节目屏蔽吸烟,不是第一次了。

这主要是考虑到,吸烟镜头会对青少年产生影响。

美国的一项研究表明,在所有新进的青少年吸烟者中,37% 是受到屏幕上吸烟的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规避吸烟镜头时而发生。

过去常见的有两种手段。

一种是删减。

比如,一部名叫《阴晴不定的大哥哥》的动画就是如此。

主人公表面上是一个元气满满的大哥哥,背地里其实是一个丧气重重的打工人。

原版就有一场主角边抽烟边自白的场景。

(删减前)

但后来再看,发现这段直接被剪掉了。

(删减后)

另一种是打码。

比如在一部纪录片中,烟被 P 成了爱心。

当然,这并非我国特例,在国外也有相似的处理方式。

比如韩国。

从 2002 年开始,韩国电视节目被要求必须禁烟。

韩剧中不仅不准拍摄吸烟常见,而且编剧也不能在剧本中安排「吸烟场面」。

但可以出现点烟失败、拿在手里或者是用嘴叼着的场景。

这条要求还十分严格,稍一不慎就可能面临处罚。

比如电视剧《请回答 1988》中,只出现了「点烟」「拿烟」「藏烟」的镜头。

没有「吸烟」,但就这也险些被处罚。

剧组还专门为此向观众致歉。

如果是引进的电视剧或电影中有吸烟的场景。

则会被打马赛克、模糊处理。

比如,日剧《LIFE》在引进韩国电视台播放后,吸烟场景就被打码了。

相比之下,国产剧可谓走上了时代的前面。

居然直接让后期把烟给 P 掉了。

这种做法非常丝滑,看不出任何处理痕迹。

但对于剧集的破坏性却是最强的。

当看到段奕宏拿起一根「空气香烟」后,原本严肃的探案场景突然变得灵异了起来。

等到回过神来,才拍腿大笑。

原本的悬疑氛围,一下子就散个干净。

禁烟本没错。

但用这种破坏式的方式处理,实在不值得提倡。

很多人以为这是审查的再一次收紧。

毕竟,之前《迪迦奥特曼》突然下架的风波还没过去多久。

虽然后来又重新上架,但网友新上架的版本里删减了不少关于暴力、恐怖的镜头。

而且,同期被下架的动画《刺客伍六七》依然遥遥无期。

于是,这次《八角亭迷雾》被 P 让很多人与这件事联想了起来。

但吸烟,与暴力、血腥、情色等限制级的问题是有点不一样的。

目前对影视剧控烟的要求,主要是来自于 2019 年由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宣部、教育部等 8 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青少年控烟工作的通知》。

这份文件包括很多方面的控烟要求。

其中,关于影视剧的主要是这一段:

这其中包括一些比较明确的要求:

「不得出现未成年人吸烟的镜头」「尽量删减在公共场所吸烟的镜头」。

也包括一些标准稍微模糊一点的要求。

「严格控制影视剧中与剧情无关、与人物形象塑造无关的吸烟镜头」。

怎么理解呢?

比如《无证之罪》里,李丰田饰演的杀手拿掉香烟滤嘴,反向抽烟的操作。

这一方面是能够凸显了杀手的凶猛、怪异。

另一方面,也点出了杀手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成为警方破案的重要线索。

那么,《八角亭谜雾》中的段奕宏吸烟,就是与剧情无关,与人物形象塑造无关了?

当然不是。

段奕宏饰演的是一个小镇警察,要破的是一桩 19 年未有线索的悬案。

而且他不仅是一名警察的身份在破案。

本身还是此案的受害者家属。

在职责和情感的双重压力之下,这个角色一直遭受着憋屈与痛苦。

这根烟正是为了表达他苦闷但又无法消解的情绪。

而另一个主演郝蕾饰演的角色同样遭到了吸烟被 P 的命运。

剧集一开始,她就因为出轨老板被原配揪住。

之后,她一边面无表情地吸烟,一边听着情人的乞求。

这里的烟,同样表达出一种内在的情绪。

外表冷漠无情,其实心里深处暗藏着一个难以解开的死结。

把这两处的烟 P 掉,不仅容易造成对人物形象的理解不全,还会破坏这里的故事氛围。

彻底打破看剧的节奏感。

当然,在文件中还有另一个要求:

「对于有过度展示吸烟镜头的电影、电视剧,不得纳入各种评优活动。

这实为一种软控。

难道说,《八角亭迷雾》P 烟是为了评优评奖?

值得一提的是。

每年,控烟协会都会给吸烟镜头最多的影视剧颁发「脏烟灰缸奖」。

他们不看剧情,只盯影视剧中的吸烟镜头,还专门掐秒表计算。

《隐秘的角落》《我不是药神》《风筝》《建军大业》等都获得过这个奖项。

其中,姜文的作品获得的次数最多。

《让子弹飞》《一步之遥》《邪不压正》都榜上有名。

按照这个标准,以上影视作品全都不该授予奖项。

影视剧控制吸烟镜头,这本身的出发点是好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这次直接 P 掉,实在过于粗暴,直接让整个段落变得荒谬可笑。

这主要体现了平台对于影视剧标准的不统一。

这种不统一体现在两个层面。

第一个是拍摄前后标准不统一。

《八角亭迷雾》从一开始就是定位网剧。

但是显然在筹备剧本和拍摄时,是没有禁烟要求的。

结果等到拍完要放的时候,却有了禁烟要求。

估计还不准使用马赛克,所以才沦为只能用后期 P 图这种下下策。

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第二个是各平台之间标准不统一。

院线、电视、流媒体……这本身确实存在区别,每一种平台的受众都不太一样。

院线需要买票,所以受众多为成年人。

而电视台面向全年龄段的。

流媒体又主要是面向相对年轻的观众。

如果有确切的标准,倒还好一些。

像韩国电影在院线放映有分级制。

转到电视播放后,就要按照电视要求调整。

比如,《共同警备区》在电视台播放的时候,就被打了码。

但在国内标准不统一、不确切的情况下,平台往往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甚至常常害怕麻烦,主动自我主动阉割。

不止是吸烟镜头,还有字幕的屏蔽和修改。

比如,综艺里的抠字眼行为

在歌曲中,只要涉及不良引导的词语都被改了。

在《歌手》中,歌词中唱到:

「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只眼。」

把「一支烟」变成了「一只眼」。

这样的改法不是变得更惊悚了吗?

还有一些歌词让人不知道为什么要改。

在《青春芒果夜》晚会中,将歌词「情人」变成了「晴日」,「处处吻」变成了「处处问」……

这应该连大尺度歌词都算不上吧。

而只要一家修改,开了先例,另一家就继续修改。

比如陈粒的歌曲《易燃易爆炸》中有一句:

「想我冷艳,还想我轻佻又下贱。」

但在 2018 年的《歌手》中,却被改成了:

「想我冷艳,还想我轻狂又随便。」

之后,在综艺《天赐的声音》中,又被改成了:

「想我冷艳,还想我轻描又淡写。」

每一次改动,都减轻了原词中的意境。

一些引进的电视剧也没有逃脱毒手。

比如最近,《生活大爆炸》被国内平台引进,一些台词被手动打码。

敏感词全都变成了「*」。

让人看了个寂寞。

每集中的片段也或多或少遭到了删减。

甚至让许多观众调侃自己是「正版受害者」。

而这样的结果,只会导致创作变得更加困难。

其实,平台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办法来控制。

比如电视台可以采用分时段分级的手段,流媒体也可以加强对青少年模式的控制。

又或者,可以在拍摄前就进行合理的规避。

也不至于,到最后播出时才修修补补,破坏观感。

说到底,电视上的烟终究没有现实里的烟危害大。

又何必如此大费周折。

只是苦了老段了。

不让他吸烟,那至少一半好角色都要被 P 了。

全文完。

如果觉得不错,就随手点个「在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