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外,有一群人想救吴亦凡

0
443

编辑:素卡 策划:Jason

吴亦凡完了,但是吴亦凡的外国粉丝认为他还没完。

这不是我在瞎说,在国外,如中东、东欧等地,仍有零星的支持吴亦凡的国外粉丝阵地存在。

在国内,从 @Mr. 凡先生到 @吴亦凡工作室,相关微博都已经搜索不到,粉丝聚集的相关超话,也已经消失不见。

而在外国社交网络上,对于 Kris Wu 事件的讨论也和国内一样经历着持续发酵、热度升级。

在 7 月 31 日吴亦凡被正式刑事拘留以前,外国网友们也开始对吴亦凡的事件进行盘点分析。

比如,一位叫 LYNNIE 的油管 UP 主对吴亦凡事件做出事件盘点,从吴亦凡冷暴力受害人、诱奸,到受害人被恐吓,无一遗漏。

而在视频下方的评论区里,我注意到吴亦凡的外国粉丝开始声援他们的 Kris Wu,比如下面这位粉丝就完全不相信都美竹的指控。

· 阿拉布拉迪:” 我一点不相信指控,我非常爱吴亦凡。”

就在上一个视频发布的同一天,有网友则在脸书上发起了一个话题“#SaveKrisWu” ( 拯救吴亦凡 ) 。

令人极度迷惑的是,7 月 31 日,吴亦凡被刑事拘留后,一些不明真相的外国粉丝将吴亦凡称为 ” 我的英雄 “” 天使 “。

吴亦凡在 ins 里发布的最后一条动态,配图是他登上《世界时装之苑》的封面,下面也同样充斥着外国粉丝对于吴亦凡事件的同情与支持。

· ” 无论如何,我们都一直支持你。”

” 我相信你,请告诉这个世界,这不是真的。”

不难看出,不知道事态真相的外国友人们,还在选择无理由相信 Kris Wu。

吴亦凡粉丝在中国叫作 ” 梅格尼 “(每个你),而在外国,吴亦凡的粉丝叫作 “every you”(meigeni)。

有用印尼语为吴亦凡发声的印度尼西亚网友。

也有用越南语为吴亦凡加油打气的越南网友。

· 谷歌机翻:” 你什么时候出狱啊?”

而更加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还有双语的声援语句,中文 + 波斯语,这个中文明显就是谷歌机翻的。

而这个则是英语 + 波斯语的组合,明显照顾到了说英文的吴亦凡粉丝。

当然,在外国社交媒体上,也有头脑清醒的外国粉丝,他们在充分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开始教育别的粉丝不要支持一个 ” 犯罪嫌疑人 “。

· ” 停止声援他,女孩们!”

有人则开启嘴炮模式,开始调侃吴亦凡的说唱歌手身份。

· 一 P 之隔,牢里牢外

同样的,也有精明的骗子,已经注册了一个 “Kris Wu 私人账号 “,向他的粉丝们发起了求助信号。

· 大致翻译:我是无辜的,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件事,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我需要你们帮助我。

他打着吴亦凡的旗号诈骗,说要众筹一笔钱保自己出去,这诈骗套路跟 ” 我是清朝皇室后代,请打钱给我 ” 如出一辙。

我们知道,在国内,饭圈运营正在从热情慢慢走向克制和理性,在这次吴亦凡事件中,一个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都会选择为受害者发声,为正义和法律发声。

但在国外,这些尚未完全知道事情真相的粉丝们,却凭借着超越其他吃瓜路人的积极性,依然保持着极高的参与度,为他们的 idol 打气,直至爆炸。

有少部分人甚至连吴亦凡是哪个国家的都不知道,却在狂热地支持他。

贯穿这几年,我把吴亦凡的火,归结为这几点:1. 资本;2. 流量运营 3. 与牛逼人物的合作。

而从这三点出发,想要成功,就势必绕不开一个关键:

吴亦凡必须将他所呈现出来的公共形象,保持在一个公众可以接受的合理阈值内。

换句话说,他必须至少是一个可以学习的榜样,不能有污点。

他演技可以一般。

唱功可以差到被各种人发歌 diss。

但是品德一定不能污浊,这是吴亦凡立命的基本盘。

而吴亦凡能在国际上获得一定的粉丝受众,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总是能与各类牛逼人物合作,达到破圈的效果。

· 和 marshmello 合作

如果只看音乐来说,你总会对吴亦凡有个错觉,唱功一般,歌词也一般,但编曲听起来不错。

比如让吴亦凡开启嘻哈生涯的,是在 2016 年 11 月发行的《JULY》。

这首歌虽然是吴亦凡演唱的,但是其背后的作曲人员是冷炫忱、Karl Rubin、August Grant。

冷炫忱不用多说,Karl 获得过格莱美奖,曾与贾斯汀 · 比伯合作过,August 则活跃在 88rising 当中。

他或许也没想到在他入狱前,这首歌会成为他在今年 7 月末的预言。

一年前,人们对吴亦凡的诟病主要是唱歌不行,自带 auto tune,说唱能力一般,却要强撑说唱领袖人的角色。

但只要他形象光鲜,资本就愿意持续运作他,他就能得到和不同明星进行串联的机会。

在豆瓣上,吴亦凡的演技都被网友十分中肯地评了低分。但因为他是资本捧出来的顶流,握有了流量,就站稳了舞台。

不管你在舞台上是唱交响乐,还是玩鼠来宝,只要你有流量,你就不缺生意,不缺合作。

先不论客串周星驰的《美人鱼》演技如何,之后他在电影《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中饰演患忧郁症的男主,在《致青春 · 原来你还在这里》中饰演的富家少爷,在《爵迹》中饰演的七度王爵银尘,却让他拿到第八届金扫帚奖中” 最令人失望男演员奖 “。

在研究饭圈文化的论文中,将粉丝的消费行为归结出以下特点:狂热、忠诚、奉献、稳定,且有一定的强迫性和成瘾性。

流量是资本的石油,资本是流量的杠杆。

所以,在几年前的莽荒时代,当吴亦凡的新专辑《Antares》推出后,其粉丝接连爆破各个海外音乐排行榜,24 小时内就达到了 1403 万的销量,整整甩了第二名 Lady Gaga 几千倍。

流量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外国人还一度用Chinese bots(中国水军)称呼他们。

水军被人唾弃,但水军确实达到了国际破圈的目的。

但时至今日,在阳光的照射下,水军最后也很快成了泡沫。

在今天的中国,明星粉丝社群的运营正在朝克制的方向发展,组织也更加理性。

在海外则相反,呈现的是野蛮生长的状态。

先天的语言阻隔,导致这些粉丝没有办法形成一个低成本交流的圈子。他们只能继续保持零星和散乱,但口号和行动却出奇地一致。

· 在外网上,有网友把吴亦凡翻唱过的歌转成了俄语、土耳其语、德语等版本,有的地方还加上了注释。

归根结底,吴亦凡在国际上能有一定的热度,终究还是流量 + 资本的副产品。

一个明星在顶流的时候,资本会尽可能地挖掘你,但吴亦凡因为自己劣迹斑斑的事情,落入了法网以及公众的审判中。他作为一个有着巨大污点的艺人,资本只会一把火把他给烧了。

在法律和道德意义之外,吴亦凡与其追随者的故事,更像是赛博朋克社会来临的前兆产物。

吴亦凡被以一个神明般的形象架设于娱乐产业之上,通过互联网触角渗入每个人的生活,大量俘获普通人心智。

支撑这个过程的,是其背后高度发达的媒体控制手段与造星工业链条,可以说,吴亦凡唱出的每一个魔鬼电音、每一帧美颜过曝的画面里,都填充着技术的傲慢。

科技造神的祭坛下,是无数沉迷于低级娱乐与表面思考的终端消费者。但他们不得不为此付费,甚至久而久之,他们会下意识地维护这套病态逻辑。

这是什么?这是真正的” 高科技,低生活 “。

吴亦凡或许倒了,但是我们曾经忧虑的那个冰冷的赛博朋克世界,现在已经走出波兰蠢驴的屏幕,在国际上演了一场怪诞的 Kris Pu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