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上十几万的避孕套,到底是谁用的?

0
273

以下文章来源于网易公开课 ,作者公开课白小哲

来源:网易公开课(ID:zopen163)

” 比冰墩墩更难搞到的,是冬奥会官方避孕套。”

最近,加拿大冰壶运动员 Jill Officer 在社交媒体,晒出了奥运村里领取一空的避孕套,引发了全球网友的热论。

无独有偶,去年东京奥运会也因为同样的操作空降了热搜。” 东京奥运会禁止握手,却发 15 万个避孕套。”

看到这样的话题,相信大家满头问号。毕竟,第一反应都是避孕套与比赛格格不入。再者,目前全球疫情防控仍不乐观,特殊时期,也更强调保持距离。

来源:北京 2022 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防疫手册所以,对肢体接触都 ” 严防死守 ” 的主办方,为何 ” 免费发放避孕套 “?

又或者,” 这些避孕套是准备给谁用?”

奥运会发放避孕套这一行为,其实由来已久。1988 年,韩国汉城奥运会,主办方开始试探性地向运动员提供免费避孕套,目的是为了防止艾滋病传播,鼓励安全性行为。

汉城奥运会期间,主办方总共发出了 8500 个避孕套——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发放数量最少的一次。

1988 年汉城奥运会 / 图源奥林匹克国际委员会从此,每届奥运会,主办方都会向在奥运村一起生活的运动员、工作人员,发放超过 10 万个免费避孕套。

2012 年的伦敦奥运会,组委会发放的避孕套数量已经达到了 15 万,人均 14 个。

没想到,开赛第 5 天就全被用光了,主办方不得不紧急订购一批避孕套再次补发。

伦敦市长还调侃称:” 我们的口号是激励下一代,而不是‘创造’下一代。”

四年后,2016 年里约奥运会,吸取了伦敦奥运会的 ” 教训 “,避孕套发放的数量创下了新高:

面对 10600 多名参赛运动员,巴西主办方十分大气地准备了 45 万个避孕套。

算下来,人均 42 个。

这不仅打破了奥运会发放避孕套的 ” 记录 “,也是奥运会主办方首次发放女用避孕套:有 10 万个之多。

目前来看,这也是发放避孕套数量最多的一届夏季奥运会。到了东京奥运会,日本主办方也明确表示:

会 ” 遵循传统 “,发放 15 万(也有数据称是 16 万)个避孕套。

历届奥运会提供的避孕套数量 / 图源丁香医生准备数量庞大的避孕套,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在紧张激烈的奥运会比赛期间,真的有人有心情……用它们吗?

在奥运会这样严肃的国际赛事中,运动员还顾得上 ” 解决生理需求 ” 吗?答案是肯定的。

事实上,几乎每届奥运会发放的避孕套,都会被消耗殆尽。

伦敦奥运会发放的避孕套性,早已不是奥运村的秘密。

男子 200 米个人混合泳世界纪录保持者 Ryan Lochte,曾在采访时毫不避讳:” 我认为 70% 到 75% 的选手有过性行为。”

还大大方方地解释道,很多运动员都会用这种办法 ” 释放压力 “。

除了运动员群体 ” 内部消化 “,不少选手和当地人,还会选择使用约会软件,来寻找亲密关系的对象。

伦敦奥运村 /EG Focus, Wikipedia2012 年奥运会期间,第一批奥运选手抵达伦敦的几分钟内,Grindr ( 国外著名约会网站)就因为登陆人数太多而崩溃。

一个伦敦当地人表示:” 要么是大批运动员登录网站,想与其他奥运选手认识认识,要么是他们想约一个当地人。”

另一家基于用户地理位置、推荐约会对象的软件 Tinder,也出现了类似的火爆情况。

2016 年,里约奥运会,Tinder 在奥运村的使用率增长了 129%。

2018 年的平昌冬奥会,Tinder Gold(付费升级版)用户增加了 1850%。

运动员们的 ” 生理需求 “,真的有这么旺盛吗?哈佛大学研究人员曾对 160 名男女运动员进行研究,发现经常运动的人,有更频繁和更愉快的性生活。

奥运选手们不光长期进行身体锻炼,比赛时,身体还会分泌内啡肽和肾上腺素。

这两种物质可以令人愉悦,也会增强性欲。

水球运动员 Tony Azevedo 认为,奥运村里的关系,还受一个简单的人类基本需求驱使:亲近、陪伴,哪怕转瞬即逝。

” 对于大多数奥林匹克运动员来说,参加奥运会的道路是孤独的。

比如一位奥运选手,每天从早上 6 点训练到下午 5 点,哪有机会见到一个合适的人?

现在,(尤其是比赛后)压力消失了,你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人 … … 然后,一下子就爆发了。”

更何况,” 不管你口味如何,奥运村一定会满足你,因为地球上体格最好的人都在这里。”一位运动员,曾经这样评价奥运村里的选手们:” 即便长相只有 7 分,身材也绝对有 20 分。”

心理和生理的双重驱使下,奥运村里的运动员们 ” 情难自禁 “,也就不难理解了。但还有一个问题……

赛前 ” 为爱鼓掌 “,会不会影响运动员的状态和成绩?不少国家的确认为,运动员需要 ” 赛前禁欲 “。

2010 年南非世界杯期间,墨西哥实施了 ” 禁欲 ” 制度,结果在小组赛击败强敌法国,进入 16 强。

主帅 Miguel Herrera 认为,此次超常发挥,” 就是得益于队员们赛前的禁欲 “。

2010 年世界杯,墨西哥爆冷 0:2 击败法国2014 年巴西世界杯上,巴西、波黑等队伍,也都曾先后官宣 ” 禁欲令 “。

不过,反对 ” 赛前禁欲 ” 的也大有人在。

有观点认为、单调乏味的封闭式训练,很容易造成运动员心里过度紧张焦躁,不利于大赛发挥实力。

哥伦比亚球星 Carlos Valderrama 就曾旗帜鲜明地表示:” 我当时随队出战世界杯,却止步 8 强,就是因为当时的禁欲令。”

虽然这种强行甩锅的说法并不可靠,但学界目前有限的研究,也并不支持 ” 禁欲有益竞赛 ” 这一观点。

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尔大学的研究指出,在性行为过程中,男性平均消耗 101 千卡的能量,而女性平均消耗 69.1 千卡。这种强度,远远低于慢跑的能量消耗。对于运动员们来说,也许只能称得上是热身运动。

《运动医学与体育健身》的一项研究称,运动员们在大赛期的性行为,存在 “2 小时时间窗 “。简单来说,就是事后 5 分钟、10 分钟内心率显著偏高,到了 2 小时的时候,心率变化已经不明显。

10 小时后再行压力测试,性行为对心率的影响已经不复存在。

此外研究指出,” 为爱鼓掌 ” 后大脑会释放出和犯困类似的化学物质,能助人转移注意力、缓解焦虑等情绪。

比赛成绩的好坏,或许并不取决于运动员们是否赛前禁欲。

尽管运动员的安全、健康和生理需求,早已得到历届主办方的重视。但特殊时期,奥运会的选手想要 ” 为爱鼓掌 “,可没那么容易。

毕竟,目前的情况下应该保持社交距离,但为何依旧派发避孕套呢?

这样想的人或许忘记了,奥运会发放避孕套,从来不是为了 ” 鼓励 ” 运动员们发生性关系。

是考虑到运动员客观需求的同时,保护运动员的安全、宣传防艾知识。

里约奥运会的防艾宣传 / 图源 VICE尤其是在这场国际赛事中,很多运动员来自欠发达国家,避孕套仍是稀缺品,” 进行有保护措施的性行为 ” 的意识,还不够普及。

让这些运动员把避孕套带回家,传递 ” 使用避孕套 ” 的意识,或许可以成为向这些国家和地区,普及生理卫生知识的一个渠道。

还有疫情之下,能够健康、平安,才是最重要的事吧!

最后,希望每一位运动员都能赛出自己最满意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