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内出轨?知三当三?抛夫弃子?日媒为什么 ” 恨 ” 福原爱

0
262

12 月 23 日,日本的《周刊文春》杂志在自己的网络上放出了福原爱交际对像 A 君和 A 前妻访谈的预告版。

这一期杂志应该是在 12 月 30 日提前发售的 2022 年 1 月 6 日号。

预告版中,” 文春炮 ” 报道说,A 前妻认为自己和丈夫离婚的原因是福原爱。

这再次将她推上了风口浪尖。

为什么日本媒体对小爱的报道这样苛刻,将她包装成了不理两个孩子、回到日本浪荡交新男友的不称职母亲呢?

01

《周刊文春》的这期最新号说——

2021 年 3 月,杂志《女性 SEVEN》最先披露了福原爱和公司职员 A 进行 ” 横滨出轨约会 ” 的报道。

A 只有 28 岁,比福原爱小 5 岁,因此两人属于姐弟恋。

2021 年 4 月 1 日的 《周刊文春》进一步披露说,A 是已婚者,福原爱是小三。

最近,A 又被拍到和福原爱在一起买东西以及在逛公园。

A 在接受《周刊文春》采访时表示,自己已经离婚,所以现在和福原爱约会逛街,不存在任何的 ” 出轨、不伦 “。

不过,A 的前妻在另一篇访谈中,将自己的婚姻破裂,归咎于福原爱的 ” 插足 “。

今年 7 月,也就是《女性 SEVEN》报道 4 个月后,福原爱和前中国台湾乒乓球选手江宏杰离婚,2 人的孩子以共同抚养形势留在台湾,由江宏杰照顾。

福原爱回到日本,重新开始接通告工作。她住进了 3 月在东京都内购买的 3 亿日元豪宅内。

12 月,《周刊文春》拍摄到 A 驾驶一部车,福原爱坐车后座上,出去买东西的镜头。

购物后,两人一起返回了福原爱的家里,此外还发现 A 多次从福原爱所属的这一高级公寓外出。

《周刊文春》援引据说对福原爱了解的一个人的话说——

在所谓的出轨不伦报道后,”A 的住房给了前妻,所以自己没有住处,他和前妻的离婚协议进行得相当困难。

福原爱并没有断绝和 A 的联系,双方一直在进行交往,那些说两人是 11 月离婚后才联系交往的说法是明显的谎言。”

A 则表示,因为 11 月自己才正式离婚,所以其实和福原爱只刚开始正式交往了 1 个月。

—— ” 你的离婚是因为福原爱报道的那些原因么?”

A 的前妻回答说:” 是的。”

——你听说了福原爱和 A 现在的情况了么?

A 前妻说:” 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吧,我不是很清楚。”

《AERA》认为,福原爱和 A 君的热爱报道,无法完全擦掉他们俩的负面形象。

今年 3 月,在横滨和 A 君约会、散步吃饭后,两人在高级酒店住宿;第二天男性去了福原爱的家里又住了一晚。

结果因为当时福原爱和 A 都还在婚姻中,因此酿成了 ” 双重出轨 ” 骚动。

随后,福原爱通过自己签约的经纪公司 ” 电通体育伙伴 ” 发表声明,否认出轨。

在该声明中,福原爱说:” 自己在 1 月设立了一个个人事务所,为了寻求一些工作上的助言才和该男性见面的,我们并没有在一个房间一起住过。”

一名电视台关系者在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认为:” 放着自己 4 岁的女儿和 2 岁的儿子在台湾不管,一个人在日本和男人约会这一点,显然很难擦拭掉世间对她的负面印象。”

网络上,日本网民对福原爱的评价也较为负面。

一些人说—— ” 顺序错了吧,不是应该先离婚再约会么?”

” 明明还有两个小孩,却自己一个人逍遥?”

02

当然,有爆料的不只是《周刊文春》。

12 月 22 日,《周刊女性 PRIME》网络版披露了杂志《NEWSPOST7》的收获。

文章的标题是《福原爱和那个双双出轨帅哥复缘 笑着在公园约会 显示自己不怕曝光》。

文章中说——

这是她人生中变化最大的一年。

1 月,福原爱设立了以自己担任代表取缔役(董事长)的公司 ” 株式会社 OMUSUBI”。

2 月她开始单独居住,这时候,世间对她的报道还都是友好的。

3 月,《POST7》发现,福原爱和一个男人在横滨中华街逛街,而这个男人并不是自己的丈夫江宏杰。

被称为 A 的这个男人已经和福原爱认识了 6、7 年,很像在美国大联盟效力的大谷翔平,是一名企业精英员工。

约会后,两人去了酒店住宿,随后第二天又去了福原爱的家。

一名体育记者评论说:” 在台湾还有自己孩子和丈夫的情况下,显然这是一个出轨事件,造成了她清纯人设的崩塌。”

福原爱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放出一些内幕,表示自己在和江宏杰的婚姻中,遭受了丈夫和丈夫家庭的欺凌。

她随后卷入了和台湾媒体的争吵。

江宏杰一直希望避免离婚,但是福原爱的意志很坚定,也许 A 是她已经确认好的未来蓝图。

虽然因为新冠肺炎的原因戴着口罩,但是福原爱和 A 在横滨是堂堂出街进行约会游览的。

而且在被报道后,福原爱直接在自己的推特上说:” 周刊杂志尾随我进行拍摄,还不如直接来问我。”

似乎她并没有想隐瞒什么。

也许这是想向不愿意离婚的丈夫表示,我已经有了另一个追求者吧。

问题是 A 当时是已婚者,而爱酱不知道吧。

成为了双重出轨闹剧的主角后,再也看不到那个爱哭的爱酱了。

7 月,她正式和江宏杰离婚,也是在这个月,福原爱担任了电视台的解说,出现在了电视上。

不过,福原爱出现在媒体上次数在减少,广告商也表示,因为她的个人问题,作为艺能人的价值下降了。

11 月,福原爱的公司 omusubi 主页上线,公布了一些关于乒乓球的工作。

虽然在广告界和电视台,没有积极使用她的公司,但是福原爱在青少年选手的培育上,开始发力。

另外,在中国的微博上,福原爱也在定期更新。

中国对她的印象一直保持着很高的接纳能力。

当这令人激动的一年快要过去的时候,又拍摄到了他们俩的约会,而且是这件事情起点的 A 君,据说他已经在 11 月离婚了。

一名艺能方面的评论家说:” 再三否定出轨的爱酱和离婚成立的 A 君终于缩短了距离,开始了真诚的交际,希望她们能够享受到快乐。”

这第二次约会的照片上,能够看到身穿黑色夹克和白色短裙、红色高筒袜的福原爱,她是那么的时尚。

而 A 君则是一身的运动休闲装打扮,两人在散步途中去自动贩卖机上买了喝的,然后相当有爱意地在公园散步休息。

在喝饮料的时候,摘下粉色口罩的爱酱可以看到一张化妆精致的面庞。

看到记者拍摄的照片,艺能评论家说:” 这侧面的微笑角度拍得真好,可以当爱情电视剧的宣传材料了。而且不论是在车里还是在公园,在高倍镜头下,都可以感受到两人的距离是这样的近。”

和在中华街约会的时候一样,感觉上福原爱是知道身边有偷拍的记者的,但是她毫不在意这一点,甚至还给出了最完美的角度。

已经不是什么不伦出轨了,两个人都是独身,这简直就是故意在向世间宣布恋情吧。

和世间舆论战斗的福原爱,她在战略上,也是很清晰的啊。

03

这一年,日本媒体对福原爱的报道总体来说较为负面,所以才有和世间舆论战斗的说法。

福原爱确实把两个孩子放在了前夫那边,但是日本媒体却几乎没有报道她在日本的母亲已经无法下地行走,需要坐轮椅,而福原爱要在日本照顾的事实。

而如果福原爱和前夫打孩子抚养权的官司,闹得鸡飞狗跳的、将一对儿女分离,这些媒体就又有新鲜果子吃了。

值得注意地是,因为曾经和前中国总理温家宝打过乒乓球、会中文,得到中国网民的喜爱,福原爱一直被一些日本右翼媒体当做中国代言人进行攻击。

这种攻击类似于网络上骂日本前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是中国代理人、而现在则是将矛头对准了新的日本外相林芳正。就因为他曾是相对来说对中国友好的宏池会二把手。

在这些期望将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右翼人士眼里,江宏杰就代表台湾,而和江宏杰离婚的福原爱是罪人,有被大陆煽动的嫌疑。

此外,日本社会糟糕的女性地位和未能完全觉醒的女权意识,也使得个性自主离婚的福原爱遭受了舆论的不公平评述。

似乎知名女性离婚后都先要老实几年才能再另寻新欢,否则就会造成形象受损。

其实从东京奥运会的情况看,虽然日本国内对体育和艺人私生活的洁白度要求较高,但是商业电视台还是邀请很有才能的福原爱,担任了乒乓球比赛的解说。

《AERA》援引一名体育记者的话评述说:” 福原爱的解说受到了观众的好评,她对比赛的预判和现场语言化非常棒,乒乓选手感觉听她的解说,可以获得很好的分析和洞察力,得到增益。”

” 虽然因为个人原因,有一些人表示看到福原爱相当的不舒服,但是福原爱依旧有着很高的偶像级人气存在,也许她以后会把中国当做自己主要活动的舞台吧。”

尽管日本媒体不断猜测福原爱会来中国赚大钱,以中国为主要舞台;而有很多的中国商家也在向福原爱问代言价格,但是福原爱对于接中国方面的商业合同很是谨慎,并未放开。”

这么多年,她较为突出的、和中国有关的商业合同,只有针对中国访日旅客的免税店而已。

此外就是和江宏杰婚姻时代参加的一些国内综艺节目。

最后,AREA 猜测说——

随着时间的淡化,福原爱应该会逐渐擦掉自己的负面印象,重新成为一线体育艺能名人。

她获聘成为青森大学的客座副教授和上市的琉球乒乓俱乐部独立董事,只不过是这些事情的开始罢了。

每个乒乓选手都会犯错误导致丢分,甚至失却一盘。

作为 33 岁的福原爱来说,她人生的乒乓球比赛上半场已经过去了。

她需要重新梳理心情,调整呼吸,来准备下一个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