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周冬雨,为什么总演不好电视剧

0
530

” 你让我去演一个不适合我的角色,我也想演,但是我觉得太尴尬了。”

几年前,周冬雨 ” 不演大眼睛美女,因为不适合我 ” 的言论,还曾被盛赞为人间清醒。

几年后,周冬雨担纲 ” 大女主 ” 的古装偶像巨制《千古玦尘》,被打出了豆瓣 4.9。

原本饱受期待的她,被嘲到地心,” 影后下凡失败 ” 的调侃不绝于耳。

“90 后演技之光 ” 周冬雨,这次是怎么了?

” 一步一个滑铁卢 “

在电视剧《千古玦尘》里,周冬雨饰演 ” 艳绝三界 ” 的女神——上古。

剧情设定中,上古是 ” 创世祖神 ” 所造的 ” 四大上神 ” 之一,体内蕴藏着强大的混沌之灵,但由于神脉未通,故而以一个懵懵懂懂的娇俏少女形象示人。

原著里这么描写这个复杂又俏皮的角色:” 灼灼璞玉,静世芳华。”

翻译成普通话就是——美得清新脱俗,天然去雕饰。

” 三界众生看到她,只能弯下神仙的傲骨,恭敬地唤一声——上神!”

在周冬雨的演绎下,这个光彩照人的角色,反而成功地将一个个配角都衬托得明眸皓齿。

我承认我分不清谁是女主

拿到的明明是大女主剧本,演出来,却被配角 ” 吊打 “。

真不能怪配角 ” 喧宾夺主 “,实在是周冬雨的气场压不住。

周冬雨身材和五官都比较娇小,气质鬼马欢脱,带着青涩的稚气,在气质上就很难有 ” 艳压 ” 的气场。

再看剧中的扮相,头顶发揪、八字刘海,俨然是古装女主流水线上的标准配置,加上一袭看上去不怎么合身的白色琉璃长袍。

硬生生将三界大神,诠释出小女孩偷穿妈妈衣服的既视感。

电视剧版本中,女主起初是灵力低微的小 ” 菜鸟 “,或许难免有青涩、不够 ” 霸气 ” 的时刻。

可惜周冬雨的演绎,稚气有余,演技却不足。

发脾气的时候,表情管理经常濒临失控。

没有台词和动作的时候,又呈现出一种莫名的停滞感,仿佛眼神都不知飘到了哪里。

也是你欠我们的

周冬雨对角色自身的把握已经濒临失控,搭戏的伙伴更是火上浇油。

剧情方面,她和许凯的爱情戏份,也让人觉得 ” 有些嗑不动 “。

不管周冬雨在一旁如何逗笑卖萌,许凯始终都只是一副 ” 刚刚完成初始化设置的机器人 ” 一样的表情。

一动一静,互不相干。

深情满满的注视

成年男子和小学女生的身形差、和人设不符的造型效果、以及 ” 各自独美 ” 的气质,令心灰意冷的观众直呼:

赶紧抬走,下一部!

白雪上神吻醒沉睡 AI

对得起 “S+ 巨制 “” 古装 + 大 IP+ 大投资 + 大制作 ” 的,仿佛只有特效。

剧集播出后,一度被嘲上热搜。

好好的影后,到了小荧幕上就突然不会演戏。

电影和电视剧之间,难道真的有壁?

” 薛定谔的演技 “

这不是 ” 电视剧演员 ” 周冬雨,第一次被说没演技。

我们更了解、更认可的,几乎永远是她在大屏幕上的表现。

还记得《山楂树之恋》里那个干净无虞的静秋,一句 ” 清澈透明,几乎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主角原型 ” 是张艺谋导演对她的盛赞。

他还给周冬雨颇具天赋的表演起了个特称:” 任意流 “。

一段戏拍 3 分钟,只有 3 秒钟能用,但这 3 秒钟就是特别有灵气。

而后,周冬雨带着她的任意流穿梭于各种类型片。

《七月与安生》里,她是一个炙热又野性的少女,一面怀着对闺蜜七月友谊的珍视,一面又压抑着对七月男友的心动,用 ” 自暴自弃 “、天不怕地不怕的放纵外表,去掩饰内心的自卑与敏感。

这么复杂的一个角色,周冬雨扛住了。

” 家明喜欢这样的!”

” 姐妹为抢男人大打出手 ” 的戏码,大多逃不过 ” 狗血 ” 二字,但她跟七月的这段戏,却难得不烂俗又充满张力,被拿到颁奖礼上特映。

在《少年的你》中,她又化身被原生家庭荼毒、饱受校园霸凌,最终犯下重罪的陈念。

虽千穿百孔,却善良未泯,连剃光的寸头都在彰显 ” 演技 ” 两个大字。

《心花路放》里,出镜没多少时间的 ” 杀马特 ” 女孩,也被周冬雨诠释得过目难忘,又土又 ” 乡非 “,却没有失去一个鲜活年轻个体的实感。

谁都不能否认,” 电影演员 ” 周冬雨,就是一个能够驾驭各种类型角色的好演员。

然而,电视剧演员 ” 周冬雨 “,就远没有那么游刃有余应对自如了。

几乎演什么垮什么。

参演国剧《麻雀》,被说成 ” 万年拖油瓶 “,一身油光水滑的旗袍,却怎么都演绎不出大家闺秀的风范。

眼神的日常呆滞,与《千古玦尘》里的上古如出一辙。

一场 ” 全部毛孔都在发力 ” 的哭戏,成为制作鬼畜视频的黄金素材。

试图用擦脖子的方式掩饰 ” 假哭 ”

《春风十里不如你》中,两个朝天辫极力表现人设的可爱,但用力过猛的表情,总是时不时让人跳戏。

《魔都风云》里,持续性傻笑。

间歇性花痴。

她的这些电视角色,不仅高级感匮乏,而且辨识度极低,举手投足都在示范 ” 开心就是笑,伤心就是哭 ” 的二元对立式表演大法。

差别之大,让人怀疑演电视剧和演电影的根本不是同一个周冬雨。

有网友调侃:” 她每拿一个影后,就要奖励自己一部烂剧。”

周冬雨在电影与电视剧之间反复横跳,也在好演员和烂剧女王的切换中进行口碑的 ” 酸碱中和 “。

但无论是网友的玩笑还是她肉眼可见的实际表演,似乎都在证明:

周冬雨,好像真的演不了电视剧。

” 下凡 “,是个伪命题

” 演不了电视剧 ” 的电影演员,不只周冬雨一人。

汤唯主演的《大明风华》口碑翻车,剧中 ” 脸若银盘 ” 的她风韵尽失,电影里的妩媚气质全线失踪。

这真的是汤唯?

《宸汐缘》里,张震从男神变 ” 雪村 “,古装扮相,充满了 ” 下一秒就要打八极拳 ” 的违和感。

《上阳赋》中的章子怡,扮演十五岁大女主,单薄的演技并没有让这个 ” 熟女变少女 ” 的角色立住,反而令人觉得 “15” 这个年纪被调戏了。

只是那个无忧无虑的 15 岁小郡主

这三部大制作开播后的豆瓣评分,分别是 6.6、5.5 和 5.8。

个个演技派,个个滑铁卢。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近几年,电影演员去拍电视剧,开始被称为 ” 下凡 “,而没演好,就是 ” 下凡失败 “。

” 演话剧的看不起演电影的,演电影的看不起演电视剧的。就好比看场话剧要花掉 999,电影可能特价 29.9,电视剧呢不充会员不要钱。”

电影总是比电视剧 ” 高端 “,成了不少演员和观众心中,心照不宣又理所当然的” 鄙视链 “。

当年,张艺谋也曾叮嘱刚声名鹊起的章子怡:永远别演电视剧,不要自降身价。

如此直白的价值排序,仿佛彰显着影视从业者的等级序列。

可被称作 ” 下凡 ” 的电影演员,许多并没有实现想象中的 ” 降维打击 “,反倒均匀地 ” 糊 ” 作一团。

所谓的 ” 凡间 “,不是想下就能下的。

平心而论,电影中表现出色的演员演不了电视剧,不全是演员的锅。

本质上,电影和电视剧,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制作方式。

大银幕和小荧幕,也绝不只是尺寸大小的区别。

电影讲求精微叙事,导演的功力与个人风格,比演员更能主导影片。

举个例子,让周冬雨名声大噪的《少年的你》和《七月与安生》的导演都是同一个人——曾国祥。

他对单一场景和细节的处理,让周冬雨的哭非但不 ” 狰狞 “、不 ” 恐怖 “,反而在镜头放大的细节里,表露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瞬间引起观众的共情。

当周冬雨离开了曾国祥的运筹拿捏,离开了电影的视听语言和 IMAX 大屏幕后,同样的哭就变成了 ” 五官乱飞 “、” 歇斯底里 “,以及 ” 涕泪横流 “。

” 判若两雨 ”

除了作者导演的主控外,拍摄周期也是影响演员发挥的重要因素。

习惯了 ” 入戏快、强爆发 ” 体系的电影演员,很难立刻融入用 ” 慢节奏表现生活感 ” 的电视剧,更别说要维持这种状态,撑起动辄几十集、上千分钟的剧情。

在长时间拍摄的持久战下,电影演员不适应 ” 持久战 ” 的不足,难免被无限放大,观众们产生视觉疲劳也就不难理解了。

比起讨论 ” 为什么下凡失败 “,不如先去承认电影和电视剧存在差异。

我们儿时熟悉的明星,经常把 ” 影视歌三栖 ” 作为能力的标杆,影、视独立并称,是平等却不同的两种能力。

电影不是电视剧演员的 ” 仙界 “,电视剧也不是电影演员的 ” 下凡 “。

如今,电影演员演电视剧就是 ” 下凡 ” 的想法,把多少演员和内容制作者惯坏了 “。

如果无法影视歌三栖,那就安心在自己的舒适圈里,贡献高质量的表演,也没什么不可以。

不适合就是不适合,不如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没有拿到合适的角色、没有碰到合适的导演、没有进行完美的表演。

而观众一直拿 ” 下凡 ” 失败说事,也是对电视剧演员的不尊重。

毕竟我们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演员顶着 ” 下凡 ” 的光环随心瞎演,主创们也将 ” 电视剧比电影简单 ” 作为产出劣质内容的挡箭牌,嘲讽市场与大众的审美。

如果 ” 圈子 ” 真的不同,真的不必强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