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没办法喜欢王菊,可她就是敢要啊!

0
1045

其实我现在都没办法喜欢王菊。大脸、肤黑、身材短,哪里哪里都不符合一个女团成员的期待值。

要说励志的话,她还不如那个已经被淘汰的 ” 花开半夏 ” 的老板兼团长姜彦汐,26 岁高龄,带着两个小姐妹出来寻找自己基本上已经废掉了的梦想。

但是我是个中年老直男,肤白脸小大长腿,就这么点出息。

《创造 101》很大程度刷新了中国娱乐界,最起码是真人秀节目的价值观。王菊的爆红,不过是 101 中必然而偶然的一个爆点。

直男斩的崛起和菊姐的逆袭

到现在已经播出的六期节目中,101 盛产的是意外。在第一期金字塔的灯光亮起来的时候,人们看到的,和等待的,都是豪门。乐华娱乐、华谊兄弟,当然,还有王思聪的香蕉娱乐。

也几乎并不意外的,在第一期中出尽风头的,仍然是这些豪门。乐华娱乐的吴宣仪、孟美岐,香蕉娱乐的傅菁、强东玥,环球音乐的陈芳语。这些练习生以扎实的基本功和专业的训练,快速地抢占了 11 强的多数位置。看起来,就像以往的任何一次一样,豪门总归是豪门,穷门总归是大路。

但是从排位赛之后的第三期开始,画风就开始不对了。直男斩杨超越的点赞开始急剧上升。第一次公演舞台结束的时候,杨超越排名第三。

这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杨超越是村花,” 全村的希望 “,她自己说的。脸小肤白大长腿,的确是女团标配。可是关键问题是:

1. 她唱歌数拍子,舞台经验等于零;

2. 她在回答导师的提问的时候就是懵逼状,并且在几乎所有她出现的场合都是懵逼状,她的典型字幕是:” 不在状态中 ……”

3. 在团歌个人演练中,她简直就是赶着喘着做完所有动作的,完了马上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神马状况?这不就是一村姑吗?

4. 她的零基础导致她在练习的时候根本赶不上趟,她的反应就是一边哭一边学动作 ……

杨超越的呆萌简直罄竹难书。脸长得好看的小姐姐太多了,为什么是杨超越?

接下是菊姐的逆袭。

王菊的出现在前期就是一个被忽略的事故。她是以个人练习生的身份出现在排位赛中,本来已经被刷下来了,她是一个不重要的存在。但是呼声很高的 3unshine 的 Abby 主动退赛后替补上去的。

即便是这样,王菊仍然是一个可以被忽略的存在。然而在第一次公演舞台之后的拯救行动中,王菊做了一件逆天的事情。

101 发起人黄子韬在节目中一直在传达一个矛盾的信息:他虽然一直在强调女团的团结和相互照拂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然后在拯救行动中,他却突然告诉那些待拯救的练习生,为自己争取机会,是重要的。

那么,你到底是服从于求生欲,还是服从于团结。在王菊之前的所有练习生,都在安慰拯救者说,没关系,我尊重你的选择。

然后王菊惊天地泣鬼神地对拯救者 Yamy 说,我还是选择为自己争取机会。

第二次的公演舞台是王菊真正爆发的时候,在结束公演的时候,她要求台下的观众 pick 她,说,我是来自地狱的使者,I will be watching you。

这又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求生欲。不仅仅是中国的综艺节目中从来没有这样的妖孽,是整个中国的娱乐圈中就没有过这样的妖孽。在中国人的词典中,谦让低调才是主旋律,为自己争取和如此赤裸地表达求生欲,本身就是对娱乐圈潜规则的一种破坏。

在中国人的世界中,包括在娱乐圈,求生欲只能被暗搓搓地哀求和祷告,而绝不能如此高调地被宣示。

在虚假无聊的中国综艺节目中,你第一次看见了真实、自我和追求,第一次,你在一个综艺娱乐节目可以玩一个叫 ” 找自己 ” 的游戏。

娱乐圈终于有了价值观

真人秀在中国是一种被篡改了的节目形式。我们都看过电影《楚门的世界》,真人秀的至高境界,就是让你看见人性的赤裸。

在整个世界的真人秀中,最为残酷的节目就是英国的《老大哥》,它让参加节目的素人们,在一个极端的环境中,为了生存而施展自己的人性。于是结盟、阴谋、算计、卑鄙,全都出来了。

真人秀要的就是真实,尤其在比赛和竞技类真人秀中,人们所展现的才艺不过是这些节目中赏心悦目的那一 part,但真人秀真正的看点,是这些选手们在奔向荣誉和金钱中所展现的人性的荣耀和卑鄙。《美国偶像》如此,《全美超模大赛》也是如此。

在这些节目中,这些选手既要想方设法充分展现自己的才艺和能力,又要试图表演自己的人格的崇高与宽厚,还要给对手挖坑和防止对手给自己挖坑。于是《老大哥》中的种种情形一一在这样的节目中还原:隐藏和公开的摄像机,要让你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人性的真实。

真人秀的本质,就是让观众在节目中找自己:当我身处在那样的一个情境之中,我会如何?

直男斩的粉丝和菊姐的粉丝 ” 陶渊明 ” 们就是这样的。他们在 101 中找自己。

Pick 村花的逻辑是:在唱跳俱佳,举止优雅的官方仪(吴宣仪)、孟美岐,一技之长的陈芳语、个性十足的 Yamy、叛逆有型的 Sunnee 这些专业实力的碾压下,杨超越是一朵普通人家的奇葩。

这样的奇葩可以在所有的普通人中间发现普遍的存在:有野心然而缺乏专业的实力和机会,肯努力但是却欠缺天分,总是处在崩溃的脆弱之中,在一个强敌环伺的氛围中仍然保持着赤子之心的呆萌。

难道,我们多数人不都是这样的吗?给杨超越机会,就是给自己机会啊。

王菊是另外一种类型,她给自己刷的存在感,刷出了所有人的上进心。因为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是那么地强调人际的政治正确性,那么强调温柔敦厚,那么强调门当户对,是那么地 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可是王菊却不承认这所有的一切,她的先天条件几乎与所有的女团要求相龃龉,可是她就是敢要,就是抓住自己的梦想的一丝最微弱的希望不肯放松。

她反对了我们所有人的乡愿和妥协,反对了我们所有人的假斯文和假谦让,反对了我们所有人的虚伪和萎靡。

所以,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王菊的土创应当是所有人的土创。” 菊势不妙,需要你的一票 “,” 你不投,我不投,菊姐哪年能出头;你不搞,我不搞,菊姐就要被打倒 “,背后都是硬邦邦的,把王菊的上进心投进 101 的上进心。

王菊符不符合女团的标准不打紧,打紧的是,我们所有普通的脸普通的能力普通的决心普通的上进心,不能被打倒。

所有 pick 的人,都在 pick 菊姐的时候,pick 了自己。

这实在太神奇了,什么时候,中国的真人秀里有了真人?

除了纯粹欣赏《我是歌手》里的专业表演以外,我几乎不看中国的真人秀,因为那几乎全是设计出来的假人秀。他们制造履历、制造悲情、制造上进心、制造友谊、制造谦让,惟一不制造的,就是真人。

村花杨超越和菊姐所呈现的,恰恰是无比真实的人性。

在第五集里,黄子韬当众摔了稿子,指斥所有的练习生,” 做个好人才是最重要的 “;马东现身,在一群本来根本没有什么文化的女孩子面前大谈 ” 自由与责任 “,这场戏,就有了价值观,也就有了价值。

在中国,几乎从来不曾有过一种纯娱乐,有过价值观。所有的真人秀,都在表演虚假的友爱和勤奋,却从来不曾有过扶持、有过自由、有过责任、有过愤怒和纯真。

只有当这样的价值观浸透在所有的镜头和语言之中,小姐姐们奋起她们毕生所学和全部的力量,香汗淋漓,莺歌燕舞,脸小肤白大长腿,才统统具有了令人振奋的正能量。

这才是我们的梦想,这才是我们的娱乐。这,才是我们的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