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捧成神,你们满意了?

0
601

作者丨米利暗 编辑 | 闫如意

全红婵的人生,仿佛一部反转爽文的女主。

一跳成名之后,全世界都想宠爱这个家境贫寒,却天赋异禀的小女孩。

一开始,大家对她的关心还很正常。

她没去过动物园和游乐园,全国各地的景区游乐园都在@全红婵,免费来玩。

她想玩抓娃娃,喜欢吃辣条,想赚钱给妈妈治病。

就有人把娃娃机、辣条,还有医药箱送到全红婵家门口。

那些从前在全红婵看来遥不可及的愿望,如今变得唾手可得。

然而,喜欢她的人多了,感情却慢慢变了味。

“喜欢全红婵”这件事,变成打一则免费广告的机会,一门流量的生意。

嗅着流量来的吸血鬼

一条名为《当我的粉丝是一位世界奥运冠军时》的视频,成了爆款。

视频中,一个小女孩申请进入这位绘画博主的粉丝群。

博主发现这个小女孩竟然是奥运冠军全红婵,十分震惊,立即回关。

全红婵私信他聊天,却只发表情包,不说话,最后还扔出了一张自己的领奖图。

他看懂了暗示,为全红婵送上了一幅“手绘”冠军图。

这条视频在平台上点赞数超过了250万。

随后,在一片质疑声下,这位博主承认,全红婵从来没有要求他给自己画画,这则视频的内容完全是策划出来的。

纯粹是为了蹭流量。

接近全红婵,已然成为一门包赚不赔的流量生意。

除了这位编故事的博主,还有很多人蹲守在了全红婵的家门口。

东京创造奇迹的消息传来,全红婵的妈妈很高兴。

她身体并不好,但每天都打起精神,招待一波又一波从全国各地赶来祝贺的网友。

她一边接电话,一边配合现场的网友合照,十分忙碌。

可她没有想到的是,许多美其名曰热烈祝贺的人,实际上纯粹是为了流量而来。

谁跑得快,率先在网上发布一条“冠军之家”打卡,就能获得几十万次点赞。

谁脑子灵,冲进全红婵家里,从她家里人嘴里多套两句话,就能拿下一条爆款视频。

流量的腥味,让一群赛博秃鹫蜂拥而至。

全红婵的家开始24小时被人蹲守,家门口一大早就被大小车辆围得水泄不通。

这些人聚在一起,高声交谈,有人随地吐痰,有人乱扔垃圾,还有人还想把全红婵家的菠萝蜜顺走。

当然,更“敬业”的人,早就开始在全红婵家门口直播卖货了。

哪怕晚上下着大雨,也还有人坚持举着手机站在全红婵家门口,拍摄里面的一举一动。

围观的人把村子堵得水泄不通,严重扰乱了其他村民的正常生活。

为了疫情防控,当地政府在村口设置了防疫检查点,扫码进村,一天下来竟有超过2000人到她家围观打卡。

实在不堪其扰,全红婵家迫不得已关上大门。

主播们还在直播里抱怨:全红婵家现在高傲了,不让进了。

评论里说,那就不要打扰人家了啊。

主播嬉皮笑脸地回答到:沾沾喜气嘛。

他沾的不是喜气,而是全红婵家里人的隐私和休息时间。

全红婵的表哥不得不站出来劝说大家:请大家声音小一点,全红婵的奶奶已经两天没有休息了。

网红和主播们当然不管全红婵家人是什么感受,他们甚至也根本不关心全红婵本人,他们唯一在乎的就是流量。

类似的场景已经上演过一次又一次。

拉面哥出名之后,各路牛鬼蛇神到他家门口安营扎寨,表演杂耍的,现场相亲的,通通都为了蹭那一丁点的流量和热度。

大半夜还有粉丝趴在拉面哥家的围墙上,要求拉面哥给他做一碗拉面。

因为“我是重度残疾人,我享受这个待遇。”

外界的围观让拉面哥委屈得几乎求饶:“不敢出摊,也不敢出门,有家不敢回。”

还有大衣哥朱之文。

曾经有一段时间,许多网红靠直播大衣哥朱之文赚钱。

吃饭、睡觉、说话,每时每刻都有几十部手机对着他。

大衣哥甚至连关上家门的权利也没有。因为有人会一脚踹开大门,然后得意洋洋地告诉别人:没事,没事,他不敢管我。

还有那位说话有哲理而走红的96岁菜馍奶奶。

上热搜8天后,她就选择退圈再也不出摊了。因为几十名主播每天在奶奶的摊前直播蹭流量,把她团团围住,让她太过劳累。

每一个突然走红的普通人,都会被这一群嗅着流量而来的秃鹫,敲骨吸髓,吃干抹净。

直到,他们跌落神坛,再次成为普通人。

金牌是一面照妖镜

全红婵的家人来说,最近的经历用“魔幻”来形容并不为过。

一夜之间,家里的院子突然被铺上了水泥。

工人们勤勤恳恳,施工到深夜。

生病在医院的爷爷,治病的费用问题,也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这段时间以来家里人来人往,门庭若市,许多亲戚不请自来。

全红婵的妈妈十分诧异,她说:原来都不知道自己家里有这么多亲戚。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眼前的一切,十分魔幻,万分讽刺。

更吊诡的是,突然之间,竟然有人“恩准”了,全红婵,一个女孩的名字写进家谱。

有评论说:“我抬头看了一眼日历,确定现在是2021年。”

“追认”二字,道破天机。

而他们提供的最重磅的阴间福利是:

14岁的全红婵将来百年归天,还可以在祠堂里立一个独立的牌位,尊荣独享。

前有董明珠不肯帮哥哥走后门,被踢出族谱;后有全红婵奥运夺冠,拥有独立牌位。

那一套女性作为附属品,不配拥有姓名的系统,现在终于大发慈悲了,全红婵可不能不识抬举,必须磕头道谢。

不得不佩服文案作者,明明是在蹭奥运冠军的热度,却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他们张开一口烂牙的臭嘴,露出势利、攀附的獠牙,毫不掩饰。

可是全红婵因为贫穷拮据从来没去过游乐园、动物园的时候,他们又在哪里呢?

全红婵妈妈车祸的时候,这些远房亲戚在哪里?

全红婵爷爷生病的时候,他们在哪里呢?

全红婵在东京拿到的这枚金牌,不是金牌,而是一面映出众生相的照妖镜。

保护妹妹,就请不要把她捧得太高

东京奥运赛场上的全红婵,的确是天才。

甚至就连观看了那场比赛直播,亲眼见证她跳出了三个满分,都成为了一种至高无上的荣幸。

她是这个夏天当之无愧的顶流,用任何的物质奖励来褒奖她、赞美她都不为过。

但是真正关心全红婵的人,却并不希望大家把她捧得那么高。

因为无论天赋多么过人,运动员的生涯也不可能永远平坦,他们会长大、会老去,会经历伤病、会经历人生的变化。

她在14岁时创造的让全世界惊叹的奇迹,恐怕今后连她自己也很难再次超越。

忠言逆耳,但还是不得不说:

在所有的盛赞之下,冠军、天才的光环围绕之外,全红婵今后几年的职业生涯,其实未必会是一帆风顺。

用同样创造过奇迹,天赋过人的“跳水女王”高敏的话来说,全红婵今后的几年,可能会像走钢丝。

跳水运动员一旦进入发育期,就需要重新调整技术适应身体的变化,这个过程对每一个跳水运动员来说都是痛苦的,但是也必须经历的。

其实每一届10m跳台的奥运冠军,都是体型、年龄小的女孩。

因为她们足够轻盈、灵巧、柔韧,容易加难度,拿高分。

2016年里约奥运会夺冠的小女孩任茜,当时也才15岁。5年后,别说奥运入场券,就连亚运会的资格,她都没能拿下。

长高、长胖,无论怎么努力,“发育关”她就是没能闯过去。

蝉联两届奥运女子10m跳台冠军的陈若琳,5年没有吃过晚饭,而且她的身高也没有像任茜长得那么厉害。

对于年轻的跳水运动员来说,在人才辈出的中国跳水梦之队,更是竞争压力巨大。

也许有的人还在与身体变化挣扎,但天赋好、又刻苦的新人已经冒了出来。

全红婵妹妹能不能挺过这一关,从石破天惊的天才,成为一名享誉终生的跳水名将,变成下一个伏明霞、郭晶晶,还要看她未来几年的造化。

然而,舆论和压力足以毁掉一个“天才”,把任何“英雄”扯下神坛。

互联网早就上演了无数造神又毁神的戏码,体育界又出现过无数次把曾经的英雄打成耻辱的例子。

今天他们把全红婵捧得有多高,给了她多少关注和赞誉,在她真正需要支持的时候,就会把她摔得就会有多狠。

放过全红婵吧。

让她继续做那个天然的小孩,让她专心训练,继续专注于把自己的天赋发挥到极致。

给她一个安稳、平静的空间,来面对即将到来的生长期。

如果真的爱惜她,就不要打扰她和她的家人。

希望今天全红婵在巅峰时刻赶来围观她的人,在未来她或许需要你们理解和包容的时候,也能像现在一样给她足够多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