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辱女当红利 这部电视剧怕是离糊不远了

0
447

家人们,所长 yue 了。

不为别的奥,就为这部电视剧。

所长是真没想到,竟然有一部电视剧能把厌女当内核把物化女性当成基本操作把吹捧男人当作第一要务。

看的过程中,所长是抓耳挠腮坐立难安时不时停下里确认下日历:

2021 年!

是 2021 年没错吧?

三分钟一厌女,五句话一捧男。

你不说我还以为是元朝样板戏出土了呢。

没错,所长今天要批评的,就是这部把厌女搞到极致的:

《你微笑时很美》

(本文专注讨论剧情,不针对任何一位明星)

01

看一部影视剧是否尊重女性,很简单:

看它怎么定位女性角色。

每个角色初登场,都有一张海报方便观众快速了解。

介绍男生,职业、头衔、性格特点、职业成就。

无一不缺。

介绍女生,腿腿腿腿腿。

怎么,女生就是空有皮囊的工具?

从根本上来说,整个创作团队对女性的认识,就是肤浅、物化、高高在上。

直接后果,就是剧中其他角色,对女性的认知严重失调。

尤其男性。

男玩家得知女主是国服第一玉藻前后,轻蔑而不屑的反问:

” 啥玩意?女的?”

同一战队,男粉丝看到女粉丝,一脸反感:

” 怎么这么多女的啊?我快烦死这些女的了 “

战队经理招募女主签约,理由不是待遇之优厚,平台之优越,而是物化她:

” 如果你来我们战队,你就是唯一的吉祥物。”

男主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嘲讽她,光是 ” 矮子 ” 就反复出现了不下 30 次。

人身攻击女主,男主有一百种方法和词汇。

包括但不限于:弱智、小学生、三观碎了。

尤其喜欢用身高、体重、外形,来人身攻击女主:

” 你这个又矮又挫的人,凭什么体重过百?沉得跟猪一样 “

把刻薄当个性,拿粗鲁当帅气。

生活中这就叫没教养,套了个偶像剧的糖衣,反倒成了引女主上钩的迷魂药。

女主问他怎么称呼合适,他正眼都不瞧:

” 叫爸爸 “

女主早上八点多起床,男队友们中午才施施然起床,反过来嘲讽她:

” 早起干嘛?早起看陈情令?”

对女主偶尔的友好,也带着强烈的刻板。

女生就应该住全粉色的房间。

女生就应该用粉色蕾丝镶边的电脑。

(丑绝人寰)

女主打不过卖萌求饶就好了。

女生磨蹭可以谅解,因为女人就是麻烦。

那么,面对以上种种不公、冷眼、嘲讽、歧视。

女主是如何应对的?

反击?斥驳?据理力争?

都不是。

所有基于性别的嘲讽,她全盘接受。

一切趾高气昂的命令,她麻木顺从。

男主剥夺她澄清的权力,以保护为名堵住她的嘴,她美滋滋的以为这就是爱:

” 未来谁有幸当你的陆夫人呢,我已经开始羡慕她了,因为你一定会把她保护得很好 “

面对最侮辱人格的讽刺,她也不过是嗫嚅了一句:

” 我要开始讨厌你了 ……”

什么时候,软弱怯懦也能成为一个女性的优点?

当她对一切侮辱全盘招收时,宛如一个毫无性格的皮囊。

这样的女主,又怎么值得观众喜爱呢?

这也是这部剧,令所长最无语凝噎的一点:

连女生自己,也在讨厌她自己。

02

当女生厌女时,她是什么样的?

首先,她服从驯化。

她本能地以为女人不可以做这个,不可以做那个。

女主打联赛拿了冠军,她朋友直接劈头盖脸一顿批评:

” 就知道玩游戏,好歹是个雌性生物吧?”

她自我贬低,被男主看到没按到电梯的窘态,她先自己侮辱自己:

” 我特别的矮,矮矬穷丑 “

完成对同性的规训后,就开始自我驯化。

先承认自己能力不足,但话锋一转:

” 拜托,女人萌萌哒不是挺好的嘛?”

面对镜头,她自我厌弃:

我没好好化妆,我怎么见人?”

她深夜独自一人,担心安全却被男主嘲讽 ” 色狼都看不上你 “。

她听了既不生气也不反驳,而是跟着附和:

” 你说的也是 “

同样是化妆,男生就是皮肤好极了、已经很帅了、不用再化了。

平平无奇的男人,照样自信地夸耀自己帅气。

明明很漂亮的女主,却瑟缩地说自己脸上的缺点。

化妆师前脚惊叹男主帅气,后脚嘲讽女主脸上肉多。

这种集体驯化的最终结果,是无知。

无知到把男人,看作是全世界的重心。

女主朋友在国外读了三年研究生,不是为了自我提升,而是她以为,这样就能挽回前男友的心。

女主不远万里来考察战队,见到经理人的第一句话,却是在关心,有没有和男主分到一个酒店。

男主不敲门就闯进房间,结果看到女主在换衣服。

面对如此没有教养的行为,女主却只顾着谈恋爱那一套:

” 这放在古代你是要娶我的 “

整部剧中,类似台词多次出现。

男主一切无礼的冒犯、粗鲁的排挤,都能被女主美化成恋爱的前戏。

这不叫甜美,这叫白痴。

更白痴的,是这一整部剧。

一边冠冕堂皇地说消除性别歧视,一边正大光明指责女人就是弱势的代名;

一边反复强调女生一样 carry 全场,一边又不遗余力渲染她打不过就要求饶;

嘴上说消除性别歧视,实则每句台词每个情节都在加深性别歧视。

女主名叫童谣,然而这两个字在剧中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所有男人统一称呼她为小姐姐。

一个连名字都未曾拥有的人,我们如何指望她能活出自己的性格。

03

其实,这正是国产剧女主的通病。

简单化、脸谱化、白痴化。

仿佛脑子只有恋爱或家庭的单细胞生物。

《余罪》中的林宇婧,服役十余年的缉毒警,本该英姿飒爽。

到了影视剧中,成了毫无智商情商,只会拖后腿的傻白甜。

小说里明明叫林师姐,到剧里却改成了 ” 大胸姐 “。

这讨好的,又是哪拨观众?

《我的前半生》中,罗子君离婚后立志自食其力,走向独立。

可她迈向 ” 独立 ” 的每一步,都少不了另一个男人的帮扶。

《欢乐颂》里的曲筱绡,美名其曰女性独立,敢爱敢恨。

可为她撑足底气的钱权,来自她的父亲;

她在社会上混开的手腕,来自朋友姚滨。

得,全是男人。

就连《北京女子图鉴》,这种本应全女性阵容的影视剧。

也只有戚薇一个女主。

说白了,还是要靠一群男人。

一言蔽之,国产剧女主。

其优秀,来自男人的帮扶;

其过人,源自雌竞的胜出;

女人固然是人,但女儿、女友、妈妈、姐姐,这些后天的角色,总是先 ” 自己 ” 一步的夺走了她的身份认同。

独立如樊胜美,依旧在哥哥和爹妈的吸血下崩溃;

成熟如苏明玉,也始终无法脱离家长里短的是非。

即便女人不是其他角色,就只是她自己。

也仍旧无法脱离男性凝视下的审美趣味。

不信?

请看这部《特种兵之火凤凰》,全女性主演,展现女子特种兵生活的军旅剧。

你以为她们该是英姿飒飒的女兵。

可摄像机却分秒必争的展现她们凹凸有致的身材,秀长白皙的双腿。

当女兵的短裤已经露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可有半点对女性、对军人最基本的尊重?

更别提不训练时,女兵们个个穿着清凉,低胸黑丝。

这迎合的,又是谁的恶趣味?

类似的女性角色,我们已看了太多太多。

女人是子女,恪守孝道;是贤妻,宜室宜家;是母亲,宵衣旰食也不能叫一声苦。

即便都不是,至少是玲珑肉体,承载她身之欲,供男性赏玩。

总之,女人就是无法成为果敢独立的自己。

可是,这都 2021 年了。

贝丝安持双枪手刃毒夫后全身而退,莉拉与埃莱娜相爱相杀义薄云天,麦瑟尔夫人的妈妈脱离家庭后,终于找回自我。

当女主找到妈妈后说:我想你了,妈妈。

妈妈泰然的回答道:

” 我也想我自己。”

现实生活中的女性,早已走进各行各业。

探索苍穹指挥火箭发射,遨游琼海单人扬帆远渡。

山巅之上,危崖边缘。

皆可见女性身影。

可影视剧中的女主,还停留在情情爱爱那一套。

这又何尝不是一种退步?

万幸的是,我们对这种退步有所警惕。

打开《你微笑时很美》的影评界面,大批一星评价。

搜索相关视频,都是众人吐槽。

是时候让资本们见识到了,在影视剧里搞厌女那一套,就是自寻死路

它敢把女性蠢物化,就应该想到会有如今人人喊打的局面。

墙倒万人嫌,就是它最终的下场。

经此一役,相信这部剧的主创们,下次至少写台词的时候会动一动脑子,有些东西能拍,有些东西碰都别碰。

转发出去,让他们看到观众的呼声。

你的每一声抨击,都将像海浪般,击溃资本筑成的围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