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疯了!今年总算憋出个世界级爆款

0
430

你见过这样的游戏吗?

玩家任务,过桥。

顺利走到对面即为胜利。

看着很简单?

实际上,眼前这道玻璃桥掺杂着结实的强化玻璃,还有脆弱的普通玻璃。

第一位参赛者天真地问:我要怎么分辨出哪个是强化玻璃?

分辨不了,全看命

选对了,保住一命。

选错了,粉身碎骨。

真·送命游戏。

更刺激的是,答完这一题,后头还有”题库”等着你——

鱿鱼游戏

很久没有这么爆的韩剧了——

目前已经飙到Netflix TV show世界榜第2名,创下韩剧的最高排名,成为首个登上美国Netflix排行榜首位的韩剧。

在中国也彻底火了,微博讨论度高达5.2亿,一度冲上了热搜第六。

估计奔着主创去的观众肯定不少。

《熔炉》导演黄东赫,主演李政宰,特别出演孔刘,堪称天花板阵容。

但后续发力的,归根到底还是剧集本身——

藏在猎奇和血腥背后的,人性边界。

《鱿鱼游戏》的故事很简单。

一群经济状况陷入困境的人,意外收到邀请,到孤岛上参加一场儿童游戏的比赛。

赏金足够吸引:456亿韩元。

当然,高收入,意味着高风险。

这场游戏的过程中,淘汰即为死亡。一旦开始,没有撤退可言。

最简单的游戏,最严酷的惩罚——

戏剧张力瞬间拉满。

这场游戏,总共有六轮。

每一轮,都恍如一场人性实验。

用视觉最大化的冲击,让你直视人性之恶的不堪与残忍。

就像直接在你面前解剖一具尸体,然后将血淋淋地五脏六腑全都掏出来给你看。

很显然,这个潘多拉魔盒的开启,来源于这场人性实验的第一层——

贪。

赌博成瘾的成奇勋(李政宰 饰)被债主追杀,在逃跑过程中,他连自己刚赢回来的跑马钱都被偷了。

可今天是女儿的生日,他答应了邀请女儿吃大餐。

现在大餐没了,他只能带女儿在街边小食摊吃辣年糕,还许下宏愿:

等你明年生日,我再买真的很棒的礼物给你

然而,上一年,他也是这么说的。

吃完饭,把孩子送回前妻家后,他准备坐地铁回家。

眼看着要赶上这班车,他拼了命往前冲,车还是走了。

落魄的他,孤零零地退回来,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

此时,一个穿着光鲜亮丽,还梳了个大背头的神秘男子(孔刘 饰)自然地坐在他旁边。

这行头,着实很难让人觉得他不是来推销的。

直到,他摊牌了——

早说嘛。

来送钱的话,成奇勋来者不拒。

不过钱也不是白拿的。

得玩一个游戏,打画片,赢一次10万韩元。

他抿了抿嘴唇,吞了吞口水,心动了。

这小学生游戏,赢了还能拿钱,不玩不是韩国人。

出师不利,他第一轮就输了……

但神秘男子显然不是奔着要他的钱来着,既然没钱,那就用身体代替好了。

啪——

一个巴掌冷不丁地落在成奇勋的脸上。

就这样,打画片的游戏,硬生生变成了成奇勋受难记。

玩了好几轮,成奇勋的手感来了,终于赢了一回。

就在他扬起手想一雪前耻时,神秘身子抓住他的手,缓缓塞了10万块给他。

成奇勋这时的反应也很有意思:

先是狂喜,转而愤怒,最后落在恍然和意外之上。

每一次情绪转变,都是他心理状态的转变——

成奇勋上钩了。

狂喜,是他被扇巴掌之后,终于可以”回敬”对方的快感。

但最后的恍然和意外,是”居然真的这么轻易就换来了钱”的难以置信。

下一个镜头,他简直陷进去了。

娴熟地数着钱,一脸伤口也掩不住的窃喜。

可能很多观众都没注意过。

神秘男子的出现,就已经让打画片成为全剧的热身游戏了。

虽然这场游戏没有人死亡,但它也为之后的”死亡游戏”画上了一个惨烈的注脚。

尤其你看。

旁边的神秘男子,在成奇勋数钱的时候,他继续推波助澜:

先生,只要玩个几天

你就能赚大钱,你要不要试一试呢?

人在沉沦在欲望中的时候,最难自控。

这就是人性被拆解的第一面。

欲望。

它勾出了人性中的暗涌和失控,让人不由自主深陷于无底洞中。

你能忍住不再赌一把吗?

而这,也就撕扯出对人性实验更深一层的拷问。

试想一下。

打画片这场热身游戏,只不过是你为你自己的一场金钱交易。

但。

当你被扔进一堆有着相同欲望的人群中时——

你会为了自己,做到什么程度?

成奇勋在进入孤岛后,意外地见到了自己多年没联系的发小(朴海秀 饰)。

我们就姑且叫他发小吧。

在他记忆中,发小一直很有出息——

是双门洞的荣耀,是首尔大学的高材生,理应有很好的工作,很高的收入。

而在孤岛里,他却成了负债累累的失败者。

残忍的游戏并没有给他们多少时间叙旧。

反倒是他俩相熟的关系,让这场充满危险气息的人性实验,变得更耐人寻味了。

第一关,一二三木头人。

在NPC说”一二三木头人”的时间内,玩家可以任意往前移动。

当被转过头的它侦查到移动,就会被淘汰。

这群仍被蒙在鼓里的羔羊,还在单纯充满胜负欲地比赛。

当一个个被淘汰的人死在面前,他们才真正意识到危险。

人们如丧尸一般疯了似的往出口冲去,结果都被无情射杀。

成奇勋被吓尿了,坐在地上恍恍惚惚。

发小追上来,低声提示他:

你待在那里还是会死

我猜那个娃娃是动作侦测设备

躲在别人的背后就不会被侦测到

紧接着,发小很快地冲上去,鸡贼地躲在被人背后。

在发小的提示下,成奇勋找到了游戏的秘籍,他赶紧爬起来过关。

第二关就更刺激了。

在游戏之前,每人需要从四个图形中选一个。

发小打探到,士兵们前一天把糖融化,结合小时候玩过的游戏,他很快就猜到这一关游戏的内容了——

但奇怪的是。

当成奇勋问他该怎么做,甚至主动提议一起行动时,他犹豫了一下。

转而隐藏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故意引导成奇勋不要跟自己选一样的。

还不晓得要我们玩什么

我们全到同一个地方,也许会对所有人都不利

投资上也有这个说法

“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结果游戏内容正如他所猜的,取出椪糖里的形状。

限时十分钟。

有些拿到刁钻形状的人,不小心刮坏,当众被士兵们一枪击毙。

成奇勋在最后两分钟,想到了一个小妙招。

舔薄这块糖饼,自然就容易挑出形状来。

凭着这点小聪明,他过了这关。

而发小前后矛盾的逻辑,其实不难理解。

归根于游戏规则。

要知道,总共参与游戏的人数是456人,所以奖金总额是456亿。

只要有一个人被淘汰,奖金池就会多出1亿元。

也就是说,越往后,淘汰的人越多,幸存者所能分到的钱就越多。

这就意味着,内斗不可避免。

某天早上领取早餐时,编号101的大胖带着他的几个小弟,插队重复领取。

导致剩下最后几个人没有领到食物。

士兵们把责任推回给玩家们,复读机上身,只会回答:

食物是依照参加者人数所准备的

没有领到食物的男人,跑去跟大胖理论。

仗势欺人的大胖开始动手泄愤,对他拳打脚踢。

汽水都被你害得打破了,你这混账!

妈的,一个瘦皮猴还这么爱吃,去你妈的

瘦弱的男人根本不是大胖的对手,被打到躺在地上……

断气了。

死了人,士兵们也不管。

墙上的屏幕照样继续更新,奖金池又多了1亿。

这种变相的默许,让场上的气氛有些不同。

规则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暴力,成为第一法则。

而人命,也成了轻飘飘的数字。

这么一来,淘汰的速度无疑更快了。

所有人都要接受这么一个现实:

如果你处于弱势,那么你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个被消灭的。

只有捆绑起来,才有机会保命。

而这时,懂得审时度势的发小,瞬间就变得很有团队意识:

要是有人开始攻击

我们就得团结起来对抗

你那里出事的话就来我们这里

很快,一场为求自保的猎杀游戏,开始了。

灯一关——

有人被用枕头捂死,有人被用尖刀刺死,有人被绳子在背后勒死……

在黑暗之中,他们临死前都不知道。

要将自己置于死地的,除了敌人,还有前一秒坚定地站在同一阵营的队友。

当游戏进行到后半部分,这场实验呈现出的”人性标本”,就愈发不忍直视——

建立在情感之上的致命欺骗。

在弹珠游戏中,需要两两组队。

大家以为跟往常一样,都是团队合作,就各自找了信任和自认为最可靠的搭档。

结果游戏规则一出,成奇勋的笑容瞬间消失。

这次不是合作,而是比赛,率先赢下对方10颗弹珠即为胜利。

换句话说。

二选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于是,前一秒还是和和气气,下一秒气氛跌落冰点。

人性为求自保的残忍性,由此展露无疑。

发小跟阿里一队。

阿里是外国人,不太懂怎么玩,在商量好规则后,游戏开始。

你只要猜我手中的弹珠是单数还是双数就行了

阿里运气很好,很快就赢了发小9颗弹珠。

死神就在旁边守着,眼看着就要输的发小,即使平时再镇定无比,此刻也失去了体面。

他变了副面孔,眼神开始逐渐阴森,失去理智地大声嘶吼:

你是不是耍诈?你怎么可能一直赢

你这混蛋是假装什么都不懂来骗我吧?

你不是说你没玩过吗?

你是怎么骗我的?给我说!

最后他打了手感情牌。

欺骗阿里,说想到一个办法可以双赢,并且趁机调包了他的弹珠。

另一边。

跟老头一队的成奇勋,也输光了大部分的弹珠。

但就在关键时刻,患有脑癌的老头失忆了。

成奇勋为了自保,利用老头失忆的破绽,赢回弹珠。

比赛焦灼地进行中,身旁的枪声此起彼伏——

一个个倒霉的人,因为输给了最信任或者关系最好的人,接连倒下。

网上有很多人说,成奇勋的人设,在这里开始出现割裂。

最明显的是在过玻璃桥的环节,发小同样为了自保,将前面一个人推下去了。

而躺赢的成奇勋竟然站在道德高地责备发小,是圣父上身。

但肉叔反倒觉得,这个角色不过是又一次赤裸裸的讽刺罢了。

人性的伪善。

比起任何血腥场面,这才是整个剧最残暴的地方——

没有谁,天生拥有极端的恶或善。

就看谁,跟恶魔交换得更多。

而有的恶,只是被藏在了最深处。

直观的视觉冲击,延展到剧外的窒息。

这些游戏就像一个个恐怖寓言。

用一个血腥和猎奇的外壳,映射出每一个普通人。

人人自危的修罗场上,要想不被杀,就得先把自己变成杀手。

而当我们跳出游戏这个套子。

你会发现除了视觉冲击,还有视觉讲究——

里外是两种景观,每一组都是强烈对比。

一边是为了胜利,在场上紧绷神经的玩命囚徒。

一边是喝酒享乐,怡然自得地看戏的金钱判官。

一边是儿童乐园式的明亮装潢,童真版本的监狱风云。

一边是野兽横行的阴暗丛林,冒险和尔虞我诈并存。

就连士兵和玩家也有色彩对比。

玩家们身穿绿色,表示生命。士兵们身穿红色,表示禁忌、危险。

奖金池是金黄色,表示欲望。

而每次当奖金池一出现,红绿色都会变暗淡,金黄色伴着光环,就如圣光般照亮整个宿舍。

所有人在金钱面前,都会让步。

这也就跟开头游戏展开的原因形成了闭环。

一切源于欲望,最终禁锢于欲望。

死亡游戏里的所有关卡,都来自小时候玩过的游戏。

小孩玩游戏,可能是为了好玩、为了快乐。

但最终是为了赢——

都是原始动力在驱使。

但。

当游戏披上一层更有目的性的皮囊,衍生成一切可衡量的内核。

比如食物、金钱、权力……

你,还经得起人性欲望的打量和审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