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杀案一年后,幸存者死在了自己枪下…

0
1151

3 月 17 日,极其普通的一天,屋外阳光灿烂,草坪上有人翻阅着书本,屋檐上有小鸟叽喳,一切看起来都格外祥和。

对于希妮 · 艾洛(Sydney Aiello)来说,这也是她一年多来,内心最为平静的一刻。

(图源:CBS)

她踱回桌边,缓缓拿起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 砰 ” 的一声枪响,惊飞了屋檐上的小鸟,也成为艾洛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告别。

那一刻,艾洛的脑海里闪过了什么呢?是一年前的慌乱逃生和凄然痛哭,还是无数个不眠夜晚的辗转反侧?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但所有人都明白,艾洛的离开,和去年情人节那天,在她所就读学校,帕克兰高中发生的一切有关。

那一天,一名 19 岁的枪手潜入学校,拉响了火灾警报器,引诱学生们从教学楼跑向空地,而后,开启了他的无情扫射。

(图源:local10)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枪声和凄厉的惨叫声,这场屠杀,最终夺去了 17 条鲜活的生命,其中 14 名是学生, 3 名是教职工。

(图源:trbimg.com)

这一天,成为帕克兰高中有史以来最大的噩梦,这次枪击,也成为美国历史上死伤最严重的高中校园枪击案。

在那之后,人们端来蜡烛和鲜花,缅怀着死者。

学校拆除了枪击发生的那栋大楼,加强了校园安保。

受到影响的学生及家属也都接受了心理辅导。

一切,似乎正在伤痛中复苏,生活,慢慢回到了正轨上。

在悼念和沉思过后,帕克兰高中重新开学了,人们不愿再回忆起那个可怕的下午,但却从未遗忘。

(图源:License Photo)

这里的学生们组织起了游行,反对枪支暴力,要求法律给予更加严格的管制措施,并且进行了多次抗议和集会。

参与其中的,就有艾洛。

几个月后的毕业典礼上,学校首先将学位颁发给了四名已逝毕业生。

在这之中,有两名,是艾洛最好的朋友。

他们曾经一起争论过毕业聚会是什么主题,计划了毕业旅行去哪儿玩,谈论着最想要进入哪一所大学,但如今,只有艾洛一个人毕业了。

人们都以为,创伤可以被时间抚平,噩梦早在枪手被警方按倒在地的那一刻结束。

但对于艾洛来说,那一刻,噩梦,才真正开始。

她不断回想着那一天发生的一切,又不断否认着现实:我是做了一个很长很坏的梦吧?如果我醒过来的话,他们就都还活着吧?

在接受残酷的现状后,艾洛又陷入了无尽的自责中:

为什么活下来的是我,而不是其他人呢?

我在逃跑的时候,怎么没有救上一个,哪怕就一个呢?

(图源:officer)

滥杀无辜的屠夫终有被制伏的一天,但是内心的自我折磨,却极难摆脱。

这一年多里,艾洛的每一天,都被沉重的罪恶感包围。上了大学以后,也因为心理阴影,不敢靠近教室。

医生诊断称,她患上了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并开始对她进行治疗。

而艾洛挥之不去的内疚感,则叫做幸存者内疚,这是 PTSD 的一个重要症状。

(图源:spiritualriver)

幸运者内疚,从字面意思理解就是,为他人的不幸而自责的心理状态,并由此出现焦虑、抑郁、社会性退缩、睡眠障碍、情绪缺陷等症状。

(图源:oursideofsuicide)

华威大学的心理学家斯蒂芬 · 约瑟夫(Stephen Joseph)曾经对英渡轮 ” 自由企业先驱 ” 号倾覆事件中的幸存者做过调查,在那次事故的 459 名亲历者中,有 193 名乘客和船员丧生。

而斯蒂芬调查数据则表示,60% 的幸存者,都饱受内疚折磨。他还指出,这种内疚,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因为,别人去世了,而他们还活着;

第二种则是和他们没能做成的事情有关,他们会一次次回想当天情况,一次次责备自己没能为那些逝者做什么。

第三种,是因自己做过的事而有负罪感,比如为了逃生,从别人的身上爬过……

(图源:USA TODAY)

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和那些逝者一样,被困在了灾难发生的那天,严重的,还想要自杀。

比如这个月的 23 日晚上,艾洛去世一周后,一名帕克兰高中二年级学生,选择自杀身亡。

去年,他也同样经历了那次枪击案。

尽管警方没有公布更多与男孩有关的信息,也有人建议不要过早为其死因下结论,但人们纷纷将他和艾洛的自杀联系在一起,写下了 “17+2” 的字样。

一个月发生两起自杀案件,让全世界再次关注起了幸存者群体。

也发现,像艾洛一样陷入无尽痛苦并最终走向自杀的人,不在少数。

比如韩国岁月号客轮沉没事故中,带领学生们前往济州修学旅行的一名高中教导主任姜某(52 岁),在获救后,被发现在山上自缢身亡。

(图源:网络)

还有因为亲人前来探病,遇地震身亡后,整夜无眠,并最终险些自杀的患者。

而那些没有走向自杀的人,也在和阴影苦苦抗争着。

1985 年 1 月 21 日,17 岁的乔治 · 兰姆森(GeorgeLamson Jr),和父亲一起乘坐美国银河航空公司 203 号航班,他们刚看完超级碗比赛,准备启程回家。

而在起飞后一分多种里,飞机迅速坠毁,除了乔治 · 兰姆森(GeorgeLamson Jr),其余 70 名乘客和机组成员全部遇难。

(图源:kolotv)

与此同时,兰姆森被称为 ” 奇迹男孩 “,他在病床上、轮椅上接受着采访。

但是,对于兰姆森来说,成为唯一的幸存者,是一件让他倍感愧疚和沉重的事情。

他害怕遇难者家属对他的存活感到愤恨,害怕人们问起那段经历,也害怕别人根据那段经历对他做出评判。他甚至觉得自己不配拥有活下来的幸运。

(图源:Reno Gazette-Journal)

兰姆森试着努力生活,努力考上大学,但是看到挑战者号失事的报道时,他仍然会回想起发生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于是陷入抑郁、混乱,并最终辍学。

在后来的生活中,他搬到了当年事故发生不远的街区,因为这让他感到离自己的父亲更近。

一方面,他选择将这段经历隐瞒下来,只告诉极少数最为亲密的朋友。另一方面,他试着去联系其他灾难中的唯一幸存者,因为无尽的自我挣扎,已让他无法负荷。

(图源:CNN)

他找到了 14 个人,发现大家或多或少都会有类似的情绪。通过不断的交流,兰姆森才能够逐渐明白,在不可抗力面前,大家都是受害者,不必为此内疚,也需要学会自我原谅。

于是我们看到,不管是艾洛那样不幸且惨烈的,还是像兰姆森这样最终与自己和解的,他们都经历了莫大的痛苦。

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人存在,又或者你就面临这样的状况,请一定要学会宽慰,严重的话,请寻找医生的帮助。

因为活下来,本身没有罪过。而生者的存活,亦是对逝者的致敬。

(图源:usatoday)

但对于幸存者的内心挣扎,人们往往没能察觉,灾难发生后,媒体还是在寻找幸存者,把他们作为奇迹和幸运的象征,却鲜少认识到,他们活下来了,是不是就不会受到其他伤害了。

我们应该明白,灾难是不会戛然而止的,那些亲历者,都需要一场漫长的告别。

source:

https://edition.cnn.com/2014/01/08/opinion/sole-survivor-george-lamson/index.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urvivor_guil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alaxy_Airlines_Flight_203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2014/01/08/sole-survivor-reno-air-crash-cnn-documentary/4372547/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osttraumatic_stress_disorder

https://www.yahoo.com/lifestyle/parkland-shooting-survivor-sydney-aiello-died-suicide-allegedly-struggling-survivors-guilt-173832081.html

https://www.miamiherald.com/news/local/community/broward/article228350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