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害孕妇剖腹取子,被判半世纪首个死刑,全美却给她求情!?

0
842

2021 年 1 月 12 日,美国联邦 68 年来第一名女死囚 Lisa Montgomery 的死刑被暂停执行,律师以必须先做智力检测的理由,短暂延长了她的生命。

2004 年,Lisa Montgomery 勒死一名年轻的新婚孕妇,在受害者还活着时,就剖开她的子宫,偷走婴儿,并据为己有。

如此残忍恶劣的杀人行径,为当地居民和受害者家属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创伤。在川普批准执行 Montgomery 死刑后,美国社会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不是为受害者感到慰藉,媒体和相当大部分的网友竟在为凶手喊冤。

一面是百人游行万人求情,明星呼吁停止处死;一面是沉默无声的受害者家属,站在无人的墓园前,一切都是那么的魔幻。

震惊小镇的 ” 子宫掠夺者 ”

斯基德莫尔是密苏里州最西北角一处非常安静的农业小镇,由于城市化的原因,这里显得有些荒凉。全镇只有一家餐馆和极少的店铺,小镇人口长时间在 250 人左右徘徊。

而 2004 年,本该迎来令人期待的新生儿。她应该是年轻女孩 Bobbie Jo Stinnett 的孩子。

小镇里的每个人都认识 Bobbie,她是个好学生,像很多乡村女孩一样从小喜欢骑马和养狗。夏天在小河里游泳,暑假和高中姐妹搞睡衣派对玩任天堂的游戏。大家形容 Bobbie 总会说到安静和善良。

这年她只有 23 岁,和新婚丈夫怀上了第一个孩子,用攒下的钱开了一家梗犬犬舍,生意还不错,未来的生活一切光明。怀孕过程中,Bobbie 在一个犬主交流聊天室认识了 Montgomery,不过 Montgomery 用的是假名。

Bobbie 和 Montgomery 聊打理犬舍的话题很投缘,Montgomery 还告诉她自己也怀孕了,新人妈妈更是开心,两人分享起了各自的怀孕感受。Bobbie 不知道的是,对方根本没有怀孕,甚至谋划着一个惊天阴谋。

12 月,Montgomery 告诉她,自己想去买一只她家的小狗。Bobbie 对这位相谈甚欢的网友没有什么戒心,欣然允诺。

Bobbie 和丈夫

当 Montgomery 驱车 281.5 公里,从遥远的堪萨斯州,来到 Bobbie 的家门口时,Bobbie 把这位客人迎进了家里。那天丈夫和母亲都不在家,只有 8 个月身孕挺着大肚子的她。

Bobbie 以为面对的会是一位和蔼的买主,但面前的女人却趁她不备,从兜里掏出一根霓虹灯的绳子勒晕了她。然后抄起一把菜刀,剖开了 Bobbie 的子宫,掏出 Bobbie 只有 8 个月大的胎儿后离开。

发现现场的是 Bobbie 的母亲,一小时后她回到家,却看到女儿躺在血泊中,血迹蔓延到了整个房间,孩子的身体残破不堪,开膛破肚。虽然救援人员及时赶到时 Bobbie 还尚存一丝呼吸,但很快就因为失血过多死亡。

更残忍的是,法医在尸检时发现,可怜的 Bobbie 被剖开身体时还活着。她先是因为窒息没有了意识,但因为下体被撕裂的极度疼痛让她醒了过来。这时,她试过呼救,拼命挣扎还在地上留下了血脚印。

但凶手 Montgomery 却杀红了眼,再次用绳子勒住 Bobbie,直到她彻底没有了呼吸。

当时怀着孕牵着小狗的 Bobbie

1 天后,警方根据线索,追到了堪萨斯州梅尔文的一间农舍,在那里发现了 Montgomery 和一个刚出生的早产婴儿。原来,Montgomery 在残忍杀害受害者后,又将孩子抢走据为己有。

警方查过来后,她还在奋力狡辩,说孩子是自己昨天生下的。但很快调查员就发现,Montgomery 早就是一个做过绝育手术的女性,不可能怀孕,而且孩子的 DNA 也和她不符。

更多的有力证据锁定了 Montgomery 就是杀人凶手。她被控 ” 绑架导致死亡 ” 的联邦罪行,在美国法典中明确描述,如果该罪名成立,她将面临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判决的过程其实非常艰难。检方认为,犯罪情节极其严重,手段残忍,对社会的影响极其恶劣。而且在审讯过程中数次欺瞒、说谎、毫无认罪之意,甚至有再犯的可能。最终法庭建议执行死刑。

但 Montgomery 的律师却极力反对,不停对判决结果上诉。他们说 Montgomery 是一名有精神疾病的人,还有各种心理问题,而且童年遭遇过不幸,所以她无法鉴别和控制自己的行为,没有是非观念,所以不应该判死刑,甚至不应该判无期。

说实话,美国也有过杀人犯因为有严重精神疾病,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最后判决无罪的先例。这对受害者的亲友来说显然无法接受。

检方因此拿出了数个证据反驳。首先,凶手在几个月前就开始与受害者接触,甚至故意买了婴儿用品,购买了几只狗作为与受害者交流的谈资。

其次,凶手在在剖尸前,特意摘下了手上的戒指,以免弄脏。

再次,在离家去找受害者时,她就把绳子塞进了口袋。

这一切都可以说明,凶手是早有预谋的。

更何况,检方 4 年中不断为她进行精神测试、心理测试,发现没有证据证明她有健康问题。负责她的心理学家表示,她智商很高,精神病指数很低,但操纵性强,爱撒谎,没有责任感和同情心。有人格障碍的可能,但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2008 年,法院仍然维持死刑判决。

Montgomery 没有因此被减刑,于是律师提出了新的观点—— Montgomery 童年悲惨,她其实是受害者,所以不应该死。

同情凶手悲惨童年,百万网友求赦免

Montgomery 曾经的确是一名家暴、性侵受害者。她和姐姐与父母生活在一起,但父母从小就殴打两姐妹,甚至让自己的男友对孩子进行强奸。

幸运的是,姐姐被虐待的事被发现,很快有社工把姐姐带走送去了寄养家庭。可能是太小了,8 岁的姐姐没有告知社工自己有个同样受虐待的妹妹。当年的儿童保护机制存在很大漏洞,社工和警察也没有深入调查,就离开了。

于是姐姐去了新家庭幸福健康地长大,Montgomery 却留在地狱般的家里被虐待,有时被赤身落地扔到雪地里,有时被绑起来打,甚至在她身上撒尿。

Montgomery 曾向自己在当地警察局做副治安官的表哥告发,表哥却没放在心上,把她送回了地狱之家。Montgomery 一再错过被拯救的机会,只能 18 岁时嫁人逃离家庭。

Montgomery 的恶魔母亲

但是结婚后她又被丈夫性侵、殴打。直到遇到了第二任丈夫,生活才好了一些。也许是因为生活来之不易,已经节育的她为了留住现任,谎称自己怀孕了。

然后按照设计好的杀人夺子的桥段,将已经定好的,与自己谎言中预产期相当的 Bobbie 杀死,用她的孩子冒充自己的亲生骨肉。

看了这个故事后,美国的舆论就奇怪地倾斜了。几乎是故事被报道的一瞬间,各大媒体都渲染着 Montgomery 怎么可怜,怎么因为政府的失误才过上了悲惨的一生,结论都是——她不该死。

2020 年末,川普还是签署了死刑命令。美国更是炸了锅。执行死刑仿佛成了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她成了整个杀人事件中最可怜的人。

各路律师跳出来表示死刑是野蛮的行为,Montgomery 罪不至死。

美国地方法官请求中止死刑执行,因为她有抑郁症、边缘性人格障碍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犯罪,为什么被执刑。

地方法官还这样向联邦最高法院求情:” 本案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关于她是否在法律上有罪,问题是她是否应该为她的罪行而死,这个问题要复杂得多,它围绕着她的道德罪责而不是法律罪责。一个这样被虐待的人是否应该被从人类中淘汰?”

还有一些学者说,她当时得了假孕症,以为自己真的怀孕了,加上精神有点问题,所以做出了疯狂的举动,并不是在神志清醒下进行的。但这些在法院判决时并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

随着 1 月 12 日刑期的临近,美国左翼媒体上更是雪花一般的稿件,渲染 Montgomery 有多可怜,她的家人怎么不幸,她疏远的姐姐在各大媒体上诉说悲惨童年。

网友更是群情激愤,为这位凶手将被执行死刑鸣不平,推特上搜出来的舆论完全一边倒,仅有一些微弱的声音,夹杂在高呼 “Montgomery 应该活下来 ” 的声音中艰难生存。

” 不管一个人犯下的罪行有多可怕,用谋杀他们来回应是最虚伪的。死刑——一种野蛮的不人道行为,在现代文明社会中是没有地位的。希望 Lisa 可以安息,Bobbie 也可以安息 ”

“(政府)对 Lisa Montgomery 面对的数百起儿童和青少年强奸行为有罪不罚,就跟它们不重要似的。反而,受害者(指 Montgomery)是所有童年虐待事件的替罪羊,因为她不再是孩子,因为她所有的伤口都是看不见的。”

回复:受害者???受害者被母亲发现在地上,尸体被损毁,被摘除内脏,未出生的孩子失踪。受害者的名字叫瓦西,叫 Bobbie Jo Stinnett!

” 明天,1 月 12 日,联邦政府打算处决 Lisa Montgomery,一个有严重精神疾病,遭受生理情感、性虐待、包括被亲妈拿去卖淫的女性。现在还有时间去阻止这一切发生。”

回复:嘿,你好。这个女人因为没有生育能力,和一个叫 Bobbie Jo Stinnett 的孕妇交朋友。在 Bobbie 怀孕 8 个月的时候谋杀了她,把她的孩子割下来偷走了。社会不欠 Montgomery 任何东西。”

反对死刑的人觉得支持的都是没同情心的野蛮人,支持死刑的觉得反对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圣母。两拨人吵得不可开交,开始争论到底谁是受害者,讨论已然和量刑没什么关系了。

” 你们一定是没有看过她的故事,如果你看了,你会为对她得到公正的判决而大声疾呼。所有的生命都是宝贵的。”

回复:故事我读过。她的成长经历并不能成为她残酷地折磨另一个女人的借口。许多人的成长经历比她更糟,他们不会杀人。Bobbie Jo Stinnett 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而凶手却在今天引起了关注,真是可悲。

” 这是野蛮、残忍和不文明的,现在是废除死刑的时候了,尽管如此,还是由我们呼吁国会和乔拜登以及哈里斯来完成这件事。我们必须为 Lisa montgomery… 和其他受害者辩护 ”

回复:那你想对 Bobbie 的家人和她的女儿说些什么?恭喜你,你的生日是你妈被谋杀的日子?

其实,很容易理解人们对 Montgomery 童年时没有被伸张正义的愧疚和同情。对她施暴的人绝对值得被调查和处理,甚至当年忽视 Montgomery 求救的人都应该被调查,但这是警方应该在杀人案结案后,继续做的工作。

但在 Montgomery 可以为自己行为负责的前提下,不能把她悲惨的童年与杀人案量刑混为一谈。

有网友评论 ” 看到她抱着狗,我感到她只是个可怜的孩子 ”

更何况,特别讽刺的是,现在为 Montgomery 摇旗呐喊的人里,就有当年因为过失没让 Montgomery 继续活在地狱中的姐姐、表哥、法官等等。但联邦的判决不是给他们去除罪恶感准备的工具。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许多人将判处 Montgomery 死刑当成了 ” 川普不明智的决策 “,是因为他有性别歧视,因为这届政府不行才会判决 Montgomery 死刑。甚至营造了只要支持处死的就是川粉的舆论。所以才会造成整个媒体和网络都被拯救 Montgomery 的声音埋没。

但他们没听到的是什么?Bobbie 的家人和朋友被遗忘,冷落,消失在了这场 ” 感动美国 ” 的营救活动中。

消失的受害者

2004 年 Bobbie 被残杀至今已经过去了 17 年。她生活的小镇从来都没有摆脱阴影。Bobbie 的孩子奇迹般活了下来,但母亲的死始终是家里不能被提起的话题。

她的 22 名高中同班同学们每年都会集体祭奠她。在班里,Bobbie 是大家都喜欢的女孩,她高中的梦想就是和爱人结婚,当个快乐的、养着小狗的妈妈。

” 她是我们中第一个拥有美满婚姻的人,我们当时都想,多好啊,Bobbie 过上了她梦想的生活 “。

Bobbie 被杀时,所有人都不相信。如今她的朋友们每年凑钱去看望她的母亲,在亲眼目击女儿残破的尸体后,老人受到严重刺激,很久没有和外界交流了。

当地的警长对人们为凶手求情感到十分愤怒。他说,当天他和 4 名同事看到现场的惨状都受到了精神创伤,更不用说母亲看到自己女儿如此血腥地死去时,是怎样的冲击。

没有媒体去问她的母亲怎么想,仿佛他们比她更有权力判定这个犯人是否足够恶劣。

” 我认为,在很多媒体文章中,在人们的讨论中,Bobbie、她的女儿、她的母亲和丈夫以及其他朋友和家人,都被遗忘了。”Bobbie 的朋友说。

媒体没有大面积报道:Bobbie 的家人和朋友想要 Montgomery 赶紧死,并且名字永远不要出现在报纸上。

” 我希望能得到平静,让她死。然后,屏蔽任何有 Montgomery 名字的东西,我这辈子已经看够了她的名字,别说跟我说她的生活很糟糕,我们的生活也很糟糕。”

尾声

昨天这篇文章写到一半时,得到美国最高法院的新消息。因律师提议进行检测,被短暂中止的 Lisa Montgomery 处死令,在最高法院的判决下宣布继续执行死刑。

当地时间凌晨 1:31 分,凶手 Montgomery 最终被注射死刑并死亡,没有遗言。但 Bobbie 的家人却没能获得平静,争论还在继续。互联网上一片哀叹 ” 美国不行了 ” 的声音,有人还为她守灵,祈福。

Montgomery 的律师更是宣布:” 失败的政府的疯狂嗜血行为在今晚得到了充分展示。每个参与处决 Lisa 的人都应该感到羞耻。”

在宣布 Lisa Montgomery 已经死亡的推特下,满是哀思,道歉和悲伤。

在大量的 ” 祭奠者 ” 中,一条孤独的帖子被匆匆刷过,上面说:

” 谁又会记得 Bobbie Jo Stinnett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