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姐 3 一开播,内娱最强 CP 杀回来了

0
333

《浪姐 3》一开播,无聊了许久的内娱再次被盘活了。

前段时间,书单君和大家聊完了王心凌。推送发出去没多久,后台就收到了无数读者们的私信,问我什么时候 ” 安排 ” 下一位姐姐。

翻完大家的留言,书单君立刻着手准备。

连续看了几期《浪姐 3》,我依然无法把目光从那对 “CP” 身上移开。

所以这一次,我们不聊某一位姐姐,我们干脆聊一对姐姐——

蔡卓妍(阿 sa)和钟欣潼(阿娇)。

又或者是另一个我们熟悉的名字——组合 Twins。

从最开始官宣上《浪姐 3》,Twins 就和其它姐姐不太一样。别的姐姐都是自己发自己的官宣图,可到了阿 sa 和阿娇这里,她们却各自在微博上 ” 安利 ” 起了对方。

意料之外的操作,可一想到这是 Twins,一切便又显得再正常不过。

初登场,阿 sa 率先下车,回身等待阿娇,两个人随即自然而然握紧的双手,说着 ” 我是阿 sa/ 阿娇,组合 Twins 的成员 ” ……这些动作和话语,曾经在 Twins” 成军 ” 后的时光里,无数次地上演。

偶尔内娱掀起几阵 ” 血雨腥风 “,明星间真真假假的不和传闻轮番上阵,可每当阿 sa 和阿娇一起出现在镜头前的时候,我的内心仍然会觉得安定与安稳。我们都知道的,” 有一种友情叫 Twins”,不会消散。

直到如今,21 年过去了,她们仍然是我磕过最真的那对 CP。

你可能不知道,如今亲密地站在一起的 Twins,初见时的场景其实也有点 ” 尴尬 “。

彼时,她们刚刚签入经纪公司英皇。在公司组织的一次试音会上,阿娇早早到了现场。不擅长交际的她,默默坐到了门口旁一个有点矮的椅子上,尽力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看着公司的同事们一个个入场。

下一刻,一个陌生的女孩蹦蹦跳跳地 ” 闯 ” 进了会场。

她没急着往会场内走,而是扬起大大的笑脸冲坐在门边的阿娇问道:” 你好面熟啊。”

” 我不认识你。” 不知该如何回应的阿娇只能直愣愣地答道。

女孩没在意,仍然笑着开口:” 我也拍过一些杂志…… ”

可当社牛遇上社恐,对话注定只能在冷场和救场之间来回变换——

” 是么,我没看过。”

不仅仅是社交时的状态,用阿娇的话说,” 我和阿 sa 喜欢的颜色、服装款式、歌曲类型、季节都不一样,没有默契的地方太多了!”

没有人能想到,差别如此之大的两个人,有朝一日会成为对方生命中最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命运的有趣之处就在于,它会在不经意间投下一两颗石子,掀起一道道微澜,让陌生的人生轨迹有机会相交、相伴。或许是因为两个人有一只一模一样的包包;

或许是那天阿娇的模样太过动人,阿 sa 的笑脸实在明媚……

少女间的友情不知何时而起,带着青春时独有的热烈。那天之后,英皇的公司里突然多出了一对姐妹花的身影——

一个女孩古灵精怪,像向日葵;

一个女孩明艳娇俏,如同玫瑰。

她们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参加训练课,一时间亲密地如同双生子。

有英皇的员工,甚至是客户都忍不住跑去问经纪人霍汶希:” 你这是真的签了一对双胞胎(Twins)回来?”

2001 年 5 月 18 日,阿 sa 和阿娇,原本陌生的两个人,正式以 “Twins” 之名出道。可那些年,几乎没人看好 Twins。

媒体们纷纷 ” 唱衰 “,时不时就有 “Twins 即将解散 ” 的新闻冒出来。

业内人士也给不出好评价,” 音乐教父 ” 黄霑曾嫌弃她们:” 一唱就哮喘,‘口喘歌王’都能出唱片?”甚至连阿娇和阿 sa 自己心里都没底。多年之后,两个人回忆起要以组合出道时的心情,异口同声地说了一个词:晴天霹雳。

她们不知道自己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因为在彼时的香港乐坛,凡是以组合形式出道的,大多火不长久。

最终,她们还是选择带着忐忑,一起踏上了新的旅程。幸运地,当两个青涩的脸庞出现在影像视频里,当不经雕琢的声音传出来,当她们认认真真地唱起恋爱心情、校园故事、朋友情谊……

少女的情怀故事填补着市场的空缺,青春洋溢的身影吸引着无数观众的目光。

Twins 甫一出道便火了,专辑销量飞速增长。随后的那一年,她们更是在无数香港歌手梦想的场馆——红馆开起了演唱会,且场场爆满。

一切美好的如同一场梦。

美梦的背后不是没有危机。

最开始是时不时会传到两个人耳朵里的 ” 闲话 “:比如新出的那首歌里,究竟是阿 sa 多唱了几句,还是阿娇分到的歌词更多;又比如最新的节目里,究竟是哪一个表现的更好,更受粉丝喜爱……

随后,是繁忙的工作之下,两个人偶尔出现的意见不一。情绪和想法随着工作量的增大,越积越多,但没有人敢轻易开口。两个人都怕开口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吵起架来,友谊不再,组合也难以再维系下去。

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在入行的前 3、4 年,她们之间也有情谊,但比起友情深厚的伙伴,更像是有着工作关系的普通朋友。

若是一直持续下去,或许随着龃龉增多,Twins 也会变成那些消失组合中的一个。

好在有一年假期,两个人结伴出行。她们将过去没能说出口的话,在旅途中一股脑倒了出来,聊累了就躺在床上一起看电影。

从那一刻起,两个人才逐渐开始成为真正的 “Twins”。

了解她们感情如何由淡转深,方才更加觉出 Twins 日后的情谊究竟有多动人:即便最初情谊不够亲厚,即便可以选择放开对方的手,但随着慢慢靠近,相互了解,她们还是在 ” 风浪来袭 ” 时坚定地站在了对方的身旁。

2008 年,第一重 ” 风浪 ” 毫无预兆地向 Twins 袭来。一时间,各大论坛流传出了无数关于明星的私密照片。

几乎没有人去分析和在乎,阿娇其实是那场事件里的受害者之一。

猎奇围观的,愤怒辱骂的裹挟在一起,幻化成无数利刃。而阿娇首当其冲。

一向在大众心中清纯动人的她,逐渐被一声又一声荡妇羞辱所包围。她被迫停工。

媒体们立时有了新的切入角度,核心内容却还是老一套—— Twins 肯定要解散了。

英皇随后的声明好似也佐证了这一点,宣布暂停组合活动。

人们只等着阿 sa 出来,给整件事写下最后的完结句点。

阿 sa 也的确站出来了,面对着媒体在各个场合的追问,她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那个意料之外的回答—— “Twins 不会解散。”

她在一次又一次地回答中维护阿娇和 Twins,也在歌曲里一遍又一遍地思念着对方,讲述着 “《二缺一》” 的心境:

” 你去后令我发现

笑声有罪,踏步也失据

剩下自己,怎可走到尾…… “

原本可以躲藏起来,只等时间抚平一切的阿娇也最终选择站出来,迎接铺天盖地的恶意。她在无数闪光灯之下,承认自己的 ” 过错 “,然后不断地恳求着,希望大家放过阿 sa

” 我不站出来的话,所有人都会追着阿 sa 问。我对阿 sa 有责任。”

她可以努力吞咽下那些谩骂,但她不愿看到阿 sa 因为自己受到伤害。

2010 年,风浪又一次袭来,侵袭的目标从阿娇变成了阿 sa。她隐婚并离婚的新闻一出,媒体再次开启了围追堵截模式。

这一次,换成阿娇陪在她的身边,就像 2 年前阿 sa 所做的那样,坚定地牵着对方的手,一起迎接风浪。

随后的那一年,艰难撑过来的两个人,再次站到了演唱会的舞台上,唱起了那首阿 sa 唱给阿娇的《二缺一》。” 惯了共你一半,吃喝共你一碗

是幕僚是友伴,幸运和自满

这晚上再想你,记挂共你一起

所经过的多么美 “

这一次 ” 二缺一 ” 终于变回了 ” 二合一 “,阿娇和阿 sa,再次成为了 Twins。

即便岁月再如何更迭,也依然是 ” 二合一 ” 的 Twins。

《GQ 报道》曾经这样总结 Twins 的友谊:

” 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用十几年的时间建立了一种超越友谊的关系结构,像稳固的堡垒,安全的港湾,抵抗住了外界的种种风浪。”

但在翻看 Twins 的资料时,最让我觉得动人的其实不是她们大风大浪下的相互扶持,反而是那些遍布在生活相处之中,再日常不过、于无心之处显露的细节。

那是跟朋友一起去旅行的时候,一个可以自然而然地把剥的第一只虾放到对方的盘子里,另一个也可以毫无负担地问出:你可以帮我剥一只么?她们自然妥帖地照料着对方,丝毫不用担心自己的一句话、一个行为让对方不快,给对方添麻烦。

她们如此地了解对方,即便闭着眼睛,也可以分辨对方的模样。上节目玩游戏,阿 sa 要靠触摸双手找出阿娇。她几乎是在碰到阿娇手的那一刻,就确认了对方的身份,甚至可以给出清晰又准确的理由。

” 阿娇的手是很小的,她的手比我的手小一半,而且是肉肉的。”

她们会和对方一起分享开心的时刻,也会和对方一起分担痛苦。一向元气满满的阿 sa 曾经红着眼眶,讲述自己外婆过世后发生的故事。

阿娇几乎是第一时间给她发了信息,不停地告诉他:” 我会一直陪着你。”

甚至会忍不住跟着一起落下泪来,因为 ” 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 “。而这些故事和细节,无关于舞台上的 Twins,只关于台下的蔡卓妍和钟欣潼。

文章写到这里,我原想着升华一下,至少聊聊广义的女性友谊。但在这一刻,我只想关心屏幕前每一个具体的你。

祝愿你也拥有这样牢不可破的情谊。

风浪大时,她会伸出手,奋力拉你一把;

风浪小时,她会陪你一起,不停地往前走;

无论距离远近,无论成功失败,无论未来面对何种未知与挑战,她会尽力为你兜底。

她如血缘般亲密,比爱情要牢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