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H&M 的背后还有人!

0
740

执笔 / 小虎刀 & 叨叨姐

很多人都说,#HM 碰瓷新疆棉花 # 值得一个热搜。

H&M 去年 10 月发布的一个关于 ” 停止使用新疆棉花 ” 的声明今天在微博上传开,引来大批网友义愤填膺的指责,甚至有人喊出了 ” 坚决抵制 “。

没多久,H&M 在大中华区的两位代言人黄轩和宋茜均宣布终止与它的合作。天猫和京东的 APP 也已搜索不到 H&M 的产品,疑似已被下架。

这边火都快烧到眉毛了,H&M 集团瑞典总部在被问及此事时却说,” 无法在电话中作出回应,将在查看邮件后回复 “。

截至目前,尚未回复。

有网友还按图索骥说,和 H&M 持相同立场的还有优衣库、耐克、阿迪等等一众企业。

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 ”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 “(BCI)的会员。

BCI 在这起 ” 停止使用新疆棉花 ” 事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H&M 真的冒中国网友之大不韪停用了新疆棉花,那一水的知名企业也跟风停用了?

01

昨天晚上,有博主爆料称 H&M 公司发声明,主动禁止了来自新疆的棉花和外包工厂。

一边造谣抵制,一边还在中国赚钱。

2020 年,中国是 H&M 的第四大销售市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H&M 公司还做出这样的声明实在令中国公众感到愤怒。

当然,也有网友嘲讽道:H&M 衣服的质量确实也不配用新疆棉花。

甚至还诞生了今日热词:HM,huang miu(荒谬)。

H&M 这份 ” 关于尽职调查的声明 ” 发布于 2020 年 10 月,说的是是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 强迫劳动 ” 为由,” 停止使用 ” 新疆生产的棉花。

刀妹给大家画一下重点。

这份声明写明了缘由,是 H&M 集团 ” 对来自民间社会组织的报告和媒体的报道深表关注,其中包括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少数民族强迫劳动和宗教歧视的指控 “。

接着给出了结论:H&M 集团表示,” 我们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 / 原材料 “。

轮到 BCI 出场了。

H&M 的声明说,” 我们的供应商从该地区与 BCI 相关的农场采购棉花。由于在该地区进行可信的尽职调查变得越来越困难,BCI 已决定暂停在新疆发放 BCI 棉花许可证。这意味着我们产品所需要的棉花将不再从那里获得 “。

这份声明目前已从 H&M 官网移除,但之前的网页截图快照还能看到。

也就是说,H&M 是基于 BCI 的判断,再加上它看了一些所谓民间报告和媒体报道,就做出了 ” 停用新疆棉花 ” 的决定。

刀妹注意到,这并不是 H&M 第一次在新疆话题上表态。

就在声明发表前一个月,2020 年 9 月,H&M 宣布终止与中国纺纱行业巨头华孚公司的 ” 非直接业务往来 “,理由是该厂涉嫌雇佣新疆少数族裔 ” 强迫劳动 “。

华孚公司是全球最大的色纺纱供应商和制造商之一,它服务的国际客户范围非常广,从耐克、阿迪达斯到 H&M、ZARA、GAP,而且它还是维多利亚的秘密指定的高端内衣纱线最主要供货商。

再往下捋。华孚公司之所以被盯上,是因为 2020 年 3 月澳大利亚一家智库,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公布的一份报告。

这份报告认为,2017 年至 2019 年,超过 8 万维吾尔人被从新疆转移到中国各地的工厂 ” 强迫劳动 “。他们还做了一个所谓统计,认为中国至少有 27 间工厂接收了这些维吾尔人,参与了这项 ” 强迫劳动 ” 的计划。而华孚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报告还认为,至少有 83 家国际公司的供应链都使用了这些工厂出产的原料。报告因此建议这些跨国公司 ” 应该立即对其供应链内的劳工权益状况,展开公开且仔细的调查 “。

这不,H&M 就急哄哄响应调查了。

H&M 的调查声明是这么说的:” 没有迹象显示华孚公司上虞区的工厂涉及强迫劳动,但决定在未来 12 个月逐步结束与华孚时尚的间接商业关系,直至有关强迫劳动的指控查明为止。”

并且,H&M 的这份切割声明发布于去年 9 月 15 日。不早不晚,正好紧跟在美国 9 月 14 日宣布禁止从 6 家中企或机构进口棉花等商品之后。

另外,网上还有人列出了一份 ” 抵制新疆棉花 ” 的企业名单,其中包括优衣库等品牌。

对此,优衣库的母公司迅销今年 2 月回应日媒询问时称,如果未来合作厂商被发现涉及强迫劳动,他们将终止或考虑终止业务。而无印良品的母公司良品计划则称,他们使用的棉纱,都经过第 3 方国际认证。

02

上述 H&M 的声明中提到了 BCI。

BCI 到底是个什么组织?

它的全名是 The Better Cotton Initiative,直译过来就是良好棉花发展协会。

这个 2009 年在瑞士成立的非政府组织,倡导的是 ” 良好棉花 “。

按理说,棉花只有质量好坏,怎么算 ” 良好 ” 呢?

BCI 的官网对此做了解释,认为来自环境和社会的两大负面因素对 ” 良好棉花 ” 构成威胁。

随后,它列出了反对低效率的灌溉技术、不当的农药使用等环境因素,以及恶劣的工作条件、雇佣童工、强迫劳动等社会因素。

至于怎么判断这些负面因素,BCI 没有多做说明,大概潜台词是 ” 一切解释权归我 “。

这也就为因 ” 强迫劳动 ” 找茬新疆棉花留下了可能。

去年 10 月,BCI 在官网首页发布声明:BCI 将停止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所有现场活动。

这份声明一上来就祭出大旗:” 任何形式的强迫劳动都是不可接受的。” 紧跟的是一句赤裸裸的威胁:” 如果这种情况被发现,则被认为违反 BCI 标准,将立即取消或剥夺许可证。”

到了第二段,才进入 BCI 这篇声明的正题。

它认为,基于 ” 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持续存在的强迫劳动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的指控 “,以及 ” 农场一级强迫劳动风险的增加,导致了无法维持的经营环境 “,因此 BCI 做出了决定,” 立即停止该区域的所有实地活动 “。

说了这么多,BCI 暂停对新疆棉花的许可,就是因为一个不实 ” 指控 ” 和一个妄称的 ” 风险 “。

这也太可笑了。

” 强迫劳动 ” 的概念,本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在 ” 再教育营 ” 谎言之后炮制的又一谣言,我们外交部门已经反驳过很多次。

作为一家 2012 年就在上海开设了办事处的 BCI 来说,它不可能不知道。

BCI 的官网还显示,这份声明今年 3 月做过重新编辑。

这就有意思了。

同样是在 3 月,一个名叫 “BCI 良好棉花 “、认证为 ” 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上海代表处 ” 的微信公众号发表了 ” 关于新疆问题的重要申明 ” 一文。

文中明确指出,在新疆 ” 从未发现一例有关强迫劳动的事件 “。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不存在所谓 ” 强迫劳动 “,为什么 BCI 的官网不取消去年 10 月那份 ” 暂停声明 ” 呢?

受到蒙蔽没关系,及时纠正就好。

BCI 的这番操作,难免让人觉得它很可能是内外两套说辞,为的就是继续糊弄人。

叨姐打听了一下,BCI 是非营利组织没错,但更形象的说法,它是世界上影响力正在逐渐增大的棉花标准认证机构。

它那套关于 ” 良好棉花 ” 的认证标准,正在被推向全球市场。

事实上,BCI 不过就是利用了瑞士的国家品牌,讲了一个棉花的新故事。

讲得多了,拥趸就多,这时就加上政治戏码,贴上 ” 人权 ” 标签。

这一套,在西方的 NGO 身上,我们看到过太多。

我们也知道,大多数企业加入 BCI 的初衷只是希望保证衣服品质,也认可其环保的理念,还可以彰显自己的社会责任。

但 BCI 现在掺和进西方一些反华势力对新疆搞出的所谓 ” 禁止游戏 “,这些企业受到牵连。

中国棉花产量居世界第二,新疆的棉花又占全国产量的 87.3%。

新疆棉花的质量好,它也是世界上多数服装制造商首选的原材料采购源头。

不用新疆棉花,只会更多是企业的损失。

清醒的企业还是有的。安踏就速度做出了反应,在今晚六点多已经宣布退出 BCI,并表示将继续使用新疆棉花。

03

再说了,就是 ” 强迫劳动 ” 这事,不仅来自 ” 人权 ” 这套西方所谓 ” 政治正确 ” 的逻辑,还因为西方自己就干过 ” 强迫劳动 ” 这事,才会觉得别人也是这样。

在历史上用 ” 强迫劳动 ” 来采摘棉花的,不正是英美自己吗?

棉花种植是劳动力密集产业,在英美,只有人身受限的奴隶才能被任意驱使。

这些口口声声指控新疆 ” 强迫劳动 ” 的人,恐怕不知道每年 9 月到 11 月的采棉旺季,很多内地的人都会去新疆摘棉花,那段时间的火车因此有了 ” 棉花专列 ” 之称。现在的棉花采摘已经实现了高度机械化,更不存在所谓 ” 强迫劳动 ” 这个事了。

没有任何实地调查,就污蔑我们 ” 强迫劳动 “,BCI 这样的组织还偏听偏信,专业性就得打个问号。

把杨洁篪主任在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上的一个金句,送给 BCI 和像它一样想在中国搞事情的组织或企业:

” 中国人不吃这一套!”

图片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