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瓶的一生:因矫情而生,为色情而死

0
1303

安妮丨文

近日,上海市空气逐渐蕉灼。不少办公室已经开起了冷空调(比如我们)。

这一切似乎在昭告人类:又到了万物该和谐交流的春天了。

可就在这个少男少女们心事爆发的季节,一款携带强烈荷尔蒙气息的产品——微信漂流瓶宣告 GG。

已经捞不到瓶子,只能捞到海星

在选题会上,听闻下版本微信会彻底下架漂流瓶功能之后,B 哥顺势 45 度仰望天空,减缓了水晶之泪坠落的速度。并且缓缓道出一句:

” 永别了,前微信时代。”

当然,漂流瓶不是最近才遭到管制,去年年底就不停传出要管制的消息。

2018 年 11 月份,《中国青年报》对漂流瓶的 ” 色情产业 ” 进行过两篇相关报道。当用户设置为男性时,会搜到不少 ” 免费看片 ” 的消息。

如果是女性的话,随便扔一个,就能收到不少骚扰内容。

不过可能对年轻人印象最深的两个事件,还是一个来自于饭圈——给王菊投票;

点击图片看菊家军事件始末

另一个则是电竞节奏哥聚集地——抗压吧雇佣兵事件。

前者来源于《创造 101》的梗,菊家君瞬间占领全网,也为偶像应援方式增添了新的模式——控 ” 瓶 “。

后者则来源于贴吧部分人的恶搞,为了搞到不雅照。

前者在大量男同涌入之后,诞生了 ” 信菊姐,有 1 靠 ” 等口号,宣发王菊 gay icon 的同时,将漂流瓶推向不可控的情势。

所幸及时刹车。

后者在演化成癌症患者、海军等套路之后,干脆直接一波端了漂流瓶的三路,基地瞬间爆炸。

起初,微信漂流瓶内的情色内容还是很暧昧。媒体和用户们只能在昏暗灯光下访问这些姿势妖娆的犄角旮旯。

里面充斥着各种古典的撩妹手法,属于高龄痴男怨女彼此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土味约会社区。

去年这两次现象级事件发生之后,像是强行拉来两台大闪光灯,让全民关注到这个色情的温床。

漂流瓶注定要保不住,下架只是时间问题。

在色情的表象下,漂流瓶还有个功能:钓鱼。

李毅吧内经常有人将性别改为女,直播说骚话的过程。

也许真的只有直男最懂直男的点,谁敢信在绵绵长夜里,是兄弟给自己制造了柔情似水的假相。

你看过的温柔都是假,爱意也全都是假,互联网时代谁又玩得过谁。

还有很多人想不到前线埋伏着一批为正义发声的人们。

身体力行告诉大家:比起异性的身体,还有很多国际大事值得每个人操心。

然而以上这些都并不是漂流瓶最初的样子。

漂流瓶诞生于 2010 年 9 月,最早是作为一种陌生人之间的 ” 小游戏 ” 安插在 QQ 邮箱之中。

回忆起 9 年前,QQ 邮箱里第一次出现漂流瓶的时候,我的第一印象是:很新鲜。

写一段自己深夜矫情的感悟,然后匿名发送给 ” 大海 ” 对岸的陌生人,数以万计的用户是真实希望得到灵魂共振的感觉。

那时候不少 90 初可能像我一样,还在沉迷给 QQ 空间刷黄钻,QQ 签名也是独特的杀马特文风。

毕竟有些话可能放在今天的聊天框中,也许反反复复修改,到最后还是全部删除,都发不出去。

而面对陌生关系的漂流瓶自然而然成了除贴吧外,唯一能释放情绪、安心试着去矫情的地方。

现在去翻翻 QQ 邮箱里的漂流瓶,还能看见一些祝福语接龙。

只不过用后互联网时代的眼光看,有些话搭配上一个无情的句号,很容易造成是不是在讽刺人的疑惑。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款包含年代感的产品,有一部分人真情实感等候过陌生人的关心,甚至拿它代替日记本,来宣泄日常中压抑的情感。

” 倾诉与交流 ” 是漂流瓶式游戏火爆过一整个时代的原因。

在 QQ 邮箱案例中尝到甜头之后,微信开始加入摇一摇、附近的人等加强陌生人联系的功能。

可惜随着各种表达平台激增,匿名聊天的底线也越来越低,漂流瓶式玩法从引流的功臣彻底变成一颗不知何时爆炸的毒瘤。

同时微信也正在改变最初的路线,从连接陌生人的羁绊到蜕变为熟人之间专用的社交软件,必须切断那些随意生长的产品功能。

漂流瓶的一生,也算是见证过微 ” 性 ” 时代的起点和终结。

或许是因为时代在变换,前有 QQ 宠物,后有漂流瓶,慢慢地,我们熟悉的应用会一个个离开。

甚至它还不如 QQ 宠物那般,离开会留下唏嘘声,仔细寻思下好像是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

未来的生活中可能会迸发出各式各样新的玩法。

不过即使时间过得再久,有一点永远不会改变:真正能赋予它们意义的不是某个人,而是一个群体。

正像微信创始人张小龙最喜欢引用《失控》中的那句话一样:

应用放上去后就有了自己的生命,会与海量用户互动。最后会形成什么样的互动结果和群体效应是不能控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