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用 30 年找出杀害女儿的真凶,还成了著名的“失踪者猎人”

0
106

7 月初,美国德克萨斯州女兵 Vanessa Guilen 声称遭遇性骚扰后又被锤杀的案件轰动一时。

最初对外宣布发现 Guilen 尸体的,并不是德州警察,而是这位名叫 Tim Miller 的平民老爷子。

他的声明,得到了官方的认可,为案件进展做出了不小贡献 …

73 岁的 Miller 老爷子是德州赫赫有名的 ” 失踪者猎手 “,30 多年来,他凭着一己之力搜寻到了许多失踪者,协助警方破获了众多悬案。

不过,Miller 老爷子成为 ” 失踪者猎手 “,竟是因为警方迟迟查不出杀害自己亲生女儿的真凶,无奈之下他亲自下场查案,历经 30 年,终于在几年前找到了杀害女儿的真凶。

这一路走来,也顺带找到了不少其他的失踪者。

在女儿被害以前,Miller 早已经历过世间少有的人伦之痛。

童年时被亲生父母抛弃,寄养在亲戚家又遭到虐待。

成年后一个亲兄弟自杀身亡,Miller 自己的儿子又在出生不久后夭折。一连串的打击让 Miller 一度对人生无比绝望。

在儿子夭折仅仅一年之后,12 岁的女儿 Laura 又出事了 …

Laura

1984 年 9 月 10 日,Laura 在一个加油站旁边的电话亭给男朋友打完电话后不久就失踪了。

Laura 一直没有回家,Miller 和妻子找了很久,无奈选择了报警。

警方并不认为 Laura 出了意外,而是不断强调小女孩可能离家出走了。

Miller 本人在研究一些资料后发现了可怕的事:

前一年,同样是那个电话亭,一名 23 岁的服务生女孩 Heide Fye 同样无缘无故失踪,几个月后被人发现尸体,是遭钝器击打而死。

但警方查不出什么线索,最终成了冷案。

Heide Fye

Miller 觉得女儿失踪的地点和上个遇害者一致,于是报告警方,认为女儿 Laura 很可能已经遇害,抛尸的地点极可能和 Fye 尸体被发现的地点相去不远。

警方却对 Miller 的推论不屑一顾,不仅没展开调查,还对媒体透露:

失踪的 Laura 是个离家出走的 ” 惯犯 “,没必要大费周章追查 …

女儿失踪,警方毫不作为,Miller 情绪崩溃了,已经失去了众多至亲的他,担心唯一的女儿也可能已死于非命。

Miller 颓废到了极点,他跟妻子离了婚,整日泡在酒坛里,浑浑噩噩。

沉沦了很久,终于有一天,Miller 被满腔的怒火唤醒,他拿定主意:

既然警察不肯去破案,那就自己调查女儿的死因。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要追查到底!

就这样,Miller 开启了单枪匹马的追凶之路。

他自己研究各类失踪案例,分析各类绑架谋杀,尝试着寻找女儿的下落 …

1986 年,在儿 Laura 失踪两年后,一个骑车的男孩在野外意外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大约死了 6 到 8 周,警方判定是遭枪击身亡。

而发现这具无名女尸的地点,正是当年 Miller 要求警方搜寻的可疑地点,也就是当年第一位在加油站电话亭逗留后遇害的 Heide Fye 尸体被发现的地点。

警方在无名女尸的附近搜寻时,竟然意外发现了一具新的遗骸,经鉴定,这正是两年前失踪的 Laura 的尸体!

女儿 Laura 总算有了下落,却最终是一具冰冷的骸骨。Miller 悲愤交加,在他看来,女儿很大可能另外两个被害的女性一样,死在同一杀手手里。

凭着这些年的分析调查,Miller 初步锁定了一个怀疑对象:

一个有前科的犯人 Clyde Hedrick。

Hedrick 曾经在酒吧勾搭了一个妹子回家,妹子第二天就没再出现过。

后来被警察抓到,Hedrick 宣称妹子在泳池里裸泳时溺水身亡,他本人因为害怕,就把尸体扔进了一条水沟。

最终,法医鉴定的结果称死因不明,Hedrick 只被判了虐待尸体,蹲了一年监狱就出来了。

Clyde Hedrick

Miller 听女儿的前男友说起,此人曾跟 Laura 搭过讪,后来又邀请 Laura 和朋友去过他的家。

Miller 把自己的怀疑告知警方,要求警方认真调查 Hedrick,却再一次遭到了冷遇。

1991 年,在 Laura 的遗骸被发现的 5 年后,同一个地点再次发现了第 4 具女尸,这一次,警方依旧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

德州警方请来了 FBI 的高级顾问帮忙,却把 Laura 等几个女孩的被害案引向了另一个方向。

根据 FBI 高级顾问的犯罪行为学分析,他们认定杀害 4 个女孩的凶手应该是一个高智商,为人高傲,暴躁易怒的人。

于是,FBI 和德州警方锁定了一名 NASA 的退休工程师,只因这名工程师曾被前妻举报过家暴。

耗费了几年时间调查,警方和 FBI 却最终证明,这名工程师根本不是杀人凶手。

就这样,一转眼 20 多年过去了,警方依然没有查出 Laura 被害案的真凶。

而 MiIler 本人早就不指望警方了,这些年,他一边追查杀害女儿的真凶,一边同时搜寻着其他冷案的 ” 失踪者 “……

2000 年,他招募了一个志愿者团队,成立了名为 “Texas Equu Search” 的非盈利机构。

这个机构义务调查那些警方没有查出结果的案件,大部分和 ” 失踪 ” 有关,从飞机坠毁,登山者失踪,外出失联,再到家人莫名消失 …

就这样,Miller 成了一位没有营业执照,却仗义出手破获失踪案的专业侦探。

他凭借多年积累的经验和能力,成了寻人方面的专家。

一单失踪案摆到他面前,他往往能第一时间做出精准判断:

是离家出走,还是被人绑架,抑或是出了意外 …

为了寻找一个消失的女孩,他曾在野外把一个水塘抽干。

或者跋涉几百公里到其他城市蹲点,或者把一栋房子的后院掘地三尺 …

几年下来,这位没上过警校,没学过刑侦的普通老头,愣是凭着刻苦钻研和丰富的经验,成了最顶尖的 ” 失踪者猎人 “,找回了无数失踪者(或遗体)。

随着 Miller 名气渐长,官方对他的态度也有了巨大的转变。那些曾经对他的建议不屑一顾的德州探员们,开始慢慢找他请教和协助破案。

曾经自视甚高的 FBI 探员,遇到难解的失踪案,也会上门拜访征求他的意见。

这位当年为女儿 Laura 的失踪案苦苦追凶的父亲,如今摇身一变成了德州版的 ” 福尔摩斯 “。

近 30 年过去,尽管 Miller 已经今非昔比,但他内心挥之不去的痛,永远是 ” 追查杀害女儿 Laura 的真凶 “。

Miller 不无遗憾地感慨到:

” 现在人们都说我无所不能,没有我找不到的人,可我依然抓不到杀害女儿的那个凶手。”

多年来,Miller 的重点怀疑对象一直没有变过,依旧是那个有犯罪前科的 Hedrick,只是因为年代久远,很难再从头追查。

一直到 2012 年,最早被 Hedrick 宣称溺水而亡的那个女孩的尸体被重新挖出,送去给掌握了新一代技术的法医鉴定,再次鉴定的结果是她遭受重击而死,Hedrick 才终因谋杀罪遭到逮捕。

而 Hedrick 在法庭上百般狡辩,表示没有杀害过任何人,跟 Laura 等几个女孩的被害也毫无关系。

关键时刻,检方拿出了新的证据。

这些证据,正是 Miller 这些年辛苦搜集的。

原来,自从 Miller 成了著名的 ” 失踪者猎人 ” 以后,在警界有了一定影响力的他,开始动用自己声望,再次推动对 Hedrick 的秘密调查。

2010 年,Miller 老爷子委托两名 FBI 探员对 Hedrick 的背景进行了全方位调查,最终查到了重要的线索。

Hedrick 后来又坐了几次牢,他蹲号子期间的其中一名狱友透露,坐牢期间,Hedrick 在狱中对人吹嘘,说他杀掉了好几个女孩,其中一个就包括 Laura,是强暴后再杀死的 …

看到证据的 Hedrick 在法庭上乱了方寸,开始答非所问,但他依然顶住压力,抵死不承认杀人。

最终,除了第一个被害的女孩(有法医证据),包括 Laura 在内的其余几个女孩被害案,由于没有直接证据,Hedrick 只因一项谋杀罪被判入狱 20 年。

媒体普遍认为,在奸杀罪量刑很重的德州,如果 Hedrick 杀害 Laura 的罪名成立,很可能面临死刑。

历经整整 30 年的追凶之路,如今年过 7 旬的 Miller 一路走来,不经意成长为大名鼎鼎的 ” 失踪者猎人 “,他不望初衷,最终查出了杀害女儿的凶手——尽管没能成功定罪 ……

如今,74 岁的 Miller 老爷子依然活跃在找寻失踪者,追查真凶的道路上。

上个月的女兵失踪案,便是老爷子的又一成果。

为了追查杀害女儿的凶手,Miller 老爷子自我修炼成了一名 ” 失踪者猎人 “,也最终抓到了真凶。

30 年的执着,终究是值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