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女孩跳楼身亡后,涉事教师怎样了?

0
1338

在女孩李某跳楼自杀 6 天后,6 月 26 日,庆阳市教育局党委举办专题会议,决定将涉事教师吴某调出教育系统、取消其教师资格。

这是目前的最新处罚。

上一次,是 2017 年 7 月 23 日,庆阳市教育局党委决定,对吴某进行行政处分,由技术 7 级降为技术 8 级,并调离教学岗位,在庆阳六中继续担任化学实验员一职。

两年时间里,女孩李某始终疑惑:为什么我受到伤害质疑,无法回到学校正常念书,而 ” 他 ” 能站在讲台上,若无其事的讲课?这是她生前苦苦追讨的公道之一,也是将她推落致死的心结之一。

▵《不能说的夏天》剧照

为何直到女孩去世后,才做出取消其教师资格的决定?为什么第一次处罚是在事发近一年后做出的?吴某现在身在何处,状况如何?学校在事件中应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6 月 26 日下午,火星试验室通过电话采访了甘肃省庆阳市教育局副县级督学马克锋。

&

火星试验室:这次处罚和吴某本人直接传达了吗?

马克锋:没有说。最近舆论这么一个情况,本人心理压力很大,在这个时候,本人就没 …… 因为我们这次处理是有依据的,所以本人就没看。

我们做出这这个决定,已经报到人事部门去,现在还是这么一种情况。

火星试验室:6 月 20 日女孩身亡后,吴某有来教育局作检讨吗?

马克锋:出事之后,学校处于人身安全考虑 ,要负责好吴老师的安全工作。我们也觉得目前这么大的舆论压力下,再也不能出现意外情况。

他最近离开西峰回他老家去了。学校每天早、中、晚和老师通电话,进行心理安慰。

火星试验室:这次处罚算重吗?

马克锋:这个处罚,不能说是重。因为没有开除公职。如果开除公职,那就是没有工作了。没有公职就没有工资了。

现在是 …… 鉴于他这个行为,不宜再从事教育工作,但饭碗还在嘛。(他)不能在学校上班,人事部门可以安排(他)在别的部门上班。所以是 ” 调离 “。调离就是不适宜再从事教师工作,不适宜为人师表。

▵死者班主任

火星试验室:2017 年 7 月 23 日,教育局对吴某做了第一次处罚,您能解释下处罚的含义吗?

马克锋:2017 年 7 月对吴某的行政处分是由技术 7 级降为技术 8 级,并调离教学岗位。

这其中,从技术 7 级降到技术 8 级,(全称)叫从专业技术 7 级降为专业技术 8 级(数字越小,级别越高)。这个处罚的含义,就是在职称上从高级职称,降到中级职称,职称是和工资挂钩的,所以同时工资也要降。再就是调离教学岗位。

这个处罚应该说不算重 …… 其实他违纪事实到了这个程度了 ……

火星试验室:当时处罚的依据是什么?

马克锋:一个是国家人事部、监察部有一份文件《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还有就是教育部颁发的《中小学教师违反教师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

▵《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

火星试验室:当时本人和学校都同意吗?

马克锋:依据这两个文件,再根据他的事实,做出这样的处理。这个处罚其实是根据学校上报的处理意见建议来制定的——肯定他本人(吴某)是知道的,教育局再进行研究。

他本人的具体态度,教育局层面没有接到这个反应。

火星试验室:那为什么 2018 年 6 月 26 日要再处罚一次?

马克锋:前面那个处理决定,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做出的。当时就只是离开教师岗位,但是可以搞学校的其他岗位,比如说他是化学实验员嘛。

现在(舆论)都到了这个情况了,这个教师已经不能为人师表了,也不适宜从事这个 …… 基于这样的考虑——(他)严重违反教师职业道德——这种情况,所以取消其教师资格、调出教育系统。就是(他)不能再能从事教育教师工作,也不能在学校了。

火星试验室:第一次处罚,为什么在事发那么久才做出?

马克锋:(2016 年 9 月 5 日)事情发生后,学生家长出于对学生隐私的保护,对其安全的考虑,让学校不要报警,不要报告主管部门,尽量不要让这个事情扩大。所以,我们教育局知道这个事已经是 2017 年 2 月 26 日,是本人到教育局纪检处来上访,才知道的这个事。之前我们是不知道的。

2017 年,过了年,2 月份,当事人来教育局纪检处来反映这个事。我不在场。纪检处有人负责这个事。

当时他的诉求,主要说就是要求调查。具体怎么说的我也不太了解。

▵《不能说的夏天》剧照

火星试验室:李家是 2017 年 2 月上访,但处罚直到 2017 年 7 月才做出,为什么间隔这么久?

马克锋:教育局先后几次到学校,找到当事人进行深入的排查。当事人、学校领导、心理老师等等找了很多人。

出于对孩子隐私的保护,调查的时候,女孩的父亲不让调查组和女孩直接见面。调查组前后几次去都没和女孩见上面。我们调查了好几次,也向市纪委作了汇报。

为什么 2017 年 7 月做了第一次处罚?是因为这个事到了后期,他走了司法程序,到了市公安局,我们只能等着最后的司法调查结论,要等司法调查结论定性是不是猥亵之后,才能做出处理决定。这就是为什么长时间 …… 没有定性,我们就不便处理。因为既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我们就得按照司法程序走。我们也要尊重司法结论。

如果没进入司法程序,我们就按照我们自己的行政调查结论走。

火星试验室:李某的案件中,学校处理有一些失当,教育局会针对学校做出处罚吗?

马克锋:对学校相关的主要领导、相关人员,都告诫、谈话,给了一些纪律上的处分。也取消了学校当年评选的资格。

火星试验室:李父对媒体说,说教育局开了个协调会,要给他赔偿 35 万。

马克锋:这个事不是教育局 …… 是孩子父亲,还有庆阳六中,还有教育局几方在一起协商。说他姑娘有病了,需要治疗。也不叫赔偿,叫医疗费用垫付吧。这个事曾经三方协商 。教育局起的作用,就是参与协商。

35 万不叫 ” 赔 ” 叫垫付医疗费,先由学校垫付。但这个事后期他反悔了,一直没有进行。

他也没说,咱们估计,他们觉得这个钱还是少的吧。

火星试验室:李父对媒体说的是,协议里写的是不准干这不准干那,是屈辱的协议,所以不能签。

马克锋:这个 …… 不会的。这个事是一起协商的,既然能有个协商,就不能说什么不平等。曾经都同意,后来不同意,没有说什么不平等。

火星试验室:据李父说,协议里有 ” 不准如何、不准如何 “。

马克锋: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协议我没有见到。既然他这样说,那要看看协议当时写的是什么,咱们都不清楚。

我知道协调会是 2017 年 7 月之后开的,是司法机关走完程序之后 。但具体时间我记不清。因为我没参与。

协调不止一次两次,他们协调了好多次,先是双方协调,后来教育局协调。一开始可能是本人协商。

我们教育局有联校领导负责协调这个事。但这个事后来就没有进行下去,因为后来他爸爸不同意签字,就撇下来了。

▵《熔炉》剧照

火星试验室:李父认为协议里的内容很屈辱。

马克锋:这个不能叫屈辱,怎么能是屈辱?既然是协商不通,不能算屈辱。没有强迫性、没有强制性,就是没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