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明星里属他最恶心

0
100

他,当年的台偶男主哎。

谁没看过他跟王心凌主演的《爱上查美乐》,

跟杨丞琳的《恶魔在身边》,

跟田馥甄的《斗牛、要不要》。

树姐最爱他留鲻鱼头的样子,就非常的漫画男。

但自从他结婚后,滤镜就碎了一地。

并不是因为他已婚的身份,而是在婚姻里流露出的爹味跟大清朝思想。

这个男人,真的太 yue 了。

贺先生去年 11 月的一段采访,引起了轩然大波。

他在节目中公开表示要男娃堕女胎,让人震惊到说不出话。

而她老婆,当时才刚生完二胎三个月,并且是剖腹产。

剖腹产没啥,但贺先生让妻子剖腹产,只是因为不想要个处女座女儿。

他认为处女座太龟毛了,自己搞不过来,于是让孩子提前出生变成狮子座。

整一个让人无语。

如今荒唐事才过去三个月,妻子肚子上的伤疤都还没好,他在采访中又有了新一轮的爹味发言。

他表示想寻找一些民间秘方生儿子,第三胎要确定是儿子了再生。

如果很不幸怀的是女儿,那就不生了。

简直震惊三观。

为了要个男孩,又是找民间偏方,又求神掷筊。

男的就欢天喜地的庆生,女的就残忍流掉。

同样都是生命,女娃就是天生轻贱?

那树姐建议,你先确定是男的再 she 吧。

自己不行就别祸害妻子跟女儿。

贺先生作为现代文明人类,都能毫无掩饰地说出流掉女儿这种话,可见台湾更落后的地方,得重男轻女到什么地步。

毕竟这可是连林志 yin 都迷信金铲子的地方。

林志 yin 第一胎是双胞胎儿子,第二胎也是儿子。

在一些人眼里,这就是人生赢家。

于是前段时间,林志 yin 参加一开工动土的活动,把自己使用过的金铲子保留了下来。

铲子 = 产子,于是他在社交网络上发表迷信言论。

说把金铲子放床底下,正面是生子,背面是生女。

还得意洋洋地表示,自己有三个儿子,之前送过给两位朋友,都非常见效。

公然宣扬如何生男娃,不敢相信,这是 21 世纪的文明人说出来的话。

林志 yin 还为这条微博编辑了三次,被网友指出仍不觉得自己有错。

重男轻女的人不会觉得自己有问题,就像精神病人不会觉得自己有病一样。

金铲子是生子迷信,还有一些是生子偏方。

现在我们都知道,生男生女主要是看男方提供什么染色体。

但民间的生子偏方,很多却只残害女性的身体。

像小 S 当年,为了生儿子就尝试过各种民间偏方。

最后确定是女儿,被长辈指责没好好用偏方,丈夫也变得冷漠。

明明主要责任在男方,但压力却都在女方身上。

台湾的很多女艺人,都有被家人轻视的经历。

例如小 S,当年她妈妈知道她是女孩时,在产床上崩溃大哭

然后给她取名徐熙娣,就是希望下一胎是弟弟。

小名叫婷婷,也是希望下一胎停止生女孩。

还有欧阳娜娜的妈妈,也是连生了三个女儿。

最后一个女儿叫欧阳娣娣,同为盼弟的意思。

有多少名 ” 娣 ” 的女孩,其实是没有名字的。

他们的出生,被家里人认为是个累赘、拖油瓶。

这种创伤在许许多多的女性身上都存在。

例如艺人郭怡伶,她是家里的老二,上头有一个姐姐。

她的母亲生她时,知道是女孩当场落泪,并且想把她送给别人养。

到怀第三胎时,终于是男孩了,却是个畸形儿。

但即便如此,她的母亲对自己怀上男娃还是十分开心,并表示一定要生下来。

等长大后,郭怡伶跟她姐姐高中就开始半工半读,一起供弟弟读书。

母亲解释 ” 男生以后需要养家,应该把书念好 “。

都是从同一个肚子里出来的生命,有的人是王子,有的人却是奴仆。

再者另外一位叫蔡允洁的女星,她的父母离婚,她判给了母亲。

母亲却很嫌弃她,当着面说 ” 我不想要你,可是你爸爸不想要你,所以我没办法 “。

蔡允洁小时候要生活费,会被要求写请款单,以后长大了要还。

等蔡允洁长大了,一个母亲竟然能提出让女儿 ” 下海 ” 的要求。

她母亲自称认识一个酒店管理员,认为蔡允洁有几分姿色,去那上班一个月能赚 50 万。

因为有这样的父母,蔡允洁患了 10 年的抑郁。

还有一位叫林薇的,从来不纪念母亲节。

因为她是女孩,她的母亲非常厌恶她。

4 岁的时候因为太饿偷吃了菜,被爷爷奶奶指着鼻子骂没教养。

她母亲知道后觉得丢尽了脸面,让她跪在地上使劲抽打。

林薇形容那时的自己,像个狗爬似的求饶。

打完后,好几天没能下床。

还有一次上学路上,摔倒了,好心人带她去包扎,导致上课迟到。

老师打电话询问,她的母亲以为她是故意翘课,二话不说又一顿毒打。

现在每每谈及母亲这个话题,她都还是哽咽不止。

这种伤痛,用一生都无法抚平。

是最亲近的人给了自己生命,也是她们给了自己痛苦。

什么家庭的温暖,父母的疼爱,于她们而言,比奢侈品还奢侈。

更惨的,一些女性打小被轻视,等结婚了又被夫家逼着生儿子。

她们的一生,就是在为男性循环往复地牺牲自己。

在台湾,就经常会有生男生女话题的综艺。

例如《生了女儿后的妈妈们,究竟要面对什么》,或者《第一胎就男生有多好》。

他们或者控诉夫家逼她们生儿子的悲惨经历,或者炫耀自己生了儿子多么威风。

不止一两个艺人形容,当知道自己怀的是男娃时,从妇产科出来走路都带风。

她们嘴上说着不能重男轻女,但晓得肚子里是儿子时,都有种自己要登基当皇太后之感。

而还没能生出儿子的一些人就很惨。

有嘉宾分享自己朋友的经历。

他的朋友因为前四胎生的都是女儿,连坐月子的资格都没有。

恢复个几天,立马就回去上班了。

直到第五胎终于是男孩了,才被婆婆好吃好喝的伺候。

另外一位当事人,第一胎是女儿。

婆婆让她一定要生一个男的,到时就让她去月子中心住,并且提前给了一万块钱。

然而第二胎出来还是女儿,婆婆立马态度大转变。

很嫌弃地表示让女方妈妈来给她坐月子好了。

而且给的那一万块钱,还被自己的丈夫在背后戳脊梁骨。

多少台湾妇女,要看夫家脸色生孩子。

有的女性从进门那天起,就被立下了生孩子 KPI。

” 你生多少个都没关系,但一定要有儿子 ”

没生到儿子,在回家路上就要看老公摆臭脸,下车都是直接摔车门而去。

这些男人自己没本事生不出儿子,却怪女人的肚皮不争气。

果然无能的男人,什么都只会怪女人。

传宗接代这种大清朝的思想,在现代社会的许多人脑子里,依旧是个根深蒂固的观念。

一些夫家也最爱拿一脉单传对妻子进行生育绑架。

一旦没生出儿子,就被认为是要断他们家的后。

而女儿,在他们的观念里,基本不属于自家人。

因为女儿以后是要嫁出去的,她是替别人生孩子的,这就成了别家人。

这也就涉及到冠姓权的问题。

法律上,孩子冠姓可以随夫也可以随母。

但传统封建大家庭中,姓是标记家庭成员的符号。

古往女人嫁入夫家,都会随夫家姓。

你一旦成了别的姓,就不再属于我们这个家庭。

但现在还用姓氏搞封建,不用现代科学的血缘维系亲情,多少有点迂腐愚昧。

要明白,脉脉相传的 ” 脉 ” 讲血脉,不讲生殖细胞。

就算讲生殖细胞,男人的精子也不比女人的卵细胞高贵。

况且从数量上区分,卵细胞可比精子要珍稀。

至于那些还在重男轻女的人,建议先把自己脑子里的水倒掉再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