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抗疫为何一败涂地?华盛顿这场血腥枪案揭开冰山一角

0
102

上周末,数百人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一个街区派对上嬉戏玩耍。但午夜刚过,数名杀手便血洗了这块美国总统特朗普眼皮下的土地。截至目前,这起枪击案已造成至少 1 人死亡、20 人受伤。

仅从伤亡看,这起枪击案并不是非常严重。但是,枪击案结束之后各方的扯皮和指责,却从一个侧面完美地回答了一个问题——作为世界头号强国的美国,为何在新冠病毒面前一败涂地。

枪案现场。

01

华盛顿当地时间 8 日晚,哥伦比亚特区东南部的一处街区,数百人聚集在户外,尽享音乐、美食和美酒。如无意外,这又是一个普通美好的夏夜。

但当时针跨过零点后不久,这里的美好在瞬间化为泡影。

0 时 20 分左右,早已潜伏至派对附近的至少 3 名枪手,突然分别从不同方向拔枪便射,包夹四散逃跑的人群。

波斯蒂克就住在枪击现场附近,当时他听到一阵快速的枪声,然后便看到人们躺在地上、躲在车后。22 岁的马里 · 多伊尔说,听到枪声时,她和母亲正在返回附近的家中。她们立刻俯下身子,跑步寻找掩护。

警方调查现场后发现,枪手们短时间内打出近百发子弹。现年 17 岁、已是一个 1 岁孩子的父亲的克里斯托弗 · 布朗不幸身亡。另外还有 20 人受伤,其中一名是已经下班的警察——年仅 22 岁的她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被害者克里斯托弗 · 布朗。

目前,尚未有人声称对该案负责,开枪动机也尚不清楚。

这是美国在过去的周末里的第二起大型枪击案。当地时间 8 月 8 日晚,距华盛顿不远的费城突发枪击案,造成包括一名孕妇在内的 6 人中枪。据费城警方透露,伤者分别为 3 名女性和 3 名青少年,所幸受伤孕妇腹中胎儿没有大碍。

02

枪击案在美国并不罕见,但令人悲哀的是,根据当地防治疫情的集会禁令,这一派对本不应举行。而在悲剧发生后,警方与被害者家属的相互指责又让人格外无语。

根据哥伦比亚特区政府的规定,出于防疫需要,50 人以上的聚会是被禁止的。

然而,这次派对的通知不仅早在数天前就被挂在社交媒体上广为宣传,而且当地警察局长彼得 · 纽舍姆事后承认,警方早已通过网络了解到该派对,并对其进行监控。

社交媒体显示,派对组织者准备了 100 多瓶酒。

需要说明的是,警方不仅在网上实施了监控,也派警员到派对现场附近执勤。但就是这样,警方既没有劝阻派对的举办,也没能阻止枪击案的发生。因此,被害者家属对警方十分失望。

但公正地说,这个锅不应全部由警方来背。比如,派对的组织者不是不清楚当地的防疫法规,但这位不敢透露真实姓名的组织者说,那里有足够多的警察,可以 ” 让你在犯傻时三思而后行 “。

此外,虽然当地政府出台了貌似严格的政策,但却没有给警方执法提供足够的政治支持。当地官员承认,参加聚会的数百人虽然明显违反了聚会禁令,但最高处罚可能就是罚款 1000 美元。当地政府强调的是自愿服从,而不是通过逮捕和罚款来执法。

警方还表示,鉴于此前因非裔公民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全国性抗议示威,美国的警民关系正处在十分紧张的状态。再加上当地警力有限,如果派几名警察去破坏一个有数百人参加的派对,” 可能会引发骚乱 “。

弗洛伊德之死不仅点燃了反抗种族主义的怒火,也激化了美国社会对警察暴力执法的不满。

03

这表面上看似乎是一起个案,但实际上反映了美国今年以来社会治安恶化、枪击暴力事件大幅增加的趋势。

一方面,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美国一些大城市的枪击案数量持续上升。在案发的首都街区,今年已有 115 人被枪杀(最小的 11 岁,最大的 71 岁),比 2019 年同期增加了 17%,是 10 年来最高的一年。

此外,费城、纽约、芝加哥的增幅分别高达 57%、44% 和 45%,其中纽约前 7 个月的枪击案数量已超过了 2019 年全年的总和。要知道,美国去年造成 4 人以上死伤的枪击案高达 400 多起,已经是近 5 年来最高。

另一方面,尽管经济与就业十分低迷,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全美上半年的枪支销售量激增 95%,弹药销售量飙升 139%,以至于枪支价格的涨幅也是历史罕见。同时,在枪械商店进行的枪支弹药交易达到 1030 万宗,创下历史纪录。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据美国全国射击运动基金会统计,购买枪支的人中有 40% 是首次购买者。今年 3 月至 6 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一共处理了 780 万例关于购买枪支申请的背景调查——这是 FBI 自 2000 年开始对购枪人员进行背景调查以来,调查数量最多的一年。

尽管恶性枪击案不断发生,高达 74% 的美国人仍坚信拥枪是最基本的自由。

尽管美国枪支销售量存在每逢大选年都有所增长的情况,但这显然解释不了今年如此剧烈的涨幅。实际上,除了大选,难以控制的新冠疫情、此起彼伏的暴力抗议,以及民众对政府信心的下降,都是造成枪支泛滥的重要因素——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巨大责任。

由非裔公民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抗议运动针对的是种族主义,但其内在反映的是以非裔为代表的少数族裔对自身在就业、医疗等领域所遭受的差别对待的不满,而这些不满恰巧被新冠疫情放大。

美国新冠疫情确诊人数已超过 500 万人,足以体现特朗普政府的抗疫是多么拙劣。但他在种族和控枪问题上的倒退也十分明显。出于选举政治的考虑,特朗普非但没有在弗洛伊德死后给予非洲族裔相应的安抚,相反以所谓的 ” 法律与秩序 ” 为借口进行强力镇压——此举非但不能弥合撕裂的社会,只能进一步加剧分歧和对立,但这就是特朗普赢得白人保守选民支持的策略。

更糟的是,由于拥有巨大政治能量的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公开支持特朗普连任,特朗普在任内也对控枪问题异常消极。因此,当纽约总检察长 8 月 6 日以腐败和支出问题对全国步枪协会提起诉讼,要求解散该协会后,特朗普表现出非常愤怒的态度。他不仅强烈批评纽约执法部门合法履职的行为,而且表示会坚决捍卫该协会和美国人拥枪的权利。

对了,首都枪案事发后,一向对社交媒体情有独钟的特朗普可有表态吗?

答案是:不仅没有,而且还沉浸在把自己的头像加到总统山的传闻里,无法自拔。

美媒近日爆料称,特朗普的助手们在 2019 年曾与南达科他州政府接触,商讨在该州的拉什莫尔山(即总统山)上增加包括特朗普在内的更多美国总统的雕像。

显然,在特朗普谋求连任的野心面前,不管枪支暴力再让美国人流多少无辜的血,恐怕都难以逆转这位总统冷酷的心。同样,在扯皮和撕裂中沉沦的美国政府,断然难以雷厉风行之势阻止新冠病毒传播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