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暂停驱逐租客令”再度延期,租客与房东均叫苦连连

0
44

萨拉(Sarah Kirts)又一次感染新冠病毒,这一次还连带上她5岁的儿子。而这已是她第三次感染新冠了。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她和未婚夫以及三个小孩租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间公寓里。随着美国“暂停驱逐租客令”期限的不确定性,不久后,他们一家五口或将无家可归。

受疫情影响,从去年到今年,美国有数百万人面临房租逾期的情况。通常来说,租客如果不能按时交租,房东有权让他们离开。但考虑到受影响人群达数百万人,露宿街头会增加新冠感染的风险。

7月30日,民主党众议员布什在国会大厦外露营,呼吁延长美国的驱逐禁令。

出于健康方面的考虑,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于去年9月颁布“暂停驱逐租客令”,禁止房东在疫情期间驱逐因新冠影响而无法缴纳房租的租客。随后CDC曾多次延长该禁令的有效期。今年6月,CDC宣布将“暂停驱逐租客令”延长至7月31日,还说这是最后一次延期。

然而,由于德尔塔变异病毒的侵袭,美国再度面临大规模的社区传染。据路透社8月9日报道,美国新冠确诊病例数与住院人数已经创下半年来新高,单日新增病例数连续三天超过10万例。如果现阶段驱逐租客,感染人数将无法估量。

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卡诺瓦此前表示,如果想再次延长该禁令,需要国会采取行动。但由于国会未能迅速通过立法,超过360万名租客面临被逐出家门的风险。

各方压力下,美国总统拜登于8月3日拿出了一个自己都没有把握的延期方案,将“暂停驱逐租客令”再次延长至10月3日。然而萨拉告诉《凤凰周刊》,无论延期与否,对她和家人来说,最终等来的仍是流落街头的结局。

各方艰难促成再次延期

尽管拜登团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延期的法律依据,但由于迟迟没有表态,直到7月最后一周,外界普遍认为,拜登和他的团队已经接受了最高法院的判决,即“暂停驱逐租客令”将按计划于7月31日到期。

7月31日,波士顿街头,呼吁延长禁令的人们

可就在7月29日,该禁令到期前两天,拜登突然宣布,国会必须通过立法延长该禁令。

这让国会的民主党人措手不及。7月30日一整天,他们在众议院手忙脚乱地寻求选票以通过这项法案,结果不出所料地失败了。众议院民主党领导人佩洛西(Nancy Pelosi) 表示,他们没有足够时间去推销这项立法,而党内核心成员也无法达成一致。

同一天,因不满该立法就此收场,民主党众议员科里·布什(Cori Bush) 带着帐篷和椅子到国会大厦前驻扎抗议,要求国会重新考虑这项立法。她说,“当数百万民众面临被驱逐,我们怎么还能度假?我(在从政前)曾经被房东驱逐过3次。我知道和两个孩子被迫住在车里是什么感受。”

布什的行为艺术马上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党内的明星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 现身支持她。

7月31日,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 也现身表示支持。在禁令到期前的最后几个小时,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与布什留在国会。布什说,她一直在与众议院领导层进行沟通,但依然没有进展。

布什的抗议引发人们对此问题的关注。尽管拜登和国会民主党人之间没有公开推诿,但双方各执一词,让外界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分歧。

国会民主党人认为这都是总统的错,因为他在禁令到期前两天才将此事丢给国会,这让民主党议员几乎没时间准备。众议员马克辛·沃特斯(Maxine Waters)说:“我们以为这事由白宫负责。”

白宫虽然没有明确指责国会,却也不想承担责任。一位白宫官员表示:“我们花了很长时间研究,但最高法院判定延长禁令需要国会通过立法,这(套程序)对每个人来说是非常明确的。”

与此同时,布什的抗议愈加奏效。她在电视和推特上向同僚喊话:“数百万人今晚可能被驱逐,我们必须将法案带回国会,他们才不会流落街头。”

党内支持的呼声也越来越高。这些关注都给拜登带去不小的压力,他呼吁各州自行立法延长禁令,同时加快发放联邦救助金给有需要的租客。

或许迫于无奈,拜登将这个烫手山芋丢回给CDC,让其寻找法律依据,但CDC表示,它也早已黔驴技穷。此时的佩洛西还没有放弃努力,即使在禁令到期后,她依然公开敦促政府延长禁令,并强调不论从科学还是人道主义角度出发,都不应该在现在驱逐租客。

在各方压力下,拜登团队最终在8月3日拿出了一个方案——将禁令延长至10月3日,这样可以覆盖美国90%的租户。拜登表示,他和宪法学者反复讨论过,大部分学者认为该延长举措难以通过法院的审查,只有几位学者认为值得一试。即使最高法院最终叫停禁令,也能为租客争取时间获得救助金。

救助金发放过于缓慢

根据美国7月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近500万名租客表示自己无法支付8月的房租。当务之急,是如何让租客更快地获得救助金。

早在去年9月CDC宣布“暂停驱逐租客令”时,政府就提供了46.5亿美元的紧急租房救助金,不过目前只发放了3亿。这其中部分归结于当时的特朗普政府没有对救助金的发放给出明确的实施细则,从而浪费了一些时间。

被驱逐后,一名租客流落街头

美国低收入住房联盟(National Low Income Housing Coalition)负责人燕特尔(Diane Yentel)表示,一些社区已经将分配到的救助金发放出去了,但有些地方政府分发速度很慢,有15个州的救助金仅仅发放了2%。

据她介绍,这其中有多种原因:一些州故意将申请救助金的流程复杂化,需要租客提供一些他们根本拿不出来的文件;一些州因为人手不足,没有相应的科技软件支持数量如此庞大的申请;还有一些房东根本不愿意配合租客的申请。

除此之外,一些租客压根不知道该禁令的存在,也不知道自己可以申请房租救助金。他们中许多人在禁令实施期间早已被驱逐。

在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市,今年3月房东向法院申请的驱逐令数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7%,有些租客甚至在房东申请驱逐令前就自行离开了。这可能是出于低收入者一直以来的弱势心态,他们认为法院的判决大都会站在房东这边。作为租客,一旦有过被驱逐的记录,未来很难再租到条件较好的房子,只能住进条件更差的社区。

萨拉所在的佛罗里达州是全美提供居民保护最少的州,也是在这次疫情期间租客受影响最大的州。即使CDC颁布了暂停驱逐令后,还是有不少房东将租客赶了出去。

这次禁令到期前,萨拉向佛罗里达州政府申请了15600美元的房租救济金,加上账上仅剩的5000多美元,全部支付给了房东。但房东为了终止合约,依然决定驱逐她。萨拉想尽办法,却仍然没能说服房东让她和家人继续留在这间房子里。

民主党众议员沃伦现身支持布什

“无论政府多快拿出资金,我们仍将被驱逐,这就是我房东的败类行为,他是个百万富翁,根本不关心我们的生活。”萨拉告诉《凤凰周刊》,她的小儿子上周在医院住了三天,现在已经回到家。“我只希望在被驱逐之前,我们都能健健康康的。”

疫情冲击下,租客被赶出去的风险大大增加了。“许多付不起房租的租客担心自己流落街头后会因感染新冠死去,自疫情暴发以来,我们每天都能从电话里听到这样的担忧。”燕特尔说。

同样为难的房东

在租客担心被赶出去的同时,一些房东也在为赶不走租客而着急。许多业主每个月都靠着租金度日,当他们的租客无法按时交租,他们的生活也变得同样艰难。

一些州在禁令到期前就自行延长了驱逐禁令,例如加州和纽约州都已经将禁令推迟至9月;在华盛顿特区,部分房东从 10 月 12 日才能开始通知租客离开。而其他地方像明尼苏达州和内华达州也已经明确表示在租客申请救助金时不能将他们驱逐。

辛迪(Cindy)在新泽西州拥有一套公寓。她告诉《凤凰周刊》,新泽西州的“暂停驱逐租客令”延长至2022年1月,如果这名租客一直住到那时,她将损失6个月的房租,共计14000美元。

辛迪形容她的租客是个老赖,“他一直在工作,可以支付房租,却说自己没钱。”作为房东,辛迪也申请了房租救助金。从去年2月到今年6月,她的收入都来自政府救助金。她表示整个申请过程非常缓慢,但如果不申请补贴,她就一分钱拿不到。更何况,她还要支付这套房子的贷款、地税和维修费。

纽约街头,当地民众上街呼吁延长“暂停租客驱逐令”

这套公寓的地理位置相当不错,因此辛迪不愁找不到租客。她表示,房子已经出租了10年,以前的租客都是合约到期就离开了,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纠纷,直到这次政府介入。

“我们只是希望租客能按时缴纳房租。”她说,如果不是政府暂停驱逐令,她早就可以重新找租客了。“我们如果不缴纳贷款、地税和维修费,就会失去这个房子的所有权,但是租客不交租,却能一直待下去。这根本不公平啊!”

这也是许多业主的心声,越来越多的房东觉得“暂停驱逐租客令”已经不单纯是出于健康和防疫的考量,而转变为了“经济上”的考量。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目前平均每名租客欠房东约3000美元。美国全国公寓协会(National Apartment Association) 7月27日提起诉讼,要求联邦政府赔偿成员因“暂停驱逐租客令”遭受的损失。

同样的,一群来自阿拉巴马州的房东和地产商要求最高法院提前解除“暂停驱逐租客令”。他们认为政府将原本存在租客身上的房租压力转移,并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住房危机带来的问题。“付不起房租的最终还是付不起。”来自阿拉巴马州的一位房东说。

拜登也清楚,延期禁令只是缓兵之计,即使在过去,美国也没有过如此庞大的住房救助计划。而在疫情冲击下,要缓解住房危机,从法律和行政上设计一套此前从不存在的机制,更是难上加难。

另据美媒报道,和“暂停驱逐租客令”同一时间失效的还有美国政府的“房屋止赎禁令”。美国人可使用按揭支付的形式购买房屋,有些购买者由于没有资产可供抵押,所购买的房屋便充当抵押品。如果出现购买者因故不能按期还贷,超过期限的房屋便被“止赎”,即停止赎回抵押房屋,房屋便归放贷机构所有。

佩洛西在推特上祝贺禁令成功延期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7月30日援引美国房贷银行家协会的数据称,全美约有175万个房主(约占全国3.5%)因疫情原因,与银行达成宽限计划而延迟还房贷,但已陆续到期。业界人士估计,当9月开始首轮司法拍卖程序,房主丧失房屋赎回权时,住房危机会进一步恶化。

有调查显示,美国至少有650万户家庭显示房租逾期,但州政府根本无法在两个月内处理这么多的申请。针对拜登政府争取到的这两个月,燕特尔说:“两个月当然是不够的,但有总比没有好。”

根据联邦政府规定,违反“暂停驱逐租客令”的房东将面临严重处罚。因此他们不太会选择在这段时间驱逐租客,但两个月后,拜登政府恐怕难以想到更好的办法继续延期,到时街上的无家可归者就会慢慢涌现,美国将迎来自大萧条时期以来最严重的住房危机。

“眼下各州政府必须加快速度,比之前更好地处理救助金的申请。”燕特尔说,“而倘若最高法院最终不通过这次延期,我们可能连两个月都不剩了。”

人们在国会大厦前支持布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