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遍内娱,谁敢比她狠?

0
396

有一种剧,在影视剧市场上大起大落——大女主剧。别误会,扒叔讲的绝非那些挂着大女主名义的甜虐偶像剧,而是真正的女性主角作品。女人不依托男人,真实成长的经历。实在少见。意想不到,一部新韩剧把这提出来了——《我的名字》

熟悉的网飞制作。阵容话题远不及《鱿鱼游戏》来得猛烈,评分却甩掉其 0.2。

别小看这 0.2,它的成功并非那么简单。那它是怎么赢的?能在全民狂欢的爆款之后拿下口碑分,凭借的就是这点——将最俗套的男性主角故事脉络,套在了女性身上。女性主角初见故事,扒叔差点笑出了声。概括起来就一句:黑帮大佬培养卧底的女儿潜入警方反卧底,在得知她和警察动感情后发了疯。看这设定,真的不是改编晋江网文吗?

当然,那不过是玩笑话。《我的名字》绝非是庸俗至底的言情虐文,看类别就已标注清晰——动作惊悚剧。女孩刚出家门,堵在门口的男人就开始围堵逼问。她戴上耳机装作听不见,完全不作回应,但驾车的男人尾随在她的身后,丝毫没有想要放过她的意思。

但进了学校恐惧就结束了吗?同学们早就拉帮结派,集体对她霸凌,轻则骚扰辱骂,重则动手殴打。老师见此也是轻描淡写的一句:你赶紧退学吧。

这个悲惨的女孩就是剧中的女主,尹智友(韩韶禧 饰)。而她身边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她的父亲,一个黑帮组织的成员。警察每天跟着她,逼问她父亲的下落,学校里的老师同学都巴不得她离开,赶走这个毒虫。她实在想不通,曾经无比疼爱她的父亲,为什么选择消失让她独自面对这些痛苦?刚遭遇最大打击回家后,她接到了父亲的来电。所有的委屈瞬间爆发,她对父亲说了一句此生最后悔的话:我会当作你死了所以你别回家

一语成谶。父亲满怀愧疚回家找女儿,却遇到仇家找上了门,他死堵门口。智友亲眼看见了父亲死在面前,身边还摆着给她准备好的生日礼物。

俗套的韩剧套路剧情——家庭悲惨:校园霸凌,亲人死亡。社会险恶:报警无助,黑帮不管。她像个世界的遗孤,没有任何人能感同身受。人生若跌落谷底,必将迎来触底反弹,在极致的崩溃过后,智友开启了逆袭之路。看惯了背负沉重身世的男主角,从菜鸟一路升级逆转的故事,即便有能力的女性角色也仅是配角衬托。相较之下,这样的女性主角才显得更加难得。你很少会看到这样的女主。从不矫揉造作,打戏干脆利落拳拳到肉,夜以继日加速升级。

没有脆弱不堪,反而这份成功比任何一个男人都来的艰难。遭受骚扰,遍体鳞伤。

注意她的眼神。悲伤中又带着狠劲,坚毅果断从不认输。

一个被扔进男人堆的女人。不靠美貌柔弱,用拳头就能在男人们的斗兽场拔得头筹。

她打的不是女权的极端,而是不向男性屈服的坚韧。不做花瓶通常来说,没有男人的女主不成立。这句话并非偏见,起码在绝大多数的女主剧中的确如此。你一定见过这样的剧情:比如,因为是女主角,每逢危急关头,总有大批英雄男儿从天而降伸出援手。再比如,她们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突破全部阻碍,最终的目的往往又是争抢男人。无法否认的是,男性为社会主导地位,即使是作为女性主角,也常以依附的形式存在。

但在这部剧,男人是个例外。智友的身边也围满了男人,甚至可以说这根本就是部男人戏,而这其中仅有她一个女性角色,还是绝对的主角。因为她从未将自己活成男人的依附。在整部剧中,有两个对智友来说极为重要的男性角色。一个是黑帮大佬。带她进入黑帮组织,不留余力的培养她成为最优秀的组织成员,也是网友们最爱磕的邪教 cp。可以说,没有他也就没有她。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智友的成长,根本还是源从自身。因为她想为父复仇的决心,让她有信念支撑下去。表面来看是黑帮在操控着她,实际上她从未改变自己的初心,复仇成长,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左右。

第二个是警察同事。像是又是老套剧情,先是相看两相厌,而后再相恋。警察同事处处刁难瞧不起,语言中都充斥着对女性力量的鄙夷。

像是常规韩国偶像剧一般,他们有过某些经历后引发了化学反应,荷尔蒙爆棚感情一发不可收拾。但这感情的前后,对智友来说并没有任何影响。她没有身负血海深仇的克制,更没有觉得自己是黑帮而产生的自卑,反而是她自身的优秀足够吸引。要怪,该怪男人没见识了。

一个真正出彩的女性角色,会让男人们黯然无光。《我的名字》中最精彩的部分,莫过于女主角的动作打戏。从前期她练习的打沙袋练拳击,再到成为警察后的每次执行任务的近身肉搏,可以看得到她体内能量的爆发,出拳扫腿的力量美,暴力击打的痛感,都能看得出演员为角色而付出的努力。重拳下的狠戾,让你完全忽略了她外表的娇美。

人物本身所展现出的女性能量,让她不输于剧中任何一个男性角色。在扒叔看来,她更像是《杀死比尔》中前来复仇的血色新娘。她的身上看不到任何需要保护的柔弱无力,而是带着复仇使命而来的果敢坚定。她不是怪物这部剧的名字又译为 ” 涅墨西斯 “。也是希腊故事中宙斯的女儿,冷酷无情的复仇女神。她没有感情,或者可以说她的感情早已在这连番的打击崩溃中消失了。所以尹智友在这剧中还有另一人格标签——怪物。在剧中的最后一幕,尹智友终于找到了她真正要复仇的对象。但在开枪的那一瞬间,她却犹豫了。因为复仇最终所带来的并非大仇得报的酣畅淋漓,而是因此失去一切后难以压制的空虚感。

一旦她被仇恨束缚,也将变成杀人不见血的怪物。也就是这样的选择,让她不断失去身边每一个想要对她好的人。剧中有这样一段床戏。很多人无法理解,甚至觉得这是本剧最大的败笔。尹智友在复仇前的时间,警察同事找到了她。当时的她身上正背负着血案,还被怀疑是黑帮的卧底,只有他,站在她的身边告诉她,以后不要一个人承担痛苦了。他的深情告白,真心付出,足以打动一个从未感受过温暖的 ” 怪物 “。

那一刻的尹智友,放下了所有的伪装。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她回归了真实的自己,一个不谙世事的年轻女孩,有娇羞有期待,还有了敢于面对前方一切的勇气。

直到男人死去,这种从天堂跌落地狱的痛楚,才让她认清现实。如果让她选择成为怪物,就能换回身边爱她的人,她甘愿自我献身成为怪物。这也是这个角色身上最宝贵的地方——真实,有血有肉。她大可以选择成为无人可挡的杀神,抛去七情六欲,没有人敢违背她的意愿,她可以获得所有人的敬畏。问题是,她愿意选择这样吗?就此而言,在某种程度上,你会发现这也像是现在所有女主剧的陋病。故事中的女主是绝对的无可挑剔毫无缺点,世间一切美好的词语皆可用于她们身上,却惟独少了那份真实。被编造的完美主角已经似神一般,但这也证明她们身上最缺陷的一点——天生无人性,必然是怪物。没有任何情感的过渡,未曾在跌宕起伏的人生中寻找过自己。

起码,《我的名字》就在强调这一点。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尹智友一样,拥有成为 ” 怪物 ” 的勇气。何谓女主剧——她在人生的选择中早已决定,不做花瓶,不装柔弱。比起那些靠着男人,靠着先天的女主光环高喊着独立强大的女性角色。她真实有缺陷,但不是恶心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