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建人为什么缩不好普通话?

0
1203

今年第 8 号超强台风 ” 玛利亚 ” 挟裹着狂风暴雨,逼近福建浙江一带。微博上一位网友用标准的普通话,抒发起自己对大自然的敬畏:

这个瓢泼大盆倾盆大漂 …… 好大的雨 ……

评论区开始群嘲福建人口音,而福建人表示:这不是我们福建口音,真的!!!我们福建人普通话没有这么好 ……

▲一夜之间胡建口音被网友疯狂吐槽

是的,全国人民也都这么觉得 ……

看灰机虫天 ang 萌灰过

你知道大福建省有多少方言么?大学宿舍都是福建人,有 6 种方言,相互都听不懂。

和福建人当室友的日常不要太羡慕,笑点无限量供应 ……

我和室友的日常对话:

室友问我们有没有看过《栅栏 2》,我思考了一下,大概她说的是《战狼 2》。

想教室友普通话,当她吟诵了一句:” 古道西轰瘦馬,断肠 lén 在天涯。”之后我就放弃了。”

▲上流君也遇见过执着又可爱的胡建人

胡建人的发音到底是肿么肥四?

福建人普通话不好总结起来就是 5 点:

1、不会翘舌,如:吃(chi)说成 ci; 是 ( shi ) 说成 si;

2、没鼻音,即 “n” 说成 “l”。如:牛(niu)说成 liu; 奴 ( nu ) 说成 lu;

3、没有后鼻音,如成功(chenggong)说成 chen’gon;

4、”r” 说成 “l”,如:入(ru)说成 lu;

5、”f” 念成 “h”: 发(fa)念成 hua。

普通话本来就是建立在北方话基础上的,和闽南方言确实有较大差别。追溯起来被称为 ” 古汉语活化石 ” 的闽南语里,没有 “f” 这个声母的,唐代以前的汉语标准音里,也一直都没有 /f/。

所以很多在普通话中以 “f” 为声母发音的字,在闽语中发音的声母为 “h”,并不足怪。

另外,闽南方言和普通话的声母、韵母、声调上也有出入。韵母上,闽南方言韵母由 4 种类别组成:元音韵母、带鼻音韵母、鼻化韵母、入声韵母。普通话只有 2 类。 声母上,闽南话声母是 15 个,普通话声母是 21 个。

声调上,闽南方言声调阴平、阳平,多数对应普通话的阴平、阳平。闽南方言阴入,接近普通话去声。闽南方言阳入,接近普通话阳平。

老一辈闽南人从小开始接触的就是闽语,而不是普通话,再加上没有很好地学习过普通话或者日常习惯用闽语交流等种种原因,所以在讲普通话时,把闽语的发音习惯代入了。然后一代人影响一代人 ……

福建新生代在家都有基本任务,要给 60 后 70 后长辈的微信聊天拼音输入法做参谋:

” 是筛 xuan 还是筛 xian?”

” 到底是分手还是昏叟啊?”

” 工厂还是工抢啊?”

真的很困惑好嘛?

如果你挑衅福建人说出 ” 七饭 “、” 机不机道!” 福建人也可能恼羞沉怒,但还是会保持轰度地教育你:” 七你妹,四兹换,兹换,兹换吱道吗!!!!”

父母长辈早期大量的方言输入,下一代也习惯了闽方言舌头处于口腔前部的自然状态,原本的卷舌音,成了 z、c、s……

胡建人为什么说不准普通话

有意思的是,有的闽南普通话词汇,还没闽南方言接近普通话 ……

相关研究推测或许是音近而误, 如 ” 目鱼 “,闽南方言中 ” 墨 ” 与 ” 目 ” 同音, 读为 ” 目 ” 或许是闽南人觉得普通话词必然和方言词差别很大 , 太像了肯定肯定不正确 ……

福建人普通话说不好的另一个解释是,以前的闽南人没有听清某些字音的时候,直接用其他音替代了。

▲微博 ” 包容胡建人民的普通发 ” 话题有 20 万阅读

就像美国人听不出 ” 歪果仁 ” 和 ” 外国人 ” 有什么区别,这是因为汉语英语的音位设置不同。南 ” 和 ” 蓝 “、” 福 ” 和 ” 胡 ” 在普通话里大不相同,可在很多方言里,它们本来就可以替换着用。

当一个福建人 / 广东人 / 湖南人说 ” 心发路晃 “,身边的福建人也能够顿悟他要表达的意思,在方言的温床和同乡的默契中,将地方普通话发扬光大 …… 但那么多省份都分不清,为什么福建人尤其分不清,成了 ” 普通话不行 ” 的代表省份?

今天的福建人,祖先大多是六朝后宋元前到来的大批北方移民。初唐,大批北方移民入闽,带来了中原地带的文读系统。所以到宋代的时候,闽方言已经基本定型化了。

闽东、闽南、莆仙、闽中、闽北五个小区方言不同,加上客家方言、赣方言、吴方言等更是 ” 十里不同音 “。所以福建人对遥远内陆大都市的新声母,新韵母,并没那么关注 ……

但福建口音也受到了闽南语的影响,语言环境的长期保守与稳定,闽方言保留了现在已经失传的上古汉语特征:比如阿房宫的 páng、关龙逢的 páng、太原南阜的 bù。一定程度上,福建的口音也带有古汉语的特征。语言学家也在努力挖掘福建方言的历史层次与变异,还将福建话称为” 古代汉语的活化石 “。

历史上的第一次大规模针对福建地区的推普运动,起源于雍正被方言支配的恐惧。

▲古代汉语的活化石

雍正接见官员时,发现通行官话的朝堂之上,” 惟有闽、广两省之人,仍系乡音,不可通晓。”雍正 6 年,下旨在闽粤两省开展 ” 正音运动 “,到乾隆 37 年,发现 ” 福建并无官音义学 “。乾隆 39 年的时候上边怒了,批复运动 ” 有名无实 “,相关事宜 ” 毋庸议。”

新中国成立之初,福建省干部下乡开会都得带翻译。50 年代的福建推普工作被视为重要政治任务来抓。而福建 ” 地方普通话 ” 仍然无法消除 ” 交际中的方言隔阂 “。

经过 20 年的努力,2012 年,福建省全省建有测试站 20 个,拥有普通话水平测试员 1154 人,其中国家级测试员 149 人,省级测试员 1005 人。2015 年,全省共测试 1448586 人次,其中教师 521716 人次,学生 729466 人次,播音员、主持人 1445 人次 ……

但 ……

近 3 万的测试福建人数中,一级通过率不超过 3%,二级也仅有 35% 左右,平时作为语音示范的播音员主持人们尚有 1/4 过不了一级。

胡建人已经习惯自嘲:开心就好

我发现福建人说话自带呆萌人设!

” 哈哈哈,我来自胡建,广东人叫我们‘煲仔饭’。”

” 在大福建如果听到 ” 楞楞碗 “,不要怀疑,就是人人网。”

” 今天下午吃鸡碰到一个老哥,说我普通话标准得不像个福建人,开心喏。”

我们一直很低调的,我们胡建方言是源自上古汉语的呢!

▲一个好玩的游戏

网上各种地域黑帖子不少,群嘲福建的段子有很多,但很少看到福建人反击,他们总是跟着哈哈哈哈笑了 ……

@李写意: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泡茶。

请饮一杯胡建水,人生一笑素赢家。

@蛋蛋酱:

我们以德胡人!

@夏目家的小诗哥:福州人在忙着做鱼丸 , 莆田人在忙着卖鞋 , 三明人在忙着熏鸭子 , 厦门人在晒太阳 , 我们很忙哦,嘿嘿 ~

做一个不需要克制 ” 看灰机虫天 ang 萌灰过的胡建楞 ” 时,是非常快乐的。

随着普通话普及教育深入开展,福建很多地方的孩子说普通话也能做到不带福建口音了,只是新问题也随着而来,很多孩子开始不愿意讲方言了。对此,有些担忧,再过几十年,还能逗福建人吗?

最后,给大家一段话立马偶像剧女主上身的话,试试看:

我想你,想打定话给你,想花胆信给你,想弹肝琴给你,想呛首歌给你,想做换给你,想请你喝咖灰,想买泡泡痰给你,想跟你一起吹吹轰,想跟你一起看熏熏,想说糙糙话给你,想电你一面 ……

想你,想到无花付息,想到牛眼内,想到昏古七。但四,又想了想还是放哈了定话,我,要控计我寄己。

▲这个口音很胡建人,很类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