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性侵怀孕也不能堕胎?美国议员:人类就是靠性侵才能繁衍

0
1133

大家都知道,女性的堕胎权在美国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话题。

堕胎支持者:” 堕胎是一种人权 ”

(图源:Phoenixnewtimes)

支持女性堕胎权的那一部分人被称作 ” 选择派 Pro-Choice”,因为他们认为女性拥有对自己身体的处置权,应该有终止孕期的权力。

( 图:选择派的宣传:她的身体她的选择 )

反对女性堕胎权的人被称作 ” 生命派 Pro-Life”,他们觉得胎儿也是健全的生命,所以母亲无权去剥夺其他人的生命。

(图:生命派的宣传:

这是一个孩子,不是一个选择)

当然堕胎权其实并不是支持或者反对这么简单,而是在其中间有很多灰色地带:

最极端的是完全禁止堕胎,其次是在女性如果被强奸怀孕,那么可以堕胎,再然后是如果女性没有足够的经济收入也可以堕胎 … 最后在另一头,就是女性拥有完全的自由,可以无理由堕胎。

在堕胎时间上,有人支持怀孕后期可以堕胎,也有人觉得一个月后就不能堕胎 …

( 图: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 Planned Parenthood

是美国最大的堕胎提供机构 )

大多数美国人的观念,其实是在两个极端之间。即便是反对堕胎的人,很大一部分也认为存在堕胎是必要的时候。比如危害母亲生命、或是母亲是强奸受害者的情况下,堕胎也是合理的。

但这个情况,近年来也正在发生变化。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公开支持全面禁止堕胎,哪怕准母亲是强奸的受害者 …

爱荷华州的参议员 Steve King 是目前美国 ” 全面禁止堕胎 ” 政策的倡导者。他在上周的一次演讲中阐述了他们的观点,并引起了反对者的轩然大波。

(图:爱荷华众议员 Steve King)

King 的选区爱荷华位于美国中部,95% 以上的居民是保守的白人。如果我们常说美国是一个各种族的大熔炉,那么这个地方是离民族融合最远的几个州之一。

在上周三的一次公开演讲会上,有人问 King 为什么他觉得女孩即便是被强奸,也不能去堕胎。

King 说:”因为强奸不是孩子的错。孩子是无辜的。

如果我们顺着各自的家族线索往前看,把所有那些因为乱伦或者强奸而被生出来的后代都拿出来,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留下来吗?

想想历史上出现的战争、强奸、掳掠,以及他们对社会和文明的影响。我知道我不能保证我是强奸的产物。每一个生命都很重要(不管是不是强奸的产物)。”

(图源:iowapublicradio)

这段演讲很快在外网上被疯传。

” 男人不应该去管女人选择自由的事情。而且大多数男人在孩子出生以后也都撒手不管了。”

” 我就一个问题,到底是哪些神经病把这种傻逼选进众议院的?”

” 他应该尝一尝被迫怀孕十个月的滋味。”

” 我反对堕胎,但我不觉得我应该管别人的闲事。”

不过不要被网络上这么多这些支持堕胎权的网友所迷惑了。实际上 King 在网络以外的地方有着非常广泛的支持者,他们或出于宗教原因,或出于对生命的理解,非常偏执地反对堕胎。

并且,这些反堕胎的团体已经在美国的部分地区成功推行了不少自己的政策。

(图:2000 年和 2019 年

美国各州对堕胎的限制程度

越红限制越大)

正如上文所说,美国各州政府关于堕胎的法律并不是非黑即白的,而是处在光谱的各个分布上面。

理论上,所有美国人都有堕胎的权力,因为最高法院在一次历史性的判决 Roe 诉 wade 案中规定了在全国范围内堕胎合法。

但在实际操作中,州政府有权对这种堕胎权施加多种限制。

( 图源:osvnews )

比如现在很多美国南方州政府所采用的 ” 心跳法案 ” 规定,只要胎儿出现心跳,堕胎就是违法的。心跳一般是怀孕 6 到 8 周出现,也就是说,生活在这些州的女孩可能还没发现自己怀孕,就错过了堕胎的窗口期。

而阿拉巴马最近推出的法案则更加严格。它规定女性在任何情况下,即便是刚刚怀孕的情况下,都不能进行堕胎。唯一的例外是当胎儿威胁到母亲生命的时候。

如果进行堕胎手术,母亲将会面临 99 年的监禁,而堕胎医生则可能是无期徒刑 …

图:阿拉巴马州议会 ( 图源:al )

除了这些对于堕胎直接的限制之外,美国很多保守地区的州政府采用了不直接的方式去阻挠女性进行堕胎。比如对堕胎诊所设置非常严苛的要求,导致大量小堕胎诊所关闭,女性无处可以堕胎。

在几个女性拥有名义上堕胎权力的州,比如密西西比州,全州就只剩下一家可以进行堕胎的诊所了。

而在社会层面,反堕胎组织为了阻止女性堕胎,也可谓是费尽心血。

比如他们会制作关于堕胎的 ” 科普 ” 视频,说是告诉你堕胎的真实情况。但实际上却是想用非常血腥的、情绪化的内容去恐吓孕妇不去堕胎。

(图源:知乎)

他们经常会在堕胎诊所前进行抗议,对每一个进入诊所的女性进行荡妇羞辱,说她们是谋杀者,是会被上帝唾弃的贱民。还会对堕胎医生进行骚扰、恐吓。

(图:反堕胎者聚集在

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门口)

最可怕的,是报姐前一阵子看到,这些反堕胎者竟然会开假的堕胎诊所。里面所有一切都和真的堕胎诊所一样,除了他们不提供堕胎服务以外。他们把自己的联系方式挂在网上,写在户外广告牌上面。

等到真的孕妇想要来寻求堕胎的时候,他们会给孕妇不断洗脑,看恶心的反堕胎宣传片,从心理层面说服孕妇不要堕胎。哪怕这些孕妇是被强奸,是只有 13 岁,他们也会极力劝说孕妇不要堕胎。

” 想想吧,它可能已经有指甲了。”

( 图源:Time )

而像 Steve King 那样觉得” 每个胎儿都是无辜的 “的议员,正在想方设法把阿拉巴马的模式推向整个美国,甚至去改变联邦允许堕胎的法律。

在美国南方,女性想要堕胎,是越来越难了 …

其实只要你看多了这些反堕胎群体的言论,你就能发现他们的一个核心论点:胎儿是人,母亲只是胎儿的容器。

(图源:society6)

所以孕妇没有权力去掌控自己身体,因为身体里的那个胎儿,是属于全社会的,而不是母亲的一部分。

其实只要搜一搜 Steve King 的其他言论,你就会知道为什么他会如此极端地反对堕胎。

steve king (图源:wikipedia)

King 是一个极端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他认为西方文明是世界上最顶级的文明,觉得美国现在的问题,就是白人太少,黑人、拉丁裔太多。

那么为了复兴美利坚,把美国从少数族裔的手中夺回来,美国白人女性就应该多生孩子,争取子女数量超过外来移民,从而净化美国的血统。

( 图:德州枪击案,22 人死亡 )

额,没错,这种思想和发生在新西兰和德州的枪击事件的枪手一模一样。只不过枪手们选择去商场里面杀害移民,而 King 则选择在国会里面鼓励白人多生。他们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在这样的政治思考下面,美国女人的子宫,就成为了白人至上主义者打赢这场 ” 生育战争 ” 的武器。所以女人的子宫,是属于社会的,而不是属于你自己的。

如果你怀孕,你的身体就不是你的了,而是社会的。你也就失去了选择的权力。

( 图源:pinterest )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认为自己是 ” 生命派 ” 的反堕胎者,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母亲的生命该怎么办,也从来都没考虑过胎儿生出来之后他们的生命又该怎么办。

对他们了来说,只要生就可以了,至于生下来之后的事情,他们可管不着。

其实只要看一看这些反堕胎声音最大的南方各州的情况,就能看出这些反堕胎支持者的虚伪。

在阿拉巴马、在路易斯安纳,孩子的受教育程度都是全美倒数;预期寿命、贫困率等等等等,都是美国最糟糕的那几个州。

阿拉巴马州 ( 图源:independent )

州政府不去考虑如何提高活着的人的生活水平,不去思考如何改善生出来的孩子的教育环境,却把大量的政治资源用于阻止女性堕胎?

这就是所谓的 ” 生命派 ” 逻辑。

支持 ” 选择派 ” 只是出于一个简单的逻辑:女人是自己身体的主人,而不是国家或者社会。

历史上的确出现过一个国家的女性被征服者大量侵犯、强奸,生下混血孩子的情况。我们祖上,或许也的确有类似的经历。

罗马士兵曾经掳掠了萨丁妇女

( 图源:wikipedia )

但历史上也出现过屠城、坟书、毒气室 …不是说历史上出现过的东西就都是对的。你 6 岁睡觉会尿床能被原谅,难道你 30 岁尿床就有道理了?

还有人会告诉你,他们支持女权,只是不支持堕胎。试图把堕胎从女权问题中分离出去。这是在回避女权主义里面最重要的议题,也就是女性是不是生育工具的问题。

女性不是用来生育的工具。

只有社会接受了这一点,男女平等才会有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