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卓翻红了,他的兄弟们呢?

0
12

问年轻编辑,李连杰演的黄飞鸿看过吗?

摇头。

那赵文卓呢?

嗯,他的《至尊红颜》小时候看过 5 遍,他演的聂风也看过。

倘若放在十数年前,很难想象会出现这样的答案,只 get 赵文卓而不迷李连杰 …… 说不过去呀。

但,这——大概就是代际的力量。

赵文卓进入娱乐圈,很大一个原因系于李连杰。90 年代初,正值李连杰在香港影坛混得最好的时光。他和徐克合作的黄飞鸿系列三部曲,将香港武侠功夫片推上新高峰,也让出品公司嘉禾赚得盆满钵满。

不过钱多了,就不好分账。李连杰彼时受电影公司和经纪人多重压榨,不甘再为资本打工,轰轰烈烈闹起了解约,甚至一度闹出人命案件。

最后的结果是,李自组正东影视,筹拍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功夫皇帝方世玉》。

原本是找的许鞍华当导演,又请来元奎做动作指导。当时正是动作片的又一个巅峰期,武指们非常走俏,像元奎这个级别的,同时跨三、五个剧组都是常事。但元奎在了解完李连杰的想法后,对方世玉这个 IP 也产生了浓厚兴趣,两人都想打造一个有别于黄飞鸿宗师气质的新银幕英雄。

元奎就干脆跟李连杰主动请缨,推了别的戏约,专心做《方世玉》的导演兼武指,还拉上了师弟元德帮忙。

许鞍华转做策划,编剧也是元奎出面请的——刘镇伟,这个阵容一举奠定了《方世玉》搞笑动作片的基调。

为了打戏更好看,演对手戏的演员在身手上最好能和李连杰 ” 旗鼓相当 “,元奎又亲自跑到北京体育大学挑新人,一眼相中了临时被同学拖过来打拳的赵文卓。

20 岁不到的男孩,从小练武,能打,动作利落,长得也不错,饰演片中的反派高手九门提督鄂尔多,刚合适。

就这样,在还没搞清楚镜头方向的时候,小赵就有了人生中第一部代表作。电影里他和李连杰有多场打戏,不管是小船上的棍法对决,还是高潮处的 ” 断绳之战 “,剧情和拳脚功夫都结合得水到渠成,两人打得酣畅淋漓,观众看得意犹未尽。

后来这部片子果然帮元奎、元德成功拿下了金像等两座最佳动作指导奖杯,成就了师兄弟事业里最荣耀的时刻。人的运气来了,挡也是挡不住的。

这边还在拍《方世玉》,隔壁因为李连杰放鸽子而不得不找个菲律宾演员来接棒 ” 黄飞鸿 ” 的徐克派人来观摩,发现了 ” 很能打 ” 的赵文卓,眼前一亮,决定先下手为强,干脆绕过赵文卓本人,找到了北体大,说我想用你们这个学生。

于是还在上大二的小赵,白天在《黄飞鸿之王者之风》里演一代宗师黄飞鸿,晚上在《功夫皇帝方世玉》里演反派,打方世玉(也是上一任的 ” 黄飞鸿 “)。

一度忙到连觉都睡不成的地步。他讲过一件好笑事,” 演反派的时候呢,导演让我斜着眼睛看人,但到了正派这边,徐克导演就问,你怎么总斜着眼看人,你现在是黄飞鸿,你是师父,给我把脑袋正过来 ……”

那时候小赵还不会演戏,做什么表情全听导演指挥,就变成了晚上斜着眼,白天端着脸的工具人。

不过两边导演也有共通之处,就是都不准他笑。

因为一笑起来,气质沉稳的小赵秒变 15、6 岁的憨憨。

气场全破!

这种 ” 端肃时是大哥,笑起来像憨憨 ” 的特质在 49 岁的赵文卓身上,依然保留着。所以才会有了乍一亮相《披荆斩棘的哥哥》,就十分得路人缘的 ” 反差萌 “。

很多人没想到,这个演惯动作高手,宗师大哥的 ” 正道之光 “↓

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一帮狂妄蹦哒的嘻哈歌手乖乖坐好、站直、老实去关门的 ” 平嘻王 “,私底下会如此平易近人,处处讲究息事宁人、以和为贵。

明明看上去最像镇压邪魔歪道的世外高人 / 打遍江湖无敌手的社团话事人,但骨子里住着的是什么事都好说好商量的街道办事处主任的灵魂。最新公演里,开场这段单人 solo 说唱真的让人对舞台制作团队彻底服气。

精准挖掘了老赵身上迷雾一样的复杂气息:一个坐那就是黑帮教父 , 满满江湖大佬气质的男人,嘴巴里吐出来的,却是满口街道办热心肠土味嘻哈。

反差!鬼畜!邪魅!喜感!这充分说明什么?搞综艺跟搞影视创作一样,要 ” 呈现 ” 真实、复杂的人物,单一人设要不得。

赵文卓本人肯定也想不到,在演艺圈浮浮沉沉这么多年,几起几落,当年豁出性命打江山也就赢得个 ” 李连杰继承人 ” 候选的实绩,几十年后,居然是因自己的性格反差萌,赢来了再次翻红。

时代已远,江湖骤变。

命运的齿轮,从来不以个人意志和期待运行。

又比如说,当年那些和赵文卓一起锻造过功夫片黄金时代的武行兄弟们。

2021 年的夏天,一代动作明星赵文卓成为综艺节目里的喜剧人,靠性格收获广大后浪的喜爱的同时,诸多武师同行,也出现在了纪录片《龙虎武师》里,同声回忆当年那个黄金时代。

他们当年拍电影的故事是真热血。

为了完成一个镜头,哪怕是豁出性命也会咬牙上去硬拼。谁要是敢说一声我怕死,我不行,就没脸在这个行业里混下去。

像赵文卓,当年初入行拍动作戏,哪怕右脚拍到骨裂,也会咬牙用左脚继续完成高难度动作,因为那个年代,做武行的,不管是咖喱啡,还是大明星,没人敢认怂。

接受易立竞采访,他说至今因为拍戏被砸到天灵盖而留下严重创伤,左右头部神经不一样,一旦神经高度紧张或休息不好,就会疼到满地打滚。

那是一个以流血流汗、敢拼敢想为荣耀的年代。给明星做替身、和明星对打、帮明星挨打 …… 这些大多数时候都没有太多时间出现在幕前刷脸的龙虎武师,在那个年代,绞尽脑汁挑战各种高难度动作,给观众展示人体极限能完成的视觉奇观。

跳楼、跳水、跳巴士;水里拼,火里打,刀上飞 …… 都不在话下。

前成家班成员 ” 火星 ” 回忆自己和成龙拍《龙少爷》时,从谷仓二楼被反派一脚踢下来的镜头——地面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只把泥地刮松了一下,他摔下来后,成龙演的龙少爷也要被踢下来,为了展现兄弟情,他演的 ” 阿牛 ” 需要爬过去接。

摔下来的戏拍了 3 次,OK,没受伤,大幸!

接成龙的戏却足足拍了 15 次,太难!” 有时爬过了头,有时没到他已经摔了下来,有时接是接到了,却扭到了腰 …… 拍完那场戏,(躺了)2 个月不能动。”

拍《A 计划》时更惨,成龙要挑战跳钟楼,15 米多高。没有任何防护,只有两层遮雨棚可以减缓一下去势,到底哪个帐篷能减多少力?也没有啥科学计算公式,曾志伟说,纯靠经验估算。

那就找个武行先做。

因为火星的体重跟成龙差不多,就他先上,他做了没死,那大哥就来了。

成龙后来也跳了几次。成片里用了成龙的跳楼镜头,但感念火星那一跳,片尾花絮里放了火星的,那也是成龙第一次在片尾放拍摄花絮,后来干脆每部片子都保留了这个传统。

更可怕的是,越辉煌的年代,自我要求越高,竞争也越激烈,那些年的刘家班、洪家班、成家班、袁家班 …… 既自成体系,又互相内卷得可怕。

你跳了二楼,我就跳三楼,你跳了大厦,我就跳悬崖,受伤了残废了保险公司不敢下保单但别怕还有老大给你养家,一个动作没设计好或实现不了,大名鼎鼎如袁八爷,也会在片场暴躁到拿头撞墙 ……

看完《A 计划》,次年洪家班的陈会毅在拍新片时,直接让元武从几层楼高的大厦里摔下来,背部着地,着的还是冰地,最大的防护措施就是身上穿的几层衣服,那一摔,鲜血满地。

曾志伟回忆,当时有外国武行在现场探班,惊呆了,这样的动作你们也敢做?这样的动作谁做谁死啊?元武说,自己也知道这样摔下去是要进医院的,但因为是洪金宝投资的电影,他愿意为了大哥去搏命。

元武、元奎、元德还有成龙、洪金宝、元华、元彪,说起来都是师出一门,江湖人称 ” 七小福 “(主要指元字辈的,成员不固定),都是穷家小子,幼时早早拜入于占元门下学京剧,练就扎实的童子功,后来进入了影视圈,也自然而然成了中坚力量。

按元德的说法,师兄弟个个小学都没毕业,出身底层,野心不大。而做武行收入不菲,拼命,成了个人出头的唯一希望。

但也因文化层次低,当时入行的大多数龙虎武师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白天在片场打拼,晚上赌钱赌马,在九十年代后半期,功夫片由盛而衰走向没落后,很多武行没工开,也是晚景凄凉,开出租车的、摆摊的、做贼的 …… 都有。如七小福的一众师兄弟,已经是个中翘楚。哪怕没如成龙那样做成幕前巨星的,大多数也都成了有名的武指,香港的影视业开工少,这些年就纷纷转道内地发展。

像当年《方世玉》武指之一的元德,就在北京办了个导演工作室,2017 年小爆的网剧《双世宠妃》就是他导的,当时导演在片场一人分饰多角,给两个年轻演员演戏的搞笑画面还被制作成鬼畜视频,火了一阵。

只是年轻一代的观众,在感叹这个头发稀疏的导演真人不露相,演技棒棒哒的时候,又有多少人知道他当年的辉煌业绩呢?是 10 次提名金像、几座奖杯在手的金牌动作指导啊。” 但是人们不认动作指导,只认导演,我就被逼着做了导演。”

不管有过怎样的辉煌,时代总是会远去的。功夫片没落,一代人毕生的奋斗和荣耀成为过去,就如这部《龙虎武师》的纪录片一样,上映 17 天,票房堪堪百万,上周末已经转战视频平台播放。

他们的声音,一如那个远去的动作片热潮,并没有在当下激起多大水花。

个中原因复杂。有人说是因为整个行业陷入内耗,同类型电影拍到技穷,有人说是因为经济产业畸形发展,地产霸权挤压影视行业,有人说是因为人才断层,时代变了,当代年轻人喜欢科技和电子游戏,对 ” 功夫 ” 不再有兴趣,有人说现在的功夫片都靠特技了,不需要硬拼硬的了,也就不好看了 ……

身处行业内,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冷暖。不过洪金宝有句话特别让人感同深受,他说电影是造梦的,80 年代的时候香港功夫电影厉害,年轻的孩子们会说长大了要做成龙,做元彪,要做电影明星,但现在你都没办法给他们造这样的一个梦想。

是的,这几代的年轻孩子,想做网红、想做爱豆的多,很少再会有人说,我长大了想当一名功夫明星,以流血、流汗为荣,以辅助弱小、仗义江湖为耀。往事只能回味,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即便是巅峰如功夫皇帝李连杰又怎样?时代的力量也足以让新世代的年轻人对他无甚印象。

但或许也没那么绝望。

你看赵文卓在《披哥》刚出场时被众星拱月的场景,所有的哈人都以其为尊,又觉得深埋在男性灵魂深处的 ” 英雄崇拜情结 ” 是没有被彻底抹去的。

只是缺那么一个契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