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大国连续 5 年给打工人涨工资,为何国人不领情,甚至更躺平?

0
463

类似的事情,在世界上不少国家都在发生。

从今年 1 月开始,韩国把最低小时工资提高到 9160 韩元(约合人民币 48 元),同比增长约 5.1%。

韩国自 2022 年 1 月 1 日起正式将最低时薪从 8720 韩元上调至 9160 韩元

如果按每个月工时是 209 小时计算,韩国 2022 年的最低月薪就是 1914440 韩元(约合人民币 1.01 万元)。

韩国总统文在寅当初竞选总统时,就提出要改善年轻人的低工资。

所以,2017 年上台后,文在寅计划连续 5 年提升基本工资,每年的涨幅超过 20%。

韩国企业这次听说又要根据政府要求涨工资,早早就吵吵着要抵制。

不过,诡异的是,很多民众也对涨工资很不满。

涨薪让用人企业反对,自然很正常。

可对于老百姓来说,最低工资的上涨意味着收入上涨,似乎应该是一件 ” 喜大普奔 ” 的好事,为什么也会有人觉得不高兴呢?

实际上,不少看起来很有善意的政策,却带来苦涩的后果。

在韩国,工资连番涨,正是导致韩国年轻人被迫 ” 躺平 ” 的关键原因之一。

韩国政府推动提高最低时薪水平,原本的想法是,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改善人民生活水平,为 ” 以收入增长带动经济增长 ” 的经济路线服务。

文在寅执政后就宣布,最低时薪在 2017 — 2020 年,计划要分别达到 6470 韩元(约 34 元人民币)、7530 韩元(约 40 元人民币)、8682 韩元(约 46 元人民币)、11000 韩元(约 58 元人民币),最低工资水平直接拉升 70%。

韩国前几年经济还不错,所以,最低时薪也不断上调。

2018 年提高了 16.4%,2019 年提高了 10.9%。但后来疫情来了,2020 年就只提高了 2.9%,2021 年又咬牙提高了 1.5%。

不过,韩国这次调高最低时薪后,全年最低工资达到 19150 美元(约 12 万元人民币),放眼整个亚洲,也算是排得上号的。

和中国的城市比较,2020 年,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是 2590 元 / 月,非全日制用工是 23 元人民币 / 小时;深圳最低工资标准是 2200 元人民币 / 月,非全日制用工是 20.3 元人民币 / 小时;北京最低工资标准是 2320 元人民币 / 月,非全日制用工是 13 元人民币 / 小时。

这样比较下来,韩国 2020 年同期的最低时薪是 8590 韩元(约合 45 元人民币),的确是不低。

虽然,这次涨薪没有达到文在寅当初承诺的数额。

但大部分韩国企业早就怨声载道。

代表资方的韩国经营者总协会抗议,这个协会表示,涨薪让中小企业吃不消。

一方面,涨薪会提高韩国的人力成本,将使大量以出口加工为主营业务的韩国企业,眼睁睁地看着大量订单被人力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抢走。

自上世纪 70 年代以来,韩国经济依靠制造业和贸易的飞速发展,创造了令人惊叹的 ” 汉江奇迹 “,其中,国际贸易可以说是韩国崛起的重要法宝。

2018 年韩国进出口贸易总额及差额一览

可以说,机电产品、运输设备和大量以化妆品、护肤品等为代表的出口产品,让出口贸易在韩国贸易体系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

而在这份亮眼的出口贸易成绩单中,有不少成绩是韩国中小企业靠着相对低廉的人工成本所取得的。

但是,这些中小企业遍布各类生产行业,员工数量庞大,即便是这次 5.1% 的工资增长幅度,仍然给中小企业带来了巨大的负担。

此次调高最低时薪,将使韩国大量出口加工型企业承受巨大的人力成本负担

最终的后果就是:企业裁员。

根据韩国中小企业中央会的一项调查,有 5.8% 的中小企业表示会减少招收新员工,25.2% 的企业表示将裁员。

实际上,2019 年,韩国已经累计减少了差不多 17 万个就业岗位;2020 年,因为疫情,更是直接减少了近 40 万个就业岗位。

数据来源:韩国统计厅

提高基本工资导致的后果,就是企业缩减员工人数,使得原本就不多的就业岗位更加紧张。

韩国许多超市和商店的休息时间由原先的 24 点改为 23 点,部分 24 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已改为白天营业,夜里直接打烊。

虽然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政策从出发点上看是好的,但即便看似受惠最大的企业员工,也未必真正得到好处。

首先,此次最低时薪上调,其实也是为了堵住韩国企业长期工的嘴。

2018 年,根据最新出台的韩国劳动保护法,韩国企业调整了企业职工的劳动时间,其中最大工作时长从原先的 68 小时缩短为 52 小时。

工作时间减少,表面上保护了工人的权益,可大家心里并不开心。

韩国工人抗议新劳动保护法的集会 来源:国际在线

因为干的时间久,赚的钱自然也就更多,可新劳动保护法施行后,韩国劳动者每周就减少了 16 个小时的收入。

甚至提高最低小时工资水平也不能完全抵消这 16 个小时所减少的收入。

其次,由于韩国的最低工资人群主要分布于生产行业及零售行业,调高时薪必然导致人力成本增加,带来物价上涨。

对于韩国中小企业和店铺来说,物价上涨也伴随着店铺租金和原材料成本上涨,利润空间不断下降,店铺生存都成了问题,哪里还有什么工作岗位提供。

疫情下,大量韩国店铺不得不靠大减价来吸引顾客

而且实际上,韩国目前的物价真不算低。

根据国际经济学人智库(EIU)的报告,首尔一度高居全球十大物价最高城市的第 6 位,居然比纽约还高。

韩国高居全球十大物价最高城市的第 6 位

虽然普通韩国人的基本月薪能拿到 200 万韩元(约合 10632 元人民币),但是买菜吃饭依旧得精打细算。

中国人买菜,习惯提着菜篮买一整筐,而韩国人买菜,却是一棵一棵精打细算地买。

在韩国,这样的小青菜是按棵算,大概一盒 8 棵,4580 韩元(约合 24 元人民币);一盒的菠菜是 4980 韩元(约合 26 元人民币),炒盘菜都不够一个人吃。

韩国目前的菜价,导致一盒菜还不够一个人吃

黄瓜 3 根 2970 韩元(约合 15 元人民币),别说吃了,敢用黄瓜敷面膜都算大户人家。

也难怪韩剧里主人公将敷完面膜的黄瓜都吃了,原来还真不是夸张的表演。

在韩国,三根黄瓜要卖 15 元人民币

在韩国,好好吃顿烤肉,绝对属于难得的奢侈行为。

正因为韩国物价水平太高,许多韩国人选择兼职来补贴家用。

可这次提高小时工资,对于那些靠兼职赚生活费的临时工、短时工甚至留学生来说,几乎是 ” 毁灭性打击 “。

疫情导致韩国大量店铺歇业,雇主也不再招人

因为按照此次调薪后的工资计算,干满八小时的薪资为 73280 韩元(约合 389 元人民币),已经超过长期工。

虽然未必真正能工作那么久,可不得不说,这么简单算一下,雇主不可能不去考虑招工成本的问题。

说白了,最低时薪是提高了,但能兼职的岗位却减少了,普通人找一份合适的工作更是难上加难。

原本,欢欢喜喜涨工资,没想到除了官员高兴,老板、员工都是心里苦。

当然,类似的事情,在世界上不少国家都在发生,台上的政客为了骗取民众支持,搞些短视的政策。

最终,政客拿到了选票,哪管他政策后果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