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离「取消苹果税」最接近的一次

0
98

雷科技互联网组

编辑丨一位天明

「苹果手机开会员比其他平台要贵」,这个情况相信大家都有所听闻。

从表面上看,iOS 内购价格比 Android 或官网要高出 30%,是因为开发者把苹果的渠道费用(苹果税)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是开发者「作恶」。但如果我们仔细一想,不难发现这里面的逻辑问题——苹果要收渠道费,难道谷歌就不收了吗?为什么 Android 平台就不用交额外的「谷歌税」呢?

其实 Android 平台确实也存在「谷歌税」——谷歌会对使用谷歌支付渠道的付费进行抽成,最开始谷歌甚至会对自己渠道内的慈善捐款抽取高达 30% 的手续费用,但为什么我们在 Android 手机上开会员不需要给谷歌另外交钱呢?

原因很简单:我们在 Android 平台的消费不走谷歌渠道。

封闭商城对 iOS 的意义

尽管谷歌要求 Google Play 内应用必须支持 Google 付费渠道,但因为 Android 手机可以直接使用 APK 安装软件,因此谷歌的「下架威胁」对开发者来说根本不成问题。软件可以自由地使用第三方付费渠道,所以 Android 手机开通会员自然也不用缴纳额外的「谷歌税」。苹果用户需要额外缴「苹果税」,其根本原因是苹果对自己的付费渠道做了限制—— App Store 内应用能且仅能通过苹果渠道购买服务,不想接入苹果渠道?那就得在下架和跳转浏览器付费里二选一了。

但这种 iOS 付费一家独大的情况在未来很有可能会迎来转机——美国明州与亚利桑那州近期就针对应用内付费渠道提出了新法案,如果这项法案得以通过,苹果、谷歌等厂商将不能以「不采用官方购买渠道」为由下架软件

换句话说,如果这项法案得以通过,当地 iOS 用户将可以在「XX 视频」里直接调用「X 付宝」为会员续费了。

如果法案通过了?

可以预见的是,这一法案将遭到苹果、谷歌甚至是索尼、微软等品牌的反对与阻挠。根据 CNBC 的估算,App Store 在 2020 年间营收超过 640 亿美元,增幅达 28%,比 2019 年的 3.1% 高出近 10 倍,已成为苹果的核心增长业务之一。即使苹果在 2021 年为年收入低于门槛的开发者免除了 50% 的渠道费,但超过门槛的大型开发者为 Apple Store 提供了超过 95% 的收入,「渠道费用」依然是苹果营收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果这一法案得以通过,为了收益最大化,这些游戏、服务的开发者显然会在第一时间接入自己的支付渠道,将利益最大化,而苹果的 AppStore 收益,很可能面临毁灭性打击。

这也是苹果至今不愿意在自己平台内开放第三方支付渠道的根本原因。过去手机依靠硬件盈利,但在智能手机时代,单一的硬件已经无法作为竞争力吸引消费者,软件生态与内容付费才是更长远的营收方向。再说了,随着科技发展,手机的形态也注定发生质变,只有在生态内容方面具有「软实力」,才能在未来站稳脚步。

因此越来越多的硬件品牌开始构建自己的生态,并悄然改变企业结构,将自己从「硬件公司」转为「生态内容与服务企业」。如果引入第三方支付的法案通过,这些「转型企业」将面临再一次洗牌。

不妨参考一下 Mac 模式

考虑到苹果、谷歌等软件的影响力,尽管我希望这项法案得以通过并推广至世界各地,但我也得承认其通过的几率实属渺茫。引入第三方支付渠道将为现有生态体系带来巨变,在科技巨头话语权日益增长,甚至能为了「站队」煽动美国选举的 2021 年,这种断人财路的做法显然走不远。

但这并不意味着苹果等互联网巨头可以「理所应当」地「垄断」手机支付渠道。尤其是对苹果来说,除了严格封闭的「App Store 模式」与良莠不齐的「APK 模式」外,苹果其实还有另一条路线可走——「Mac」模式或者说更早之前的「塞班模式」。

与手机上的 App Store 一样,Mac App store 内的软件也只能调用苹果的支付渠道。这样的规定既为苹果带来了渠道费用,也为用户带来了资金保障——大家如果有在 App Store 中申请退款的经历,相信都对苹果「用户优先」的策略赞赏有加。在苹果看来,只有封闭的应用商城和指定的付款渠道才能为用户带来优秀的体验

但其实苹果完全可以像曾经的塞班手机系统或现在 Mac 系统一样,在严格管控开发者授权的情况下开放第三方应用市场与付费渠道。以 Mac 系统为例,在涉及安全方面的场景下,用户可以选择「只运行 App Store 软件」「运行 App Store 与认可开发者软件」或「运行任意软件」。

其中「运行 App Store 与认可开发者软件」需验证唯一的开发者认证证书,就像当初塞班手机的 Sisx 软件包签名一样。只要以高门槛审核信任开发者的资质,允许第三方软件安装的同时也同样可以保证手机与用户信息的安全。企业级的授权认证不仅能维持苹果的收益,也能为开发者带来更广阔的发挥空间,让他们能更好地为用户提供优质应用,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以我们常用的 XX 音乐、XX 视频为例,如果引入第三方支付渠道,我们可以像点外卖或在电商平台购物一样,在软件内直接完成第三平台的支付。考虑到支付宝、微信支付与云闪付等支付平台的资质,资金安全可以说有完全保障。即使出现费用纠纷,也可以以监管方的身份介入。至于那些内置了第三方支付的应用,本身也都是各互联网巨头的产品,获得开发者认证自然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Epic 用「授权」的例子证明了「授权费」模式的可行性,作为用户的我们在保证资金安全与个人隐私的前提下,也需要更便捷、更多样化的支付方式。大洋彼岸的法案让我们看到了更多样的软件生态与更健康的「品牌 – 开发者」关系,我也希望有关品牌在未来能加入更多样的支付手段。刚才也说了,生态将是未来品牌吸引消费者的主要手段,而多样化才是让生态健康发展的最好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