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年性侵 156 人,这部 9.0 分新片,真实还原惊天丑闻!

0
895

2018年1月16日,美国印罕郡兰辛市法院。

证人席,一位壮汉向法官请求:作为三名受害者的父亲,请允许我与被告在休息室待五分钟。

周围一片哗然。法官声音中带着无奈:我明白你的心情,可是…壮汉打断:一分钟?

也许是料到了回复,壮汉没等法官回答,就跳出了证人席,往被告身上扑去…

他很快就被警察按倒在地…

壮汉大喊:如果是你们的女儿被人欺负呢?你们会冷静吗?

这是美国体育史上,最大的丑闻:队医拉里·纳索尔,从1996年开始,20年间,连续性侵超过156名运动员…然而,直到2017年,罪魁祸首才被抓捕归案。

更诡异的是,在第一个受害者举证之前,其他受害者,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性侵的事实…

而看完了这部纪录片,我才明白,这么荒唐的事实,为什么存在:《在金牌的核心:美国体操丑闻》

2000年,德州小镇,卡罗伊农场。这里,是美国体操队的集训中心。

和所有体育竞技一样,想要更快、更高、更强,运动员们就必须更苦、更累、更难。

对于运动员来说,跑步、压腿、拉伸等等的各种残酷、高强度的训练,是家常便饭。

教练们采取封闭式、集权式的管理。进入到体操队,就得没收手机,不允许和父母联系;视教练为绝对权威,谁不乖,谁滚蛋。

严格的教练总是告诉队员:在这里训练是你们的荣幸,想偷懒,就滚出去,外面多的是人,挤破头都想进来!

在体育馆里,除了日常的跳马、平衡木练习,常常能看到这样的景象:教练在运动员的膝盖上、身体上,站立、挤压…

为了让身体更加柔软,从小,运动员就需要忍受这样的”重压”。尽管训练辛苦,但女孩们都被一个信念支撑:站在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上。

承受着魔鬼训练和父母殷切期望的重压,女孩们都习惯性的向一个人寻求安慰:队医拉里·纳索尔。拉里戴着一副细框眼镜,总是彬彬有礼、温文尔雅。

每当孩子们受伤,他除了提供身体上的救助,还不吝啬言语上的鼓励和安慰;

每当孩子们不开心,他会第一时间,偷偷塞给她们零食和玩具…

他博学、专业、细腻、友善的面孔,让压力巨大的孩子们,寻找到一丝安慰。

在缺乏关怀、唯成绩论的体操队里,拉里,某程度上,就是女孩们的慈父。孩子们都说:拉里于我们而言,是救世主。

然而,2016年的某一天,体操队员瑞秋·丹贺兰,走进警察局报案:美国体操队队医,拉里·纳索尔,在我15岁时,性侵我。一石激起千层浪,全美媒体蜂拥而至、司法机关焦头烂额、普罗大众议论纷纷…

随后,越来越多体操队员站出来声援,指控队医拉里曾在她们小时候,对她们性侵,被害者甚至包括奥运冠军。

拉里?那个老实巴交、善解人意的天使,怎么可能是个恋童癖?

2018年,美国体育史上受害者最多、作案时间最长的队医拉里·纳索尔性侵案件开庭。

导演艾琳·李·卡尔,记录下了在开庭前后,受害者及其家属、双方律师还有多方涉案人士,拍成了纪录片《在金牌的核心:美国体操丑闻》详细的讲述,充足的细节,客观的态度,让片子获得豆瓣9.0分,IMDb8.1分的高分。

有网友评论:满目可视的疼痛,导演对产生性侵原因的挖掘清晰全面,通过她的镜头,我能看到这些女孩,是多么无助,又多么勇敢。

2016年9月,警察在拉里的住宅里,搜出了37000多张儿童色情照片和影像。至此,拉里恋童癖的身份,不再是子虚乌有的指控。

根据调查,从1997年开始,从德州卡罗伊农场到密歇根州立大学,在大学分设的学区,在他家里的地下室,在奥运会休息室…从6岁到15岁,从1997年到2015年…

拉里利用队医的职务之便,对156名未成年人,实施性侵。

为了骗取家长信任,他曾邀请家长来观摩他的专业治疗。他告诉家长和孩子:我在治疗的时候,会不可避免地碰到孩子们的敏感部位,这个希望你们理解一下。

他极其小心地,只在孩子们的腿部、脚踝和手臂等部位,小心地游走…在观摩了好几次之后,父母们彻底放心:拉里很规矩,而且很专业,把孩子交给他,我们放心。

然而,在这之后,拉里对孩子的每一次检查和治疗,都和在他们面前所做的手法,完全不同…大腿、胸部、私处…无人在场时,拉里的检查,更加”细致”。

但是,女孩们从来不觉得有什么:我们从小就习惯了被成年人触摸,更何况,所有人都告诉我,这是必须的检查步骤呢?但是,她们也有过不安,在那些,拉里把手指伸进她们的阴道、解开皮带、发出怪声的时候…

但每当这时,她们都告诉自己:爸妈说这是正常的,教练说要信任医生,小伙伴们都没有拒绝…

在庭上,受害者被允许公开发言,女孩们第一次,面对拉里,说出自己的痛苦和愤恨…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当噩梦被提醒,却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有人说:我常常做噩梦,梦见以前你对我做的事…我再也无法相信任何医生…

有人说:我以为这辈子最难的事,是参加奥运会,后来我才知道,是承认拉里对我做的那些,可怕的事…

有女孩在结束审判后茫然:所有人都说,结束了,是个好结局。但是于我而言,这样的伤害,没有尽头…

虽然,犯下这滔天罪行的,是拉里一个人。但从种种证据看来,是周围人的漠视和纵容,帮助酿成了这场横跨十数年的多地犯罪。

比如,当个别受害者察觉到不妥,向老师寻求帮助时,教练居然不是协助,而是否定、怀疑,并且因为怕麻烦,恐吓、劝诱孩子不要上报;

比如,教练和拉里私交甚好,互相通气,一个打压,一个关怀,使受害者心怀愧疚;

比如,早在2012年就已经知晓情况的密歇根大学、美国奥委会、FBI、当地分局,却为了维护体育界声誉,隐藏关键证词…

谎言与恶行,被权力和利益,支撑得理直气壮,遮盖得滴水不漏;黑白被颠倒,让无助的受害者对是非曲直的判断,摇摆、怀疑、扭曲、颠覆…

受害人被攻击、辱骂、质疑、噤声…

这些成年人借助他们的身份和地位,把求救的通道,全部堵死,也用权力这双看不见的黑手,对受害女孩,进行了精神的侵犯。

(部分)出庭受害者而最让人痛心的,还是当孩子感到茫然无助的时候,他们的父母,几乎都没有第一时间觉察,甚至他们从未对这些已经进入青春期的孩子,进行过完善的性教育…

甚至,事发前,还有受害者向朋友推荐这位禽兽医生,当朋友怀疑队医逾矩时,她激动地说:我从小就是这样被检查的,这没问题啊!

她不知道,什么样的行为,可以被定性为性侵犯。在受害者中,有一名非体操队员的受害者。她是拉里好朋友的孩子。

据她回忆,6岁时,拉里就在她面前暴露过生殖器,然后是躲猫猫时,在女孩面前自慰,还用手指,插入她的阴道…

但当女孩告诉父母时,父母却选择相信拉里,一家人开始了十几年的冷战和争吵…在得知真相之后,无法承受良心谴责的父亲,选择自杀,来弥补自己对女儿的亏欠…

女孩说:爸妈很信任这个老朋友,我也因为父母的信任,把他当作亲密的人…所以,尽管感觉不舒服,女孩也不会对这种做法表示怀疑。因为她的父母、教练和小伙伴们,并没有提出异议…

当一个孩子,从来没有被认真教育过,她不会有足够的认知来判断,她所接受的伤害,是否有资格被称之为伤害。孩子们并不知道恋童癖是什么样,所以她并不知道,父母不在时候的”附加治疗”,其实是一种犯罪。

这种集体无意识,原因很简单:对熟人的松懈。

在今年3月2日的发布的《「女童保护」2018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显示,去年曝光性侵儿童案例317起,受害儿童超过750人。其中,熟人作案占比66.25%。

公开曝光的案件中,师生关系占比最重:33.8%,其次是网友关系,占比18.57%,排在第三位的是其他,比如门卫、校工等的熟人,占15.23%,此外还包括邻里关系、亲属关系等。

而这样的数据,仅仅是冰山一角。

有研究表明:中国2.7亿儿童受到接触性侵犯在8%-12%之间,插入式性侵犯在1%左右。如果事实真如数据所示,那么在中国,起码有3000万儿童受到过性侵害,其中270万儿童受到严重侵害。

这令人发指的数据背后,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似乎对于儿童防范性侵方面的教育,仍旧是一片空白。有这样一句话:你嫌给孩子灌输性教育太早,恋童癖却不会嫌你孩子的年纪太小。

在太多想当然的父母,认为性侵,离自己太远时,无数的孩子,或许正被某个变态虎视眈眈,他们在等的,或许只是一个,和孩子独处的机会…而这种伤害,都是可以被避免的。

心理学专家研究发现,如果孩子突然喜欢玩火,家长也要注意,有可能是受到了一些很严重的伤害…最重要的是,当孩子表现出恐惧和排斥的情绪时,父母需要耐心和小心询问,否则,不仅会对孩子造成更大的伤害,更会把孩子推到孤立无援的境地,甚至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在片子的最后,拉里被法官判处175年终身监禁,不得保释。本该是大快人心的结果,却没有人笑得出来。

受害人瑞秋·丹贺兰说:面对近在眼前的恶行,成年人的冷漠和沉默,也该同魔鬼队医一起被判无期徒刑。

作为成年人,我们有义务,去给每个孩子营造安全、健康的成长环境,让他们明白:尽管前方艰难险阻,但是当遇到困难,有我们在。这是每个成年人,义不容辞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