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后教师转行当“男家政”:工资过万不难,精神压力也不大

0
434

春节过后,” 月薪超万元 “、” 男家政吃香 ” 成为热议话题。

随着家庭收入水平不断提高、三孩生育政策等落地,人们对生活品质有了更高要求,家政企业越来越多了。

以广东为例,2022 年 2 月的发布《南粤家政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共有家政企业约 2.68 万家,比 2018 年底翻了近一倍,从业人员达到 127 万人。有数据显示,2020 年广东家政服务业总营业收入上升至 423.8 亿元,保持快速增长趋势。

在此背景下,家政行业内涌现出不少高学历的大学生、00 后等新面孔,甚至带火了 ” 男家政 ” 一词。

不少男性加入到家政行业 图源:视觉中国

” 我们重点保洁团队有一千来号人,男家政占了 62%、大专以上学历的占了 32%,平均年龄在 26 岁左右。” 某家政公司副总裁覃春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些雇主在寻找家政人员时,甚至会备注派遣男性家政人员上门。

教师转行做 ” 男家政 “

26 岁的梁耀卓原本是一名教培机构的老师,去年他离开了讲台,在朋友的强烈推荐下,2021 年 10 月他选择进入家政行业试试水。

从黑板上的粉笔到清洁用的抹布,从授课讲学到直面厨房灶台的油烟污垢,梁耀卓坦言,最开始并不适应。” 之前不了解容易产生误解,会认为家政只是简单拖拖地。”

家政不是简单的拖拖地 图源:视觉中国

当了一段时间家政服务师后,他开始对这行有所改观。” 时常能感受到一种被需求感。” 梁耀卓说。

清洁完成后,雇主发出的赞叹,会让梁耀卓倍感骄傲。让他印象深刻的是,2022 年春节前,一位关系好的雇主预约打扫后,顺带邀请了他吃饭,” 彼此间就像熟悉的家人朋友 “。

” 从清洁的专业角度看,雇主认同我的工作;从社会需求角度看,我们弥补了大众对好家政、好月嫂空缺的需求。” 梁耀卓说。

梁耀卓发现,到手的薪水并不比教培老师少,而且 ” 时间相对自由,精神压力也不大。”

” 底薪加提成,再加上各种奖金,一般只要做到五星家政服务师,拿到过万工资并不难。” 梁耀卓说。

如今的他已经是佛山站禅城区的小组长,月薪稳定在 8000 元左右,甚至可以带 00 后的同事一起出外勤。

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 年,中国家政服务行业的整体薪资区间在 2000-20000 元之间,其中 6000-8000 元的从业人员数量最多,占 24.4%。

有从业者向记者表示:” 家政行业发展规划清晰,从业几年后可以纵向晋升成为地区站点的管理者,或是横向发展为收纳师、金牌月嫂等,年薪二十到三十万不等。”

” 我们干得不比阿姨们差 “

在家政服务行业,像梁耀卓这样的年轻人并不少。

1999 年出生的郑明也是其中之一。2020 年大学毕业后,郑明加入到求职大军中,从事导游工作碰上疫情、干跨境电商又逢亚马逊闭店潮,多番尝试后,他最终选择成为一名家政服务师。

每天早上 8 点半,背着工具箱、骑上小电驴,奔走于闹市小区,已经成为郑明的工作常态。

到达雇主家后,他会在进门时套上一次性鞋套,然后跟雇主沟通,询问哪些地方要着重清理,再开始工作。

每 4 小时一单,从厨房、卫生间、卧室,必须严谨控制好清洁时长。为了避免中间有多余重复动作,需要先观察雇主家的布局,一般从厨房开始做起。

九色毛巾分区使用,百洁布用来去除墙上的顽固污渍,魔力棉擦拭水龙头后更亮 …… 从业不到 5 个月,郑明对于服务流程与工具的使用,已经烂熟于心。

今年 1 月,市场需求旺盛时,郑明一个月能做满 57 单,” 累是累了点,但好在多劳多得。”

在工作中,郑明发现,人们对于家政行业的刻板印象仍然存在。” 男生为什么也来做保洁 “” 这么年轻、还是大学生为啥会找这工作 “,这是郑明被问到最多的两个问题。

四小时的清洁工作强度非常大,男生的体力会好一些 图源:视觉中国

对此,他总是耐心解释,” 我们干得不比阿姨们差,甚至比她们更细心、更标准 “” 家政行业也有未来 “。

” 去客户家,有时候要爬上爬下,清洁油烟机、搬沙发。四小时要完成清洁工作,强度非常大。男生的体力会好一些。” 覃春松解释称。

此前,人们对家政服务人员的印象似乎还停留在 ” 低学历 “” 年龄大 ” 这两个标签上。

但事实上,近年来有不少高素质人才加入家政行业。据央视财经报道,在家政服务人员中,大专以上学历包含本科生、研究生的比例达到 3.8%。

据覃春松介绍,其所在的家政公司曾有一名毕业于武汉大学的员工,做了两年家政服务师后,晋升到管理层,还有一对医学生双胞胎,从家政、保姆做起,到现在成了地方小组长。

市场需求倒逼标准化

2015 年,从公办中学辞职、转行做人力资源管理的覃春松发现,家政服务市场存在不少积弊。

” 市面上保姆、阿姨年龄较大、学历低,且服务没有标准,甚至还出现过毒保姆、虐待老人的新闻。” 覃春松说,以前很多保姆没有与中介公司签合同,中介公司对保姆的行为没有约束力,出了事,保姆跑了,找中介公司也没用。

于是,她萌生了与人合伙创办家政公司的想法,并试着给一些开办家政课程的高校打电话,想从中搜寻人才。

” 一个个打电话过去,没有任何回音。后来得知一些课程班只有几个人,毕业后也极少从事专业相关的工作。”

变化出现在 2019 年 6 月。当时,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指出将着眼于提升从业人员素质来提高家政服务质量,力争到 2020 年底前累计培训超过 500 万人次。

提升家政服务业从业人员素质 图源:视觉中国

” 身边突然间冒出来众多家政服务公司。” 覃春松发现,以前做物业、做商超,甚至做互联网的公司都参与到了家政行业。放假期间,不少大学生也来试水,实习期就能拿到 5000 元的工资。

如今,雇主对家政服务的要求逐步提高。覃春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当下的家政服务师是需要具备各种技能的多面手,比如会收纳、会洗衣,会做菜,而且要好吃。再者,要年轻一些,普通话要标准。”

市场需求倒逼家政岗位的标准化:入职前,要做背景调查、审核从业者资质,还要填写心理问卷;入职后,要进行培训,家政服务师需要持证上岗。

另外,每个从基层保洁做起的员工,达到一定职称后可以选择发展方向,成为金牌月嫂或者收纳师 ……

当下,家政行业供需缺口较大。互联网生活服务平台 58 同城发布的《家政服务行业报告》显示,目前家政服务市场的供需缺口达到 3000 万人。

家政行业供需缺口较大 图源:视觉中国

优秀的家政服务人员成了市场上的 ” 香饽饽 “,这给了年轻人机会。

” 当下家政岗位的职业化,以及标准服务流程比较完善。我会把它当成一份职业去对待。” 梁耀卓称,自己身边的人并未介意他的职业,父母也表示支持。

郑明则没有把从事家政服务师工作的事情告知父母,” 我得先干出息了 “。

不过,他仍旧相信家政行业的发展前景,并打算当成事业为之努力:一年半内干到五星级家政服务师,最终目标是成为公司的管理层。

应采访对象要求,梁耀卓、郑明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