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岁翻译家许渊冲,把宋词 100 首翻译成英文,美得令人沉醉

0
1184

北京大学的畅春园里,有一排排 80 年代建造的教职工住宅。其中的一扇窗,常常亮灯至深夜三四点,这便是翻译界泰斗、98 岁老先生许渊冲的家。

许渊冲,北京大学教授、翻译家,毕生致力于中西文化互译工作。当今世界,在汉语、英语、法语之间灵活游走的翻译家,许渊冲乃第一人。

他将中国的《论语》《诗经》《楚辞》《西厢记》等翻译成英文、法文,还将西方名著如《包法利夫人》《红与黑》《约翰 · 克里斯托夫》等译成中文。

他的中译英作品《楚辞》,被美国学者誉为 ” 英美文学领域的一座高峰 “。《西厢记》被英国智慧女神出版社评价为 ” 可以和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媲美 “。在节目《朗读者》中,主持人董卿说:因为他,我们遇见了包法利夫人,遇见了于连,遇见了李尔王;也因为他,西方世界遇见了李白、杜甫,遇见了崔莺莺、杜丽娘。

2011 年,中国翻译协会授予他 ” 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

2014 年,获得国际翻译界最高奖项—— ” 北极光 ” 杰出文学翻译奖,成为迄今为止,全亚洲第一位获此殊荣的翻译家。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平装版《画说宋词》(中英对照版),就是许渊冲的译作。内文中英对照,让你一览翻译大师的文学风采。

这本书从《宋词三百首》中,精心挑选了 117 首宋词,再由许渊冲翻译成英文,中英对照。

又邀请了陈佩秋、林曦明等 30 多位当代著名画师,为每首诗绘上符合意境的海派画作,典雅精致,颇有收藏价值。

古今中外,东西方文化互译之美,在这一诗一画之间表达得淋漓尽致。每日一首词,或诵读抄录、或欣赏研究,跟着大师的脚步,既收获知识,又修身养性。

西南联大走出的翻译 ” 狂人 ”

谈到许渊冲,不少人都评他 ” 自大不羁 “。他在名片上自称:” 书销中外百余本,诗译英法唯一人。”

甚至说:” 我的名字,比名片更响。” 这般举止,的确跟传统印象中的谦和大师有些不一样。

能够如此 ” 狂妄 “,自然是有资本的。

西南联大旧址

西南联大部分教师合影前排左三:蒋梦麟 前排右三:梅贻琦

1938 年,17 岁的许渊冲考入西南联大英文系,师从闻一多、钱鍾书 、叶公超、吴宓等学贯中西的大学者,在那个动荡与热忱并存的年月,开启了自己的翻译生涯。

许渊冲大学三年级时的留影1941 年,美国空军 ” 飞虎队 ” 援华抗日,西南联大外文系的所有男生都被调去作翻译。

在欢迎宴会上,如何把言简意深的 ” 三民主义 ” 翻译给美国小伙伴,让大家都犯了难。宴会主持人、时任国民党高级官员的黄仁霖亲自上阵,译为:”Nationality, People’s Sovereignty, People’s Livelihood.”(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

美国小伙伴面面相觑不知所云,这个时候,许渊冲站了出来,大嗓门喊到:”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 民有、民治、民享 )

一下子就把 ” 三民主义 ” 的内涵说明白了。

联大同窗左起依次为:朱光亚、许渊冲、杨振宁、王传纶、王希季

在西南联大读书的日子,是许渊冲一生中难忘的经历。那时,他和中国最优秀最有骨气的人一起,在破碎山河中学习并守护着中华文脉。这段经历,让他对于民族文化充满热爱和自信。

1994 年,他的中译英作品《中国不朽诗三百首》由英国企鹅图书公司出版,这也是 ” 企鹅 ” 出版的第一本中国人译作。大学问家顾毓琇先生对此书赞扬道:” 历代诗词曲译成英文,且能押韵自然,功力过人,实为有史以来第一。”

1999 年,许渊冲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虽没有得奖,许渊冲却满不在乎:” 诺奖年年都有,而我们的唐诗宋词却已经流传了千年。”

他认为,中英互译很难,比英法互译难十倍,而这个重担,只有中国人担得起。他说:” 中国人,就应该自信,就应该有点狂的精神。咱们国家的科技、军事、商业都在走向世界,所缺的,就是文化这一项,我要填补的,就是这一项。” 许渊冲的翻译之道

学翻译的人都知道,翻译是个难两全的活儿,译者必须同时服务于两个 ” 主人 “:原作者和译文读者。但许渊冲说:” 科学无法解决文学的优美。不能只翻译表面形式,要提取中心思想。只有坚持中国文化的美感,才能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

因此,他提出 ” 三美论 “:意美、音美、形美。翻译出的作品,不仅有传统文化格式上的公整押韵,更有传统文化思想上的意境。

比如李清照《声声慢》里的 ” 寻寻觅觅 , 冷冷清清 , 凄凄惨惨戚戚 “,这句词平仄交替,除了音韵美,还有感情的郁结,翻译难度极大。美国翻译家 Kenneth Rexroth 译为:

Search. Search. Seek. Seek.

Cold. Cold. Clear. Clear.

Sorrow. Sorrow. Pain. Pain.

仅仅依靠英语单词的叠加,丝毫没有把原句的情致体现出来。

林语堂译为:

So dim,so dark,

So dense,so dull,

So damp,so dank,

So dead!

七个以 d 开头的形容词,形式美满分。

再看许渊冲的版本:

I look for what I miss,

I know not what it is,

I feel so sad,so drear,

So lonely,without cheer.

押韵完美,在忠于原文的基础上,加入一个主人公 “I”,抑扬顿挫之间,传递出作者的愁绪悲伤,生动可感。

许渊冲和夫人照君或许是对 ” 美 ” 的追求太过极致,2017 年,许渊冲不慎在骑车时摔断腿,夫人照君埋怨他不小心,他却说:

” 那条路在月光下很美,我只顾着看景,忘记看路。诶这么一说,这一跤,还摔得蛮美的。”

如今,许渊冲已经 98 岁了,他依然坚持每天翻译一页莎士比亚。没办法骑车,就每天拄着拐杖在楼下慢慢走一走。每个时代都会有闪烁着大师光芒的人出现,但许渊冲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们,他们的家国情怀和纯真,却越来越难得。

这般风采,值得我们去书中拜读,在心里仰望。

(编辑 范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