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躺赚 2.5 亿!张庭百亿帝国“倒塌”背后,犯了三大致命错误

0
285

文 / 金错刀频道

3 年前,张庭堪称明星转商人的典范。

创业 5 年,一年缴税 12 亿,赶超欧莱雅,秒杀中通,拿下上海纳税冠军。

公司每月营销额就高达 153 亿元,帮助过千万人实现一夜暴富,粉丝过亿。

曾经的演员张庭,自称身家 300 亿,被封为 ” 微商女王 “。

3 年后,张庭再次登上热搜,却是被指涉嫌传销,冻结了 6 亿资产。

在微博引起轰动后,张庭夫妇迅速回应:合法经营,配合调查。

尽管女神态度积极,但网友们 ” 早该查了、传销无疑 ” 的叫好声还是铺满评论区。

就连人民日报都评价:剜掉网络传销毒瘤。

今天的最新发展,TST 的很多代理商也炸了,声称子子孙孙都挣不到钱。

不管网上骂声多大,张庭夫妻仍然两耳不闻窗外事,在直播间活跃的跳舞卖货。

张庭夫妇平静的表现背后,他们一手建立的微商帝国,其实早已经在崩塌的边缘。

第一个致命错误:

从炫富到卖惨,微商女王人设崩塌

去年,在 TST 的七周年晚宴上,林瑞阳大喊:你们的靠山是谁?

台下上万名员工大喊:大哥庭姐。

殊不知,张庭这个靠山,其实早已经靠不住了。

最明显的改变是,曾经的炫富女王,如今开始疯狂卖惨了。

这两年,在直播间张庭开始打造 ” 独立女性 ” 的人设。

袁隆平院士去世当天,张庭因为正常直播,遭受网友指责,张庭一改往日的贵妇范,演起了苦情戏。

在直播间,她崩溃大哭,讲述自己生活、创业的不易,一边哭一边抱怨: ” 你们知道我有多努力吗?一年 365 天我工作 356 天!”

为了塑造自己简朴妈妈的人设,张庭在一条短视频里,自称每天花费不到 10 元,但给老公 1500 的零花。

同样的套路,张庭还用过很多次,比如 ” 张庭一件礼服穿 10 年 “、” 一双鞋穿 7 年 “。

而过去的张庭,画风却并非如此。

炫富文化是所有微商人,刻在骨子里的本能,身为微商教母的张庭,在炫富这块更是从没输过。

在很多场合张庭夫妇的凡尔赛发言,让无数人对他们的身价表示羡慕。

比如在参加各种综艺时,张庭和林瑞阳夫妇的人设就是 ” 身价 300 亿 “,” 自家保险柜里的钱多得是,随便拿。”,和不爱钱的马云,难分高低。

还对广大有志青年喊话,谁娶了她女儿就可以少奋斗 20 年。

带别人参观 1650 平、价值近两亿的 ” 宫殿式住宅 ” 时表示,第一次去她家的人都会迷路。

2020 年 9 月,张庭夫妻还花了 17 亿买下黄浦江边的大楼,当时就豪气的表示会送好友陶虹、明道各一层。

张庭夫妇炫富的最高境界是,被法国王室颁发荣誉勋章,晒出与 ” 奥尔良王子 ” 的亲密合照。

当然自己富还不够,林瑞阳还自称成为一百万人的财神爷。

在马来的发布会上,林瑞阳称线下有 118 万人踩在我的肩头挣钱,每月发薪水就高达 2.5 亿。

要知道,当年 ” 全球最大的制造厂 ” 富士康员工才 120 万人。

TST 员工年终奖是 10 个月工资,年会也是时常下血本包邮轮游带员工游韩国、日本,堪称最佳老板。

和其他微商努力几年喜提豪车不同,TST 旗下的首席代理,自称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就可以买保时捷。

从壕无人性,到艰苦朴素,张庭的人设一直在变,但唯一不变的是,点进去看到的商品橱窗。

不仅是微商教母变了,就连微商教父龚文祥也变了。

过去 ” 月零花钱 600 万 “、” 每年发微信红包 300 万 “、”2 天入手 2 套千万豪宅,是他的日常,如今的新闻都变成 ” 卖房卖车,倾家荡产,身无分文 “。

微商界高调炫富的路子已经失灵。

第二个致命错误:

转战直播,产品却 8 年不升级

在 2009 年的一档财经节目中,林瑞阳被主持人问,如何跨过地产业的资金和专业门槛?

他帅气微笑,吐出三个神秘大字—— ” 靠朋友 “。

林瑞阳从地产圈得来的 ” 靠朋友 ” 的经验,在微商圈依然有效。

10 年前,林瑞阳想要留住张庭的青春美丽,为爱远赴法国,提取活酵母菌研究驻颜术,这才换来张庭 20 年来的容颜不改。

据说,2011 年,林瑞阳就在中国台湾地区销售活酵母护肤品;2013 年从鲜奶中萃取酵母,做成现在的 TST;2015 年,TST 官网称,其研发出活酵母第三代,” 三菌合一,五大功效 “。

一款 ” 为爱而生 ” 的新产品,在张庭和林瑞阳朋友们的帮助下,活酵母面膜很快就成了明星产品。

林志玲、罗志祥是活酵母的品牌代言人。

赵薇、范冰冰、刘涛等数十个明星,都在微博上体验宣传 TST 活酵母的面膜,几乎圈粉了娱乐圈的半壁江山。

除了明星光环,这款产品还吸引了陶虹徐峥夫妇、曹格夫妇成为合伙人。

在 TST 的晚会上,明星阵容堪比拼盘演唱会。

不仅如此,活酵母面膜作为一款微商产品,还一度成为综艺的宠儿。

2019 年 4 月,TST 正式成为《极限挑战》第五季特约赞助商。

因为对明星的喜爱和追捧,让用户天真的觉得 ” 明星都在用 = 产品绝对好 “。但实际上,让张庭夫妇赖以生存的产品活酵母面膜,从来就不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

这款以全球唯一一款有生命的保养品为噱头的产品,发展了 5 年,不仅没升级,反而不断的在降级。

以 2019 年 2 月,TST 才与爱奇艺合作推广过 TST 的活酵母新生面膜乳为例。

2016 年的第一代产品,活性成分还排在前两位;到了 2019 年,主打的活性成分,已经吊车尾,通俗点就是太平洋里打鸡蛋,简称海洋蛋花汤;到了 2020 年第三代产品,几乎看不到活性成分,全是保湿剂增稠剂,还不如几块钱的芦荟胶。

图片来源于:美丽修行 APP

不仅如此,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看到,2020 年以来,TS 有数十款产品被注销了。

更别提多年来,无数网友投诉使用了 TST 的活酵母产品后,惨遭 ” 毁容 “,很多产品更是成了 315 投诉的常客,口碑一度烂大街。

如今再看张庭夫妇的微商帝国,其赖以生存的明星朋友们,一部分上了 ” 黑名单 “,剩下的也不敢再站台,一部分早早撤退。

仅剩的合伙人陶虹夫妇,也在今年 11 月份撤退,徒留下张庭夫妇面对 ” 微商变传销 ” 的指控。

产品和营销都归零的微商帝国,离崩塌只有一步之遥。

第三个致命错误:

传销 + 直播,是张庭早就埋下的雷

2018 年,TST 成为上海青浦区纳税第一名,是张庭夫妇的高光时刻,也是微商行业最辉煌的时候。

那一年,第四届广东 ” 微商春晚 ” 现场,坐满了 200 位微商行业领袖以及 2 万微商从业人员,杨坤、金志文等诸多明星还在现场助阵。

那一年中国的微商从业人数已接近 2100 万人。

这个数字,超过了西藏、青海、宁夏三省的人口之和,快赶上整个北京市的常住人口了。

对比当年中国的总人口后发现:每 69 个人里,就可能有一个微商。

但直播带货的爆火,彻底粉碎了微商所营造的财富通道和逻辑。

2019 年,被称为直播元年,直播电商整体市场规模达到 4,338 亿元,但 2020 年突破万亿达到 10,500 亿元,到了 2021 年,直接突破 2 万亿。

据 CNNIC 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 2020 年 9 月,我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 7.49 亿,直播电商用户规模达 3.09 亿,是当年微商从业人数的十几倍。

直播带货风口的出现,加速了微商消亡速度。

2020 年,张庭夫妇入驻直播间,凭借着 ” 酒窝女神 ” 的滤镜,直播首秀 3 小时 1.3 亿,超过罗永浩,一举成为了当天明星直播带货榜上的第一名。

陶虹和张庭直播卖货,也曾经创下过一晚入账 2.5 亿的传奇。

那微商的尽头会是直播带货吗?

刀哥觉得不是。

以抖音直播为例,抖音直播奉行 4321 的原则:即 4 成商家、3 成是明星达人、2 成是活动,1 成是头部。

像张庭和林瑞阳夫妇的 TST,作为商家,产品口碑扑街,更没有新产品升级,尽管有 10 万代理直播,但依然在直播界掀不起风浪。

作为明星主播,除了童年滤镜,如今在张庭的抖音账号里,多是辣眼睛的秀恩爱、炫富和生活日常,过去靠炫富、炫夫吸引流量的方式,在抖音的短视频里并没有优势。

失去风口后,曾经的微商铁律,再也行不通了。

而 TST,作为微商超级头部,仍是在一个危险赛道升级:传销模式 + 直播。

看似成功转型,但更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雷。

结语:

在之前,微商的朋友圈里充斥着各种玛莎拉蒂、豪宅飞机、成堆现金、励志语录。

但如今,龚文祥从 ” 中国微商自媒体第一人 “,变成了 ” 中国微商查税破产第一人 “。

今年 8 月,一代微商网红品牌鼻祖 ” 欧束 ” 高管团队,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逮捕,创始人宋维樵被判处 5 年半刑期,罚没 2.9 亿。

这些被终结的微商巨头们,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营销大于产品。

产品一直是微商行业的大短板,TST 的产品一直缺乏升级,还有人因为用了它家面膜烂脸,曾被评为 3.15 年度投诉案例。

刀哥提醒,不管是什么流量风口,永远记住一个爆品天条:

产品是 1,营销是 0。

参考资料:

肥罗大电影 .《” 微商女王 ” 张庭的幻灭史:酒窝女神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豹变 .《从朋友圈到直播间,微商会起死回生吗?》

知乎用户 . 江小訾

谈资 .《张庭还会出来卖惨吗?》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篇作者 云摇 | 内容运营孟孟

主编 张一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