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堕胎法,女星发起“停啪运动”:性罢工

0
1201

罢工,是一种很常见的抗议手段。

前几天,美国女演员 Alyssa Milano 却发起了一场特殊的罢工:” 性罢工 “(sex strike)。

Milano 在推特上发帖,号召女性不要进行性生活,直到 ” 我们能够夺回自己身体的自主权。”

成年人有性生活是很正常的事情,自己的身体,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Milano 之所以对这件事如此严肃,是因为美国的乔治亚州通过了一项反堕胎法案。

在 Milano 发文几天前,乔治亚州成为了美国今年第 4 个禁止堕胎的州。法案非常严格:如果能够测出胎心,就不能终止妊娠。一般胎儿发育到 6 周左右就有胎心了,但是很多女性到怀孕第 9 周甚至更长时间才能知道自己怀孕。

这一立法于上周二由乔治亚州州长 Kemp 签署。它意味着女性在意识到自己怀孕时,极有可能已经超过了 6 周。所以就算是意外怀孕不想要孩子,也只能选择生下来。

虽然很多人认为堕胎是伤害生命,但是,对于女性来说,不准堕胎可能造成很多问题,所以这项法案遭到了很多反对的声音。

Milano 就是其中一个代表,她对此十分不满:不让堕胎?那我就干脆不性交了,怀孕是不可能的。

在 ” 性罢工 ” 的呼吁发出后,很多女性都开始声援和支持她,目前推特上这条推文已经被转发一万多次、评论点赞超过九万次。

因为她是一名演员,Milano 还说,如果《永不满足》下一季还在乔治亚州拍摄,那么她就不拍了。

她还特别呼吁其他影视公司也不要在乔治亚州拍摄。她的声音确实也有效果,自从这项法案被签署,至少有三家制作公司已经表态,自己不会在乔治亚州拍摄剧集和电影。

自从 2016 年川普当选总统后,” 捍卫生命 ” 反堕胎阵营就再次开始活跃起来。也是在那之后,很多州都通过了严格的反堕胎法案,但它们也并没有一下子就成功实施。

比如肯塔基州的禁止堕胎法,原本在签署之后立即生效,但是被联邦法官喊停,原因是这项法令可能违宪。今年 3 月,密西西比州也通过了禁止堕胎法,原本将在 7 月生效,但现在也在法律层面遇到一些问题。

而乔治亚州的法案预计生效时间是在 2020 年,所以在此之前,还是有机会阻止它正式生效的。所以 Milano 先发制人,号召大家通过自己的力量对这项法案施加压力。

” 性罢工 “,就是她想到的办法。不要过性生活,不性交就不会怀孕,不怀孕就不会有堕胎的需要 …… 这可能是她第一时间的反应,Milano 觉得这样做可以夺回女性身体的自主权。

然而这种方式是否能够达到预期目标呢?开始,有几个好莱坞明星好友表示支持她。然而没过多久,随着这条推文被转发多次,反对的声音也如同潮水般涌进评论区。

图:” 没有人在乎 ”

有人说,” 性罢工 ” 等于默认了只有男性享受性生活。这种观点可以被解读为,女性拒绝和男性做爱,就是对男性的惩罚,就从另一个角度承认了女性的身体是种商品。

往更深了去想,还有人指出,” 性罢工 ” 忽略了性少数群体——比如同性之间发生关系并不会怀孕,而且也没有考虑到性侵害等特殊情况。

这确实是 Milano 没有考虑到的。她只是觉得,居然有人想要推翻 1973 年好不容易通过的堕胎合法化法条,这简直是骇人听闻。作为一名女性名人和 #Metoo 运动的参与者,她认为自己必须发声。

只可惜很多网友都不买账。所以不少人直接在推文下面留言,表示自己拒绝参与。

一个叫 Kristi 的网友说:” 我们生活的父权社会已经剥夺了我的安全感、自治权、机会还有对国家机构的信任。现在要我放弃性生活,然后上了给女性讨价还价的圈套。爱你,我就不了。”

也有人觉得这就是一种耻辱,另一个网友说:” 你用性当作一种武器,当作一种手段来获得你想要的东西。我觉得你脑子不好使。”

看下来,大家主要质疑的点在于,用 ” 性罢工 ” 来争取权益,到底有没有用?罢工又能持续多久呢?问到 Milano,这场活动的发起者,其实她也没有一个成型的想法,只是说大家想停止多久就停止多久,因为她自己也没想好。

在这运动中最讽刺的是,很多人支持反堕胎法的人却跑来 ” 声援性罢工 “。理由很简单:没有性交就没有怀孕,也就省得思考堕胎的事儿了。

一个反堕胎组织的主席 Lila Rose 说:” 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在‘不性交’这件事上。但是关键点并不是‘生育权’。关键是生育的责任和职责。除非他们准备好了接受一生养育孩子的承诺和责任,否则谁也不该有性生活。”

这样一来,整个初衷不都反了吗 ……” 性罢工 “,真的有意义吗?

不过回到 Milano 那边,她倒是很坚定。因为在她看来,女性在历史上常常使用性交作为抗议或者支持政治改革的工具。

她提到,17 世纪时,女性曾经把性当作中止不受监管的战争的手段。现代社会中也有,比如黎巴嫩女性曾在 2003 年,使用 ” 性罢工 ” 的方法要求停止长期内战。

虽然网上骂她的人不少,但 Milano 并不恼火。她说这已经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人们开始讨论这场关于女性的战争。

她作为一名女性,两个孩子的母亲,是深知生育对自己的影响的,也明白严格反堕胎法案的可能导致的可怕后果。” 那些面对这个法案还没太大反应的人、不知道这个东西会导致什么后果的人,我认为他们没有严肃看待这件事。”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 Milano 的直接抗争以外,还有人以另外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反对。在这项法案出现后,一名女性议员肯德里克提出了《睾丸权利法案》。

这个听起来像是搞笑的立法,很明显是为了反击严格堕胎。因为它要求男性在获得勃起功能障碍药物治疗、以及禁止结扎手术之前,必须获得性伴侣的认可。该法案还把男性不戴避孕套性交定为严重侵犯罪。

这什么意思?就是说不让女性堕胎是吧?那就全方位阻止男性可能让女性伴侣怀孕的可能啊!

这个立法还说了,如果一名女性怀孕 6 周零 1 天,就得进行 DNA 检测,以便确定孩子父亲是谁,然后告诉他:该打钱付抚养费了哦。

当然,肯德里克知道这个草案不可能被议院通过,但她说,这就是想要那些人知道,既然你们要规范我们的身体,那反过来我们也有权利规范你们的行为。

肯德里克的 ” 立法 ” 让大家觉得很爽,虽然只是嘴上说说,但她作为一名众议员发出的声音,还是能够产生一定的影响。

想一想,Milano 的初衷应该和肯德里克是一样的。尽管前者的想法有些极端、不常见,后者的想法更是没有可行性,但她们是各自站在不同的角度,同样在为女性权益呼喊。

” 性罢工 ” 也好,讽刺立法也好,都是女性为争取自己身体权益所作的斗争。

人们通过她们知道了这件事,有更多人会参与其中。或许就像 Milano 说的,引起大规模的讨论就达到了目的;面对这种事,沉默,才是最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