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为什么不送上楼?答案可能找到了

0
58

周末,你正美美躺在家中,盼着你网购的一箱快乐肥宅水上门。

但你等来的,却是一条让你去快递柜取件的短信。

当你被迫去快递柜取件,扛着一箱饮料,走了 500 米,爬了 6 层楼梯时。

你忍不住怀疑人生:为什么如今快递送上门这么难?

不止是你,网上也有许多人发出了同样的疑问。在这些投诉中,出镜率最高的,是快递柜。

快递柜在短短几年间,就增长到了 70 多万组。在地图中搜索 ” 快递柜 “,我们发现它已征服了各个地方。

自从你家楼下也长了台,快递就再也沒上过门。甚至,它一边剥夺了你的权益,一边还收起了保管费。超过 12 小时后,快递柜就要收取每 12 小时 0.5 元的超时费,3 元封顶。

但是,这个让你痛恨的快递柜,却曾是解决配送难题的天选之子。

我国快递配送的流程,大概是这样的。

你在网上买了东西后,店家会将包裹交给快递网点。网点揽件后,会将快递送往分拣中心。经过扫描、分拣后,快递装车运输到目的地,再进一步分类后,快递会被发往派件网点,最后由网点的快递人员配送。

从派件网点到家的最后一段路,一直是个配送上的难点。这短短的 ” 最后一公里 “,所花的配送成本却能占到整体配送成送的 30% 以上。

末端配送往往又累又繁琐。杭州的某个小区,总共有 34 幢楼。今天如果只有 9 幢的人有包裹,那快递员只需跑一次。

但如果多个住户都有包裹,那快递员就要费时间爬楼梯、找路,在各幢楼之间跑动。光是这一个小区,他就来了一圈 800 米长的 ” 铁人三项 “。

而且,快递员上门,还可能遇到闭门羹,需多次来回。在小区设立了快递柜,他就至少能少跑 200 米。

不仅如此,快递柜曾经被认为是解决闭门羹问题最完美的方案。

快递员第一次上门,遇到闭门羹而配送失败的件数,占整体配送数量的比例,叫做第一次失败率。

有学者模拟了配送 150 户包裹的状况,如果第一次有 10% 的包裹配送失败,那使用快递柜减少了 27.4% 的成本。第一次配送的失败率越高,快递柜就越能节约成本。

当时的物流专家们也都对快递柜寄予了厚望,认为它能 ” 节约时间 “,” 实现放货即走 “,” 大大提升了派送效率 “。

但他们都没有预料到,在这之后,快递就再也没有送上门。

快递柜是为了降低成本,但是没经过我们同意,凭什么快递员默认选择快递柜了?

我们带着这个问题,采访了几位快递员。

快递员何先生表示:” 进小区的话,你就要挨个爬楼,还是放快递柜好。爬楼的话,一个小时 50 个件。光是放快递柜,一个小时 200 个件也能送。”

快递员杜先生也表示,有些小区不让快递员开车进去,如果要送上门,就得走路去各个楼:” 这样的话一天就送几单,一块二一单,一天能赚多少钱?”

对他们来说,送快递,就是一场与时间的比赛。

放快递柜,快递员平均 3 分钟就能送一单,扣掉放快递柜的 0.2 元,每单赚 1 块,一天下来派 200 多单,赚 200 元。

如果每个快递都挨个上门,平均一单要多花 2 分钟,一天就只能投 120 个,赚 144 元。

悬在他们头上的,还有签收率。在上午 10 点之前,需签收 30%,下午 18:00 之前,要签收 100%,如果一票没送完,就要扣 10 块钱,相当于十单就白送了。

大部分快递员没有底薪,收入全凭派送的数量。我们眼里直接丢快递柜的 ” 粗暴 ” 行为,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为了多赚一单的无奈之举。

那又是什么,将快递派送推向了求量不求质的境地?

我们采访了一家杭州的快递网点,得知了快递配送时的利益分配。

如果我们是一个月能发 5000 个快递的淘宝店主,那么从杭州寄一个快递到北京,我们需要付给杭州网点 3 元。

网点留下其中的 0.77 元,剩下的钱分别用于向总公司支付开一个快递单的面单费 0.93 元,运输快递的中转费 0.1 元,以及派件费 1.2 元。

总公司会收下全部面单费、中转费,再在派件费中抽取 0.1 元,总共收入 1.13 元。剩下的 1.1 元派件费则付给北京网点。

如果末端配送的区域过大,大的网点还会再留下 0.1 元,将包裹分给下级的小网点配送,二级网点再抽取 0.1 元。

真正到快递员手中的派件费就只有 9 毛钱。

在派件费的层层瓜分下,快递员到手的派件费本就不多。

加上价格战的影响,这几年快递单票收入下降。为了维持利润,快递公司只能节约成本。派件费也随之降低,五年前,快递派件费大约在 1.5 左右,之后曾降到了 0.7 元。

快递员到手的派件费越来越低,需派的单量却越来越多。

送快递也就成了 ” 吃力不讨好 ” 的工作。超半数的快递从业人员月收入在 5000 元以下。低薪、活多的工作环境,使得越少人愿意入行。

快递业甚至出现用工荒,网点招不到快递员,快递积压,老板跑路的状况时有发生。

事实上,快递员的增长速度已跟不上快递量增长的速度。中国的快递数量,在 10 年间,增长了 35 倍多,而快递员的增长速度却远远跟不上。

以前,快递员每天只需派送 11.8 件,而这几年,他们得全年无休地至少每天派送 68 件。

快递员面对每天繁重的派件量,也只能将它们投进快递柜。不是它们懒,而是真的没有办法每一单都送上门。

快递行业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去年 9 月,六大快递公司相继宣布,将上调派件费 0.1 元 / 票,希望涨薪能让快递员回流。

规正快递价格,保障快递员权益的规范也在相继出台。

只是,这些真的能带我们回到过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