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月薪3万,工资全被“偷”走了

0
726
我最近学会了一个新词:情绪劳动。

意思是说,如果你一个月工资一万块,但工作让你很不开心,必须要花9000块钱买买买才能开心起来,说明公司实际支付你的工资是1000块钱,要把情绪附加值给减掉才是真正收入。

我采访了4个在工作中付出情绪劳动的年轻人:

有人通宵两天两夜后,被领导在群里@骂;有人尿急宁愿去公厕,也不愿意在公司上厕所;有人一边打瘦脸针,一边回客户消息……

他们当中有人拍案而起,有人忍气吞声,但都不约而同掌握了一套方法论——通过花钱来“合理宣泄”负能量。

最后一个人告诉我:

“花钱有用,但不能解决根源问题。钱只是布洛芬,缓解阵痛而已。”

被工作剥夺正向情绪

@甜甜 29岁公关 北京

月薪8000

我们项目总监的微信签名:情绪劳动从业者。

刚入职的时候我还不理解,现在才幡然悔悟:妈了,简直不能更贴切。

周五晚7点接需求,要求下周一前出方案都是小case,最过分的是必须24小时有叫必应,几十个工作群不能设置消息免打扰,晚回五分钟就会被领导骂个狗血喷头。

跟男朋友第一次接吻,刚碰到嘴,电话响了,身体第一反应先接电话。

最清闲的那一阵去打瘦脸针,躺在操作台上,医生那根针快要扎进来了,我突然跳起来说:对不起,我现在得回个邮件。

打完针肿着脸,回公司继续加班,熬了两天两夜,还被领导在群里@骂。

每天就靠洗澡解压。

后来我离职了,关掉手机连睡了18个小时,醒来一个未接来电都没有,真爽。

@炒豆 33岁 新媒体运营

月薪1万7

我来这家公司已经第三年了。

刚来的时候啥毛病都没有,现在身体各种出状况,胳膊上莫名其妙的长红斑,一到深夜就胃疼,最近半夜赶稿子心脏也开始不舒服。

每天上班就像一个人走进了一部机器,一不小心就会被没有人情味的零件硌得生疼。

最忙的时候早上6点开始工作,一直到半夜12点,没吃饭没喝水没上厕所,连拉窗帘的时间都没有,第二天下午3点才有空吃饭。一不小心还挨骂。

不喜欢待在公司,连空气都觉得窒息。

有一天站起来时有点尿急,宁愿光速打卡离开公司,去外面连门都没有的公厕都不想转身回办公室里面的厕所。

照个镜子都被吓一跳,头发是毛糙的,眼睛是耷拉的,整个人毫无光彩,只能用工资就是精神损失费来安慰自己。

后来前辈告诉我说:

“如果一个岗位,比的是谁更能被压榨。

如果一个人的价值,在于情绪劳动。

格局小,发展小。”

我假装,花钱能买到快乐

@小绿 30岁 市场营销

月薪2万-3万

我知道我有病,心里有一个填不满的洞,需要很多的物质来填充。

以前工作压力大,补偿性地给自己买东西,很贵很贵的“垃圾”,1万多一个的包,一口气买了2 个。

甚至开玩笑跟朋友说:“我买的LV不是LV,是我的心理医生。”

把消费当作解压的工具。

那时在朝悦附近工作,不开心就冲去刷卡消费,买衣服,四千块一件的衬衫,包装原封不动拎回去,看都不看,但就是必须花这个钱。

那时候还形成了不爱等的心态,没有耐心,不要网购,非要跑去专柜买。

周六下午在社交app上刷到了,就立刻打车去最近的商场,专柜买,拿到手的瞬间,会获得满足感,一丢丢而已。

在丝芙兰狂买化妆品,一款眉笔买齐三个颜色,不喜欢了,随手送给同事。现在回想,一支300块,挺贵的。

我的生活好像是憋在水里,憋了很长很长的一口气,我消费,就是呼吸一大口气。

@ 大胖哥 27岁 新媒体运营

月薪3万

我前年在某大厂,这份工作有些隐形成本,很压抑,很不快乐。

每天下班回家会路过一个日本商场,伊藤洋华堂,冲进去买一杯奶茶,一块蛋糕,打包带回家。

吃了甜品,可能还想吃点咸的,点个炸鸡,然后又想吃甜的,点个生巧克力。

当时疯到会用50块钱的跑腿,买30块钱的零食:

“我现在就要,立刻必须吃到这一口。”

入职一个月胖了15斤。

某天,朋友拉着我的手,劝我:宝,离职吧,不要干了。

当时我正躺在床上,继续啜一杯奶茶,低头就看到了自己的肥肉。

也挥霍了很多钱。我看过自己一笔外卖订单,花800块钱叫了一顿小龙虾,一个人吃,吓了一跳,再也不敢看了。

但没办法,每天崩溃800次,只能用消费对冲痛苦,钱花完了又得赚,赚钱又会不开心,上班就像一场骗局,“工资回收计划”

今晚的“小型情绪消费”

@毛毛28大厂商务总监

月薪3万

情绪消费,只要你开了这个口,就会对钱越来越没有感觉。

我给游戏充钱,第一次抽花了2000多块,第二次抽648的时候,就麻掉了,钱不是钱了,只是手机里的一串数字。

我还会找游戏陪玩,段位越厉害,要价就更高,到我这个段位,最便宜的也要20块钱一局。

“我已经王者荣耀30星了,请把这个写上去。”

不一定能赢,一局就10分钟,相当于1分钟2块钱,是不是很贵?

他们嘴甜,声音好听,你就算是个废物,也会把所有资源给你,有时一队凑4个,享受4个男生众星捧月的待遇,带你走向胜利,实在太爽了。

“解压工具人”一样,他赚的钱,就是给你提供情绪价值。

也点过语音陪睡, 一个小时100块钱,你几点找他,都能找到他。

上周一我失眠了,实在睡不着,1点20分,打开某宝,聊完是2点半钟,不到10分钟就睡着了。

就对着话筒不停地说,抱怨,倾诉,最后痛哭,相当于花了一点钱,让你能合理宣泄负能量,那口气出去了,ok 睡着了。

你问我花钱有没有用,花钱有用,但不能解决根源问题,消费是布洛芬,缓解阵痛。但不可能根治。

我需要情绪劳动

@wow 30岁 大厂程序员

月薪 4万-5万

有人说,只有当程序猿才能不把精力消耗在情绪劳动上。

但我想告诉你的是,长时间跟计算机打交道,我现在已经完全丧失了这项功能。

我原本是挺有耐心的人,但现在对于一切触及不到实质,三句话说不到点子上的人,事,话,就忍不住想打断。

所以虽然月入5w,五环外也买了房,我已经连续三次相亲失败了。

经常是自己感觉聊的挺好的,对方也会主动联系自己,但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就不理我了。

后来我总结出了教训,这跟我们不缺乏情绪劳动有直接的关系。

写代码不懂可以上网查,上csdn问,有教材,马士兵java、鸟哥linux,代码发出去,人家就会回我该怎么写。

追女孩,她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有很多意味,有时候话中有话,根本没有教材,没人肯教,我父母都不会教。

现在程序就是我最好的基友。想聊天,自己弄个智能聊天机器人自嗨,想找女朋友,硬盘里有1个T。

虽然很多程序员对外都说“相比于复杂的人类接触,我更愿意与机器打交道”,但我觉得这不是他们的心声,但我觉得这种生活状态很有问题,人是社会性动物,没有谁是真的不需要陪伴的。

就像查理芒格提出的铁锤人效应所说:“如果一个人的手上拿着铁锤,那他看什么都像钉子”。

我决定,等我财务自由了,我就转行。

扔掉铁锤,干点需要情绪劳动的工作,找找做人的感觉再找女朋友。

写在最后:

情绪劳动就像我们生活里的盐,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

消费成瘾,可能是我们跟社会的连接出现了异常,与其沉迷于“止痛药布洛芬”,也许能尝试根治的办法,换个工作,换个城市,开启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