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辩手”郭敬明,你的“小时代”早就凉了

0
892

沉寂了几年之后,郭敬明突然又引发了一轮关注。

微博上“想看郭敬明上奇葩说”的话题,超过了1.7亿的阅读量。

事情的起因是有个真人秀节目,叫《演员请就位》,有50名演员参赛,在陈凯歌、李少红、赵薇、郭敬明4个导演面前现场表演,争夺“最佳演员”称号。

属于郭敬明组的郭俊辰、董力与任敏三个演员,现场演了一段郭敬明同名小说改编的《悲伤逆流成河》里面的桥段。

大概的剧情是两个男主为了女主吵了一架,然后其中一个男主就找女主表白,和女生演了一段接吻未遂的戏。

台下有些观众看到这段,很兴奋地鼓了鼓掌。

但是,李诚儒老师在台上看得非常尴尬,感觉很想吐槽。

李诚儒老师是老戏骨了,他在《大腕》里面的经典表演也是路人皆知。

演出结束,李诚儒终于忍不住率先批评:

“坐在这里看这个,如坐针毡,如芒刺背。”

“从艺术上说,我没听见他们三个人说什么台词,听不清,这是演员的大忌。请问,练过十几年台词吗?练过一年、两年、三年吗?”

“且不说投入不投入了,作品,家国情怀、忠人义士,我们要写的东西太多了,难道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在看这种,高中生谈恋爱?男生抱着女生刚一走近,哦~就哄起来了?那我们这舞台干嘛呢?”

“我不知道台上几个导演能不能坐得住,反正我是觉得挺别扭的。这就畅销书是吧?这种就是畅销书,那我倒问一句,这样下去,这一辈人起来以后,他们受到什么教育了?”

面对批评,郭敬明马上正面回怼。

他先是把演员演技不好的锅全部接在自己身上,说都是自己的责任。

然后,他直言《悲伤逆流成河》不是李诚儒老师认为的那样,只是情情爱爱的剧。而是中国首部关注和讨论校园霸凌的作品。

“你可以永远不喜欢你不喜欢的东西,但请允许它存在。你可以继续讨厌你讨厌的东西,但请允许别人对它的喜欢。”

这一番话博得全场鼓掌,视频发出来以后,微博网友纷纷说郭敬明真是说得好,希望他上奇葩说,有的人还认为李诚儒老师说得太不客气了,“倚老卖老”。

完整视频在这里:

我完全无法理解竟然会有如此多的人赞同郭敬明。

因为说实在话,郭敬明只是用技巧帮自己赢下了场面而已,根本就没有解决表演差,剧本烂俗的问题。

就拿其中最关键的一点来说,郭敬明说自己的小说《悲伤逆流成河》,不是简简单单的情情爱爱。

可是,《悲伤逆流成河》这部小说看过的人也不少,电影也许改编了一些,但是小说绝大部分的桥段,都充斥着国产青春片烂俗的那些恋爱、怀孕、堕胎,最后三个主角还都自杀了。

校园霸凌在里面只有极少的篇幅,也不是小说的主题。

郭敬明却说,小说和电影的主题都是“讨论校园霸凌”,甚至说这是国内第一个认真讨论校园霸凌的小说和电影,这不是欺负李诚儒老师没看过原著吗?

郭敬明很聪明,他精准地抓住了对方话语里的漏洞,然后巧妙地绕过了作品质量不行的问题,把观众带到了题材上,最后用“存在即合理”这种符合政治正确的话来博同情,拔高自己的作品。

整段听下来,会让观众觉得郭敬明说得很有道理,话也很容易传播,吸引点赞。

但其实,这种嘴皮子上的一时胜负毫无意义。

“讨论校园霸凌”的确是一个好题材,但是空洞的剧情、拙劣的演技,再好的题材也无法引起观众的共鸣。

李诚儒老师的话直接了一点,刺耳了一点,让人听起来不是那么舒服。

特别是年轻人听起来,有一种“你们上一辈人不喜欢我们的东西,就一棒子把一个类型的作品完全打死”的感觉。

许多网友也正是对这种口气略有不满,所以才反驳:“难道所有的作品只许描写家国情怀,不允许写风花雪月吗?”

我能理解网友不喜欢李诚儒老师的点在哪里,但其实抛去语气有点冲的问题,李诚儒老师说的话一针见血。

他从演员的基本功开始批评,进而直接指出了影视圈的一个问题——情情爱爱的剧不仅太多,而且很多质量都很差。

帅气漂亮的男女主角走到一起给观众发糖,剧本和演技都不好,就引来一阵追捧,这种作品虽然也能给人刺激,但很廉价,即使就爱情这个主题本身来说,爱情本身很伟大,但矫揉造作的诠释也会让它显得很是肤浅。

这种影视剧更像是一种一次性的消费品,看完了就扔,艺术作品需要从中挖掘出更深层次的东西。

是现在的年轻人只喜欢看能发糖的恋爱剧吗?当然不是。

《白夜追凶》、《破冰行动》、《长安十二时辰》这种其他题材的影视剧,只要做得好,大家其实也非常爱看,只是前几年几乎没有,想看也看不到。

很多人受不了,只能去看以前的老剧《大宋提刑官》、《亮剑》、《三国演义》、《大明王朝1566》等解渴。

郭敬明这几年的沉寂,就是因为他一直在做廉价的东西,他能用技巧赢下尴尬场面,但是却拯救不了自己的作品在这个时代越来越江河日下的事实。

1

1997年,初二的郭敬明向《人生十六七》投稿了自己的处女作——《孤独》。

他也因此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笔稿费——10块钱,还有一个样刊。

这种肯定足以让那个年纪的孩子开心到上天。从那时候起,他就开始参加各种写作比赛。

2000年,《萌芽杂志》举办第三届“新概念作文大赛”,郭敬明用半个小时写了《剧本》这篇文章,随后寄往上海,成功入选。

决赛时,他更是独自一人前往上海,并以《假如明天没有太阳》一文,拿到了一等奖。“新概念作文大赛”,被誉为是中学生的“茅盾文学奖”。尽管没有奖金,但这份荣耀已经是对郭敬明文笔的莫大肯定。

随后,郭敬明又拿到了第四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一等奖。

两次一等奖,不仅让郭敬明声名鹊起。更重要的是,郭敬明借此和《萌芽》杂志结下了缘分。郭敬明第一次走到大众面前,凭借的就是2002年刊登在《萌芽》上的短篇小说——《幻城》。

《幻城》一经推出,就引起了读者的热烈反应。《萌芽》杂志接到了许多读者的热线和信件,都来询问关于《幻城》的事情。

春风文艺出版社的编辑看到后,专程从沈阳赶赴上海,希望郭敬明能够将《幻城》改编为长篇小说,并且发表成书籍。2003年1月,长篇《幻城》一面世,就挤入了文艺社科类图书销售排行榜前三名,短短几个月,便发行到50万册。

郭敬明彻底火了。然而,很快,他就陷入了非议。

郭敬明自己说,写下幻城只是一个偶然,是他在高三学习过程中的随笔,当他写下“樱空释”三个字的时候,整个故事就已经闯进了脑海里。

可是,很快就有人指出,《幻城》的整个故事是抄袭了日漫《CLAMP圣传》。

网友说,仅仅是设定上,二者就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故事的主旨都是在讲为了反抗一个人的统治,六个人一同去找统治者;最终的城分为真假,以及只有特定的人才进得去;都有统治一切的“天帝”,东西南北四大护法/天王。最重要的是,《幻城》每一个主要人物,都在《圣传》中有设定相同的人。

除了《圣传》,别的也没少抄。比如《幻城》中有一个找人的情节,是卡索等人来到西方护法的领地后要找到一个名叫“太子”的人,他们进入他的屋子之后 却发现里面共有7人。

而之后的推断场景,同古龙小说《银钩赌坊》的第五章,寻找贾乐山几乎一模一样。

随后更是曝出,除了内容和情节,连书的插画也是抄袭日漫的……

因为这部作品,大家亲切地称郭敬明为“汉化家”。不过,日漫的受众毕竟是小众群体,这个水花并没有被激起多高就落下了。

但是这一切远未结束,2003年,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横空出世,赚足了无数中学生的眼泪,销量高达百万之多。

然而很快,北京女作家庄羽就站了出来,把郭敬明告到法院——这部小说抄袭了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

整本书的故事主干情节、人物设置几乎是照搬照抄,不过是颠倒了情节和顺序,就拿出去出版发表。法院经过调查后认定,两部作品有12个主要情节相同或实质上相似;在小说的一般情节和语句中,两部小说有57处相同或者相似。

2004年12月7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郭敬明、春风文艺出版社立即停止《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的出版发行,共同赔偿原告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并且在报纸上公开向原告庄羽赔礼道歉。

郭敬明并不服气,提出了上诉。

2006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抄袭是实锤了。

按照规定,判决书下达15天内,被告应该自动履行判决书。然而,钱直到最后一天才汇入了庄羽的账户上,而郭敬明自始至终,一直没有为自己的错误道歉。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赔偿是尊重法院的判决,但道歉是原则问题,绝对不会道歉。”

不仅没有道歉,这部小说还在不断盈利,2007年,《梦里花落知多少》被改编成电视剧,该剧一共投资800万,其中给郭敬明和庄羽的版权费一共80万。

然而,庄羽后来表示,自己从来就没有同意过将书改编为电视剧。可是,这部剧还是在争议声中播出了。播出首日,就创出了该频道该时段的收视新高,超过平日收视率最高点的一倍。

和《梦里花落知多少》让郭敬明赚到的钱相比,那20万的赔偿根本不痛不痒。

两次抄袭一次毫发未损,一次赚得盆满钵盈,巨大的财富促使着郭敬明继续在这条路上不断走下去。

随后,他又出版了涉嫌抄袭日漫《NANA》的《夏至未至》;出版了涉嫌抄袭日本知名动画《命运长夜》(FATE)的《爵迹》。

他抄袭的作品不是没有粉丝,但是,每一次粉丝指出郭敬明的书是抄袭时,郭敬明更庞大的粉丝群体就将他保护的死死的。每一个指责他抄袭的帖子下面都有他的粉丝回应:“小四的文笔这么好,原作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啊。”

这些铺天盖地的指责,郭敬明不是不知道,但是对他来说,钱比其他任何东西都要重要。2003年《幻城》出版时,郭敬明正在上海念大二。郭敬明家境不差,从小就爱攀比,但是来到上海滩求学之后,郭敬明才发现自己以前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做攀比:

班上的同学们穿着他不认识的牌子,玩着他没见过的游戏机,一个月换一部手机,看上去都很有钱。

而且,郭敬明班上95%都是上海本地人,老师也说上海话,郭敬明作为唯一的外地人很受排挤。为了融入同学的社交圈子,他发誓要出人头地,他自己说,上大学的时候,他经常每天只睡2、3个小时,熬夜写稿。

小说《幻城》、《梦里花落知多少》一炮走红,让他收获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之后,郭敬明才感觉自己“真正融入了上海的生活”。他说,在上海求学期间,他感到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在清算版税的当天跑去银行柜台查存款,看看自己账户里有多少钱。

但是,两部作品还不够,现实很快击碎了少年天真的幻想:在出席一场“高端活动”的时候,少年郭敬明精心挑选了一套自己眼中最体面的衣服。结果到了现场,工作人员把他拦下来盘问:“郭先生到了吗?你是他的助理还是什么?”

郭敬明解释说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助理,工作人员又问:“哎,你服装带了吗?我们先去把衣服换掉。”

郭敬明一脸懵逼地说:“我的衣服已经穿好了啊!”

工作人员的脸色当时就变了,轻蔑地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把郭敬明带到了现场一个小小的角落位置。

郭景明说,那张臭脸,那个白眼,他会记一辈子。

他的确如自己所说的记了一辈子。在接受采访时,郭敬明说:“你是没有办法靠一己之力改变这个社会的,但是你可以去学懂它的规则,然后去玩死他们。”

外界对他的作品有很多直截了当的评价——“抄袭”、“无病呻吟”、“拜金”。

但是郭敬明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他是一个商人,被人骂的生意可以做,不赚钱的生意不能做。

所以,他宁可顶着无数的骂名,也要不断出书挣钱,《小时代》等畅销书,让他终于用自己的钱穿上了名牌,住进了豪宅。

2009年,郭敬明开通了微博,仅仅一条微博之中,就处处都是炫富的影子:Fendi的毯子、LV的钥匙链、Prada的钱包……

同年,26岁的郭敬明在上海东方明珠对面购入豪宅“汤臣一品”,单价11万一平米。天台、高级家具、超大面积,放在大家的眼中,只有一个字:壕。

图:这个景最后用来拍摄了《小时代》

2011年时,莫言得到了“茅盾文学奖”。在采访中,他说:“如果依靠写作去买房子,现在真的是很难的事。靠写作过上像郭敬明的生活,全国估计也就只有郭敬明了。”

他说得没错,那个时代的中国作家,很少有比郭敬明有钱的。

早在2004年,郭敬明就成立了“岛”工作室,开始主编《岛》系列杂志。后来,他又成了《最小说》的主编。2010年,最世文化成立,郭敬明任董事长兼总经理,100%控股。公司选址在寸土寸金的上海静安区,市值上亿。

凭借高额版权收入,郭敬明常年出现在中国作家富豪榜上。《纽约时报》评价郭敬明为“中国最成功的作家”。但对于自己的商人身份,郭敬明也豪不避讳:“我对作品或者文学事业没有像其他作家那样,飞蛾扑火一般地把整个身心都投进去。

小说可能只占我人生的一部分,甚至一半都占不到。我这还有其他大部分事,比如公司。”

除了汤臣一品的豪宅,郭敬明,随后又一掷千金,花约4800万元,在上海城中的静安区买下了三栋独立洋房。

其中有一栋,专门用来放拍摄《小时代》的道具:FENDI的地毯、KENZO的茶几、GUCCI的靠垫、MEISSEN的瓷器、HERMES的装饰物……价值不菲。

此时的郭敬明,已经走得太远,早已忘记了两次拿到作文大赛的时候,自己是多有才气,他一心只记得自己要在上海的花花世界出人头地,变成一个腰缠万贯的富豪。

2

成为有钱的作家,并不是郭敬明的终点。

光靠写书办杂志挣钱还是太慢了,郭敬明把目光瞄向了让资本最狂热的产业——电影。

当时国产片竞争没啥竞争力,电影观众先看演员阵容,流量明星不管演得有多烂,都可以快速收割票房。

2013年暑期档的《富春山居图》,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河。

片子请了刘德华、林志玲等大批一线明星,在宣传的时候极尽能事,号称自己融合了科幻、特工、动作、夺宝、农村、古装、恐怖、警匪等众多题材的元素。

结果这部揉了一堆好料的东西却被证明还不如五仁月饼,豆瓣评分直接刷新了烂片记录——2.9分。

和口碑刷新底线不同的是,在强大的宣发下,《富春》2天票房破亿,总票房3亿,在2013年算是很不错了。《富春山居图》起了一个头,郭敬明紧随其后,他的《小时代》直接开启了一个流量为王的烂片时代。

为了把自己的畅销书《小时代》搬上银幕,郭敬明不仅亲自担任导演和编剧,还请了当红的杨幂、柯震东、陈学冬等明星加盟。同时,电影的宣发也是铺天盖地,地铁站、公交站,到处都是《小时代》的广告。

在资本的运作下,《小时代》在全国20个城市的首日排片率,达到了史无前例的49.56%,打破了中国影史的纪录。

在北京等地的一些影院里,更是出现了100%排片的天方奇谭,观众压根没有选择的机会,只能看《小时代》。

《小时代》上映首日票房7300万,打破了中国内地2D电影首日票房纪录。然而,该片的口碑却不怎么样,不少观众是被铺天盖地的广告骗进电影院的,看完以后直呼上当。

台词无病呻吟,剧情支离破碎,演员演技尬出天际。

为了拍《小时代》,郭敬明请来了有着“亚洲时尚大师”之称的黄薇担任艺术总监。根据黄薇介绍,这部片长116分钟电影中,一共出现了七八十个知名服装品牌,光演员服装就有3000多件,几乎每个场景每个演员都要换一套造型。其中既有动辄二十几万的皮草,也有各种国际定制礼服。

不少时尚专业人士,都没能数清楚电影中出现了多少国际大牌,毕竟就连实习生杨幂都是一身名牌。

尽管用了几千件名牌衣服,但郭敬明表示:“影片的时尚感很足,但成本却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高。”这话没说错,因为这些奢侈品不花钱,反而让他赚钱:

电影片尾有一个品牌鸣谢名单,播出时长大概有七分钟,有七八十个大牌都赞助了这部电影。

知名影评人周黎明发微博批评道:“多数郭粉想要买得起影片中的那些东西,过上影片里的那种生活,就得乖乖去找‘老东西’当小三小四小五,才有可能。这,就是该片隐含的价值观。”

郭敬明看到以后,亲自下场替粉丝说话,转发微博回怼:“你看见什么你就是什么。”

面对质疑,郭敬明不仅不怂,而且还立刻表示,2013年,《小时代2》也很快要上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郭敬明延续了自己出书时候的逻辑,被骂不要紧,赚钱就行。

在拍摄《小时代》的时候,郭敬明不仅只用了两个多月,就把电影拍完了,更是剪成了1.2两部。

两部电影上映的时间间隔,还不到1个月,摆明了就是来用流量明星圈钱的。

听说小时代还有续集,连人民日报都看不下去了,发表评论文章点名批评郭敬明,说他的电影宣扬的价值观有问题:

人民日报点名,这是很有分量了,《小时代》出品方都怂了,说我们会吸取教训,发掘正能量的一面。但是郭敬明依然不怕,正面刚了回去:

郭敬明说:“《小时代》当然有缺点,导演是新人、演员是新人,存在各种问题,也引发了争议,但应更客观去看待小时代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它能激起讨论的欲望,我觉得这是很了不起的事。”

这番说辞,是不是同这次回应李诚儒批评时一模一样?

先承认对方的所有批评,放低姿态博好感,然后偷换概念给自己的作品带一个高帽子——他能引起人们讨论的欲望,这很了不起。对演技差、制作烂的主要问题避而不谈。

说实话,我觉得郭导大可不必如此回应,出品方的态度就很聪明,因为无论外界怎么批判,该赚的钱他们早就赚到了。

2013年,小时代1、2两部狂揽8亿票房,如果按照一部来算,已经超过了《钢铁侠3》,荣登2013年的内地票房亚军。

考虑到两部片子的制作成本仅有4000多万,幕后老板郭敬明这次赚了个盆满钵满。

郭敬明的《小时代》电影都是这样的小成本,却一共收获了近18亿元。

这还只是明面上的票房收入,背后奢侈品赞助商投的钱,那就是个未知数了。

郭敬明名下的北京、上海豪宅又多了好几套。其中还有一套价值数亿元的汪精卫四姨太上海别墅旧址,位于上海城中的静安区武定路上。

这个成绩还有什么苛求的呢,都赚这么多钱了,被骂躺地上装死不就行了?

但是郭敬明不同,面对外界的批评,他从来没有服气过,一定要强硬地怼回去。

无论被批评多少次,他也绝对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2016年,郭敬明请来范冰冰等大牌明星来拍《爵迹》。

然而,这次郭敬明的如意算盘打空了。在被强行喂了3年的垃圾之后,观众们早已对这样的电影忍无可忍。

2016年,跟《爵迹》同档期的电影是《湄公河行动》。一开始,《湄公河行动》的排片、票房均不如《爵迹》,但随着高质量、好口碑逐渐发酵,观众纷纷充当自来水,最后成功逆袭,达到10亿票房。

而投资高达2亿下了血本的《爵迹》,最终票房收入仅仅只有3亿,按照分账计算,爵迹至少需要5亿票房才能保本,这一次,郭敬明亏得很惨。

和前几部作品被骂时的反应不同,这次的失败让郭敬明无法接受,在全国路演后回到上海,他面对批评,当场情绪崩溃:“是不是因为我叫郭敬明,所以做什么都是错的?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不会骂《爵迹》?!”

这话他是哭着说的。

在为他辩解时,郭敬明的粉丝还常常喜欢说另一句话:在骂《爵迹》之前,你们起码要买张票去看一下。

这些粉丝的确很懂郭敬明,他们都知道郭敬明心里的潜台词就是:“你们骂我可以,但要先让我赚到钱。”

他说到底就是一个商人。

郭敬明不服输,继续下注拍了《爵迹2》,这次画面比起第一部的页游画质有了显著提升,但因为大家都懂的原因没有上映。《爵迹2》最终还是被流量明星反噬了。

与此同时,《战狼2》的出现,更是敲响了流量烂片时代的丧钟。

郭敬明打造的商业模式也在逐渐崩塌,4家公司注销,他公司旗下的知名作者笛安、落落等纷纷出走,演员陈学冬也跳槽到其它公司,《文艺风象》等杂志停刊。不肯服输的郭敬明,还是迎来了自己的大败局。

3

自2014年后,郭敬明已经不写书了,他原有的几张牌也在节节溃败。

最近一次放出的《爵迹》,还是根据影视剧版的《爵迹》修改了内容后,重新发行炒冷饭的书。

导演了5部电影,没有一部能超过5分,清一色的烂片。

2016年的《幻城》,高收视低口碑,3亿元砸出来的电视剧评价仅3.6分。

《夏至未至》收视率暴跌,还甩锅给剪辑:

今年夏天,《悲伤逆流成河》改编成的《流淌的美好时光》,在湖南卫视的黄金档播出,但是开播第三天收视率就直接跌破了1。

郭敬明最新负责编剧的《是!尚先生》,大家除了吐槽剧太烂以外,就只记住了一句,“加油,鹿小葵”!

让人欣慰的是,郭导的作品不受关注,节节惨败的这段时间里,我们观众过得很好,有越来越多的好电影可以看。郭敬明商业帝国的失败,是他的不幸,是广大观众的大幸。

在烂片横行的时代,冯小刚曾说,中国电影烂片横行跟大批垃圾观众有关。

然而,《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哪吒》,这几年几乎所有的爆款,都是在宣发弱势,排片量很少的逆境下,靠观众的口碑一点点逆袭,最终成为大热门的。而且,对好片子,观众们不只是嘴上喜欢,还很愿意为它们花钱。

官方统计的《哪吒》的周边衍生品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1800万,刷新了中国电影衍生品总额的纪录,还有很多商品在众筹中,等着明年出货。

中国的文化产业,终于迎来了质量为王的时代。不用心的作品,会赔得当裤子,而花了心思去打磨的作品,人民群众会上赶着用钱去支持他们。这几年中国电影的改变证明了,广大中国观众自己不仅懂得欣赏,还能让不好好做菜的厨子饿死。

中国人拿着一张张电影票,用真金白银为自己想要的世界投票,赶走了以郭敬明为代表的劣币驱逐良币的时代。

可是,郭敬明还是不明白,哪怕到了今天,郭敬明依然如同当年一样固执,容不得别人对他作品提出一点批评。郭敬明作为一个商人,最大的问题并不在于他想赚大钱,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想赚大钱。

郭敬明的问题在于他的商品质量太差,还总想卖出高溢价,作为一个商人,他走得太远了,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初心。

在几年铺天盖地声讨的锻炼下,郭敬明早就练就了一身本事,论撕逼,李诚儒老师哪里是他的对手?

只从这次《演员请就位》来说,他的临场反应可以说是完美无缺,他这番回应的语气、措辞,哪怕事先想好剧本,可能都没办法说得再好了。

但说实在的,有人说演员是用自己的作品说话的,导演又何尝不是呢?对于郭敬明来说,他其实用不着在各个场合,用尽全力反驳批评他的人,因为他就是辩驳得再出色,也改变不了5部电影通通豆瓣不超过5分的惨淡成绩,不如多花点心思想想怎么拍出让观众喜欢的电影。

中国的观众向来很公正,如果哪一天郭导能产出《流浪地球》这种级别的作品,中国的观众一定会抛弃成见来夸你。

套用郭敬明自己的话来反驳他:

你可以永远创作着烂片,但请允许大家批评。

你可以继续拍出大众不喜欢的东西,但请允许大家用脚投票让它出局。

从来没有人不允许你的青春题材电影存在,恰恰相反,你的作品是很好的风向标,正是因为有成千上万的“小时代”被市场淘汰了,中国的电影产业,才会像今天这样充满希望。

参考资料:

《人物杂志》:郭敬明:无法改变社会 但可以学懂规则玩死他们

海峡网:郭敬明骚扰男作家:8年前鲁豫采访郭敬明时的对话,很耐人寻味呀

IC实验室:国产流量电影衰亡史

南方都市报:访《小时代》艺术总监黄薇 3000多件衣物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