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事件改编的比基尼杀手,连国际明星都差点被骗了

0
605

关于连环杀手改编成影视作品的故事有太多了。

最经典的莫属于安东尼 · 霍普金斯主演的《沉默的羔羊》。

它一举夺得了第 64 届奥斯卡奖最佳影片、最佳男演员、最佳女演员、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 5 项大奖。

但今天厂长要讲一个更特别的连环杀手。

他惯用迷药作案,甚至连续奸杀了 6 名身穿比基尼的少女,成为了泰国警方多年来全球通缉的 ” 比基尼杀手 “。

不仅如此,他还涉嫌走私军火,贩卖毒品,武装抢劫等,至少犯下了 18 起丧尽天良的恶性谋杀案。

然而,就是犯下这样滔天罪行的他,即便被捕,他仍能通过贿赂,装病,下毒等手段,几次成功越狱。

在刑满释放后,他甚至聘请了一名宣传经纪,专门联系媒体和电影公司,做收费采访,出售影视剧改编权。

大家熟悉的阿米尔 · 汗,差点跟他谈成合作 ……

这个连环杀手,就是被称为 ” 比基尼杀手 ” 的查尔斯 · 索布莱。

而厂长今天要说的这部剧就是改编自他的真实故事 ———

《毒蛇》

一共 8 集,每集在 1 小时左右,该剧不是讲述他如何杀人,而是重点讲述他如何被抓捕并判刑的故事。

看过的人都说:太好看了!!!

该片由 BBC 和 Netflix 联合出品,就连《爱尔兰时报》也给出了很高的评价:一部引人入胜的真实犯罪剧。

所以,这部剧从一开播就十分的吸引人,开局就达到了 8 · 3 的高分!

至于这部剧片名为什么叫《毒蛇》,是因为警方给了他这个代号。

因为他最擅长的杀人手法就是给人下毒,等对方毒发呻吟后,再慢慢折磨致死,手法宛如一条 ” 毒蛇 “。

为了拍出他的阴险狠毒,导演也是煞费苦心。

在剧中用了很多独特的镜头来显示 ” 毒蛇 ” 这一属性,比如片中他在床边注视着一个女性的镜头。

乍一看,好像没有什么。

但仔细看墙上他的倒影,却像一个不安分的蛇头,来回扭动。

尤其是在拍他被捕的画面,更是将 ” 毒蛇 ” 彰显的淋漓尽致。

原本只是一个站起来的镜头,但当他一抬手,那一瞬间宛若一条随时准备攻击的眼镜蛇。

是的,在本片中,导演无时无刻都在突出他狠毒的这一面。

当他盯上一对荷兰小情侣准备买戒指结婚时。

他就与情人摇身一变成为珠宝经销商的身份,不仅告诉这对情侣自己可以给他们做镶钻石和蓝宝石的戒指,价格只需商店里的一半。

还主动邀请他们来曼谷旅行,会盛情招待他们。

满心欢喜以为遇上好心人的小情侣,还不知道他们此时已经掉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在毒蛇的潜伏期,没人能感受到一丝杀机。但毒蛇已步步为营,悄然逼近。

毒蛇吐出红信子,以钻石为诱饵,想套出这对情侣所有的钱。

只可惜,他们套不出钱,所以就起了杀心。

临死之前,女孩还在苦苦哀求着他们,别杀自己。

然而,她不知道她面对的是一条毒蛇。

不仅对她投毒,殴打,最终这对小情侣还被活活烧死 ……

由于被烧的面目全非,身上又没有身份证明,所以泰国警方对此案件基本就不怎么上心。

直到荷兰大使馆收到了一个请求,女孩的哥哥希望大使馆寻找他的妹妹和男友,为此专门寄来了信件。

也正是因为这个请求,引起了大使馆的外交官赫尔曼的注意。

其实,人口失踪案并不归属大使馆,只是恰好背包客是荷兰人,消失于泰国境内,而同为荷兰人的赫尔曼认为自己应该有这个责任找到真相。

所以,他不顾荷兰大使馆的反对,执意展开调查。

这一调查,他查出了更令人发指的黑暗事实。

在泰国,警察根本就不作为,在他们看来:我们资源有限,不能把人力浪费在不知名的人身上 ……

对于他们的死,泰国警方只能表示哀悼。

从侧面反映,泰国警方的不作为何尝不是一种帮凶行为,他们的散漫致使 ” 毒蛇 ” 越来越嚣张。

哪怕有人举报他投毒,走私,杀人,结果都被当成闹事来处理。

就算外交官报案也没用。

他只需凭一本假护照,就能顺利走出监狱。

他一次次的与法律制裁擦肩而过,使他越来越张狂,甚至还得意洋洋地对记者说:

没有法律能够制裁他。

他以此为荣,连美国电视台,时代周刊都在连篇累牍报道他的脱狱事迹。

就这样,他逍遥法外近乎 30 年!

直到 2003 年,他才在尼泊尔被抓捕,被判处终身监禁。

但影片并没有戛然而止,它给我们带来的影响是现如今剧中人物的现状值得我们反思。

直到该片播出时,这位号称毒蛇的连环杀人犯仍在坐牢。

而那位寻求真相的外交官赫尔曼,至今仍在整理查尔斯 · 索布莱案件的文件,并开放给公众查询。

讲真,每次看到连环杀人犯这样的字眼,厂长心中都感到极其惊悚,恐惧。

尤其是带上真实案件改编,这种恐惧又加深一层。

恐惧的来源就是作恶者心肠太歹毒,毫无人性可言。

就像本片中的 ” 毒蛇 ” 一样,他杀了那么多条人命,可是一点负罪感都没有。

在这个极其黑暗,压抑的影片中,只有外交官赫尔曼,还在闪耀最后一点人性的曙光。

不是所有人都像 ” 毒蛇 ” 一样,毫无人性。

这也许就是导演留给我们的最后一点希望与温暖,如今哪怕已经光荣退休了的赫尔曼,但他依旧关注于此案件。

看,总有一丝光明能透过黑暗照耀到我们。

正义是可以战胜邪恶的。

但厂长希望,下次正义可以早点来,而不是像本片一样迟到了近 30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