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之王”跌落神坛,或许早已注定?

0
30

美国明星州长失宠了。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当地时间 23 日,美国纽约州州长科莫发表了告别演说。科莫在演讲中回顾了自己在任期间的成就,还抨击了任期内的民主党政敌,同时质疑了针对他的性骚扰指控。

科莫认为许多媒体太急于接受调查结果,认为他们没有等到真相大白就下了结论。对于性骚扰指控,科莫承认他犯了错误,但始终认为指控言过其实,包含不属实的内容。

当地时间 2021 年 8 月 23 日,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上的电视屏幕播放美国纽约州州长科莫发表告别演说。图 /IC photo

除了性骚扰指控,科莫还有其他丑闻缠身,包括允许高管侮辱、威胁和欺凌女性,瞒报养老院新冠病亡人数,要求下属协助撰写和推销以他的名义出版有关书籍收取费用……

科莫连任州长十余年,其个人和家族被外界称为 ” 纽约之王 “。令人不解的是,多年来丑闻缠身仍在政坛屹立不倒并一度登上神坛,转眼间,其政治生涯遭遇滑铁卢人设崩塌,其中缘由或许早已显露。

为何时隔多年才爆出丑闻?

令许多美国媒体不解的是,为什么时隔这么多年这些丑闻才不断爆出来?许多批评人士指出,这与科莫的领导风格不无关系。

科莫 2010 年赢得纽约州长选举后,在这个岗位工作长达 10 余年,确实政绩不少。

在这 10 多年里,科莫使同性婚姻合法化,将大麻的医疗用途合法化,通过枪支管制法律,根据平价医疗法案扩大医疗补助,同时提高纽约州最低工资标准。

科莫最突出的表现是其引人注目的抗疫举措。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纽约一度成为疫情 ” 震中 “,科莫每天面向媒体和公众作疫情简报,还隔空怒怼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抗疫不力。

面对疫情的不确定性,可能正因为科莫在电视前表现得如此淡定,让不少人产生了 ” 科性恋 “(喜欢科莫的情结),一度获得纽约选民高达 71% 的支持率,还成为赢得国际艾美奖的 ” 抗疫明星 “。

然而,随着一桩桩丑闻爆出,尤其是遭性骚扰指控后下台,许多人开始重新审视科莫从政以来的种种表现,并开始注意到这些早已有之的丑闻。

《纽约》杂志注意到,围绕科莫的丑闻之所以时隔多年才爆出来,受到了科莫的领导风格影响。

多年的政治历练,造就了科莫的蛮横的领导风格,也造就了霸凌、欺骗、高压的工作文化。在这样的工作文化影响下,多数考虑举证的人恐遭报复而有所忌惮。而科莫利用其影响力,对员工进行言语等各种形式的欺凌,从而暗示要听他的话。

批评人士指出,他强硬的风格还延伸到办公室以外。科莫还恐吓记者和政敌,2021 年 3 月,美国记者林赛 · 尼尔森指控科莫曾对她实施恐吓。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罗 · 金更是爆出,科莫曾让他撤回对其不利的言论,否则将毁掉他的职业生涯,但科莫都予以否认。

《纽约》杂志认为,长期以来,科莫以如此蛮横的风格控制如此之多的人,是在寻求扩大他的权力,但他已开始失去对纽约州内政治力量的控制,导致有关他的丑闻相继爆出。

” 哈姆雷特式王子 ”

事实上,科莫对权力的热衷早在年少时期已经形成。

科莫出身于美国一个有名的政治家族。他的父亲马里奥 · 科莫曾连任三届纽约州州长,从 1983 年至 1994 年连续执掌纽约州最高权柄,开创了纽约的 ” 科莫王朝 “。

在父亲身边的科莫,从小就浸润在纽约州的政治氛围中,政治是其生活的全部。他在自传里写道,” 我喜欢政治,政治定义了我的人生,包括婚姻、友谊、职业、自我价值、我与父亲的关系,以及我在家庭中的地位。”

早在 16 岁时,科莫就作为政治志愿者,参与到父亲的竞选活动中。19 岁那年,科莫被父亲指派为竞选经理。到了 1982 年,马里奥 · 科莫竞选纽约州州长之时,25 岁的科莫为父亲竞选出谋划策。

对于父亲的安排,科莫异常兴奋并乐此不疲,他在自传里写道,” 我是竞选活动发烧友 “。

由于科莫的父亲与克林顿在政治上交好,在克林顿的第二个总统任期内,科莫担任了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长,搬到了美国首都华盛顿,当时不过 39 岁。” 我当时是美国史上最年轻的内阁成员。” 科莫在自传序言里流露出升上高位的得意之情。

在父亲政治资源和人脉的加持下,科莫一路平步青云,还与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侄女凯瑞 · 肯尼迪走进婚姻的殿堂。

但科莫并不满足于父亲庇荫下得到的权力,而是寻求自己完全控制。

2001 年从位于华盛顿的住房与城市发展部离任之后,科莫回到纽约州参加州长竞选,在纽约州培植自己的权力沃土,但始终无法摆脱其父的影响。

当时许多媒体认为,此次竞选是 ” 复仇 “,而科莫在竞选中发表了有关 9 · 11 事件的不当言论,非但没有赢得大选,反而真正想说的话都埋没在接踵而来的负面评价里。

他写道,” 媒体把我此次竞选描述成莎士比亚的戏剧——《哈姆雷特》,这部剧的结局是父子双亡。说我参加此次竞选是为了给我父亲报仇,因为我此次竞选的对手在 1994 年打败过我父亲。”

科莫在自传中引述了一部分此前媒体对他的报道,” 前州长的年轻儿子与肯尼迪家族联姻,为人傲慢而又极具野心,现在遭到应有的报应 “。

科莫对此表示不满,” 作为政治家的儿子,我的确继承了父亲的一些好处,但更多的是坏处。我接受的政治竞选套路已化为己用,可人们不喜欢我,因为他们不喜欢政治王朝,他们认为我含着金钥匙出生,很多成果得来并不费工夫。”

他始终认为,他并非人们理解的那样天生起点高,可人们就是坚持己见。他在自传里提到,祖父母从意大利移民到美国皇后区后辛苦地经营一家杂货店,他的父亲在竞选纽约州州长前大多数时候就是一个律师,而他也不过是被皇后区里一个中产家庭抚养长大的孩子。

23 日,科莫发表了告别演说,像他多次回应外界质疑那样,依旧不认同有关指控。不过随着其正式辞职,” 纽约之王 ” 的时代已经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