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黑暗一天”,CNN:中国恐是美乱局“最大赢家”

0
111

执笔 / 刮胡刀、李小飞刀 & 胡一刀

华盛顿特区疯狂的一夜,让美式民主的脸丢尽了。

从美国四面八方赶来 ” 勤王 ” 的那些特朗普粉丝,疯狂地冲进了国会大厦。国会立即休会,议员们纷纷躲到桌椅下面,彭斯则直接通过地下隧道撤离。有抗议者高坐在众议长佩洛西的办公椅上,而佩洛西因为逃得匆忙连电脑屏幕都还没来得及关上 ……

有人死亡,有人受伤,有人被捕。更气愤的是那些美国政治精英,美式民主的 ” 根 ” 就这么被刨了,而且是在全世界目前直播。

但是,美国 ” 乱了 “,世界却难得有了短暂的宁静。

一场暴乱。

4 人死亡、52 人被捕、14 名警察在冲突中受伤,其中 2 人重伤;

特朗普推特账号被禁言 12 个小时、脸书和 INS 账号被禁言 24 个小时Snapchat 被无限期禁言;

白宫团队已经有先后 4 人宣布辞职。首先是梅拉尼娅幕僚长、前白宫新闻秘书斯蒂芬妮 · 格里沙姆,紧接着,白宫社交秘书尼凯塔与白宫新闻副秘书马修斯也递交辞呈;最新消息传来,白宫国安副顾问博明宣布辞职,而国安顾问奥布莱恩也有走人的意思;

2021 年 1 月 6 日,短短几个小时里,华盛顿国会山地动山摇,美国进入历史上 ” 最黑暗一天 “。

6 日下午 1 点,华盛顿国会大厦按计划开始召开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对选举人票进行最后清点。如无意外,所有工作完成后,副总统兼参议院议长彭斯将正式宣布 2020 年美国大选的最终结果。

然而,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下午 4 点左右,成百上千的特朗普铁粉们开始聚集到国会大厦周围,随着抗议者冲破围栏,闯进国会山,有的直接爬上国会山二楼,场面开始失去控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网友说:这也充分证明了特朗普搞的边境墙不靠谱,根本拦不住人。

有抗议者冲进议事厅,遭到安保人员持枪警告,场面堪比大片;

有抗议者高坐在众议长佩洛西的办公椅上,而佩洛西因为逃得匆忙连电脑屏幕都还没来得及关上 ……

而国会发言人讲台则被人直接扛走,很快 ebay 上就出现了购买链接 ……

国会立即休会,议员们纷纷躲到桌椅下面,彭斯则直接通过地下隧道撤离。

2021 年,谁会想到能看到这样的开端呢 ……

骚乱平息后,国会大厦继续开会,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乱也让共和党输得更加彻底。

此前,有 140 名共和党议员明确表示,将对多州的选举结果提出质疑,而按照规定,只要有一名众议员和参议员联署对某州的选举结果进行挑战,联席会议就得休会,由参众两院各自开两个小时的辩论会,然后再表决。

这样一来,大量时间就会被耗费在不停的辩论上,大选的正式结果宣布又得推迟。

暴乱之后,重新开会,彭斯首先表态:暴乱无法改变大选结果。

过去四年一直与特朗普站在一起的参议院议长麦康奈尔也明确割席:” 这些情况绝对不允许被接受 “。

多名此前支持对大选结果提出质疑的共和党议员谴责暴乱,收回质疑。

共和党人心一散,接下来的表决工作就像开了倍速一样被推进。先是参议院决定取消两个小时辩论环节直接投票,紧接着原本有 140 多名共和党议员都说要反对多州的选举结果,然而最后只有 6、7 名议员站了出来。

因此,佐治亚、密歇根、内华达、宾州这些大选时的关键摇摆州结果很快就确认了,彭斯口齿清晰、语速飞快,看来是下定决心要连夜完成清点任务。

7 日凌晨,结果出炉。彭斯宣布 ” 拜登获得 306 张选举人票,而特朗普获得 232 张 “,拜登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

终于尘埃落定。

特朗普见大势已去,也发表声明,承诺 1 月 20 日会向拜登 ” 有序 ” 移交权力,尽管他还是嘴硬地声称:” 我完全不同意这个选举结果 “。

2

本来,今天台海有另一件预发的大事,是美台政治军事对话。

这个对话层级不高,年年举行。2019 年,美国国务院负责政治和军事事务的副国务卿克拉克 · 库珀,就曾与台湾 ” 驻美代表 ” 高硕泰对了一次话,库珀只是事后发推承认有此事,但没有透露与对话有关的任何信息。

然而这次不一样,美国务院提前 ” 罕见高调 ” 地在公开行程中公布台美将举行军事政治视频对话会议的消息。

此举也令台湾媒体大为兴奋,它们分析称,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内最后一次利用政军对话打 ” 台湾牌 ” 刺激大陆,拜登上台后应该不太可能再用政军对话打 ” 台湾牌 “。美国国务院今年如此高调,应该有奉特朗普或者蓬佩奥之命,达到留下 ” 政治遗产 ” 的目的。

北京时间早 7 时 30 分,距离美国国会安保部门宣布控制局势不久,这场预演许久的对话,躲在全世界投向华盛顿 ” 战场 ” 的炽热目光下,悄无声息的展开。台 ” 外交部长 ” 吴钊燮是在上午出席行政院院会会后记者会回答提问时,才证实对话已经结束,” 所有细节包括什么时间?在哪里?有什么人参加?层级?谈了什么事情?”,都不方便透露。

” 特朗普任内最后一次利用政军对话打‘台湾牌’ “,为何打得如此沉闷?

除开政军对话涉及美台军事合作故而敏感的因素之外,参与对话的库珀等人,剩不下几天,就要随着特朗普卷铺盖走人,也多少心思真正放在对话上?家里此刻正死人失火,他们还有多少心思在外面煽风点火?

事实上,不单是参与政军对话的美国外交人员。美国驻外机构在各大社交媒体的发声窗口,在示威者冲入国会的那一段时间,都静默了。

美国国务院的网站首页更新停留在 5 日:一条继续承认瓜伊多,支持 ” 他从马杜罗的威胁和迫害中解放出来 “;一条歌颂美国在中东的 ” 事业 “,海湾和阿拉伯国家团结取得的突破;一条制裁支持伊朗金属工业的公司;一条批评尼加拉瓜 ” 不断恶化的人权 “。最大的标题字号自然要留给中国—— ” 对人权的漠视 “。

美国驻华大使馆在 6 日晚 7 时 13 分,介绍犹他州的布莱斯峡谷森林公园后,过了近 20 个小时,才更新转发了蓬佩奥称示威者是 ” 罪犯 “,” 这样的暴力在国内外都是不可容忍的 ” 声明。

美国驻华大使馆推特从上一条支持 ” 港独 ” 黎智英,过了整整 18 个小时,更新转发了蓬佩奥批评示威者的推特。

美国驻港澳领事馆的推特也大同小异。

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馆的账号自 5 日起至刀哥此文发稿时,也没有更新。

美国 ” 乱了 “,世界却获得了片刻的宁静。

尽管这宁静是如此短暂。

当美国时间进入深夜,示威者沉寂,蓬佩奥又钻了出来,威胁香港 ” 应该立即无条件 ” 释放被警方拘捕的 50 多名政治人士,美方将考虑制裁执行这项行动的个人和实体,并对香港驻美经贸办事处实施限制,对破坏香港民主进程的官员立即采取额外行动。为此,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将访问台湾。

这宁静是如此短暂。

3

整个世界,尤其是广大第三世界国家,是多么渴望这种宁静。

冲击事件后,黎巴嫩外交官、常驻联合国代表穆罕默德 · 萨法在推特上写了这样一段话:” 如果美国看到美国正在对美国做的事,美国肯定会入侵美国,并从美国暴政的手中解放美国。”

地处伊朗、埃及等中东大国与北约的中间地带,黎巴嫩苦美可谓久矣。1958 年美国曾借口保护美侨,发动对黎巴嫩的武装入侵。近年来,黎巴嫩作为美伊博弈的争夺地,更是没少吃苦头,去年贝鲁特发生大爆炸,特朗普第一时间暗示是恐怖袭击,深有向黎政府施压,挑动其与 ” 真主党 ” 武装打内战的意思。

常驻联合国代表一句绕口令般的调侃,包含这个小国,曾经的 ” 中东瑞士 ” 多少辛酸。

美国时间 6 日深夜,回过神来的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带着酸劲,说中国恐是美国乱局的 ” 最大赢家 “。文章引用了中国网络上的一段话,” 这是美洲大陆首次在没有美国大使馆干预下发生政变。”

CNN 应该注意,中国网民没有调侃,中国网民说的是大实话。

如果不是自己国内 ” 乱了 “,暂时没有精力和颜面,向世界其他地方下 ” 黑手 “,可能世界连短暂的宁静都没有。

那么,为什么美国乱了?

一个很直接的原因是,2020 年的新冠疫情带来的巨大冲击。

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尤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新冠疫情累计感染人数超过 2000 万,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 35 万,这也大大超过了美国在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生命损失。

本来,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技术和最优秀的医疗专家,但在应对疫情方面却输得一败涂地。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特朗普没有发挥应有的领导作用。他从始至终,一直将 ” 选情第一 ” 作为最优先的事情。

最开始的盲目乐观,到后来不愿意承认口罩和封锁措施有效,都让美国吃了大亏。

另外,强烈的反智主义心态和对专业精神的蔑视,浮夸甚至自欺欺人的风格等等,导致美国疫情失控并产生巨大的灾难性后果。

除了疫情之外,美国还因为受疫情影响,遭遇了 1930 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萧条。美国历史上最长的经济增长周期戛然而止,数千万人失业,数以千计的企业破产,大量中低收入人群家庭财务状况恶化,生活陷入困境。

为应对疫情,特朗普政府推出了 2.3 万亿美元的 ” 纾困计划 “,使得 2020 财政年度预算赤字达到 3.13 亿万元,相当于 GDP 的 15.3%,远远超过 3% 的安全水平。到 2020 年 12 月初,美国国债总额达到 27.41 万亿美元,相当于 2020 年预计 GDP 的 130% 以上,创下历史新高。

种族矛盾的激化,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2020 年,美国爆发了反对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执法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这场因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被暴力执法致死而引发的抗议示威席卷全美,许多城市发生了严重的暴力冲突,令人想起动荡的 1960 年代。

虽然美国的种族歧视是系统性痼疾,但特朗普本人所表现出的强烈的种族主义倾向在他执政后加剧了美国的种族矛盾。2017 年夏天的夏洛茨维尔种族冲突事件已发出信号,而 2020 年夏天 ” 黑人命也是命 ” 广泛抗议活动,则是美国种族矛盾的一次更大的爆发。

就美国国内政治而言,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极化政治走向分裂政治。

政治极化是后冷战时代美国政治斗争加剧和失控的产物,从克林顿到小布什再到奥巴马,政治极化和党争愈演愈烈,到了特朗普执政时期,极化政治演变为分裂政治。简单说,就是特朗普视自己为部分美国人的总统,而不是全体美国人的总统。

他主要依赖政治基本盘来推进其政治议程,靠分裂而不是团结国民来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分裂政治的后果就是完全以党派划线和政治上全面对立,没有合作和妥协的空间,这在参议院批准大法官巴雷特一事上充分显示出来。特朗普的分裂政治使 ” 美利坚合众国 ” 成为 ” 美利坚分裂国 “。

特朗普对 2020 年美国总统选举结果的挑战,则是其对美国政治制度史无前例的破坏。尽管选举结果表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获得显著的胜利,特朗普却以民主党选举舞弊为由拒绝承认失败,并指示其支持者以各种方式-从街头抗议到提起司法诉讼-挑战选举结果,其中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发起的挑战四个关键州选举结果的诉讼竟然得到了 17 个州的检察长和 126 名共和党众议员的支持。甚至在选举人团投票确认选举结果的情况下,特朗普仍拒不认输。

拜登执政,能在多大程度上医治特朗普留下的创伤?

在国内,拜登会谋求缓解政治分裂和种族矛盾,然而政治极化已病入膏肓,种族歧视更是系统性痼疾,这些短期内都难望有明显改观。

在国际上,拜登会尝试修复同盟关系,恢复美国在国际机制中的影响力,重振美国的领导地位,然而世界已不是过去的世界,美国也不是过去的美国,无论拜登决心多大,其团队执政经验如何丰富,在变化了的现实面前,终难逃无力回天之感。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