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齐删减的 8 分钟后,才能看懂这片

0
1290

《我就是演员》第三期,孙茜和张小斐同台表演《盲山》片段,一个坚持捋清楚剧本逻辑,一个因排练时间所剩不多急得崩溃大哭。

场外,张小斐经纪人实名 diss 孙茜,另一边孙茜老公也跳出来力挺老婆,戏里戏外都是戏,好不热闹。

是娱乐圈的水太深,还是节目故意做出来的效果,影哥不想多言,倒是这部电影又一次把我触动到了— —

盲山

说实话,如果有一部 ” 生平不想看第二遍 ” 的电影片单,《盲山》我绝对会放在第一个。

没有一个妖魔鬼怪,却比任何一部恐怖、悬疑片都还要看得人心里发紧。

导演李杨,他拍了三部作品,皆以 ” 盲 ” 字开头。

第一部《盲井》,说的是煤矿黑幕,影片没能公映不说,李杨还被禁止拍片三年。

第三部《盲道》,说的是底层乞讨儿童,李杨没钱,照例为了拍片抵押了自己的房子。

这部《盲山》,说的是人口拐卖,在拍摄这部影片之前,他调查了大量关于被拐卖妇女的资料。

为了能让这部影片面世,他忍痛删减 8 分钟,修改了电影结局,才得到了在国内小范围公映的机会。

这类题材不吃香,注定大多数时候只能活在地下,别说赚钱,不赔钱就不错了。

可想而知,他想要的,不过是遵从自己的良心,让底层的声音能被更多人听到。

白雪梅是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为了帮父母分担家庭重担,她一直在四处寻找工作。

就在这时,一伙伪装成医药采购公司员工的人贩子盯上了她,雪梅信以为真,跟着他们来到偏僻山村采办药材。

未成想,一杯水下肚,雪梅随即不省人事,等她回过神来,什么医药公司的同事早就不见人影。

不知道身处何地,她唯一知道的是自己被 7000 块卖给 40 岁农民黄德贵做老婆了。

雪梅想回家,她天真地恳求对方放过自己,但,怎么可能呢?

她被关在屋子里,堵住嘴,手脚也被绑住。

到了晚上,黄德贵想跟她睡觉,雪梅抵死不从,一家人合力上来逼着她就范,稍有反抗,非打即骂,活像一个牲口。

她试图逃跑,可没跑多远就被拦下来,村民、村干部都跟黄德贵是一边的。

生不如死,她选择割腕自杀,却不幸被救了回来。

对,不幸。

人间成了地狱,死亡才是解脱,而她,连死都由不了自己。

硬的不行他们又来软的。

找来一帮村里妇女跟她套近乎、打感情牌,她们跟雪梅一样,也是被拐进这大山里的,生了孩子认了命,现在又来劝她。

不管怎么样,” 你要死还不容易,活着就难了 “这句话雪梅倒是听进去了。

她不能死,她必须得好好活着,逃出去。

记得之前在知乎上,看到过一个问题 ” 被人贩子拐卖到山里的女性,为什么逃不出来 “,背后的原因牵涉到很多。

结合本片来看,我们不难发现这么几个方面:

1、地理位置。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见惯了高楼大厦,宽阔平坦的柏油马路,很难想象偏僻的山村到底会有多偏。

雪梅被卖到的那个山村,是在中国大西北。

西北多山,自然条件险峻,加上经济条件落后,有些村子都是处于四面环山的状态,几乎与世隔绝,路藏于山里,甚至有些路根本就不算是路。

村民想出一趟村,可能得拖拉机倒汽车、汽车再倒汽车,路上曲里拐弯、颠簸折腾个好久。

对初来乍到的人来说,无异于是一道天然的围栏,跑到哪里都是山,翻过一座山还是一座山,跑着跑着你自己可能都分不清东南西北。

不等体力告竭,抓的人早就追上来了。

2、村村一家。

村子里的邻里关系,跟现在小区单元楼房住了几年,还不知道楼上楼下住的谁的情况不一样。

村里家家户户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些亲戚连着亲戚,有些不是亲戚也差不多是亲戚了。

你叫他们 ” 胳膊肘往外拐 ” 向着外人,那怎么可能呢?

就算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着以后继续在村子里安家,他们也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外人轻易出头的。

3、传宗接代。

片中黄德贵一家不算什么富裕的人家,买了两个猪崽都是借的钱,更可况花 7000 块钱给儿子买媳妇。

与其说是买媳妇,不如说是给自家买个生孩子的机器。

管你好看不好看,我把你花钱买来,供你吃供你喝,你就得给我生孩子,给我延续香火。

雪梅知道怀孕了以后,立刻又蹦又跳,不住拍打着自己的肚子,黄母看见后整个人急得跟什么似的,又哭又跪地苦求。

这个肚子,简直是他们家的命根。

4、法律意识淡漠。

山高皇帝远,管不着,教育普及程度也低,什么法律、道德于这些村民而言,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的。

他们只知道,我花了钱买了个物件,这个物件就是我的,再怎么讲道理也没有用,我花了钱了。

说白了,对他们而言这就是个买卖,他们根本不会意识到什么拐卖人口犯罪,什么触犯法律。

就算警察来了,他们也能仗着这套理论战斗到底。

如此这般,雪梅怎么可能逃得出去呢?

尤其她的存在,于这村子里的男人们,是多么一个扎眼的存在。

村里的老师,几次三番跟她套近乎,一面哄着要带她逃跑,一面满足自己的欲望。

小卖铺的老板,利用雪梅找他买东西、借钱的机会,也趁机占了一把便宜。

最令人心疼的,雪梅都从村里跑到县上车站了,路边都遇见警察了,一句 ” 她是我老婆 “,一句 ” 她精神不正常 “,这事儿就轻而易举地过去了?

送了那么多回信,都是白费力气,最后竟然是一个小朋友帮她送出去了。

那又怎么样呢?

警察来了,面对蛮不讲理的村民,一样还是无能为力。

而更可怕的是,雪梅不是一个人,是很长很长时间里很多很多个被拐卖到大山里的女性。

片中有个角色 ” 郑小兰 “,她真实身份就是一个被拐卖的妇女。

差不多四五年前,从四川一个县城被骗嫁到拍摄那个村里,才不过 20 岁,已经当了两个孩子的妈。

换句话说,盲山没有某一个具体的原型,它的原型就是真实的全貌,黑暗的现实。

本片有两个版本,删减版本白雪梅被警察救走,孩子留在了山村,未删减版本黄德贵和白父争执不下,白雪梅为救父亲,向黄德贵举刀。

不一样的结局,却都是真实发生过的现实。

不管是哪一种,都令人触目惊心。

回想影片最初的那十几秒,故事还未开始,而当时的雪梅还不知道,她此刻正在赶赴地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