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个细思极恐的 Reddit 超短篇,记得在人多的地方点开

0
1368

Reddit 上之前有一个超短恐怖小说的写作帖,有超现实的、有心理恐怖的,都是 500 字以内的小小说。给嫌冬天暖气太足的大家分享几个:” 现在记住,除非我在你旁边,否则不要跟他讲话,听到了吗?”

” 好的,爸爸。”

” 我是认真的。现在把衬衫塞好,叔叔要来了。”

门开了,汤米叔叔站在外面,带着夏季工作一天后的满身汗水。

” 今天真热,是不是?” 他说着,把包放在地上开始脱鞋,” 谢谢你收留我一晚。”

” 明天早上就赶紧走。” 爸爸冷漠地答道。

” 当然。”

” 那么 “,汤米叔叔向我转身,蹲了下来,” 不让叔叔抱抱吗?距离上次见你已经好久了。”

我向他走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他抱得有点紧,让我很难受,我轻轻发出了呜咽声。

” 你不知道今天有快 40 度吗 ” 他拉着我的长袖问。

” 我今天没出门。” 我对他说。

” 你是不是还有作业没做完?” 爸爸突然插话。

我知道这是在暗示我离开,所以我拖着脚步走回了房间里。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当我听到卧室外的走廊传来脚步声时,我辗转反侧睡不着。长久的寂静之后,门打开了,黑暗中一个男人的轮廓进入房间,关上了门。过了几秒钟,空气里只有一片寂静。如果不是我能听到自己小心翼翼的呼吸声,我甚至会以为自己在做梦。

我感觉到他越来越近了。这个时候房间里有另一个人让我感到很不习惯,我希望他会赶紧走,如果非要来的话就早上再来。

他伸手摸了摸我,把我翻过来向上躺着,撩起我的衬衫。我的眼角瞟到他手电筒发出的光线,以及他正观察我皮肤的眼睛。他粗糙的手指再摸过我的背,突然,他站起来走到卧室门口,离开了。我一直到早晨才迷迷糊糊睡着。

当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我爸爸出门之后,家里的电话响了。

” 喂?” 我接起电话。

” 嗨,小朋友。”

” 汤米叔叔?”

” 嗯,你爸爸在吗?”

” 不在,他出门了。”

” 很好,” 他听起来很紧张,他停顿了一会儿,” 我是为了昨晚的事情打电话的,我不知道你当时是不是醒着的。”

” 是。”

” 那就行。我有一个问题,我需要你说实话,好吗?”

” 好的。”

” 你身上的淤伤都是怎么来的?”

茱莉娅知道自己是那种很聪明的孩子,他们早早就发现自己的父母并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她第一次意识到这个是小时候有一次,她自己呆在房间里的时候听到了一阵声响,仿佛是从床底或者衣柜里传来的。

茱莉娅跑出房间,哭着喊爸爸妈妈。

” 怎么了?”

” 我听到房间里有一个怪物。” 茱莉娅哭着说。

她以为他们会安慰她,或者不以为意,或者生气。但是没有,他们马上跳起来跑到她的房间里,检查了她的床底、衣柜,并且检查了窗户,几乎检查了房间里每一个地方。

茱莉娅马上理解了,她知道他们是通过严肃对待自己的恐惧来向她表示她是安全的,是被疼爱的。他们可能是从某些教育心理学的书中读到的。

但从此茱莉娅知道的是自己拥有某种权力。此后她经常会在晚上叫醒爸爸妈妈。她会尖叫或哭泣,而爸爸妈妈会马上冲到她的卧室来。茱莉娅表面上在哭,但其实心里在窃笑,他们从来没有抱怨过。

一天晚上,她实在忍不住了。爸爸在检查灯的时候摔倒了,她大笑起来,哪会有怪物能藏在一个灯里?

” 有什么好笑的?” 爸爸揉着肩问。

” 你们总是相信我。” 茱莉娅笑道。

然而爸爸没有生气,他只是看了看妈妈。

” 有一次,” 他平静地说,” 只是有一次,我们没相信你哥哥。”

茱莉娅,家里唯一一个孩子,那天晚上没睡好觉。

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看了看表,稍微迟了十分钟。但是我帮他们带孩子带了六个月,他们不会介意的。洛佩斯先生开了门。

” 嗨,抱歉我迟到了,我…… ” 我说道,但是我看到他的时候停下了,因为他脸上全是汗,而且看起来有点激动。

” 没问题,没问题。” 他说着,把我带进去。

厨房里只开了桌子上方的灯,洛佩斯夫人正在纸上写字。我走过去时,她停了下来,然后说,” 我去跟女儿告别,我马上下来。” 他们的女儿刚一岁,我帮他们带了很久。

她拐向楼梯,消失在黑暗的走廊中。

” 你们今晚要看什么电影?” 我问道,一边把包放到桌子上。桌子上的纸上有些小孔,好像洛佩斯夫人刚很用力地在往纸上戳。

” 呃,我也不知道,我们到那儿再决定吧。” 洛佩斯先生的重心在两只脚上来回换,看起来很紧张。我注意到他的右边脸上有一道伤口,旁边还带着干了的血。

” 你还好吗?” 我问道,在他说话之前洛佩斯夫人从楼上下来了。

” 我们……我们必须走了,再见。” 她过来拥抱我,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我听到了低声的呜咽,” 谢谢你为我们做的一切。” 她说。

她好像还想说什么,但是他丈夫拉着她的胳膊出门了。在他关门之前,他看向我,露出了带有歉意的悲伤表情。他关上了门,我一个人留在了黑暗的房子里。

我想追出去问几句话,或者干脆一走了之,但我最后决定留下来。我没有开灯,免得吵醒他们的女儿。我摸黑走进她的房间,当我走近婴儿床的时候,我看到毯子上放着一张纸条。

” 我很抱歉,我们正在准备出门的时候他闯了进来,并且差点杀了我们。在他知道还有人要来后,他决定放我们走。这是一次交换。我很抱歉。希望上帝会原谅我。”

我从窗户看下去,他们正开车出来。洛佩斯夫人好像在哭。坐在她腿上的是他们的女儿。

在我身后,黑暗之中,门大开着。

我一个先天耳聋的好朋友刚刚植入了人工耳蜗。他从手术中醒来的时候,我们都站在他身边。他的妻子是第一个说话的人,他听到她的声音,立即哭了起来。随后我们轮流说话,让他听到我们的声音,听到我们说出自己的名字。我们说出每一个字,他都变得更加情绪化,当我们讲完之后,房间里一片沉默。他抬头看着我们,问我们这是什么声音。我费了好大劲才理解他在问什么,明白后我告诉他,这就是沉默、寂静。

他摇了摇头,” 这不是安静,” 他慢慢地说,” 我一辈子都在寂静之中,这是不同的。”

这时候,病房外传出了一阵声音,他马上警觉起来,问,” 那不是沉默吗?”

我和其他人互相看了看,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不是…… ” 我说,” 那是尖叫的声音。”

我曾经住在市中心一栋公寓里,我搬出去是因为奇怪的邻居。我隔壁房间住着一个很奇怪的人,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出门,也不说话。每到晚上,我经常能听到奇怪的噪音,并不是特别大声,但因为我睡眠很浅,所以经常会让我难以入睡。那种噪声不断持续着,就像高跟鞋走来走去的声音,但不是特别大声,就好像弄出声音的人在试图保持安静。几天之后,我意识到噪音的模式是一样的,就像循环播放的录音,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并且总是一样的模式,在夜里持续好久。后来我不堪其扰搬了出去。几年以后,我在辅导女儿做作业的时候,看到女儿在学摩斯电码,她一边用手指敲桌子一边在记。当我听到她敲一串电码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熟悉感。我问她刚才敲了什么,她笑了,说,” 爸爸,这是最容易的,这是 SOS!”

每次我的弟弟不得不被送走的时候,我都很不开心。我父母经常向我解释他多么恐怖,而我很幸运,因为我的大脑是正常的。当我抱怨没有弟弟跟我玩很无聊的时候,他们跟我解释,弟弟会更加无聊,他只能被关在一个机构的黑暗房间里。

我总是请求他们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们一开始答应了,弟弟被接回来了很多次,但是每次呆的时间都比上次更短。因为每一次共同生活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爸爸会发现他的剃须刀片被放到了街对面儿童公园的滑梯上,妈妈的维生素片被换成了一些洗衣片。我父母变得更谨慎,他们说他很会假装自己是个正常人,并且有时候甚至医生也会被迷惑,认为他已经可以出院了。但是事实会证明不行。

每次弟弟不得不送回医院的时候,我都很不高兴。因为这意味着在他不在的时间里,我必须要假装自己是个正常人。